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九山十八寨  第七十一章 农夫与蛇的故事(1)

章节字数:2980  更新时间:13-05-10 21: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枞溪山,距离虞城的北城门大概八十里的路程,因为山中树种以枞树为主并且溪流颇多而得名,是距离虞城最近的一座山,也是虞城人进入天蒙山的第一道门户。

    这座山山势并不是很高,时常会有百姓上山采药或者山珍,也是吴凤溪最熟悉的一座山。

    我和吴凤溪两个人花钱买了一辆小小的驴车,赶了两天路程,终于在第三天中午到达了枞溪山中的一座小木屋。

    据说自从吴凤溪的母亲和他父亲成亲以后,吴凤溪的祖父就一个人搬到了这里居住,知道年迈去世。

    吴凤溪的童年,就是在这座小木屋中度过的。

    小木屋多年没有住人,到处都是灰尘,但是锅碗瓢盆一应俱全,且距离山溪很近,收拾起来也不费什么力气,可以说是比较理想的居住地。

    一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就要在这里居住,我便再一次对这山中的种种宝物充满了幻想,不知道这一趟的行程会有怎样的丰厚收获。

    接下来的几天之中,我和吴凤溪每天都会在山坡上到处晃悠,每个人背一个大大的竹筐,看见有趣的东西都会挖回去,分门别类,晾晒收拾。

    这孩子还是学医人的天性,虽然现在他现在跟着我们在点心铺子里做事,可是一进山,看到遍地的药材,实在是忍耐不住,干起了采药的老本行来。不管他采的这些药对于我们有没有用处,拿回去送给有用的人也是好的,我当然不会阻拦他的这种行为。

    正是三月天气,山中的花朵大多刚刚开放,我们选择了一部分半开的花朵,摘下来,带回去,用从附近山下购买的打量的盐和糖腌渍起来,这些都是可以用来做点心馅料的,这么丰富的收获,害得我做梦都会笑醒,真是,不要太得意啊。

    第五天头上,我因为有大量的腌渍工作要做,不能出去,就让吴凤溪自己一个人进山采药去了。可是还没到中午,吴凤溪就回来了,而且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阿姐,快来帮我一把!!这个人好重!!!”

    吴凤溪扛着一个意识昏迷的人一步一蹭地回到家门前,隔着大老远就开始招呼我给他帮忙。

    “哎呦,你这是从哪儿捡回来一个大活人啊?”

    我一抬头,恰好看到他差点儿被那个人压趴在地上,赶紧上前去扶了一把。

    “这个人在山里被毒蛇给咬了,我虽然暂时替她控制住了毒素的蔓延,可是要彻底还需要一种炙过的草药,刚好前两天我采的药里面有这味药,我就把她给带回来了。”

    吴家木屋建造之初,吴老先生就特意做成了两间屋子,其中一间专门留给女儿,现在恰好是我和吴凤溪两个人一人一间。

    凑上去一看,吴凤溪捡回来的竟然是个女子,我连忙和吴凤溪一起将她送进了我住的房间。

    “我去打水,你赶快洗洗吧,看你忙得这一身汗。”

    吴凤溪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也不知道他从多远的地方把这个百十来斤重的女人扛回来,竟然累得满头大汗。

    吴凤溪正在抱着我桌上的茶壶灌水,根本没工夫理我,我也不等他回答,径直走出去打水去了。

    可是当我将水盆放在堂屋的桌子上,到我屋里去叫吴凤溪的时候,却正看见这孩子正在解那个女人的衣服。

    “小子!!你干什么呢?”

    听到我的猛然暴喝,吴凤溪吓得一哆嗦。

    “啊…………阿姐,她身上也有好多的汗,需要擦擦,而且她今天很有可能会发高烧,一会儿要给她擦身降温啊?”

    吴凤溪的眼眸像小溪水一样清澈见底,不带半点杂念,纯粹就是出于一个医者的下意识行为。

    “你这傻孩子,不懂得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吗?有我在,用不着你照顾她!!去自己擦把脸,赶紧给她弄解药去吧。”

    这个女子并没有绾发,显然是未婚女子,理当由我照顾。

    “授受不亲?阿姐,你在想什么啊?我是大夫,在我眼里只有病人,没有男女…………”

    吴凤溪被我的话闹成了大红脸。

    “你不在乎,万一人家在乎呢?回头醒过来,非要你娶她不可,你娶不娶?真要是那样你以后得娶多少媳妇回家?”

    这孩子就是一点儿防人之心都没有,要不然之前是怎么被人骗得倾家荡产的?

