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二十九章 虽死不悔

章节字数:3067  更新时间:13-04-23 19: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商华一把捞起小离,横抱在身前牢牢护住,足底生风,即刻划步出去。但事情哪有这样容易?未等他穿过刀光剑影,那人已疾奔至身后。

    那人身法纯熟,轻履飘忽,两手攻势平稳错落,同时施放两种属性全然不同的秘术,从他的手法看,不难猜出他的身份:戚从流。

    不知他混入天目峰弟子当中,是出于何种目的。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想要秋夙的命。即便之前已将其重伤,但见她依是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也要再补上一击,致命的一击!可他没有想到,这一次伤的人,会是她。

    商华双手抱着小离,只得跃起以腿功制胜。好在他腿功了得,脚尖聚力,旋身一扫,即将秘术法诀顶回去。再以他人难以企及的速度,穿过混战之区,逃离。

    青陵山背,有一处极为隐蔽的溶洞。三十年前掩在洞口的草木,已织结藤蔓,与山壁连为一体。商华一掌将其劈开,带小离藏了进去。

    洞内有些潮湿,商华把她平放在一处,转身就想去捡些柴火。可他一动,衣袖就被一种执拗的力量拽住,转过头去,发现她正费力地睁开眼睛。

    “你要去哪里?”小离可怜兮兮地问他。

    “去捡些柴生火,很快回来。”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拨了拨贴在她额前的发丝,小心抹去她唇角的血迹,“你先睡一会儿,醒来就没事了。”

    “我是不是快死了?”小离只觉得浑身难受,每一次呼吸都是疼痛,即使是被秋昔人打伤的那次,也没有这样的感觉。方才那一瞬,她明显感觉心脏顿了一下,是完全茫然的一瞬。他说让自己睡,会不会……怕他离开,另一只手也拽上他的袖口,奋力睁眼看他,虽然很累,但是要坚持。

    商华俯下身,握了她的手,柔声道:“如果你真的舍不得我,就不会死。”

    小离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也不知他能不能听见,执着道:“你……你不要走。我有话跟你说。要是不说,我怕没有机会了。”她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正扯着嗓子说话,忽而喉咙一甜,又是一股血气涌上来,止不住咳嗽,涌出一口血。

    商华止住笑容,眉头微皱,轻声道:“你乖,别说话了。洞里有些冷,若不生火,只怕你伤势无碍,倒是得了伤寒。”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眸子如是埋在深海里的漩涡,不是心疼,而是害怕。她的确伤得很重。

    小离感觉眼眶一热,松了一边手遮住双眼,不一会儿,眼泪穿过指缝,顺着手背滑下,越想越伤心:“我都快要死了,你就不能少废话听我说几句么?你怎么就那么不喜欢听人把话说完?”

    商华顿了顿,掰下她遮了眼的手,抚上她的眼睛,看她呆呆望着自己,心底一软,舒了眉头:“好吧,你说。”

    话还未说出口,小离的眼泪又啪嗒啪嗒掉下来:“这回你可不许笑我,不许奚落我,不许……”

    “好,我答应你。”看她迷糊着不知所措,只能一次又一次替她抹去泪水。

    “我……”小离只觉眼前一片混沌,脑子里也好不了多少,只是一手勾住他的脖子,将身子凑近他一些,“我好像喜欢你。”

    好像……喜欢?商华全身僵住,感觉她身子下坠,才下意识托住她的背。手,竟然微微发抖。不是第一次听她说这句话,可是这一次,像是在梦中。脑子里一片空白,呼吸静止,望着她含泪的眼,直直把她按入怀中。五指为梳,穿过她的乌发,听她在耳边的呼吸,如微雨入夜。

    仿佛眼见开满遍野的白玉簪花,洞口拂至微风,荡起花香摇曳。小离的心从未有过此刻的笃定,两手环住他,以最为小心翼翼的姿势。也许从第一眼见他就喜欢他,现在的自己连呼吸都困难,所有知觉似乎都不属于自己,是要死了吗?只有这一刻,才敢说出这些话么?因为死人不需要负任何责任么?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哽咽:“是啊,你很老啊,但我就是喜欢你怎么办?你知道吗?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我常常在想,你为什么不年轻个三十岁,可能我就不会想那么多……”

    “阿离,你说喜欢我?”商华将她捧在怀里,静静看着她,“你想好了?”

    “你不是说过喜欢我么?难道现在……是不是嫌弃我要死了?不想要我了?”对上他隐约含笑的眼睛,艰难地开口,“如果你不喜欢我了,能不能等我咽气再说?”

