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三十三章 大梦初醒

章节字数:3083  更新时间:13-04-27 19: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为隐瞒真相,杀人灭口。这的确是戚从流的作风。他可以在二十年前用一把火灭去柳氏满门,又为何不能在二十年后杀区区一个商华?

    她说对了,他放不下。若想要无所顾虑地远离尘世,唯有提前解决一切。没有繁吹谷、没有折梅山庄……要将二者抛却,当真这样容易?

    商华将小离托付给白隐,只身返回繁吹谷,他相信戚从流的下一个目标,会是那里。这是他自己要解决的事,容不得他人插手,更不用说是最爱的人。如果注定要有牺牲,这个人,也绝对不能再是她。上天已足够眷顾,别无所求。

    离开渝州的第二日,商华便觉有人跟踪。那人跟踪技巧相当拙劣,与戚昭宗有的一拼,但轻功尚属上乘,至少他几次追出去,皆是不见人影。

    第三日夜里,商华略施小计,先是假装倚窗迎风饮酒,而后假装中暗器剧毒,再然假装皱眉吐血,最后假装不支倒地。

    这唬人的雕虫小技,也只有一个人会相信。果不其然,跟踪的那人果真现身,一下子扑在他身上,又探鼻息又摁脉象,心慌意乱还真以为他死了。一双温凉的手攥成拳头,奋力在他的胸口捶打,动人的眼睛落下泪水,坠在他唇边。

    他轻轻一舔,捂着闷痛的胸口睁开双眼,笑吟吟地端看手足无措的她:“再打下去,我可真得死了。到那个时候,就算你把眼泪流干,也无济于事。阿离……”伸手想搂住她,却被羞愤的她狠狠一甩,砸在坚硬的墙上,手肘险些碎了。

    小离一把抹去眼泪,起身象征性地踹他一脚:“再有下次,我一定把你从窗户丢下去喂猪!”一时情急,竟是口不择言。

    “喂猪?”商华笑得滥颤,坐在墙边起不来身,“你怎么不说是喂狗……”

    “你给我起来!我有话问你!”小离搬起他的手臂,硬是拉站起身。

    “我也有话问你。”商华低头看她,拂去她发间的碎叶,“你不是中了柳旦的迷药,照道理说,你应睡上一天一夜,怎么醒了?”

    “我……我……”小离埋头不语,许久才抬眼看他,眸子里透着一种莫名的悲伤,“我根本没中迷药。我……都听见了,你和他的话。”

    商华眼睫略微一颤,表面上仍是风平浪静,但心底已是暗涌迭起。他错算小离恢复的速度,没想到已达到七八成,足以免疫柳旦那些无聊迷药。她会装晕,变化气息且瞒过他,可见她的心性也有些向着过去。若这样下去,对于那个答案,她会不会反悔?

    小离见商华沉默不语,认定他是吃惊,继而说道:“我爹……不对,戚从流,他是我哥哥……是亲哥哥,对么?”

    商华点头:“我曾说过,你就是戚云离。”

    “原来……都是真的。”小离喃喃自语,“如果我那时相信……似乎也改变不了什么。爹是哥哥,娘是嫂子,就连小宗……也不过是我的侄子。什么都是假的,如是我,不死不活,不人不鬼……”

    “阿离,你听着。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既然听见我与柳旦的对话,也应知道是你父亲弹奏殇华调救了你,你哥哥不过是帮你续命,仅此而已!”商华看她失魂落魄的模样,为她心疼不已,想抱抱她,她却挣开。“阿离……”

    “我不过是个用秘术续命的人,就算哪一天忽然死了,也不足为奇。”小离颓然笑道,“孤魂咒……呵呵,他一直逼我修习各种秘术,唯独把此术的卷轴藏起,原来是出于这个目的。他想控制我,控制一个死人。”

    商华用力握住她的肩,怕她胡思乱想。这段日子,他强忍着没告诉她全部真相,就是担心这个。一个与她血脉相连的哥哥,做出的事令人发指,不仅仅是背叛那么简单。他对她说:“你听好,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你的能力都在戚从流之上,你根本不用怕。还有,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或生或死,又或是那什么孤魂咒,你都是我的阿离。”

    小离眨眼落下一滴泪,她望着商华:“可是我爹……都是因为我,他才会死。他为我送了命,要的不是现在这个结果。我哥他疯了。他害我不要紧,可他杀了嫂子的家人,还成天心安理得地……商华,如果我要杀他,你会不会帮我?”

