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三十四章 于心不忍

章节字数:3094  更新时间:13-04-28 19: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世有璧人无双,唯云华而已。小离做回云离后,与商华相处时,偶然间的感触似曾相识,心境更为笃定。两人一同前往繁吹谷,云离常在途中问起过去两人相识之事,商华在添油加醋七成捏造的前提下,欣然相告。

    不过,他们终是来晚了一步,繁吹谷已是乱战后的景象。初春的白樱落了零星,洒在林间的尸体上,瞬间消融,化作紫黑雾气,消散无迹。他们认得这个色泽,是阎镜之术!莫非又有人中了这个秘术?

    山谷深处传来打斗声,原来乱战尚未结束,胜负未定。商华让云离跟在身后,即刻飞奔而去。跑至半途,就见天空划过一道幽蓝剑光,是苍兰的佩剑:寒珞。

    冰冷剑气四散谷中,商华脚下的泥土里渗了白霜。他不得不加快步伐,苍兰居然释放十成功力打出霜天剑诀,足见处境不妙。霜天非一般剑诀,一旦使用超过八成内力,耗损则是之前数倍,然而苍兰倾尽内力也只够打出五次霜天。商华能够感知,方才那一剑已是第四剑,剑势趋弱,苍兰只剩一次机会!

    商华奔袭途中,左掌施力将缠于剑鞘的布缕燃尽,右手抽出繁花三千,樱色光弧顷刻流溢,涌入山谷深处。

    一剑惊飞鸟,剑气凌厉浑厚,分明是天目峰的剑招:天北化迁,但此刻掺杂了些许幽冥之息。商华一眼看到那双眼睛,双瞳无色,微泛幽紫暗光……曾在昙夫人身上的光芒,如今笼在裴皓周身。

    这就是那日青陵混战的最终结果。败的不是叶渊清,也不是天目峰,只有一个赢家,便是戚从流。他将大战后精疲力竭的裴皓擒到手,而后故技重施。

    “师妹,小心!”商华眼见苍兰挥出最后一记霜天,而裴皓的剑气却比她快出十倍,实力悬殊,而他距离过远,根本阻止不及。

    “兰……”打破霜天剑气的裴皓,举剑刺向苍兰的一刹那,突然驻足,剑尖与苍兰眉心只有一寸之距,若非他停住,只怕她已经死了。他站在那里,长剑剧烈颤抖,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住。他退后几步,另一手紧紧扼住握剑的手腕,瞳中的暗光忽明忽暗,他艰难启齿:“你……快……走……”

    “裴皓!”苍兰拄剑起身,想慢慢接近他。

    “我叫你走啊!”裴皓对她吼道,“我要控制不住了,你快……”话未说完,他瞳中暗光再次大盛,双手握起长剑,朝苍兰斩去。可惜,他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一道樱色剑光已将他的长剑斩断。

    商华手持繁花三千,仅凭一招逝水就断了天目峰的掌门佩剑,并拂袖一掌打向他心口。但中了阎镜之术的人怎会败得这样容易?裴皓虽被打出十余丈,可还未落地,就支了断剑再次袭来,剑招比方才更为狠绝,是毫无心性的剑势。裴皓落得此番田地,商华自认与他脱不了干系,所以也不敢出重手。

    裴皓凌空勾出反星,以剑击落,直冲商华命门,一招未至,剑锋已偏转舞出下一招,如此接连不断,企图令对手应接不暇。他的速度早已超出常人范围,他的潜能被阎镜之术过度开发,长此以往,他的结果也会是油尽灯枯。

    商华在两招内跟上他的速度,招招只守不攻,游刃有余。五招之内,他已能够预测下一招袭来的方向。再到第十招,他发觉对方已在重复之前的招式。其实万物皆有规律,秘术也不例外,它的可控范围终究有局限。商华看穿裴皓的出招路数,开始复制他的剑招,转眼间超越他的速度,以同样的剑招反攻,步步逼近。

    裴皓见势不妙,剑招愈发凌乱,连操控他的诡异内息亦是逐渐混乱。在极短的时间内,他的剑只剩下蛮力,毫无招式可言。

    云离渡了些真气给苍兰,使她缓和过来,眼见商华与裴皓胜负已分,便在身前画出一方法盘,现出金色的贝叶纹样……她将施放净土万生!

    “你不许出手!”商华喝道,一边以更快的剑招朝裴皓打去。净土万生固然能救裴皓,但对云离现时的身体也有着极大伤害,上回救昙夫人是万不得已,这一回她已受几次重伤,况且他既然能制服裴皓,就无须让她作出牺牲。

    “后面!”云离焦急地指向他背后,同时看清那人的身形,是戚从流!

