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快乐厨娘  第三十九章 ‘御宝’玉梳(1)

章节字数:3105  更新时间:13-04-08 22: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就在那几个公子哥退出去的一瞬间,我在人群的后面看到了几个葛衣的身影,我心咯噔跳了一下。

    不知道这些人是公子哥的随身下人还是王府里的下人,不管是哪一种我这侧室过门的夜晚身着大红嫁衣都将是个不小的罪名,只是不知道会在哪一天被人拿出来说事儿。。

    “清儿,天色晚了,咱们歇了吧。”

    贺焕武见我盯着院门不放,不满地揽住了我的腰,却没有得到我的回应。

    “清儿!!你在看什么?不许看他们!!你只能看我!!”

    蛮人不满意了,硬是扳过我的肩头,直视着我的眼睛。

    “我看他们干什么,不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谁也没长畸形。”

    我依旧心不在焉,惦记着那几个葛衣人究竟会不会给我惹麻烦。

    “你看着我!!今晚是你我的新婚之夜,你怎么就这样失魂落魄的,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吗?”

    贺焕武的语气愤怒中带着悲伤,更多的是无法言语的失落,让我不得不正视。

    “没什么,我只是担心我今晚这身大红嫁衣会惹来非议。这里是王府,不比寻常人家,等级森严不容僭越。今晚看到这身嫁衣的人太多,早晚是件祸事…………”

    这王府里有多少人盯着我和贺焕武,巴不得我们出错,借此置我们于死地。可是我明明知道,却还是禁不住贺焕武的请求,穿上了这身衣服,实在不是一个好现象。

    “清儿,你多想了,这几个人都是我的好兄弟,他们不会出卖我们。再说了,就算这件事真的传出去了,不是还有我在嘛。

    你就是这样,总是习惯遇到什么问题都自己解决,你就不能对我多一些依赖吗?有我在,就算是天上下刀子我也能为你一肩扛起,我求你,相信我行吗?”

    贺焕武叹息着将我揽入怀中,轻轻地拍拂着我的脊背。我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稳健的心跳,一下一下敲打着我的耳鼓,也敲打这我的心。

    是啊,一直一来为人撑起一片天的角色都是我来扮演的,为了保护我要保护的人,我可以用尽一切手段。

    可是,我几乎从来都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会有一个人对我说,就算天上下刀子他都能为我一肩扛起。

    这句话太震撼了,虽然直白却直接敲进了我的心,也许这么多年来,我等待的就是这句话,等待的就是说这句话的这个人。

    “呵呵…………哈哈哈哈哈…………这世上,你是第一个跟我说这句话的人,贺焕武,你真的值得信任吗?就算天上下刀子,你都能为我一肩扛起?这句话是真心的吗?”

    我突然抬起头,认认真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笑得有些飞扬的平凡女子。

    “是真心的,我发誓,这世上只有你值得我真心以对,我也只对你一个人真心以对,绝无虚言。”

    贺焕武同样认真地回视我,一如既往的认真。

    没错,他对我一贯认真,我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一直刻意忽略而已。可是刻意忽略并不代表这种认真不存在,我只不过是一直都在自欺欺人罢了。

    “好吧,今天,我接受你的这个誓言。但是我要告诉你,如果有一天你违背了这个誓言,我不会怨怼,也不会报复,我会做的只有决然转身,把你和你曾经付出的这些真心彻底忘记。请你遵守你的誓言,我不希望有一天真的把你彻底忘记!”

    我也终于陷进去了,被这个蛮人的执着所打动,也许我应该学着放下自己肩上那些看不见的担子,学着去信任和依赖这个人了。

    “如你所愿!!”

    贺焕武爽朗的笑声荡满了整个院落,他再次拦腰抱起我,转身大步地迈如洞房,好像抱着一个真正的公主一样珍惜。

    满室的温暖迎接着接下来满室的火热,于芙蓉帐中用行动将誓言一遍一遍的刻画,直到刻入心底,刻入灵魂。

    *****

    清晨,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头顶上粉红色的床帐,而身边的位置早已冰冷。窗外,阳光夹杂着雪地的反光照入内室,使得房间里比平时更显敞亮,让我有些搞不清现在究竟是什么时辰。

    “少夫人,您醒了吗?”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外室响了起来,突然提醒了我,我现在身在王府,容不得礼仪上有半点闪失。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我慌忙坐起身来,寻找贴身衣物。

    “回少夫人,已经巳时一刻了,您要起身了吗?”

