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三十五章 落樱如雪

章节字数:3181  更新时间:13-04-29 19: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夕轻雷落万丝,云迷闲花听落英。一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只为将繁吹谷的遍地殷红沉入泥土,一如往昔,淡泊如雨。

    檐雨滴落水坑,叮咚作响。苍兰从昏迷中苏醒,睁眼见一袭紫衣倚窗听雨,远望山岚雾霭,沉默不言。他的侧脸没有半分笑意,却又非面无表情,如是天山积雪的宁定,偶有雪石松落,轻扬冰屑的波澜。

    苍兰勉力支起上半身,轻声唤他:“师兄。”

    商华眉边一动,微笑着回过身,走去扶她:“师妹,你伤得不轻,躺着就好。”

    苍兰细细看他,这师兄的心思向来瞒不过她,看他笑得空洞,犹豫片刻才发问:“师兄,你在想裴皓的事?”

    “你又看出来了?但,如果我说不是全部呢?”商华坐到床榻边上,笑对苍兰,“不论天目峰还是裴皓,我都有责任,毕竟是我的选择,使得某人有机可乘。”

    “你说戚从流?”见商华点头,苍兰继续道,“果然是这样。先是小昙,后是裴皓,如此明目张胆使用阎镜之术,不怕戚家就此万劫不复?”

    “若说戚家已没有什么不能失去,或是手握反败为胜的底牌……”话音顿住,商华转而肃然,“原以为那张底牌已在我手中,但昨日一战,他似乎仍有十足把握。操纵小昙、重伤秋夙、挑拨叶家与名门正派的关系……他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连他自己都是棋子,何况是我们。”

    苍兰听得愣住,没料到戚从流的心机如此深重,还未及感叹,便闻商华淡淡道出一句:“二十年前,柳家灭门,你当是知道。这件事,也是他做的。”

    苍兰惊耳骇目,许久才发出声音:“你说那场大火……是他?怎么会……当时他已向柳旦提亲,马上就要迎娶他的女儿……”

    “柳旦拒绝了。”商华轻叹道,“柳旦并没有死。他成了祁亦弘的门客。”

    “祁亦弘……祁世风的儿子?”对于柳旦死里逃生,苍兰并无过多震惊,她真正在意的是向来不可一世的柳旦,居然会向朝廷屈服,成为当朝世子门客,任其差遣。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就算当年柳旦拒绝戚从流,他也没必要因此灭柳家满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戚从流受到什么威胁,逼于无奈。

    “柳旦拒绝的原因是什么?”苍兰此问一出,便见商华神色一默。

    “云离……”商华深吸一口气,笑意若有若无,“柳旦亲眼看着,戚从流对他的妹妹戚云离施用孤魂咒,因为这是禁术,所以他……”

    “云离还活着?师兄,你说云离还活着!”苍兰才不理什么孤魂咒,倘若戚从流能在二十年前对云离施咒,就能肯定那时的她还活着!现在依然活着!“师兄,你见到云离了?无论孤魂咒是如何卑劣的秘术,但它始终只能施用在活人身上,所以三十年前,云离并没有死!”

    “是啊,她还活着。而且,你也见过她。”商华的笑容变得温柔,好似凌霄花开,“她是戚戚,也是小离,是你带她来的繁吹谷,是你让我再见她,即使她不再记得过去。师妹,谢谢你。”

    “竟然……是她。”回想当初把周戚戚带回繁吹谷的情景,只是出于善意,从未想过有这样的因果。原来师兄真的恢复记忆,白隐所言无半句虚假。但是,自从她进入繁吹谷,江湖便平静不再,师兄也被卷入重重风波。假如那天能知道是她,便绝然不会带她回来……苍兰暗自想着。

    商华见苍兰僵硬的表情,以为是震惊所致,无多加在意,对她道:“师妹,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受伤的弟子。”

    苍兰从沉思中醒来,木然问道:“师兄,这一次,你还会走吗?”她很担心听到那个答案,三十年前的商华肯为戚云离抛下一切,但今非昨昔,即便他想抛下,也很难办到,也难以说服自己的心。

    “我会。”商华答得毫不犹豫,背过身后,眼里却是无限叹息。

    在繁吹谷巡视一遍,众弟子的伤情并不算重,伤重的那几人早已当场死亡,剩下的只有敛葬的事罢了。安排好谷中杂务,想去找云离,可她的房间却不见半个人影。于是漫无目的地游荡,不知不觉走到水潭边上的阿勃勒树下,忆起她还是戚戚的时候,将罗帕送还的对话……原来,她在那里。

    此时正是初春,落樱台上舞落樱,纯白或嫣红,随风起落,如雪飘零。飞扬的花瓣,将一人笼在其中,那人月白衣裙,似雪芙明艳,若玉簪花开。他年少时曾想过,若有朝一日心有所爱,必将在此许定终生。

    商华取出藏在怀中的罗帕,凝视角落的那朵白玉簪花。这时,一瓣落樱恰好落在花蕊,如那天一样。他淡淡一笑,听见有人唤他:“商华,你在干什么?”