    商华反身一剑将他挡开,却见他身形一避,竟去了裴皓那边,中计了!戚从流修习的柳家轻功果真非同一般,他这么一挡,给了裴皓逃脱的机会。裴皓眼底暗光一闪,似乎收到指令,疾速往谷外而去。

    戚从流微微一笑,足底风动一转,竟也踏空离去!

    商华让云离留下照顾苍兰,即刻只身追上。方才情势紧急,一时没留意周遭人息,竟然放任了戚从流从旁观战而不知,这是他的失误。

    追至外围密林,戚从流忽然停步,双手拈起法诀,口中默念咒文,一面光墙平地而起,阻了去路。他得意笑着:“商华,你阻止小离使用净土万生的结果就是这样。我相信这面光墙拦不住你,但是等你破了这术,你也追不上他了。”

    商华还未开口,只听身后一个声音:“哥哥,放手吧。”

    戚从流望着云离,面露惊愕,手拈的伽印颤抖不止:“你……你叫我什么?小离,我是你爹。我是你爹!”

    云离摇头道:“我什么都知道了。我根本不是你的女儿,我不是戚小离。我的名字是云离,你的妹妹。”

    “不可能!这不可能!”戚从流惊惶不已,“你都想起来了?不可能,你那一缕魂还被我封印在石门之中,你不可能想起过去。绝对不可能!”

    “想不起过去,就不能知道真相么?那只是你的以为罢了。”云离走到商华身边,对她哥哥似笑非笑,“我不知道该是谢你,还是该恨你。毕竟是你让我活过来,也是让我不死不活。你害了那么多人,还不够么?”

    “阿离,这里有我就好,你先回去。”商华不忍她再受伤害,在知晓真相后去面对这样一个哥哥,是谁都会心痛。

    “商华,我就是想问问他。问他到底在执著什么,问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云离狠狠瞪着戚从流,“秋夙是你伤的?柳家灭门,也是你做的?”

    戚从流怔住,意念一断,光墙亦是不复存在,但他不在乎,眼前重要的是,云离是如何得知这个秘密。二十年了,没有人任何人知道,他自认做得滴水不漏,也命人找齐所有人的尸首,包括柳旦。

    他莫名笑了笑,走向云离:“是谁告诉你的?这个商华?那个时候,他还躲在涵清洞中,这分明就是诬陷!我的好妹妹,你居然信他,也不肯信亲哥哥?”

    云离冷笑道:“你有什么值得我信?那些事,我都不敢去深想,你暗地里做了多少害人的事,连你自己也记不清了吧?”

    戚从流面无愧色,洋洋笑着:“听你这口气,你是想杀我?你可想清楚,我可是你的哥哥,是这世上与你最亲的人,血脉相连啊。”

    “商华,把剑给我。”云离厌恶这泛着诡笑的脸,向商华伸出手去。

    “阿离,他是你哥哥。”商华想劝她,剑已被她劈手夺过。是他故意松的手,他要让云离看清自己的心,让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下不了手的事实。

    “戚从流!”云离把剑刺向戚从流,见他不闪不避,剑尖已刺破他心口的衣衫,却没有再度深入。手在颤抖,只要这一剑过去,江湖即可风平浪静。可是,她做不到。商华赢了,她下不了手。那种感受,旁人无法体会。

    “怎么不刺进去?只要你把剑刺进我的心脏,一切都会结束。”戚从流说着,身体微微前倾,让剑刺入肌肤,喷出鲜血,溅到云离身上。

    云离一见手背沾了哥哥的血,当即把剑给丢了。剑落的清响,惹得戚从流轰然大笑,那种笑,令人反胃。

    戚从流用指尖沾了血,递到云离眼前,阴冷笑道:“哥哥一生都会谢你。”继而负手转身,侧目道,“你所知道的真相并不是全部。一切答案就在那道石门后面。以破晓之力,毁去石门应是不难。商谷主,我说的对么?哈哈哈哈……”

    戚从流话毕,即扬长而去。他有意点出现时商华有能力破除石门,只不过在盘算另一件事。当日商华在石门前忆起过去,得知自身拥有破晓之力后,却没有再执着开启石门。因为他知道那段记忆中的残忍,他宁可云离永远忘记,也不愿让她再度记起。

    云离望着戚从流远去的背影,渐渐开始抽泣,环抱颤抖的双肩,默默蹲到地上,恍惚呢喃着:“我杀不了他……为什么杀不了他……”摊开双手,凝视残留的血迹,竟然有点庆幸,只觉自己特别无能。

    商华扶她起来,轻轻拥她入怀:“哭吧,哭出来就没事了。”

    女人天生是爱哭的,这一哭,便一发不可收拾。她本能地抱紧他,哭自己的无用、哭自己的软弱、哭自己是真心承认那个不堪的人是为兄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