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三十七章 云间万花

章节字数:3051  更新时间:13-05-01 19: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们知道吗?云间城万花楼出事了!听说现任楼主花鸢尾此前去青陵,但久而未归,使那些贼人起了歹心,闯入万花楼杀了不少人。”一个江湖浪客在定州城里的小茶馆讲述日前万花楼遭袭之事,字字句句皆如亲眼所言,当真夸张有余。他见周遭看客不信,显得气急:“你们别不信啊!去塘川问问也能知道,方圆百里都传遍了!连万花楼都敢闯,那贼人来头可不小。”

    江湖浪客说的是绘声绘色,但围观百姓一个又一个散去,令他懊恼至极。人们都以为花家位列四大家族,且云间万花楼乃是花家家主常居之所,无论是谁,应是不敢造次。可是,这次的事千真万确,却没有一人愿意相信。

    他在市集上走动,路过一个巷口,忽然被人制住手脚绑了去。不知过了多久才喘过气,睁眼见眼前两人都戴着一顶帷帽,手里拎着匕首正对他的脖子,不由吓得手脚冰凉:“二位大侠,小……小的并未为非作歹,请高抬贵手……”

    “我问你,你方才所言,可有半句虚假?”浑浊的声线分不出男女。

    “方才?方才什么?”江湖浪客脑子里一片空白,许久才想起今日在定州只说过一件事,忙摇头道,“二位说花家?小的所言,句句属实,若大侠有空,自可去云间一探。万花楼的姑娘几乎要死光了,要不是我躲到床底下,只怕也捡不回……”话未说完,即被人打晕。

    “看来这嫖客说的是真的。”嗓音温和迷人,脱下帷帽现出一头银发,那眼角噙笑的风华无双,正是商华。只听他对身边那人说:“此前接到小白的飞鸽传书,说是鸢尾随秋家的人一同回了禹州,约是秋夙伤情有变,需要花家的医术救治。六月担心秋家使诈,故也跟了去。所以云间万花楼才无主在位。”

    身旁那人自然是云离,她恢复原本的声线:“一般人绝不敢动万花楼,更别说是云间城的那间。那些人铤而走险,定是另有目的。”

    商华笑容一滞:“我明白了。他们的目的是小昙!鸢尾在禹州,定然赶不及回去,消息必会先传到画岭。小昙听闻消息,定会立即赶赴云间。”

    云离一时没反应过来:“昙夫人去云间……不是很平常么?”

    商华摇头道:“若是过去,并无不妥。但是现在……你破解阎镜之术的事并未泄露,那些人依然认为小昙身中此术,只是下落不明。”

    云离瞳孔一缩,惊道:“你是说,他们想引出昙夫人,看她的术解了没有?那他们……他……是我哥哥!”

    商华默然点头:“阿离,柳家的事可能得缓几天。我们得去一趟云间。”

    夜幕适才降临,残余的晚霞缀于夜空,久而不散。云间城相较以往,略显冷清,尤其是路人经过万花楼,皆有意绕行。商华与云离潜入云间城,沿小路行至万花楼,由后墙跃入。

    内息相斥的声响,愈发清晰,频繁而快速。只见半空忽地一闪,漫天银絮如雨,是花家的招式:恨雪。他们还是晚了一步,昙夫人已经现身了。

    但见夜空腾起一道绿光,色泽幽暗,其长拖的尾穗与阎镜之术似乎殊途同归。古怪的是,不断出现的绿光确是出于杀招,但出招之人貌似毫无杀意,分明是真实的狠绝,却在那人身上找不到根源。

    夜闯万花楼的只有一人,身形瘦削,从衣装曲线可以看出是个女子,但其出招全无女子姿态,起势回招,与男人的手法并无二致。她一身夜行锦衣,招招凌厉精准,但她的眼珠子却是一动不动,如蒙着一层纱,雾气腾腾。

    “这是……”云离觉得那绿光眼熟,却想不出所以然,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个女人中了戚家秘术。

    “小昙,小心上面!”商华随手抽了一张瓦片掷去,打在从天而降的暗器上。踏步一跃,落在昙夫人身边:“你没事吧?”

    昙夫人一见商华,本是不敌对手的死灰面容,立即恢复神采,精神奕奕地问道:“你怎么在这儿!云……小离也在这里!”

    商华笑道:“你可以唤她为‘云离’。”看昙夫人面露惊色,又道,“她什么也没想起来,只是明白了一些真相。”

    那女子见暗器失手,又是一掌打来,这一掌聚了八成以上的功力,本是可以震碎昙夫人的经脉。可惜商华的出现打乱一切,他轻松打出一掌,与之对峙。那女人似乎敌不过商华,想要撤掌,但商华的内力完全把她吸进去,无法停止了。

    昙夫人见胜负已定,便问他:“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来云间?”

