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异世大陆,声名显赫  第十九章 喜事连连

章节字数:2968  更新时间:13-09-24 08: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回过味来时,已经分析得十分透彻,明白了皇上到底唱得是哪一出戏,“少傅”只不过是个过阶梯。

    在书库里看到过,印国不是通过各种途径都能走上仕途之路的,一种是通过有份量的大人物举荐,而且被举荐的人要才能出众且在当地比较有名气,另一种是直接或间接地为朝廷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才能名正言顺地为官,上朝参政。

    我就是典型的通过第二种途径成功上朝参政的人,我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解决了一个别人放弃的,而且谁也不敢接手的烂摊子,这样皇上就顺理成章地让我入朝参政,所以我有种适用期已过现在正式转正了的感觉。这个想法皇上绝对不是今天才有的,被不住在他百思不得路之时,我和皇子们做游戏的所作所为正巧能让他借题发挥。

    自认倒霉吧!谁让这次是我先开口的呢!皇上八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却充分有效地抓住了这次机会。

    为什么要封王?因为这里根本没有女人做的官,即使是皇上的亲闺女或亲孙女也不能例外,而规定“王爷”是可以上朝议政的,并没有说“男王爷”,还是“女王爷”,皇上就这样打着律法的晃子,明目张胆地钻了律法的空子!

    用心良苦,精打细算后,皇上给我的圣旨里只有王爷封号,光想着让我“尽忠”却不给我实权,连个品级什么都没有,只是孤零零的一个封号,他明知道官衔越多俸禄就越多。

    一想到我即将领取的俸禄少得可怜我就觉得很吃亏,根本就是给人白忙活!也许换一种想法会觉得轻松,就当是为自己创造报恩的机会了,要是能帮皇上解决一些事,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跟他说拜拜了。

    皇上临走前心情很愉快,再一次连说了几个“好”字,听起来像解决了心中的一大难题,心情舒畅的紧儿。他说今天喜事连连,皇子们也学有所成,要为我和尹少傅摆宴。我对尹少傅很愧疚,据我观察,尹少傅此人绝对厌恶摆宴一事,总把功劳推给我,很怕皇上奖赏他,而皇上最大的喜好就是摆宴。对不住,这次是我连累了你!

    临出学堂前,我回头给各位皇子一个大大微笑,然后眨了眨眼。皇子们的表情很丰富,恐怕谁也从没想到,我这一哭就哭出个“王爷”来。

    走在廊上,看到院内繁花似锦,已是满院的花香。此刻山上的花园,会比这里更加美不胜收!没想到我在印国停留的时间足有一年了,不知道师傅们可好。我一心要忘记,却总是惦念的人是否也安好?

    宴上,尹少傅过来恭喜我,我忙说连累他了。他摇头表示同情:“下官只是来蹭饭的,王爷才是主角,再次恭喜你封王!”

    。。。。。。这家伙绝对在幸灾乐祸!

    入宴的只有官员和皇子们,想来皇上是想让我混个脸熟。

    凡来给我敬酒的,我都趁机记下他们的名字和官职。这次来敬我的比上一次要有诚意得多,在我这张桌子面前停留的时间过长,恭喜我“拜少傅,又封王”如何好运连连等等,一口一个“尽忠王”,我每听一次都在无形中增加一分对皇上的忠诚度。上朝议政,这些人都是天天抬头不见底头见的人,我也虚与委蛇一阵,该客套的客套,该喝的绝不推拒,只是心里还惦记着:是你们举荐我任少傅的!

    尹少傅坐我对面,一直在看我的热闹。真美的你啊!我示意几位皇子:“皇子们还不去敬尹少傅一杯?他在那自斟自饮呢!”

    见皇子们一下子把尹少傅围了个密不透风,我心里一乐,不想“霉运”找到我了,本在斜对面坐着的狐狸端着酒壶和酒杯过来了。

    他微微一笑,扯出了半个弧度:“恭喜靳忠王!”

    说得一本正经,他不可能不知道我这只是个封号,皇上的目的只在于让我上朝议政:“哪里,我不过是个挂名的,比不得临亲王!”

    这家伙轻笑出声,那双狐狸眼的媚气太重了!

    我浑身打个冷颤,原来他坐在我旁边了。他给我酒杯里斟了酒,又举杯要与我碰杯。我举杯但眼睛没看他,看着斜下方,不想承受他那双电眼。

    他斟第二杯时,就提起上次的事:“上次说请你喝酒,我还没兑现呢!”

