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三十二章 无妄之火

章节字数:3108  更新时间:13-04-26 19: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九都之南,莲谷柳氏,轻履踏风,神行无踪。这句话,说的便是柳氏一族。武功平凡无奇,仅凭无人可破的轻功之秘独步武林。柳旦,是为柳家最后一任家主。二十年前,柳家亦在他手上终结。

    听闻那场大火焚烬莲谷的一切,除了柳静,无一生还。据说后面来此敛葬的人在柳家祠堂寻得柳旦,那时的他浑身焦黑,触骨成灰,若非他指骨上的家传扳指,根本无法辨认尸身归属。又有谁知道真正的柳旦依然存活于世,更是成为定央世子的入幕之宾。

    柳旦咧开嘴角,看商华淡然依旧:“你一点也不惊讶?”

    商华摇头,顺手接住小离下坠的身体,对他道:“何时下的药?”

    柳旦端起一杯茶,走到香炉边上,揭开盖子,把茶水尽数浇下。呲呲声响略是刺耳,伴随紫黑烟袅。他淡淡地说:“老夫既然敢下药,就料定你商华不会受此影响。你放心,普通迷药而已,只会让她睡上一天。”

    商华笑道:“从来没见人下药下得这样理直气壮。说吧,什么事?”

    “商谷主果真是性情中人。老夫佩服。”柳旦回过身,见商华对小离无微不至,“我把她弄晕,只是不想她知道这件事,以免阻挠其中。我让弘世子找你来,一是为了劝服你今后为世子所用,但依我看来,你断然不会答应,所以,这余下的目的,便是老夫的私心了。”

    “看来柳前辈的事,与折梅山庄有关。”商华如此猜度并非无根无据,三十年前的她甘心为戚家抛弃一切,包括他在内。今时今日,即便她忘了,也逃不过护卫家族的本能。

    “哈哈哈哈,不错。只怪老夫武功不济,否则这件事也不必劳烦他人。”柳旦进到商华肩畔,低声道,“我要你替我杀一个人。这个人,想必你也容不得他。”

    “戚从流?”商华不假思索道出这个名字,笑言道,“虽然你说我容不得他是对的,但为了阿离,我商华绝对不会动他一根头发。”

    柳旦诧异道:“你不想杀他?他对自己亲妹妹都做出这样的事,他还有什么做不出?这段日子发生的所有,哪一件与他无关?只要杀了他,天下必将安宁!”

    商华轻哼一声,略略笑着:“杀他一个,的确能换几日太平,可天下只有一个戚从流么?你说的对,我想杀他,三十年前就想杀他,可我不能。他是阿离唯一的哥哥,也是戚垣的儿子,戚家的家主。就当是我商华欠了戚家。”

    柳旦冷笑道:“照你这么说,是不肯答应了?”看商华无动于衷,又道,“既是如此,便当老夫不曾提过。眼下但愿商谷主能听老夫道一件往事。”

    商华没有反对,只听柳旦说了那件埋藏二十年的真相。

    *

    二十年前的一天,九都琨山,漫天飞雪,唯有那片红梅林耀眼夺目。

    柳旦得知女儿柳静倾慕折梅山庄的戚从流,便想登门拜会一番。毕竟戚家没落多年,女儿委身与他也不知是否妥当,先见一见这位未来女婿也是好的。

    他瞒过所有人去了九都,暗中潜入折梅山庄,惊见庄内的仆人、武侍皆不过二十岁的年纪,竟见不得半个老家仆。更为古怪的是,整个山庄冷得诡异,与外界一墙之隔,却又是冷上七分。

    柳旦循冷息而去,穿过一片红梅林,找到一处偏僻的木门。门扉半敞,寒气从门缝里透出,半边门框都凝了霜。他推门进去,见是别有洞天,曲水流觞早已完全冻结,眼前只有一道石门,那便是寒气的源点。

    也许是方才开门打草惊蛇,石门里跃出一道玄色人影,欲将柳旦逐出。但他一见柳旦,即刻停了手,只是惊惶道:“岳父。”

    “我不是你岳父!”柳旦见戚从流惊慌失措的模样,直觉石门内有不可告人之秘,便趁他不备,以绝顶轻功闯入石门,入眼的是此生难忘的奇景。

    一座白晶凝雪的石台,上边躺着一个清丽绝伦的女子,一身白衣白裙,一眼看去像极了孝服。他认得这女子,她是上任戚家家主的女儿:戚云离。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她死讯传出已有十年。当年繁剑商华在折梅山庄前跪了整整七天七夜,也是因为她的死。故此,戚云离的死毋庸置疑。可是现在,看她胸腹起伏平稳,分明是个有呼吸的活人,但她的脸色却是惨白如纸。

    柳旦回过头,见戚从流正看着他微微发抖。于是指向戚云离问道:“你在做什么?她是死了,还是活着?或是……不死不活。”

    戚从流突然向他跪下,哀求道:“柳伯父,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问你,你妹妹到底是死是活!”柳旦高声喝道。

    “是死……也是活……”戚从流跪行到柳旦跟前,“我的孤魂咒尚未纯熟,只要稍有大成,我一定能让她活过来!伯父,相信我!”

