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三十一章 未卜先知

章节字数:3108  更新时间:13-04-25 19: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位公子华贵非常,却不是第一次见,只是今日气势更胜初见。一张脸棱角分明洋溢七分锐气,独自纵马而来,闲庭信步。商华垂眸低笑,随后径直向他走去,握剑作揖:“上回乡野间,商华隐去名讳,还未正式拜会弘公子……不,当唤作弘世子才是。”

    小离呆立当场,本想手指过去,听了他的身份又立马把手收回,拉着商华的衣角问道:“他……是世子?”见商华点头,回想自己貌似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稍稍放下心。

    弘世子先是一愣,后翻身下马,对商华笑道:“不愧是繁剑商华,我祁亦弘往来江湖数月,还从未有人认出。果真好眼力!”这位定央王祁世风的长子,生得是剑眉星目,眼神竟较他的父亲更凌厉三分。

    商华浅笑道:“世子过奖了。在下原本只当世子是广陵贵族之后,但方才世子命人连发数箭试炼,在下方见端倪。”

    祁亦弘好奇道:“哦?可否请商谷主指教一二。”

    商华拔出一旁树干上的羽箭,递予祁亦弘:“一是这羽箭,上边刻有王族护军符印;二是天下间唯有二人有资格调动如此数量的护军,除却定央国君,也只有世子殿下。”

    祁亦弘把羽箭随手一丢,朗声笑道:“哈哈,能将护军羽箭全数避过的人,天下间也只有你一人。商谷主不妨猜一猜,区区今日来寻你是何目的?”

    商华低笑沉思,民间盛传祁亦弘乃继任国君,这种情况下若是答了,只怕任何答案都会显得不可一世。刚才箭阵是试武功,这一问,便是试人心了。故此,不答胜于答。“在下不敢妄加猜度。”

    祁亦弘看这商华行事果然小心谨慎,装作无意掠过他的眼瞳,发觉其静水无波且深不可测,转身朝溪畔踱步:“既然商谷主不愿猜度,区区便直说了。山不厌高,海不厌深。我祁氏王族想来爱才,听闻父王曾在三十年前亲身拜会繁吹谷,但求商谷主入朝,可惜吃了一个闭门羹。不知三十年后的今时今日,区区可否能得此幸?”

    “商华,他想……”祁亦弘的目的再明显不过,连小离也听得出来,她又拽了拽商华的衣角。

    “没事,放心。”商华对小离微微一笑,又淡然地面对祁亦弘,“我商华何德何能受此眷顾。天下能人何止我商华一人,舍在下一个于定央并无损失。”

    “商谷主的意思,又是拒绝?”祁亦弘似乎早已料到这一步,“统领王族护军,另有五万精兵直属你麾下可随意调遣,这样的条件,谁人也及不上你。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呵,商谷主当真淡泊。不过区区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价钱,商谷主不肯应允,或许是我祁氏王族诚心不足。商谷主想要什么,不妨明言。”

    “我想要的?”商华嗤笑着,握了小离的手贴在心口,“我想要的,一个她而已。现在我得到了,已别无所求。令世子见笑了,抱歉。”

    祁亦弘忽然笑得有些古怪,望着小离:“这就是你商华所谓的价钱?”

    商华把小离的手握得更紧:“人不是货物,没有买卖,无关金钱,自然不存在世子所言的价钱。何况人心无价、千金难求。”

    小离被握得有点发疼,但听商华这么说,顿时觉得他风华绝代,瞬间把这个什么世子秒杀得体无完肤,激动得就要跳起来。

    祁亦弘注视小离,问道:“此女样貌平凡,方才一见,武功也无过人之处,也不知为何那么多人只争她一个?”

    商华听他暗示什么,懒得多想,反正话不投机,早点把他赶走为好。先把小离拉到身后,才缓缓道:“承蒙国君与世子的厚爱,在下福薄,习惯闲云野鹤,这广陵城,只怕是去不得了。”

    “既是去不得,区区也不勉强,但交个朋友总是好的。”祁亦弘眉头一动,换了种语气道,“区区在渝州城外筑了一间茶居小馆,商谷主可否赏脸一叙?”

    “在下仍须赶路,只好谢过世子美意。”商华看这人不依不饶,若非他是世子,早已将他打晕走人。

    祁亦弘一副胸有成竹:“实不相瞒,区区有一位朋友想见一见商谷主。听这位朋友说,似乎与谷主相识。”

    商华依旧保持笑容:“在下知交遍布天下,尚不知世子所指。”

    祁亦弘笑得诡异,略显自负:“那位朋友说,只要区区道出‘月下秋水,池上天光,保车易子,谁主定央’这十六字,商谷主自会欣然前往。”

    商华听这十六字先知,唇角泛出冷笑:“没想到他也是你的人。”那位在九都偶遇的神秘高人,竟然会是祁亦弘的门客!

