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天光破晓复劫灰  第三十九章 欲加之罪

章节字数:3135  更新时间:13-05-03 2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傀儡术的引线为外力斩断,施术者无法及时收回,故此,残存的断线虽无牵引,但仍会趋向术者,直至返回其体内。也就是说,若能捕捉到被破晓剑气粉碎的残线,他们将有机会寻得戚从流,从而阻止他施术。

    可惜商华非戚家血脉,自是见不得那些残线,然戚云离功力尚未完全恢复,感知所及受到限制。奈何时间有限,云离只好借助商华的内息施展探息之术。

    世人所知的探息术仅限于感知经脉流转,但真正的探息之术却是深不可测。只要功力允可,即可搜寻周遭潜藏的内息,可以说一个高手不论如何隐藏气息,也逃不过这个秘术的能力。

    云离的功力只够应付方圆一里,而商华是她的十倍,况且他本就会四散内息,更是事半功倍。她将探息之力注入商华经脉,由他进行扩散。

    顷刻间,常人不可察的月白光芒如涟漪绽开,万物声息滞于半空,落叶亦是悬而不落,终是在二里之外的方位寻得一丝残线。它,去往塘川。

    二人即刻腾空追去。抵达塘川城外,云离看见百余引线正渐渐退回城内。趁城门尚未关闭,迅速入城。

    进城没走两步,云离忽然收了步子,一手拉住商华:“是昭宗!他在城里!”

    塘川城只是一座小城,只有一条大街贯穿全城。商华看街上人来人往,并无戚昭宗的身影:“你确定?”

    云离肯定道:“我认得他的内息,不会有错。”话刚说完,便闻街边客栈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杀人啦!有人杀人啦!”

    商华把这种现象归结于城镇治安不好,但见云离眉头深锁,两眼紧盯那间客栈,迟疑地指向那边:“你可别告诉我,昭宗就在那里面?”只觉身旁掠过一道疾风,是云离已倾身而去,他伸手过去,竟然触不到她的衣角,速度太快了。

    客栈二楼窗缝逸出浓烟,火光随之而起,鲜血顺着木栏落下,惊得宾客惊惶逃窜。那窗纸上映出一道人影,正是戚昭宗。

    云离清楚地看见无数引线纠缠他的每一个动作,最为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戚从流用同样的手段控制了他的亲生儿子!但令她匪夷所思的是,依昭宗的心性,他绝不可能答应接受傀儡术,莫非戚从流练就了什么诡秘心术?

    “商华,同方才一样,把昭宗身边的引线斩断。”云离的声音在颤抖,那个人是她清醒两年以来待她最好的人,说他是弟弟,负的尽是些兄长的责任。

    “这个地方可能不行。倘若我用了破晓,整间客栈必将化为废墟,昭宗也有可能为其所埋。”商华回忆与柳静的对峙,想到一个要点,问道,“昭宗的武功比起你嫂子是如何?”

    “不堪一击。不及她十分之一。”

    “你说话好直接啊!你放心,待昭宗复原,我定然会转告与他。”商华见云离一头雾水,便解释道,“我想傀儡术再怎么神乎其神,也是基于被操控者的自身实力,让他们力所能及,发挥到极致。”

    云离看商华没由来地掀起唇角,不由担忧:“你想做什么?”

    商华笑着抽出长剑:“等我。”随即挥出一记霜天,樱色流溢化雪,一时间,楼上的火光退去大半。他飞快收剑回鞘,甩手丢给云离,只身翻入昭宗所在的那个房间。

    云离岂能任由他去,亦是抱剑跟上。谁知还未起步,一连串兹兹声响尤为刺耳,终了便是震耳欲聋的炸裂声。木屑飞溅,尘土翻飞,那间屋子,爆炸了!可是,商华才刚刚进去!这……这是陷阱!

    若非繁花三千的剑气抵挡一时,只怕她早已被埋在废墟之中。待她再睁开眼,已是置身于残垣废瓦,四周除了围观的百姓,哪还有商华的踪影?刚才那场爆炸,他躲开了吗?要是躲开了,应该会悄悄地站在身后吓唬她吧?

