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异世大陆,声名显赫  第一章 疯狂逃命

章节字数:3089  更新时间:13-12-24 17: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叫靳无寒,我从来都不信邪!于是我十分不好命地在鬼魂一年四次出来放风的夏季鬼节这一天灵魂穿越了!

    记得几天前刚刚醒来时全身剧烈疼痛犹如身在十八层地狱,一根手指头动动都很难,全身瘫痪,疼痛难忍,就连昏睡过去都是恶梦缠身小鬼一群一群的。

    前世的场景仍历历在目,特别是我还记得我一直相信科学,但是眼前的事让我无法理解,我回忆了好长时间才弄懂整个鬼命事件,总结出了经验:千万不要在鬼节时出来溜达,更不要以为只要不挨着机动车溜达就相安无事了!

    我一向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市民,从来都不闯红灯,过道只走斑马线,谁忒么这么不长眼把车开到人行横道上来撞人?

    划圈圈诅咒那个酒鬼司机天天吞牙膏!

    惊悚地发现灵魂装在这个陌生世界十岁女娃的躯体里后我连连感叹,辛辛苦苦二十来年,一下子又回到了解放前!

    除了全身剧痛外都是对这个未知世界的陌生感,不过在得知这个女娃也叫“靳无寒”后我稍稍安定下来。她原来随其母姓宿,名听风,因在逃亡中暂时改随其父姓靳,她又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小名无寒,于是就跟我重名了!

    残留的记忆中有一幕最为锥心蚀骨,女娃的父母被长枪贯穿心脏的那一刻我仿佛亲眼所见,切身感受到女娃当时有多心疼,可见那灵魂消逝之前内心有多么不甘和痛苦。

    今天我再次被急行的马车颠簸而醒,疼痛减轻许多,但是四肢还不能伸展自如,像坐起身来这种大动作仍然属于挣扎范围,在我拼出吃奶劲的时候就瞥见一蒙面黑衣人掀开车帘,手中端碗让我惊心的黑糊糊的东西。他看到我醒了,跟前几次一样淡漠地放下帘子,转身对一人道:“回禀主人,她醒了。”

    那些今世拼凑起来的记忆让我了解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世。与我们不久前抵达的这片大陆不同,东海的另一边也有辽阔的疆域,那里由女皇统治着,因疼爱女儿建国号为“听风”,在丈夫陪着妻子接生第二个女儿时部族首领趁机联合反叛,结果只剩一部分国土被几个忠心的属下誓死守护。“父母”被杀,“我”因是下任的国主而遭到追杀,即所谓的斩草除根。

    “真的?寒儿醒过来了?”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车帘再一次被掀开,人已出现在我的眼前。

    这个四十七八岁的中年男子就是这几天与我最为亲近的人,也是那些忽隐忽现的黑衣人的首领,他叫印宣诸,是印国的皇帝。虽然衣着和语言跟前世历史中的某个朝代很相似,但我确实没听说过有“印”这一朝代。

    此人身材高大,五官俊朗,高高挺立的鼻梁,漆黑浓密的眉毛,目光深远,炯炯有神,面容不怒自威,魄力十足。我认得他这一身的派头,在国庆阅兵仪式上乘阅兵车向整整齐齐各方队挥手的那个人身上出现过,但是从那稍稍有些微乱的头发和衣袖上的脏迹可以判断他带着我拼命逃亡有段儿时间了!

    这皇帝与女娃的父亲是拜把子的兄弟,叛乱之时又恰巧在听风国,所以受女娃父亲所托,救出并带着女娃逃出战乱和追杀。

    他总是用一种看绝症患者的眼神看我,见我再一次坚强地挺过一夜没死掉他很激动,立即充当我监护人及唯一亲人的角色紧紧抱住我,说拼了命也要把我安全带回印国。

    我忍着身体被他勒得麻木的过程及脑袋分裂式的疼痛想着前几天他以为女娃身中剧毒还奇迹般活过来时声泪俱下的场面,真想一把推开他,免得时间紧急没人顾虑到给我换衣服,让我在这炎炎夏日里一天比一天馊。

    虽然我成功活过来,却还是吃不下东西,每碗药都是那个黑衣人掐着我的下额给我灌下去的,一点儿都不把我当病人看,更别提怜香惜玉了!

    浑身疼的要命,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疼法!