    小离看他的表情,想来那是个了不得的人:“商华,他说的是谁?”

    “记不记得九都城里那位街边资深算命老头?”商华低声道,“就是他。”

    “他?”小离觉得难以置信,那老头分明是个专门骗钱的无良神棍,怎么与这个奇怪世子扯到一起?

    “看来商谷主还是有些印象。”祁亦弘得意笑着。

    “何止是有点印象……”商华想起那老头轻功卓绝,远在他之上。

    “那么商谷主的意思是?”祁亦弘已回步牵马,没有再看商华一眼,像是料定他必会随之而去。

    “世子都这么说了,在下还能有什么意思?去便去咯。”商华隐隐笑着,微微后倾对小离道,“我们去逛一逛,不好玩就溜,如何?”

    “随便。”小离不想想太多,总之跟着他走就对了。

    青陵后山脚下,祁亦弘为商华二人备下马车,是那日在乡野郊外见着的那一辆。看来这祁亦弘是下了血本,决心要把商华拖去。

    所谓渝州城外的茶居小馆,实际距渝州有百里之遥,远望而去,倒像是离广陵近些。只能说祁亦弘蒙骗人的手段还不赖,祁世风教得不错。

    小馆落于青山谷中,四面环山,唯一小路可通,连马车也无法驶入。一行人齐驾快马入谷,遍山皆是马蹄回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不得不说,这间小馆筑得倒是挺清雅别致,可见花了不少心思。庭院清寂,一方水池占了大半地方,半截醒竹盛了水朝一边倾斜下去,倾尽之后倒回原处,发出“空——”的声响,委实好听,宜人心静。

    将商华二人迎入小馆后,祁亦弘并没有跟进来,到了此处,他的傲气居然全数消散,足见他对那九都算命师敬畏不已。

    商华牵了小离走过水池上的木板桥,进了一间装饰古朴简单且满室馨香的小厅堂。一名年老的侍者为他们备下茶水点心,示意他们坐下品尝,继而离去。商华打量这名老妇,似乎又聋又哑。

    因为小离没吃早饭,待侍者离去,便迫不及待地狼吞虎咽,看得商华傻眼,连连好言相劝:“吃慢点,小心噎到,难道忘了在青陵……”

    “咳咳……”果然噎到了!小离瞪他一眼:“少说两句能死么?”

    “好吧,我只说一句。”商华悄悄附过去,“你就不怕这茶水点心里有毒?”

    “咳咳咳咳……”小离噎得更厉害了!她咳得满面通红,仍是坚持抬眼费力地看着他,艰难地说道:“闭……咳咳……闭上你的乌鸦嘴!”

    “我是人,没有乌鸦嘴。”商华轻佻一句,如愿以偿换来她的怨恨眼神,一切只是因为好玩有趣。看她咳差不多了,便亲手倒了茶水给她:“行了行了,喝点水吧。免得那算命师出来看你一脸红成这样,说你红鸾星动。”

    “死——商——华!”小离举起双手,正要狠狠掐过去,眼角视野范围内忽然跳出一个人,吓得她把手缩回去。

    商华起身施施然,对来人作揖:“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小离抹了嘴角的绿豆糕沫沫,一脸正常地回过头,问候眼前这位衣装简陋的资深算命师:“先生,别来无恙。”

    “你叫我先生?”算命师向小离走去,把她从头到脚到鞋底打量了整整三遍。

    “那我该叫你什么?”小离不解,直觉他的气场与之前在九都时完全不同,可以说是脱胎换骨,除了那张狡黠面目,当真是无半分与之相像。

    “你若唤老夫一声‘伯父’,亦是不为过。”算命师笑着又走近一步,“反正你以前也是这样喊。对了,老夫差点忘了,你不记得了。三十年前……”

    “你到底是谁!”商华感觉情势不妙,即刻挡在小离身前。他既能说出“三十年前”这字眼,想必他也知道眼前的戚小离就是当年的戚云离!这件事,除了戚从流夫妇与他之外,竟然还有别人知晓!

    算命师没有理会商华,反而重新看待小离,连连摇头,言语讥讽:“戚从流那小人果真卑鄙!连自己的亲妹妹也下得了手!”

    小离瞠目结舌,话音颤抖:“你……你说什么?”

    商华抬手拦住算命师,目光狠厉:“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算命师笑意阴郁:“我?二十年了,都快忘了自己的名字。既然你商华问起,老夫就勉为其难想一想。”沉默几许,兀然出声,“哦,想到了。莲谷,柳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