    一滩鲜血从废墟底下漫出,就在她脚下。心脏骤然一顿,五脏六腑如同被火烧一般疼痛得难以忍受,嗓子一下子哑得说不出话。她默默屈膝点跪在地上,用剑支着摇摇欲坠的身体,伸手接近那滩血,口中胡乱念着:“不会的,不会的……商华,你一定逃开了,对不对?你怎么不出来?你……”

    “喂!不怕弄脏手啊!”一个熟悉的声音是万般戏谑,就在她眼前,一手托了她的胳膊,轻易地捞她起来,“是房里的那具尸体,唉,现在估计没法收尸了。”

    “你没死啊?”云离低声问他。

    “当然,我人品是极好的。”商华突然噗嗤笑出声,“喂,戚大小姐,你该不会以为我……这个……”手指向自己,又转而对着那滩血迹。

    “没死就好。”云离小声嘀咕,顺便背过身去。眼泪就要流出来,千万不能被他看到,否则又是一顿奚落。心里是这么想着,一只熟悉的手臂却横在她胸前,他轻轻靠在她肩窝里。被他这么一搂,眼泪是一发不可收拾。好担心他就这样死掉,只留下那么无聊的两个字。

    商华感觉到她的颤动,把她搂得更紧。刚才那一瞬确是凶险万分,房里那个影子根本不是戚昭宗,而是一个假人。本想看看地上那具尸体是何许人也,不料一股火药味钻入鼻息,立马翻出窗外。

    就差那么一步!或许是粉尘过大,使得她没看见自己。看她望着一滩血,以为自己殒命而伤心欲绝,心里说不出是喜悦还是悲伤。但是那种绝望,他经历过,很清楚。他最不愿让她承受这种痛苦,若能有以后,定要比她活得长久。

    “哭够了没有?”他在她耳畔呢喃,有意说道,“哭够了,就别耽误正事。”

    “哭你个头啊!”云离抹了眼泪,送给商华一张倔强的脸庞,“我才没哭!”

    “眼睛红成这样骗鬼啊!”

    “是灰尘!没见这里很多灰尘吗!”云离见自己手里沾了一些灰,便往商华眼睛递去,“你要不要也抹一抹,一定比我更红!”

    商华看她完全是吓疯了才语无伦次,敛了衣袖给她擦手:“先擦干净吧。免得一不小心用这只手抓东西吃。”

    云离硬是把手抽回去:“我又不是小孩子!”

    商华摸摸她的头:“乖……”眼角瞥见一个人影从废墟后闪过,立即揽过云离,飞步追赶。

    云离还没弄清楚,云里雾里地问:“什么事?”

    “我看见昭宗,这回是真人!”

    “不会又是陷阱吧?”云离隐隐担忧,总觉得一切太过异常。

    “哪来这么多陷阱?你哥又不是闲得慌。”

    两人追到一座大门前停步,门前两座人高的石狮雕像,外加一只陈旧大鼓、一块高悬的牌匾……一切的一切都说明这个地方是官府。

    眼见昭宗跃入官府,更不能在此放弃,况且云离抬眼望向天空,见那些残线的终点居然是这里!戚从流竟能藏身官府之中,不得不佩服他的胆量。

    以两人的功力,潜入官府不算难事,避过往来巡卫亦是轻而易举。但诡异的是,戚昭宗明明进了此处,但云离的秘术却探查不得半分踪迹。暂且只得搁下,毕竟只有制止戚从流施术,昭宗就才能得到解脱。

    引线绕过院子,入了书房,没入书柜的缝隙之中。商华推断,书柜后必为暗格密室。两人摆弄架子上的各类物品,最后翻动一方书匣,触动机关。出乎意料的是,密室内黑灯瞎火,空无一人。

    云离这才发觉自己被假象迷惑,官府外的那些残线根本就是有人故布疑阵。从何时开始?能想到的只有客栈的那场爆炸,她心神一乱,以致他人趁虚而入。只怕连商华看到的那个人影,也是假的。

    商华感到不妥,轻佻叹息:“你哥还真是清闲,在下佩服。”

    云离拉着他冲出书房:“话还那么多!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她相信戚从流要的是商华的命,所以只要牵他的手,他应当有所顾忌而不敢下重手。

    可惜,云离想的简单了。他们还未踏出屋子,一面铁栅即重重下落,封在门前,可真是一招百用不厌的瓮中捉鳖。商华自然不把这铁栅放在眼里,连繁花三千也懒着出鞘,直接使用破晓一击,铁栅便成了碎片。

    云离见他出招如此随意,不禁说道:“不是要你少用这招么!拔剑又不费多少时间!”

    商华叹气:“既然知道来的是我们,又岂会随便弄个繁花三千能劈开的门?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吧。”

    前脚刚踏出门槛,一团黑压压的重物从天而降,月光下隐约能够分辨出那东西上的华贵衣料。“嘭”一声落地,那东西是一个人……一个死人。俯卧着,头部慢慢渗出鲜血。

    这死人恰好落在云离跟前,把她结结实实吓了一跳。商华掩住她的双眼,用脚翻过那尸体,瞧见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是他……”

    云离用力掰开他的手,去看那尸体的脸,脑子里倏尔一轰:“祁亦弘?他……他怎么死了?那我们……”

    “我们完蛋了。”商华的语气是云淡风轻,好像面前躺的是一根萝卜。

    话音刚落,无数兵卒举火而来,将二人团团包围。领头那人大喝一声:“兄弟们,给我抓住这两个刺杀世子的反贼!”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