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三十章 桃花流水

章节字数:3044  更新时间:13-04-30 15: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趁小离尚在熟睡,商华偷偷溜出岩洞,打算回渝州一趟。不知昨日青陵混战结果如何,也不知他带走“秋夙”的后果,总而言之,暂且去问问白隐。

    渝州城内,一切如常。街边传闻秋二庄主出了青陵,各家主便带人散了。乍听之下,似乎没有节外生枝,也无裴皓刺杀叶渊清的碎语,只在偶尔几处听闻天目峰被灭的消息,大致还未传扬开来。

    商华行踪已足够隐秘,可当他临近白府,忽而直觉有人跟踪,为免多生事端,只得改道他处,要问白隐的事,只能待日后了。

    商华故意在城里闲逛,有意神出鬼没,终是摸清跟踪的人竟有十人之多,且皆为高手。眼看时候不早,料想小离也该清醒,于是拎着一堆吃喝出了城。

    一路北上往青陵,行至一处草木繁杂的树丛,随手丢了纸包在地上,而后装作想起回头去捡,听得跟随的脚步一时静止,顷刻飞身上树。他朝树下看,那些人从四面围上,面露难色。

    其中一人像是领头,听他道:“这么多人也能把他跟丢,如何向公子交待!”

    公子?商华轻笑着跃下树,落在几人中间:“诸位若是找在下,直接现身便是,何苦跟了几个时辰?真是辛苦了。”

    众人见商华突然出现,齐齐握拳戒备。商华看他们个个眉来眼去,止步不前,膝盖还打着哆嗦,除了那个领头,几乎都在向后挪动。他笑道:“诸位连兵器也无,想来并不要在下的命。”

    那领头见几个属下吓得一无是处,便上前一步道:“我家公子久闻繁剑商华的大名,现欲请商谷主到府中一叙。”

    “倘若真是有心,何必跟踪?依在下看来,你家公子应是想知道别的事。”商华看那领头目光闪烁,问道,“可否告知你家公子尊姓大名?”

    “请恕我等不便透露。”那领头面色坚毅,当真忠心,比起身边那群软脚虾,真是天差地别。他抱拳又道:“恳请商谷主随我等走一趟。”

    “真是对不住。”商华低眉笑道,“在下恕难从命。”

    抬眼见几人欲一拥而上,而那领头也从腰间抽出软剑,商华抬手折下手边的树枝,左手两指夹末端用力向外推出,集叶于二指之间,见他屈指拂袖,叶片已分别插入那些人发间。右手拈了枝条,错指一弹,直直撞上那领头的软剑,在瞬间破入剑身,将其裂成两半。

    商华出招太快,他们根本不及反应就已落败。听他轻轻说着:“回去与那位公子说,我商华近来事多,着实不得空与他一叙,还望见谅。”

    那领头望着手中被劈得叉开的软剑,惊得呆滞,目送商华扬长而去。

    沿途拖延太长时间,商华飞快回到岩洞,拨开掩在洞口的藤蔓,竟见不得半个人影。莫非是小离醒了不见他,就跑去寻了?如今戚从流定是四处搜寻她的下落,若被抓到,后果不堪设想。

    商华立即移步出去,当他刚跑出两步,就听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好像是小离的惊呼。他循声而去,终于在青陵后山的溪边找到她。

    小离一身月白衣裙,在阳光下的粼粼波光里,晃得耀眼。她的绣鞋随意翻在岸边,自己提着裙边站在溪水里。溪水漫过她半截小腿,她弯腰往水里看,眉间微微皱着,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商华踏水到她身边,蓦地将她凌空抱起,旋身回到岸边,把她放在一处青石上:“水很凉,你想生病么?”

    小离猛地起身,指着溪水,焦急道:“那个……掉水里了。”

    “你给我坐好!”商华把她按定,俯下身捧起她被水沁得冰凉的叫,捂热了才帮她套上罗袜,放入绣鞋里。抬头看她绯红的脸:“你在找什么?”