    云离无意瞥见商华在石道上驻足,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有点眼熟。正想着,商华已踏壁跃上落樱台,挥着一方罗帕,摊开给她看:“我在看你送我的东西。”

    “我?”云离认出那方罗帕,上面有着她所形容过的“邪花”。看那玉簪花绣得那样细致工整,不禁问道:“我当初找哪位绣的?绣得真不错。”

    “咳咳,做人要懂得谦虚,你说过的。”商华看她一脸茫然,笑道,“这花可是你亲手绣的,手指都扎了好几个洞。唉,当年的你可真是贤惠,不像现在……估计连针都拿不稳吧?”

    “谁……谁说了!”云离脸一红,说话开始结巴,“我现在绣的可比以前好,我在家天天拿针的!”

    “住鬼屋绣花,还真是特别啊。”商华凑到她面前,神秘一笑,“有件事,想来你也忘了。你送我这罗帕的原因。”

    云离有种不祥的预感,故作镇定道:“一定是定情信物来的!”

    商华缓缓摇头:“哪有这么简单?当时的你,胆子可不小哦。”看她眼神闪躲,转念心生一计,决定逗她玩一玩,“谁会想到,三十年前的戚云离就拿这破东西,向我繁剑商华求婚。那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遭啊!”

    云离傻眼,指着罗帕:“什……什么?我会做这种没水准的事?”

    商华皱眉叹气:“怎么会呢?这可是你这辈子做的最有水准的一件事。想我商华风华无双,不知有多少美人倾慕于我……”斜眼见云离红得不行,眼睛瞪地,尴尬地想找地缝钻进去,明知故问,“想知道我是否答应?”

    云离默默点头,又剧烈摇头:“你别说,我不想知道!不知者不为过,当年的事就这样算了,好不好?”

    “怎么能算了?让我来告诉你,我当初……”商华倾身靠近云离,见她不住后仰,忙伸手护在她腰际,在她耳畔轻声道,“我骗你的。”

    “商华!你……你无耻!”云离使劲推开他。

    “是啊,我无耻,那又怎样?”商华放声笑着,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真是心情舒畅。见她拔腿就跑,站在原地朗声道:“阿离,嫁给我!”

    云离脚步猛地一收,险些摔倒,双手攥着衣裙,脑袋轰然恍惚不止。整个人像雕像一般杵在那里,心里胡乱想着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大声,要是被人听见简直是要我英明扫地。正这样想着,商华已站到她跟前。

    商华两手将她的头固定住,不让她四处乱瞧,认真看她:“你向我求婚是假的,我向你求婚才是真的。三十年前,你听了方才那句,头也不回地就跑开。但是今天的你,却停下了。戚云离,嫁我商华为妻,如何?”

    云离只觉心口一窒,一股热流在心上翻涌,最后溢出一丝泪意。这种感觉,好熟悉,不是第一次经历。只是太过突然,她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脸被他捧住,连撇头的机会也没有,只能垂着眸子不去看他的眼睛。可以想象他此刻的眼神,温润如玉,邃若星辰,好看的眉眼噙着摄人心魄的笑,任何人见了都会相形见绌,无地自容。也不知如何搪塞他,没经大脑地说:“有像你这样求婚的么?那么寒酸,至少也得有个聘礼什么的……”

    “聘礼不是给你了么?”商华取下她发间的白玉簪花发簪,递到她眼前,“就是这个,你已经收下很久了。再说了,我长得很寒酸么?”

    云离抬眼看他,那双眼睛似乎生来就不懂得悲伤与哭泣,最喜欢他的笑容,是沁入人心的温暖。看了发簪许久,缓缓道:“你这样拿在手上,是想收回去么?”

    商华有些抑不住自己的狂喜,颤声道:“阿离,你是说……”

    云离娇蛮地抬头,轻哼一声:“你要是敢收回去,我就不嫁给你了!”

    “哦。”商华忽然变得笨手笨脚,拿着那根发簪插了好几次才满意,居然还问云离,“你想清楚了?真的要嫁我?不嫌我老么?”

    “你是在耍我么?”云离看着一头银发的他一下子退化成三岁的孩子,要是被外人看见,定要贻笑江湖。笑得直不起腰,指着他:“商华,你真是……”

    一时大意,他的吻如潮水涌来,封了她的所有言语。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