    “我…………我出去了…………”

    红着脸的吴凤溪想了半天才想明白这个问题,终于乖乖地退出去弄药去了。

    吴凤溪走后,我继续他的工作,为床上躺着的女子脱下了身上的衣服,只留下亵衣,然后打来清水,为她一点点地擦拭身体,动作非常轻柔。

    但是渐渐的,我发现了这个女子与众不同的地方,她身上的肌肉非常结实,就算是在昏迷之中也十分有弹性,可以想象若是她醒过来,绷紧了神经,这一身的肌肉会是何等的虬结有劲,一点儿也不像是寻常人家的劳动妇女,倒有些像是练了一身外家功夫的人。

    敢情这还是个练家子的?不管她,她是吴凤溪捡回来的,现在只是个病人而已。擦到腿上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她被蛇咬到的伤口。

    此时此刻,这个女子的左腿小腿已经彻底肿胀了起来,而且颜色紫中带黑,没见识的人也会知道这是中毒了的现象,尤其这紫黑肿胀的小腿后面还有四个小小的牙印。这牙印上下左右不过两指见宽,可见这种蛇的个头有多小。

    我喜欢大山,可是山里最大的坏处就是有蛇,想起那种蠕动的动物,我就觉得不寒而栗,极其不喜欢。好在吴凤溪在山中行走的经验非常丰富,我们才能安然无恙地呆在山里这么多天。

    因为吴凤溪所说的那种草药我们虽然有,却还只是停留在晾晒的阶段,不能直接使用,所以吴凤溪在擦完脸之后,忙忙叨叨地又架起柴火炙药去了。

    正如吴凤溪所说,到了傍晚时分女病人发高烧了,我们并没有酒精浓度足够高的烈酒可用,只要烧了温水过来,一遍一遍地为女病人擦身降温。

    等了好久,吴凤溪煎好的药才送了过来,汤药被我灌进了女病人的嘴巴,而药渣则被吴凤溪直接敷在了女病人的伤口处,过好了一会儿,女病人身上的高热才渐渐消退。

    此时此刻已经是半夜时分了,我和吴凤溪两个人从中午开始,就滴水未进,可这时候我们俩实在是已经累得不行,懒得做饭吃了,只好一左一右地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起来。

    第二天清晨我是被吴凤溪给摇醒的。

    “阿姐!!阿姐!!你看见那个女病人了吗?”

    趴桌子睡半宿觉,绝对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我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儿落枕了。

    “没看见…………一大清早儿的,她能去哪儿啊?该不会是如厕去了吧?”

    我潜意识里觉得那个女人走了更好,一个在山里被蛇咬了的练家子,决计不是我们这种平头百姓能够招惹得起的。

    “阿姐……你……你去茅房看看呗…………”

    吴凤溪一方面着急想要找到病人,一方面又有些不太好意思,见我一个劲儿地活动肩膀,赶快凑上来献殷勤似的给我捏了几下子。

    还别说,吴凤溪到底是个医者,他一伸手,没怎么见他用力,我肩上的酸痛就消去了许多。

    “好孩子,真懂得你阿姐的心思。看在你这么乖的份儿上,阿姐就替你去看看,那个女人是不是掉进茅房里了吧。”

    我稍微活动了两下腰腿,起身去房后的茅房溜达了一圈儿,可惜,半个人影都没看到。

    “小溪呀,这下子你阿姐也没办法了,哪儿都没找到那个女人。她是自己走了吧?都能偷溜了,应该没啥大事儿,你就别惦记了。”

    趴桌子睡觉实在太难受了,我现在浑身酸痛,只想滚到自己的床上,蒙上被子美美地睡上一觉,天皇老子来了我也拒不接待。还算那个女人识相,自己偷溜,把床好好地留给我了。

    “哎呀,那药她才用一副,至少要用三副药才能真正见到效果,她这么走掉岂不是要耽误病情了?”

    吴凤溪痛恨自己,照顾病人比什么都重要,他怎么能半夜睡得那么实诚,连病人走了他都不知道呢?这样实在有违家中父母祖父对他的教导。

    “俗话说了,医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她自己不想好好解读治病,你有什么办法?你就不要计较了,放心吧,人家给你留了定情信物,不会白走的。”

    我一伸手,就摸到了枕头下面藏着的一块小小的竹牌,随手扔给了吴凤溪。

    “这是什么?上面好像有字…………还是半个?篆字?这是…………‘宋’字吗?”

    我已经鼾声大起,根本不知道吴凤溪在说什么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