    “傻阿离,我怎会不要你?”商华把她当作珍宝一样拥在怀里,声音颤抖着,思绪无措,“我怎会不要你……我等了你三十年啊,该是我怕才对。”

    “那你是说……你还要我?”小离懵懂地看他。

    “是,阿离,我爱你。”商华在她额前轻轻吻了一记,“从今以后,你要好好地留在我身边,不要像以前了。”

    “你喜欢我就好。”小离松了口气,心满意足地合上双眼,“那我就放心了。”

    她的双臂无力地垂下,脸上漾着动人的笑容,唇边的鲜血泊泊流出。商华顾不得捡柴生火,直接将她扶好,为她运功疗伤。该是庆幸上回为她注入的真气还未完全消失,为她抵消了部分损伤,况且她体内的力量正在逐渐苏醒。方才那致命一击,她只受了不到五成。

    火堆噼啪作响,看洞外星辰,已是夜里。她醒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死在一处温暖的地方,一只温暖有力的大手正环在她的腰际。

    不对!她猛地睁眼,看周遭仍是白日里见的洞穴,忽然感觉额前有风轻拂,是一个人深沉的吐息。心底咯噔一声,翻了眼皮往上看,竟是商华的睡脸!他近在咫尺,不,已经不能用咫尺来形容了,他根本就是抱着自己!我死了吗?小离这样问自己。可心脏猛烈跳动,否决了那个答案。

    “你醒了?”迷人的嗓音从上空飘来,一只手温柔地挑起她僵硬的下巴,看她眼里的尴尬与错愕,“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哪里都舒服……”感觉这句话哪里都不对!小离开始努力回忆失去意识之前的所有对话,脸噌一下就红了。貌似……表白了?

    小离赶忙起身,两手抵着他的胸口一撑,恰好对上他好看的眉眼,真像个漩涡要把自己吸进去,不知怎么就说了一句:“你能不能先把眼睛闭上?”可身后的那只手死死箍在身上,怎么也挣脱不了,“能不能把手也放开?”

    商华摇摇头:“不能。”

    “你怎么就那么无赖呢!”

    “是你自己说喜欢我。”

    “我……”小离低下头,发现头发散在他衣襟里,慌忙拨到后边。可少了一只手的支撑,给了他可趁之机,又被他按在胸口,“你有病啊!”

    “也不知有病的是谁。”商华把空闲的手枕在脑后,长叹一声,“某人一个劲地哭着喊着说喜欢我,还怕我嫌弃她。谁知道才刚一睡醒,就翻脸不认人了。我好伤心,好难过啊。”

    “那……那是……因为我以为自己要死了……才……反正你不要太当真,人死之前总要说那么几句话过过瘾的!”这张嘴到底在说些什么!小离真想抽自己一下,明明就很想他当真有没有!

    “唉,可惜有人说,如果不喜欢她,也要等她咽气再说。”商华把身体侧过,手上一使劲,让她贴上来,看她六神无主的模样,邪魅一笑,“换句话说,不就是只有等她死了,我才能不喜欢她?”

    “不用,不用,现在就……你……”小离话说一半,双唇便被炙热封印。他用力抱着,在她唇间流连,直到她差点接不上气才意犹未尽地放开。

    看她喘息的样子,着实可爱。商华笑着警告:“还说我奚落你,怎就不说你的这张嘴才不饶人?以后再乱说话,别怪我不客气。”

    一眼瞪去,但一撞上他的温润眼神,胸口莫名一窒,什么脾气也没了。忘了唇上的疼痛,傻傻对他点头:“哦。”

    商华的神情渐渐变得严肃,把她好好搂在怀里才问:“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戚从流会来?你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你不让白绪扮作秋夙,就是料定她会受到伤害,所以才决定由你自己承受,对吗?”

    小离埋在他胸前,低声道:“我不想任何人受伤。”

    “所以你选择伤害自己?”她依然是她,不论何时,她皆是如此。她不是不懂得保护自己,而是太过善良。商华轻叹:“以后……不可以。你记住。”

    “记不住怎么办?”小离有意问他,带着撒娇的语气。

    “我会让你记住。”说完,他低下头去,又吻住她的唇。这一回,她没有反抗,反是抬头迎上来。

    凝视她的双眼,商华笑道:“你这么傻,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小离随手挑了一缕他的白发在指间玩弄:“那你要更傻,这样才显得我聪明。”

    商华笑了笑:“你想太多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