    为什么还没要了我的小命呢?因为这种毒属于间歇式发作的,让我还留口气儿,总是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据这个皇帝所说这毒叫七月,很简单的名字却无人可解,每到七月份就会尝到一个月的生死煎熬,痛得死去活来,据说没人能活过一个月。

    今天是七月十九日,还好那女娃坚持活过上半个月,不然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在这种疼痛下坚持得了一整月。

    女娃称这个皇帝为叔父,跟他很亲。我开口嗓子有些痛哑,但尽量学着女娃的调调说话:“叔父不必担心,寒儿不痛。”听起来倒是很坚强,但是每说一句话都耗费我很大的力气,就跟得了气管炎一样不停地在那喘息。

    不说还好,一说他哭得更历害了!还抓着我的大宽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上抹,装得够可怜,只是就算他演得再悲剧天天看我也不会感动了!

    他哭痛快后又抹去眼泪,挺直腰板向我保证:“寒儿放心!到了印国,叔父一定找最好的神医除去寒儿体内的剧毒!”

    我差点气乐了,你跟我说无人可解,这会儿还说找什么神医?你当我抗打击能力挺强是怎地?

    “寒儿谢过叔父。”死马当活马医吧!大概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无限的惆怅后我又感到很无力,因为到这个世界后我至始至终都处于一种被动状态,没有人帮忙我根本动不了!

    这个世界的阳光和月亮都是我熟悉的景象,而奇特的山山水水,穿着怪异的人群,就连那从来没有人踏过的满目百分百绿化的路都让我觉得身处异界中。

    路途遥远,跋山涉水,“跑路”变得十分坚难,关键是有我这个病号在皇帝坚持要住客栈。我当然知道他是为了我好,可是我更不喜欢被人跨海追杀后又被人猛追近百里陆地,现在还要追杀到客栈来。

    这群杀手的耐力非比寻常,差一点儿就海、陆、空联合作战了!

    皇帝的黑衣护卫自信满满地来报,追兵已经解决掉,所以不必再担心。

    皇帝对黑衣护卫说的话深信不疑,可是我怎么能不担心呢?有好几把刀差点架在我的脖子上,有好几把飞镖与我擦肩而过,我才是杀手们唯一的目标,就一标准的活脱脱的靶子!

    杀手一批一批地出现且源源不断,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被GPS定位仪或卫星定位系统锁定了,不管逃多远,怎么个逃法,杀手都能准确地找到我们的位置并十分舍命地拼杀一阵,弄得我神经紧绷,惶恐不安,有个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

    我和这些要钱不要命专找人玩命的人伤不起啊!

    黑衣护卫们不但要应对海量的杀手,还要保护我们这两个包袱,带着我们转战各个战场,屡战屡逃,屡逃屡战,喊着“决不留活口!”的口号,每次听到他们在皇帝面前这么保证时我都哆嗦一阵,总觉得他们跟追杀我的那些成天干杀人放火勾当的杀手其实是一样一样的,不同的是杀手没能成功完成任务,我还活着,而黑衣护卫们把口号执行到底,每次都能把追兵灭干净了再逃。

    皇帝告诉我再走两天就是印国的边境,我知道他的地盘他做主,我一定会好过些,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无论如何这次也没能逃得了那个“万一”。

    其间路过一个客栈,因每次下车我都要被人搀扶或抱着,比伤残人士还要残,而且我们这一行人的衣着也太惨了点,比较引人注目,已成为方圆五十米之内的焦点人物,我更是焦点中的焦点。

    其中有个人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明目张胆地过来抓我的手腕,说是要给我把脉。一直忽隐忽现的四个黑衣护卫又不知从哪“飕”地一下跳出来把他拦住。

    即使没有追兵他们也要防备可疑人,就算距离国境线比较近他们的警惕性也很高,可是我不懂的是护卫大哥们看着那人一脸崇拜与惊诧的模样跟刚才跳出来那会儿很不一样,难道他们认出这人是谁谁了吗?

    皇帝问那人何事,那人没有立即回答,仔细打量我一阵后他声音淡漠且异常平静地反问:“这位小姑娘莫不是中了毒?”

    皇帝一听十分惊喜,想必认得这种剧毒的人不多,猜测这人大概知道解法,于是就请他到客栈内细说。其实这人话很少,不过简单易懂,就是毒没法解但有办法压制,他开门见山说想收我为徒,学艺十年,再顺便帮我压制毒性。

    皇帝哪肯把我交给陌生人?坚决不同意!

    我听着觉得很新奇,毕竟只在电视中见过收徒的场景,没想到我也有这么一天。要是这毒真没法解,我也不想死在这个世界里唯一担心过我生死的皇帝眼前,所以我求他让我与这位师傅同去,说我很想拜师学艺。

    在我的恳求下皇帝免强点头,却又跟我讨价还价一番,最后约定“八年之期”。他又送我一块玉佩,说毒性压制后拿着这玉佩到印国找他没有人敢为难我。

    我内心感叹:原来这里也是皇权至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