    答话的小丫鬟凑到跟前,手脚俐落地掀起床幔,露出了她一张粉若桃花的小脸。

    “当然要起身,我记得柿子爷曾经说过每天早上辰时三刻要去给王妃请安。现在已经迟了这么多,你怎么不早些叫我?”

    新婚第一天就被人揪住了小辫子,我以后不要在王府里混了。

    “少夫人,世子殿下没告诉您吗?王妃昨天就派人传话过来了,少夫人新婚,头三天可以不用过去请安,三天回门后第四天开始再按规矩请安就行了。

    也是因为有这话在,世子殿下清早才嘱咐咱们不要吵醒少夫人的。您不用着急,歇好了再起身,没关系的。”

    吓死我了,这个烂柿子怎么没告诉我,我还以为又要惹麻烦了呢。

    “谢谢。既然醒了,躺着也没意思,我还是起吧。”

    放松了紧绷的精神,道谢的话不走大脑地脱口而出。

    “少夫人客气了,奴婢不过是个丫鬟,当不起这个谢字。”

    看见我已经穿好了中衣,小丫鬟笑着把一条石榴红的罗裙送到了我的面前。我很满意她的伶俐,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穿戴好衣物,小丫鬟把我推到妆奁前面,利手利脚地开始帮我梳头,沾着玫瑰花香油的木梳轻轻地落在我的头发上,小心又精致。

    “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看着你好像有些眼熟呢?”

    我不经意地随口问道,镜中那个忙碌的身影因我的问题微微一愣,随即马上又若无其事地继续给我梳头。

    “奴婢名叫喜薇,一直就是咱们府里的丫鬟,平日里就做些粗活。头半年苏茜郡主在的时候,身边的丫鬟不够使,奴婢曾经跟着服侍过一段时间,

    听说少夫人过门,身边并没有带贴身丫鬟过来,管事嬷嬷看中奴婢勤勉,就把奴婢调来服侍少夫人你了。

    少夫人真是好记性,奴婢也不过见过少夫人几次面而已,少夫人竟然能记得奴婢。果然像人家说的那样,奴婢是有福气的,不但能有幸服侍过皇后娘娘,还能有幸服侍世子殿下身边最得宠的少夫人,奴婢以后还要仰仗少夫人呢。”

    怪不得我看她眼熟,她的确曾经跟在苏茜身后多次出入当时的王府别院,只是她不像苏茜身边的另外一个丫鬟那样跋扈,所以并不显眼。我一直以为她就是苏茜从凉州带来的丫鬟,想不到她竟然就是摄政王府所属的。

    “只要你尽心服侍,自然是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只是一个侧室,贺焕武也还没有真正继承摄政王的王位,像我现在这样的身份地位,身边也就只能有一个丫鬟服侍。不过我当然不在乎这种事,真的要是有人成天跟在我身边服侍我,让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我还得适应一段时间呢。

    说话间,桌子上摊开的一片饰物中一个玉制的发梳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个玉梳通体雪白,看质地并不是什么名贵的材质,很普通。

    吸引我目光的是玉梳的造型,这个造型太特殊了,长方形圆边倒角,分明就是藏在我行装中那个烫手山芋——MP3的造型。

    这东西怎么会被雕刻在发梳上了呢?一般来说装饰物上雕刻的造型都是有吉祥寓意的,难道MP3这东西在这个世界具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为什么我以前从来就没有见过呢?

    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手指在桌上的饰物上来回点了几下子,最后停在了这个玉梳上,漫不经心地问道:“这个梳子上雕刻的是个什么花式?方不方圆不圆的,怎么我以前从来都没见过呢?”

    喜薇顺着我的手看向了玉梳,笑着问道:“少夫人喜欢这个?”说罢拿起玉梳在我头上左右比量起来,寻找这合适的装饰位置。

    “嗯…………不好看!放下吧!!这是个什么东西啊,做成这个样子居然还雕刻在玉梳上,怎么搭配都不好看…………”

    我撅着嘴抱怨道。

    “想是少夫人从前没见过这东西吧!这花式是不太好搭配,用的人不多,以前只在贵族女子间流行过一阵子。虽然不好看,可寓意不错,所以到现在还会有玉雕匠人做这种样式的玉梳。

    您现在的首饰大部分是皇上赏赐的嫁妆,您要是不喜欢这些,以后让世子殿下再帮您添置新的就是了。”

    喜薇摆弄了几下子,实在是不好搭配,她最后还是把这只玉梳放回了原地。

    “这么难看还能有什么好的寓意?我听过好些传说故事,怎么偏偏没见过这种东西呢?”

    我蹲在拐棍斜街那么多年,应该是各种小道消息最充足的地方了,可我真的从来都没见过这种造型的饰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