    商华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一边出掌相抵,一边对她道:“听说万花楼被袭,我和阿离猜想,定是有人要引你至此。”

    “为什么?”

    “阎镜之术。”

    “莫非她是他的人……”昙夫人望着那女子陌生的眼眸,“她是想试我?”

    “很显然,你已经被她试出来了。”商华继续将那女子凝在半空,续道,“你定是以为万花楼遭袭,鸢尾和六月遇险,所以才中计前来。不过你放心,他们现在很安全,万花楼出事的时候,他们根本不在云间。”

    昙夫人不解:“鸢尾曾说,待青陵的事一了结,会马上回云间。若他去了别处,六月定会通知与我,怎会没有半点风声?”

    商华无奈道:“风声是存在的,不过被人截了而已。据我所知,你花家传递消息大多是亲信人手相递。但你是否想过,只要其中出一个细作,你花家的秘密可能荡然无存。小昙,拜托你学学小白,养几只鹰,哪怕鸽子也好。”

    昙夫人听出商华的意思,点头道:“此行回去,我定当仔细盘查。”

    两人交谈着,未见云离正缓缓靠近那个女人,伸手去摘她的面罩。不料那女人忽而一阵嘶吼,诡异的声音竟不似从喉咙发出,而是出自周身蔓延的异样气息。云离被内力弹出,商华自然撤掌去扶她。岂料那女子一脱离禁制,力量倏尔增强数倍。

    云离想起什么,忙问昙夫人:“她可曾说过话,或是发出什么声音?”

    昙夫人仔细一想:“没有!一句话也没有!是我进万花楼之后,她凭空出现,而后便是杀招,半句话也未说过!”

    商华见云离神色复杂,疑云不散:“阿离,你知道这个术?”

    云离迟疑着摇头:“我不确定,只是有点印象,记不得名字。但我可以肯定,若真是那个术,会很麻烦。我试一试……不垢不净,无相无劫……”这个咒文,是戚家秘术中的明镜谕。她只想证实一件事。

    指尖燃起明黄火焰,指向那女子的眉心,如波心落子,荡开几环涟漪,明黄渐次黯淡,最后竟然消失无迹!众人看得清楚,那名女子被一层气息罩着,那层气息能够消融云离的明镜谕!不会错了。

    云离的手势停在那里,身体僵冷,眼神定住。她的明镜谕对这股气息无效,从来也只对一个人的内息无效。这个人,就是戚从流。眼前这人确是丧失心智,为戚从流所操控。可怕的是,这个术只能对心甘情愿的人施用,这女人究竟是谁?

    “阿离!”商华突然将她揽在怀中,另一手握起繁花三千抵挡,顺势抽出长剑,樱色剑气迸发,逼退那女子的掌风。他见云离目光深锁,不知她在想些什么,为何能入迷到这种程度。暂且不管,把她往昙夫人怀里一推:“你看好她。”

    看云离的眼神,这个女人定当不寻常,须将她拿下。商华估算她的实力,要赢似乎不难,前提自然是她得是个正常人。

    商华收剑回鞘,徒手迎上,翻手反拧她的手腕,一手企图点她穴道,见她忽而提膝,旋即凌空腾起,但身体一抬,小腿似乎触到什么利器,竟是被划出一道口子。好在动作不紧不慢,否则伤口可就深了。如此情况,怜香惜玉亦是无用,商华激起内力往那人腹部重重一击,又极快弹出两道剑气打在那人膝上,见她吃疼力道稍减,抓紧时机去掐她的咽喉。

    就在这时,听闻云离大喝一声:“住手!她颈前有一根线!”

    线?商华当即停手,但他左看右看都看不到云离所说的那根线。难道说那根线只有身怀秘术的人才可得见?那么方才划伤他小腿的利器,也是一根肉眼不可见的细线?

    “你快回来!”云离冲上去,抓住他后襟一拉,两人一同跌在地上。瞬息之间,那女人双臂一合,凭空铮铮作响。

    “那是什么?”商华只觉那响声古怪,再看云离面色略微发白,“怎么了?”

    “原来真的是……”云离猛地起身,掌上燃起虚无之焰,凝成一方虚影,倾力朝那人推去。

    那人一见云离使出九方秘术,居然转身就跑。云离无视商华的阻止,先用虚影将其逼开,再将虚无之焰分置两手,即施展轻功追逐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