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异世大陆,声名显赫  第七章 八年之约

章节字数:2807  更新时间:13-09-17 18: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每天除了钻研武学,自创剑法,就是一个人静静的舔舐失恋的伤口。

    七月里我来到这个世界,遇到折磨我痛不欲生的“七月”,在七月里恋爱,又在七月里失恋,也是在山上学武的第八个年头的七月里我即将离开。

    师傅们对我都很好,我根本舍不得离开他们,但是与印皇约定的“八年之期”已到。我跟师傅们求情,说我可以晚两年再去。但是除了五师傅和六师傅外,其他几位师傅都不赞同,对他们来讲,失信与人的事是做不出来的。

    于是我大上哀兵之策,跪在地上哭,可惜只感动了五师傅和六师傅跟着抹眼泪,大师傅、二师傅、四师傅都询问越师傅的意思。我知道越师傅把我带来的,留不留还得看他愿不愿意失信于人。

    抬头看着他,我希望他能同意我留下来,但是越师傅只是转身背对我,他的背影看起来十分绝情。八年的时间让我彻底地了解他的动作语言,那清楚的代表他不肯留下我!他到底是不想失信与人还是不想看见我?

    他真狠心!几位师傅中就数他指点我的武艺最多,为什么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就因为我跟他表白了吗?就因为他的为师之道让他必须与我拉开距离吗?

    哭着跑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打算离开。不然时间一长,我怕自己会再次跪下求他让我留下来。

    与各位师傅告别,师傅们依依不舍地送我到别有洞天外。我跪下给几位师傅磕三个头,止不住再次含泪:“徒儿谢过几位师傅八年来的教悔,徒儿此番前去印国报答救命之恩,再回来看望师傅们。徒儿就此别过,几位师傅要保重身体!”

    五师傅再次扶起我:“寒儿啊!其实三哥是最舍不得你走的,但嘴上他不会这么说。我们这几个人当中他对你最好,我们都看在眼里的。”

    我哪里会不知道?不过那已经是他知道我心意之前的事了。

    “徒儿明白,请五师傅帮忙转达,徒儿谢过越师傅传授剑法!”

    “你放宽心,要照顾好自己,有解决不了的事就回来,我们都会帮你!”

    五师傅在装了一包裹的金锭后又塞给我几瓶药,我知道那是很难炼的丹药,被五师傅称为“仙丹”,竟然都给了我,这说明我还不能让师傅们放心。于是我抹掉眼泪,希望看起来坚强点。

    我再次道别,时间越久越舍不得离开:“师傅们请回,徒儿走了。”

    攥紧拳头,我不能回头!因为我知道一袭白衣的越师傅此时就站在峰顶远远的看着我,为我送别。

    一如八年前来时路,只是少了一个温暖的背让我靠。佛日人生八苦,没想到我八年之后还能再品尝一次离别的痛苦,同时又附带一苦,求不得。

    思索着前行,尽量跑得快点,免得管不住自己的双腿再返身跑回去,却发现我竟然能像越师傅一样大气也不喘地翻过数十座山,到了山下。看见村庄还是不能停留,我必须在约定之日到达皇宫,不然越师傅算是失信与人了。

    一路打听,我在三天后来到印国的帝都。这里延续了上一代帝主苦心经营的繁华,也归功于那个八年未见的叔父是个好皇帝。现在脚程飞快让我欣慰,节省很多时间。

    止步于皇宫门口,被守门侍卫拦阻。于是我拿出玉佩,说这是我与印皇的信物请他代我通传。守卫看一眼我拿出的信物,眼神一变,让我到宫殿前的那道宫门等信儿,一点不敢耽误地跑去通传。

    我在殿外等侯,距离不算远,凝神细听,隐约能听得见殿内的回音。好像在议事,气氛一派严肃。

    “报。。。。。。现有一名武人求见陛下,说陛下见到此信物就会明白。”

    “承上来!”一人威严地下命令,约几秒的沉默后那人急忙道:“快、快传!”声音里似带着不小的惊喜与激动。

    殿内的人议论纷纷,惊奇声不断,大概是在想到底是何方人士让方才还愁眉不展的皇上瞬间喜上眉梢。

    听到“传”声我跟着侍卫进去。深深的高墙内,像征着至高无上统治权力的整个建筑群尽收眼底,飞檐斗拱,叠峦起伏,雕梁画栋,四处都是龙纹,琉璃瓦更显流光溢彩,绚丽夺目,整体看上去气势恢宏,在向每个踏进宫门的人彰显着它亘古不变的威严。