    他竟不自称本王?我刚才这一阵听多了客套话,再听他的言词也不觉得有多刺耳了。

    “哪里,临亲王上次不是什么都没吃就走了吗?”

    我拿话噎他,他没不高兴,也没再自讨没趣,就是不离开我身边的座位。

    宴会已过了两个时辰,皇上找出各种借口想让所有人都一醉方休,最后他进行总结性发言:“众卿家随意,朕年纪大了先一步退席,朕走之前要提醒各位爱卿、皇子们一句,日后你们要是把靳忠王只当一个女人看,那你们是要吃亏的,可千万要记住朕的这句话。寒儿,要记得三天后上朝议政!”

    皇上说完就被李总管扶走了,可他扔下的那些话仍然起着延伸作用,听在百官耳里就是代表皇上看重我。我想皇上要么喝高了,要么是想把我推到风口浪尖上。

    果然在场所有官员终于都看出来了——我才是这场宴会的主角。

    于是大臣们有一个算一个,都抢着过来给我敬酒,刚才那每人一杯不算是敬我吗?皇上也忒太坑人了!走就走呗,还怕我喝得不尽兴!

    因为很麻烦,我直接端了狐狸拿过来的酒壶和他们干杯,连尹少傅什么时候悄悄溜走的我都不知道。

    到最后我也快撑不住了,还好皇子们跑来替我挡酒,我想夸奖几句,却吐字不清:“姑姑平时没白疼你们。。。。。。”

    眼皮变得沉重,再也撑不起来,凡是皇子们没来得及挡下的酒都被身边这个人截过去,不过这人是谁来着?

    我头一回醉,以前跟大师傅对饮从来没醉过,原来醉是这种感觉。恍惚中听到小白跟我说该回家了,我免强起身,却感觉天旋地转,脚步不稳。有双手扶住了我,之后我就靠上了一个热源,滑滑的衣料很舒服。走走停停地被扶到一辆马车上,马车晃晃悠悠的,我渐渐睡去了。

    早上醒来时头很疼,额头上有块厚布,大概雪名为我醒酒来着。我起身刚跨过门槛,雪名和雪彦就迎了上来:“是不是又没命地喝酒了?竟然被搀扶回来!”

    雪名是第一个反对我过量喝酒的人,我的应对方式就是嘻皮笑脸地蒙混过去,接着又听到雪彦玩味的补充:“是临亲王送你回来的。”

    我刚喝的一口刷牙水全喷出来了!

    “什么?你说谁送我回来的?”

    雪彦又重复一次,我没听错是临亲王:“那小白哪去了?不是有他在吗?”

    小白这时刚进门,听到了我的问话,当即表示他很委屈。

    “老大,我是想自个儿送你回来的,但是临亲王在宴席上就坐你旁边,从你起身开始他的手就一直扶着你,我们三个都没法伸手。我跟临亲王说换我来吧?临亲王说没事,他正好闲着呢,而且也很顺路,我能跟他说不行吗?”

    这算欠了他一个人情吧?我发自内心地不想跟他扯上任何关系!

    这三天我过得自在,并没有因为要上朝参政而有所改变,但是昕雪轩以外的地方就不一样了,可以说一片沸腾!

    人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而我这好事儿传的那叫快呀!

    不知道怎么疯传的,整个帝都三天内能传到的地方都传遍了,皇上封了个外姓王,更稀奇的还是个女人!

    听小白、靳安、靳全为我细说着不同版本的传法,我感觉我已经化身为养分通过帝都的大动脉输送到家家户户混入他们茶饭里变成他们茶余饭后笑料。

    这个世界也是重男轻女,不过家里就一个姑娘的一般都吃香,跟男孩一样宠着。男人们对女性有尊重,但却都是大男子主义。他们不敢议论皇上,却把目标对准我,年长者叹世风日下,骂我伤风败俗,年轻者则愤世嫉俗,断言:我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扁下来。

    女人们有说我吃饱饭撑的,也有说好听的,说我给女人争了口气,是开国以来第一个女人入朝听政、参政,也是第一个女王爷等等给我按了好几个第一的名头,认为我做了件惊天动地的事儿。更有甚者,说我不是省油的灯,有两把刷子,本领高超,尤善权术,要不怎么能让皇上不惜有违列祖列宗的遗训破了先例?

    我听后不禁哑然,内心却不停地为自己叫屈,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有多冤枉,能说出以上那些话完全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有“武则天”这号人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