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三十六章 未雨之时

章节字数:3077  更新时间:14-04-21 15: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戚从流一番扰乱,繁吹谷弟卝子折损近半。若是叶家堡遭逢此变,只怕戚从流早已受尽千夫所指,可惜这里是繁吹谷,一个沉寂三十年的没落门派。即便商华身为谷主,且握有江湖中人人觊觎的破晓剑气,他们的处境依旧危殆。

    更何况戚从流是云离的哥哥,如若她不愿取他性命,商华亦是不会动手。唯今之计,只有在不累及武林同道的前提之下,暗中卝出手解决一切。

    说到不累及他人,首先考虑的便是繁吹谷余下的弟卝子。商华与苍兰权衡利弊,决定暂时解散繁吹谷,待日后风卝波平静,再行重聚。

    岂料二人之间的谈话为路过的弟卝子所闻,并很快在弟卝子中传开。这些残存的弟卝子多是仰慕商华而至,后经苍兰擢选后留下,岂会如此容易背弃繁吹谷?故此,翌日清晨,一众百余连同伤势未愈的弟卝子,齐齐来到从苍兰房门前,跪下。

    一连几日,商华唯恐苍兰伤势有变,所以一直在其房卝中陪伴,若是困了,即是伏案而眠。只觉今晨不同寻常,不闻鸟鸣回环。商华拨下竹帘一道缝隙,见谷中弟卝子尽数跪于门外,跪在最前的弟卝子,手捧一封书函。

    云离恰好来寻商华,见此景不由大惊,只听了那弟卝子的话,把书函带进屋子,交给商华。读信中所言,句句肺腑:

    “谷主敬启。吾辈初因仰慕繁剑盛名而拜入门下,至今日已忘有期。今时江湖风云多变,势起彼落,孰能知其有终?闻青陵长门之变,武圣之物归于谷主,天下之人无不觊觎之,故生事端,威于繁吹,危于存亡。因谷主心怀仁义,不愿累及无辜,即此散尽门下弟卝子,以保诸人命。然,人非草木,士甘为知己者死,知遇之情不可报矣。纵繁吹为众矢之的,吾等亦同身受,唯愿与谷主同进退,死亦无憾此生。书不尽意,望谷主务祈垂许。繁吹谷众卝弟卝子,跪叩。”

    商华若无其事看完长信,递还给云离,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往窗外望了一眼,淡然笑道:“现在的年轻人是嫌命长,还是直觉我们命短?这次的事他们根本无须插手,何必搞得视死如归的模样?我只是要他们回家避避风头,很难么?”

    云离看信中内容,不由感动,想来他心中的的感觉也是一样,只是装作此般表情罢了。她对他说:“他们只是心怀大卝义,临阵脱逃本就非英雄所为。年少当时,挥霍如此,不应是这样么?你想赶他们走,我看他们反而会拼死留下。”

    “你就这么肯定?”商华手指窗外,轻笑道,“他们能做些什么?若非我们及时赶到,连他们也活不下来。经历过生死,他们还不知道害怕。现在有句话叫作,珍爱生命,远离繁吹。”

    “也许就是经历过,现在才不害怕。”云离明白他是口是心非,不过是关心门下弟卝子的性命,偏偏在口卝中说成这样。一拍他的肩,冲他笑道:“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人生在世,行卝事但求无憾。若有祸事,宁可做了再后悔。”

    商华心头一震,这不正是他说过的?他分明记得从未对现在的云离说过此番话,她怎么会知道!耐着性子问她:“这句话……是谁告诉你的?”

    云离想了一阵,只觉这话从心里蹦出来,没什么特别:“想到就说咯。”

    只是想到就说么?其实,他一直怀疑一件事,云离渐渐恢复的不仅仅是功卝力,或许还有些许记忆。如果折梅山庄的师门内当真封着她的一缕魂,而那日又短暂地进入她的身卝体,那么就算魂魄又被石门里的力量抽回去,多多少少也会残存一些,或是留下具象轮廓。如此一来,也许云离不需要那缕魂,也将恢复记忆。但是,他并不愿她想起,有些东西,选择忘记才会好过。

    云离发觉他在发呆,正要问些什么,眼角却瞥见卧房里的苍兰醒了,而且径直下榻,朝窗台走去。她拍拍商华的肩,要他过去。

    苍兰见门外的情景,着实为之一振:“师卝兄,他们这是……”

    云离不顾商华阻止,把弟卝子的信递给苍兰:“你们说的话被传出去了,所有弟卝子都不愿离开,希望与我们共存亡。”

    “我们?”商华凝视云离,默念,“我们……”

    “他们算是有心了。”苍兰不禁为信中所言动容,她有些动卝摇,“师卝兄,若将他们留下,成全他们也无不可。”

    “不行!”商华厉声拒绝,“裴皓在青陵公然刺杀叶渊清,已是大祸,只怕叶家堡已在四处搜寻他的下落,况且他中了阎镜之术,叶家那些人注定凶多吉少。叶家堡乃是四大家族之首,他身后有什么?是广陵!光凭这一点,其余三大家族便不可能插手,就算小白要帮我,我也必须把他赶回渝州。所以,能帮裴皓的,只剩下我们了。若我们被袭的消息也传出去,搞不好叶家会邀请我们一同追杀裴皓。呵呵,这怎么可能!”