    “你……我的发簪。”小离看他愣住,以为他疑惑,解释道,“就是你给我的那个白玉簪花发簪,它……掉水里了。”

    “你竟然敢把它扔到水里!”商华故意说着,好似在责怪,却见她手足无措,在心底偷笑。

    “哪有!”小离不甘被误会,大声道,“是我想戴头上,但是洞里又没镜子,要是插歪了怎么办?像你这种人,一定会笑话我!所以我就到这里照水看看,谁知道手滑就掉水里……”

    “你肯戴了?”商华执了她的手,低头倚着她的前额,“这种事,等我回来帮你就可以了。你这样乱跑,我会担心。”

    “谁……谁知道你去那么久?”小离垂下眸子,不敢多看他的眼睛。

    只觉手心一松,再看他已是倾身飞向水面。见他修长的手指没入溪水,轻轻一夹,玉簪花已开在他指间。再一眼过去,他已然站在面前,嘴角噙着笑,将簪子缀上她的乌发里。然后,静静笑着,把她望着。

    商华端视这天成杰作,似笑非笑:“早就该戴上了,多好看。”

    小离心底一喜,一溜烟奔向溪边,想照水里的影子。可惜乐极生悲,脚底不争气地一滑,整个人向前扑去,眼看就要脸着地,好在腰间横过一只有力的手臂,稳稳把她提起。一路拦腰拎到溪边,见他指着水面:“大小姐,看吧。”

    “你放我下来。”小离哪有心思看发簪,两手死命掰开他的手臂,但徒劳无功,“我看到了,拜托你放我下来。”

    “你记不记得,上次你挣着要下来,后来发生了什么?”商华言语戏谑,看她映在水里的表情,颇为有趣。

    “上次?”小离奋力掏着记忆,逐渐觉得屁股似乎还有些疼痛,双手合十,对水里的商华道,“拜托这次不要松手,谢了。”若像上次一样,这回一摔脸着地,八成得破相。

    小离目不转睛看他水里的影子,忽而沉默,忽而肃然。还猜不出个结果,已被他扶起站好。即刻转回头看,他的唇角正扬起笑意。她忍不住道:“少给我假笑!刚才你明明不开心,到底怎么了?”

    商华凝起笑容,认真问她:“这个问题,我曾问过你。既然现在的你记不得,我就再问你一次。阿离,你愿意跟我走吗?放下一切,没有繁吹谷,没有折梅山庄,不再理会任何事,只要你跟我走,可以吗?”

    小离望着他,痴痴点头,又很快摇头:“你不要误会,我不是不愿意,而是你……真的能放下吗?繁吹谷、天目峰,还有那些人和事,你都能视而不见,安心离开吗?”声音渐渐沉下,“还有那些人,会放过我们吗?”

    “当年你也是这么说,所以,现在我的答案还是一样。”商华很清楚她的担忧,对她绽出天生不知忧愁的笑,“三十年前的我可以放弃一切,现在一样可以。如果说我自私,我认了,毕竟只是我一个人的事。”

    “还有我的事。”小离自言自语,但愿他没有听到。仰起头灿烂笑着,“好啊,我跟你走。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初的答案是什么?”

    商华笑得自嘲:“你当初并没有答复我。后来你就……”话只有一半,转而温柔看她,“反正你现在答应了,这样就好了。”

    小离看得出,他根本放不下,那是责任,他强迫自己卸下的责任。他说我记不得的过去,究竟是什么?为何每次只说一半?为什么我当初没有给他答案?

    她正想得出神,他又将她拥入怀中,用脸颊摩挲她的鬓边,听见他的心跳渐渐平和,神思里一阵晕眩。脑海隐约浮出一个画面,是她推开他,也是在这条溪边。那时的她,背对他哭着,好像在说:“我不能跟你走,我必须留在折梅山庄。”

    折梅山庄?意味着什么?还是她对折梅山庄意味着什么?

    山间花雨,扬扬纷纷。此情此景,分不清是过去,还是现在。

    平静维持不到一刻,山地突然微微震动,似有大批人马往小溪而来。二人即刻分开,警惕望向四周,不见人踪。青陵后山,人迹罕至之所,会是谁?

    一支羽箭穿过密林,刺破一瓣飞花,现在小离的瞳中。商华一见,拦手将她挡在身后,另一手把羽箭牢牢接住,顷刻反手掷回。只听林间一声惨叫过后,再无人声。

    一时死寂,商华感知周遭尽是人息,对身旁的小离低声道:“我们被包围了,等一下你跟着我,抓紧我的手,千万不要松开。”

    小离迟疑问道:“是不是……我爹?”

    “他不是你爹!”商华急急回答一句,侧身又接到一箭。紧接着,羽箭接连袭来,商华不得已抽出繁花三千,划出一剑,樱色朝四周蔓延,箭势停歇。

    “哈哈哈哈……”远方有人仰天长笑,朗声一句,“你们都退下。”

    “遵令!”漫山遍野齐齐响起高呼,接着即是人潮退却的声响。

    断续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二人望去,是一位华贵非常的公子,驾马而至。他的脸英挺不凡,翡翠银冠,云纹锦袍以金线织就,尤其拇指上的那枚扳指,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冰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