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二十八章 灭门之恨

章节字数:3079  更新时间:14-04-21 15: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因商华与秋水山庄素有瓜葛,故此即使握有秋家铁印,亦是不可公然现身。否则惹人猜疑事小,祸及秋家事大。既然有人设计让秋夙无法赴约,自然不能称了他的意。只要“秋夙”露面,定能使那人露卝出马脚。

    白绪本是假扮秋夙的人选,但戚小离却执意取而代之。她所述理由不无道理,一是白隐向来携白绪、白少一同赴会,今次断不可少一人;二是考虑到可能暴卝露身份,比起白绪,她的身份倒显得微不足道,且那人若真有所动作,也可因此收敛一些。

    最终,商华同意让小离扮作秋夙,自己则乔装为武侍从旁保护,更从白府借出几人以壮声势。在四日后,先行抵达青陵。

    叶、白、花、秋四位家主难得齐聚,将在这一天结束长门之约的轮回。四人面面相觑,四队人马好似剑拔弩张。没有半点终结的征兆,像是另一个更为深沉的开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争斗终是永无止境。

    今日的小离是前所未有的冷静沉着,此刻,叶渊清就站在眼前,她竟没有半分胆怯。对此,商华没感觉半点意外,原来的她,不正是如此么?

    但知晓“秋夙”真身的白隐、鸢尾二人,担心叶渊清看出纰漏,总有意无意隔挡在两人之间。这一举动,使得商华忍俊不禁。

    四人同时摁下铁印,墓门开启,扬尘飞沙过后,是秋昔人的身影。她的气色比叶昊当初好上许多,当然是因为她的功卝力比叶昊深厚,另一个原因就是她根本没在青陵里待过几日。

    秋昔人一眼就见“秋夙”冷漠地站在那里,但眼神却是与以往不同,再看从旁随行武侍的目光深邃,当即明了。自然而然走到小离面前,唤道:“姐姐。”

    “身卝体可好?”小离面无表情地道出这句话,这是商华给她预备的说辞,外加苦练了几天,她易容过后的神态言行与真正的秋夙已不差毫厘。

    “昔人很好,多谢姐姐挂心。”秋昔人装作疑惑道,“姐姐,四年未至,你与三位家主为何将我放出?”

    “破晓早已落入他人手中,这长门已无守护的必要。”小离继续背书,暗叹现时二者交谈与商华昨夜拟出的对话几乎一样。

    “他人?是谁?”

    “商华。”

    “是他!”

    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谁能想到一月之前,秋昔人曾打伤小离?白隐和鸢尾自是默默看戏,而叶渊清总觉何处不妥,却道不出所以然。

    倏尔剑气横空,势卝如卝破卝竹,一道蓝光疾行而至。只闻有人卝大喝一声:“叶渊清,还我天目峰两百七十八条人命!”一抹秋色瞬息袭来,以掌力猛推剑柄,速度极快,看不清剑锋的形迹,直冲叶渊清面门。

    众人抬步散开,叶渊清迈开一步,足踏乾坤,亦是挥出一掌,将剑势滞于半空。长剑一阵轰鸣,剑身显现针叶剑纹,此乃天目峰掌门佩剑!与此同时,他看清那人的面目,来者为天目峰首席弟卝子:裴皓。

    裴皓眉目之间尽是汹涌杀意,瞠目微红,前臂青筋突现,一手握剑,重重削去。剑气在叶渊清眼前掠过,断下他额前几丝白发。裴皓见状,又是倾身上前,挑剑劈下,把对方逼退几步,又趁势斩下一剑,见其闪避无恙,再去一剑。每一招皆是运足十成功卝力,他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杀死叶渊清!

    叶渊清身为叶家堡主怎会任其宰割而无卝动卝于卝衷?避开几招,发觉裴皓的剑招除了狠绝再无其他,要败他,只看是何时出手。他抽卝出腰间长鞭,有意一击卝打偏,再回返一绕,紧紧缠住,单凭一手之力将其制住。

    裴皓无法把剑抽回,竟驱动周卝身内力奋力一振,居然也能把叶渊清的长鞭震开。他举剑指向叶渊清,冷言道:“叶渊清,我敬你叶家为四大家族之首,你身为堡主德高望重,但你竟然做出此等天理不容之事,为何敢做又不敢认!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我,叶渊清,向来一人做事一人当。”叶渊清面色肃然,朝他剑尖走了一步,坦然道,“不错,天目峰确是我一手毁灭,那又如何?我何错之有!”