    苍兰知道商华决定的事,绝不会轻易改变:“师卝兄,我们该怎么做?”

    商华低声道:“比叶渊清快一步找到裴皓。只不过……”

    “只不过仅凭你一人之力,恐怕寻不得他的踪迹。”云离站出来,沉思一阵,继而说道,“如果是我哥哥,如果照他那些所作所为推断,只要裴皓还有利卝用价值,叶家的人未必能找到他。”

    “不错。”商华点头道,“与其说找裴皓,不如说寻一个戚从流。若他想完全操纵裴皓,就必须紧随左右。叶家堡的眼线遍布天下,他们迟早会露卝出马脚,我们的时间虽不紧迫,但也很有限。”

    “所以……你还要赶他们走吗?”苍兰望着窗外落起蒙蒙细雨,打湿他们的衣衫,“那些人皆非平庸,是听你的话,留下的可用之人。若将他们散出去寻人,定然事半功倍。且他们都是生面孔,未涉江湖,叶家武侍定认不出他们。师卝兄,我倒觉得,你应该去做另一件事。”

    商华疑惑道:“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

    苍兰看了云离一眼:“若二卝十卝年柳家灭门之事并非虚言,那最该知道真卝相的人,不是柳静么?关于柳旦的生死,作为女儿,不该瞒着她。”前几日听闻商华说起那些往事,竟是同情柳静。相伴多年的枕边人,居然是灭门仇人,还帮着他弄虚作假演戏,委实可笑。

    忆起这几年柳静对她算是不错,云离也觉得心疼。她的确深爱戚从流,因为有恩,所以深爱,若是只有恨呢?

    商华亦是同意:“她确是有权知道真卝相。那么……就这样吧。”说完,商华抢回苍兰手里的书信,开门踏了出去。

    繁吹谷弟卝子一见商华出来,忍不住跪行两步上去。商华见状,抬手示意他们停步,并扬起手中的信件,当着他们的面撕了粉碎,故作面无表情道:“以后再给我写这种丢人的东西,我繁剑商华一定把他赶出去!”

    “谷主……你是说……”商华的笑容有如旭日,弟卝子们有些振奋。

    “这封信是谁写的?”商华懒理他们的回答,直指散落满地的纸片。

    一名弟卝子从后面低头走出,长得是眉清目秀,七分书卷气:“谷主,是我。”

    商华看他模样,问道:“你文笔不错,看起来念了不少书。”

    那弟卝子听商华夸他,略感受宠若惊:“弟卝子曾中过举人。”

    “叫什么名字。”

    “李青莲。”

    “以后你就留在苍兰身边帮忙。”未等李青莲言谢,商华转了语气道,“自己的事总要自己扛,你把这地扫一扫。其他人,给你们半柱香时间休息,然后把剑带上,我在落樱台等你们。走了。”

    云离郑卝重拍拍李青莲的肩:“他一向不听人说话的,你别在意。好好把地扫一扫,便去落樱台吧。”

    李青莲忙道:“是,谷主夫人。”

    “哈?你……你说什么?”云离的脸一下子红了,语无伦次道,“夫人你个头,读书人什么废话那么多!快扫地!小心商华把你赶出去!”说完,赶紧向前追商华去了。

    苍兰见此景,暗暗笑着,心已得偿所愿。三十年了,繁吹谷早已不复曾经。商华肯主动召集弟卝子前去落樱台,定是有所决断。他将会做一件身为谷主应当做的事,她一直这样相信,并等到这一天。

    落樱台上,春雨空濛。一人紫衣银发,头上戴着象征繁吹谷主的紫玉发冠。衣袂轻扬,银发如雪,繁花三千,剑走游龙。

    这是商华成为繁吹谷主之后,第一次以谷主身份登上落樱台,手持谷主佩剑,为众位弟卝子演示繁吹剑术。逝水、千色、临风、碎云……绝迹江湖三十载的剑招,依旧锋芒不减,天成卓然。

    百人之众,齐齐舞剑,落樱纷落沾衣。此情此景,对于苍兰,是久违了;对于世人,将昭示着另一个开端。

    今日之时,将雨未雨。明日之后,雨落何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