    商华难以置信:“你在说什么?他是你哥哥。”

    “所以即便他是该死之人,你也不愿动手?”小离呆呆看着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傻,为了她,甘心违背自己的意愿,守护她想守护的所有,义无反顾。

    “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动手,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你哥哥。若能阻止,又何须伤人性命?何况你的心,从没想过要他的命。”商华抚摸她冰冷的脸庞,“阿离,一切有我。你先回渝州,等我办完事就去接你。”

    “我不要。”小离摇头,“你上次也说来接我,结果就出了那样的事。这一回,无论如何,我都要跟着你。我可以保护自己,真的。”

    “可是你……”商华相信她有能力保护自己周全,但她不宜频繁使用秘术,否则后果就同先前一样。那双尾蛇纹……如是诅咒。

    小离明白他的担忧,笑道:“你不是说了,我的能力在哥哥之上,而且最近我觉得莫名其妙变强了,会不会是我以前的力量要回来了?如果是这样,你就跟不必担心了。”她踮起脚尖,凑到他面前,“不要丢下我。”

    商华搂起她的腰,低头抵着她的前额,温柔命令着:“好,那你也得听话。要是出了事,你记得乖乖在我身后待着,不许出手帮我,也不许乱跑。”

    “哦。”小离轻轻应了声,“商华,你能不能说说……以前的事?我总觉得那些很重要,我不想没有过去。”

    “没有过去,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商华看她眼色执着,只好故意装作漫不经心,“唉,说来话长啊。若是都说了,你指不定会把我打死。”

    “莫非你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小离踩上他的脚背,更靠近他些,质问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戚云离可不想吃你的闷亏!”

    “阿离,你……你唤自己什么……”商华眼底闪着光,凝视眼前的动人笑颜,他没有听错,她在唤自己的名字……戚云离!

    “戚云离呀,你不是说我以前是这个名字么?”小离低头嘀咕道,“而且我觉得吧……云离比小离好听,而且显得有文化……那个你……你老看着我干嘛!”触到他的眼神,看得痴了,他的笑容比日出的天水相接还要好看,深瞳里划过的流星,落入自己眼中。

    云离把头埋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感到宁定:“其实,自从在繁吹谷第一次见你,我就重复做着一个梦。是一个大雪天,有个穿紫衣的人跪在雪地里,他的头发还是墨色的,跪了好久好久……那个人,是你吗?”

    商华把她搂得更紧,沉吟道:“是我,三十年前的我。”

    云离犹豫着问:“那天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跪在那里?那个地方,好像是我家……”她抬头见商华眉头深锁,“你说啊。”

    商华舒了眉头,沉声道:“那天,琨山七月飞雪,你的父亲弹了殇华调。”

    “那天……是我死的那一天。”云离把声音落得很低,但仍是笑着问,“我是怎么死的?我想知道。”

    “阿离!”商华不忍,“现在你活着,何必问死的事?都过去了,不是么?”

    “我就是想知道!”云离紧盯着他,“你以为我不说,我就永远不会知道?”

    商华轻叹一声,道出所有:“你还记得吗?当初你没有答复我的问题,而是一收到折梅山庄被人围攻的消息,把我弄晕后,转身就回了九都。我当然要去找你,谁知折梅遇险的消息是你哥捏造的假话,目的是引你回家,然后把你软禁。你爹和他知道我会救你,就暗中设下埋伏,引我中计。后来,我耗损过大,已无力抵挡你的父亲。那时他一心想把你嫁入定央王宫,所以就想把我杀了,一了百了。岂料当他刺出那一剑,你竟然……”

    云离听他停住,双手略略发抖,于是静静地把话接下去:“我替你挨了那一剑……我是死在父亲的剑下。”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你。”商华倚在她的肩窝,声音有些哽,“是我太过自负,才会误入陷阱中伏,要不你也不会……”

    “我还活着,商华,现在的我,还活着。”云离忽然笑出声,“本来还以为你是个老头,没想到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也够老了。”

    “老的人是我。”商华瞥眼看自己的一头银发,“你看,我头发都白了,而你,却比当年还要好看。”

    云离红了脸,竟是口齿不清:“你乱说!我现在也只有眼睛同以前一样,其他的……一无是处……”

    商华笑着点头:“是啊,一无是处。”趁她未及发难,吻了她的唇,在唇齿间低喃,“不过,我喜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