    踏过白玉台阶,到殿门口我再一次被拦住,侍卫说不能携带武器入内,他眼利地看见我后腰藏着武器。感应到殿内有几个内力深厚的高手,我乖乖地拿下唯一的武器,一把小的不能再小的巴掌那么大的小匕首交给侍卫保管。

    入殿后,宽敞的殿内整整齐齐地站得都是穿同一色官服的人,中间两排特别显眼,共有上百号人,整个大殿严肃的气氛再配上暗红色官服尽显庄重,这就是百官了。

    上首金漆龙椅上端坐一人,身加黄袍头带金冠,慈眉善目,却不失八年前相见的威严,这位就是来到这个世界时见到的叔父。八年不见竟然两鬓斑白,比那时略显苍老,可见皇上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我缓步走上前,在中间停下,两手抱拳平静道:“靳无寒见过叔父。”

    之所以报上全名,完全是担心他忘了我是谁,即使他当年有面对无数杀手也要把我带回印国的决心,也不见得还能记住一个十岁的小娃,何况我现在的面容跟那个漂亮的小娃差远了,都是人皮面具的作用。

    两边的侍卫立刻大喝:“大胆,见到吾皇还不下跪?”

    我站立未动,不是不可以下跪,但是我很不愿意在别人强迫下下跪,总觉得发自内心的跪拜才够真诚,不然跪得不明不白。

    皇上摆手示意侍卫退下,迫不及待地走下龙椅。拿玉佩的手还抖了几下,面色惊喜又疑惑:“真的是寒儿?”

    他好像不敢相信,大概是我个子太高了,他印象中我还是那个十岁的小娃。现在想来他当年给我这个玉佩是多么明智!要不是有玉佩作证,恐怕我这个跟皇上“攀亲”的村姑现在还被拦在皇宫大门外打着夜闯皇宫的心思呢!

    我微笑着又是一礼:“叔父,好久不见!”

    他终于敢认我了,证明就是那激动的眼泪一下子就挤出来了,瞬间变换的表情依然堪称经典,且比八年前的眼泪流量还要大:“寒儿啊!盼你好久了!八年未见,你可是。。。。。。大姑娘了,这样叔父也能对得起你父母了,寒儿那个可。。。。。。”

    他为什么要在“大姑娘”前停顿一下?

    我明白他要问什么,没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说明这个皇上一点都不糊涂。

    “还未解决,不过寒儿从师傅那里已学得武艺,叔父且放宽心!”

    他抹了把眼泪道:“好,没事就好!皇后一直想看看她表妹的孩子,她经常跟叔父提起寒儿。寒儿暂且好好休息,然后抽空去见见她。”

    我很感谢皇上替我隐瞒了身份,应声道:“是!”

    但是,见皇后干什么呀?这是唱得哪一出戏?

    皇上转头的同时瞬间恢复气势:“李总管!派人把昕雪轩的屋子打扫一下,让寒儿住进去,小心侍候着!”又转头和蔼地对我道:“寒儿有事尽管说,一定要当在自己家里一样!”

    “是,那寒儿先去了。”还好他记得我的事,省了不少事,至少不用我明着说来这的目的。

    转身出殿,感觉官员中左边一侧有个端坐的人盯着我看。百官都站着,就他坐着,还坐在一排的首位,可见他官职不低。别人的目光都把我当成一个“刘姥姥进大观园”的角色,或是山野村姑来攀皇亲的,而此人那种赤裸裸的探研目光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于是我特别斜眼瞧一瞧,是个锦衣华服长相很媚的男人。那狭长的双眸紧紧盯着我,好似多少年没找着感兴趣的事一样慢慢变弯,笑得像只狐狸。

    感觉不出有内力在,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很危险!暗里隐藏的两人见我盯着这个人看,都当即提高警惕。功夫都不弱,一个柱子一个坑,整个皇宫都是高手如云啊!

    我做事一向低调,可不想招惹什么麻烦,只管报恩就好。随即便收回目光,不再探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