    全场哗然!叶渊清居然亲手灭了天目峰?天目峰怎么也算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剑术名门,又连续赢得两次长门会武,正是如日中天。

    裴皓怒道:“何错之有?呵呵,我师父、师叔和众师卝弟与你有何仇怨?我天目峰向来以你叶家马首是瞻,却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

    叶渊清冷笑道:“若说到仇怨,你师父他们的确与我无怨无仇。但是,你裴皓却与我叶家有不共戴天之仇!”见裴皓怔住,继续道,“禹州灵隐寺,你杀的那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掳劫秋少庄主的贼人!”

    “是我叶家少堡主叶昊!”

    两人同时道出一句,皆是惊愕地看向对方。一番怒谈,竟是曝出叶家少堡主掳劫秋家少庄主的丑卝闻!更令人惊讶的是,叶昊已经死了……死在裴皓手中!

    秋昔人先道:“叶堡主,还请您给我们秋水山庄一个合理的解释!”

    当着秋家两姐妹的面,叶渊清一时无卝地卝自卝容。他确实派出叶昊秘密前往禹州探查破晓之事,却没想到他竟大胆到公然掳劫秋承!若是不惊波澜也就罢了,偏偏被人发现,还因此送了命!这样一来,裴皓杀他也有了理据,而叶家灭了天目峰一派就成了以势欺人、有违天卝道!

    叶渊清对秋夙、秋昔人道:“二位庄主,叶某会给你们一个解释。但眼下,杀子之仇,我必须弄个清楚!”

    “还不够清楚么?”在裴皓眼里,现时的叶渊清就是个惺惺作态的小人,“当日我并不知晓那人是叶昊,且恶卝人乃是人人得而诛之,何况当时我是一时错手,根本无心杀人!而你,堂堂叶家堡主,竟是如此不辨是非!”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叶渊清只有这一句话。

    “就算要偿命,也是我裴皓一人之事,何故祸及师门!”裴皓再次把剑逼去,吼道,“整整两百七十八条人命!你这样滥杀无辜,不觉有愧么!”

    叶渊清的愧意仅是一闪而过,历经江湖数十载,这样的威胁根本算不上什么,他续言道:“是你师门疏于管卝教,放任弟卝子杀人。你说错手,有证卝据么?”

    裴皓立即想起商华,但转念又把话咽下:“没有。叶堡主这么问,是又想祸及他人?又意图灭他人门派,立一己之威?”

    “裴皓!”叶渊清冷言相对,“既是我儿有错在先,此事就此作罢。”

    “强词夺理!”裴皓对其忍无可忍,“近三百条人命,就此作罢?叶渊清,你仗着身后有定央王族作靠卝山,就在江湖兴风作浪。我裴皓定要替天行道!”突然大喝一声:“师卝弟们,为师父报仇!”

    听他一声令下,青陵周围竟奔出近百名天目峰弟卝子,齐齐冲向叶渊清!

    叶渊清对此朗声道:“贼人不除,必成大患!”随即,叶家堡武侍抽卝出兵刃,迎战天目峰弟卝子。他朝两边看去,其余三大家族竟无一人动手相助。

    商华伪装作“秋夙”随侍,从旁观战,本欲出手,却被秋昔人与白隐拦在原地。鸢尾更是附耳道:“叶家埋下不少高手,不可妄动。”

    屏息凝神,商华果真察觉出异样,且感知广陵四君分立周遭。又想起事卝前让白府与花家的人埋伏青陵,但天目峰弟卝子却肆无忌惮地闯出,可见原本布下的人早已不复存在。若说现在周围尽是叶家的高手,足见叶渊清是有备而来,只怕连天目峰的人也是他故意放行。与其说他想引出那日与裴皓一起的那个神秘高手,不如说他想引出商华。连广陵四君也从旁待命,目标很简单,依然是破晓。

    但叶渊清没有想到的是,其余三大家族居然冷眼旁观。天目峰弟卝子的实力不容小觑,本想可以速战速决,现在只得苦战了。

    打斗范围不断扩大,双方各有折损,但叶渊清未发令,周边埋伏的人不能出手,使得天目峰渐渐占了上风。

    商华只觉有人拉他的衣袖,侧目一看,是扮作秋夙的小离正看着他。小离低声道:“里面有些人……好像不是天目峰弟卝子。”

    秋昔人离得近,自是也听见了。朝混战人中望去,眼见确是有几人手舞天目峰剑招,但使出的内力却真正天目峰弟卝子截然不同。

    商华锁定一人,细察他握剑的手法与他人有细微差别,那人一指伸前,空置的左手拈着不明的花指。“剑气”荡出,却不是发自剑的本身,而是那根手指!那是秘术!戚家的秘术!

    忽有黑影一动,在混战中消失匿迹。同样的气息再次出现,已在后心。

    小离猛地喷卝出一口鲜血,是那人一掌袭来,毫无征兆!

    “阿离!”商华不顾形势,喊出她的名字,也听见那人轻轻“啊”一声。余光看他,退出两丈开外,目露惊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