    “云离已经死了,你不将她入土为安,还对她用术,你这个哥哥……”柳旦顿了顿,厉声道,“从流,我知道戚家几代才可出一个戚云离,但是……放过你妹妹,也放过你自己!”

    “若我什么也不做,如何对得起弹奏殇华调而死的父亲!”戚从流言辞恳切道,“当日……云离一息尚存,我……不能放弃。”

    “但你用了孤魂咒!那秘术是什么东西,我很清楚!”柳旦对戚从流的执迷不悟显得无可奈何。戚垣为救女儿而弹奏殇华调,还因此送命,对于他无非是沉重打击。戚家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虽是情非得已,但亦不可有违天道!

    柳旦看在两家世交的份上,再问一句:“你是否真的执迷不悟?”

    戚从流正声道:“义无反顾。”

    柳旦点头道:“很好。若你执意如此,我这个外人也不便阻拦。”他望着戚从流猛然抬起的复杂眼神,“你与静儿的婚事,就此作罢。今后还望戚庄主不要再来莲谷骚扰我的女儿!”戚从流已入魔障,他绝不能让女儿嫁给这样一个人。

    “柳伯父!”戚从流面色煞白,“我是真心喜欢静儿!”

    “真心喜欢?”柳旦冷笑,“是喜欢她的人,还是喜欢我柳家的绝学?”

    “伯父,你竟是如此看我?”戚从流的声音渐渐冷却。

    “难不成我这双老眼还看错了?”柳旦叹息道,“一人退一步,只要你不娶我女儿,我柳旦就替你隐瞒今天之事,当是今日从未来过折梅山庄!”

    柳旦头也不回地走出石门,他自然也没能看见戚从流眼底的怨愤与阴冷。

    两日后,柳旦回到莲谷,告知柳静不得嫁与戚从流,且将她软禁。由始至终,他没有将石门内的事泄露半句。可他没有想到,君子难防小人之心。有的时候,对人心软,只会为自己与家人招致杀身之祸、无妄之火。

    七日后,莲谷山石崩塌,阻了出谷之路。柳旦以为是阴雨多日而导致的山体滑坡,也没多加在意,只是命人尽快把路打通。岂料当天夜里,一场大火,突如其来。几处同时燃火,根本来不及扑灭。

    一夜过后,满目疮痍。本是世外桃源的莲谷,遍地横尸。所有人,活生生地烧死在山谷之中。

    过了大约十多日,与柳家有来往的友人发现无法入谷,命人打通路,才发现那般骇人惨状。当天下人以为柳家人死绝之时,柳静却奇迹般地在折梅山庄苏醒。

    事后,柳静有感戚从流救命之恩,对其死心塌地,守孝期未过就办了婚事,并将柳家绝学倾囊相授。

    那场大火,是谁之过?柳旦岂会不知!

    *

    听完这段过往,商华提出疑问:“当日出谷之路被封死,前辈又是如何逃出?”

    柳旦苦笑道:“我命不该绝。拼尽全力沿峭壁而上,终是在内力耗尽之时,上了崖顶。但莲谷四周荒无人烟,我几近油尽灯枯,只躺在地上等死。好在那日弘世子游玩路过,将我救了回去。”

    “所以你就当了他的门客?”

    “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所以,我柳旦的命,属于弘世子。”

    “是么?全无卷土重来之意?”商华感叹柳旦的命数,但他这么做无非是为寻时机报仇。

    “我有。所以我选中你。”柳旦郑重道,“商华,你还是不愿杀戚从流?”

    商华哈哈两声,续道:“被前辈选中,我何德何能?想来前辈未听清晚辈的话。他,我想杀,但不能杀。况且柳家之事与我无由,注定要让前辈失望了。”

    柳旦望着昏睡中的小离,笑意阴寒:“如果没有她,你是否会动手?”

    商华坦然道:“我会。”话音未落,就将小离抱到怀里,闪至一旁。

    “你以为,我会杀她?”柳旦摇头道,“老夫还不至于善恶不分。云离是个好女子,与她哥哥完全不似兄妹。你大可放心。”

    “多谢前辈。”商华退出门外,“时候不早,晚辈也得告辞了。”

    “慢着!”柳旦沉声道,“你该知道,戚从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频频坏他好事。他会如何,想必你也清楚。”

    商华颔首,勾起一侧唇角:“谢前辈提点,晚辈受教。后会有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