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异世大陆,声名显赫  第二十一章 接旨治水

章节字数:3811  更新时间:13-09-24 23: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上好像很有耐性等我想办法,捋着胡须并不催促,大概是我刚才的回答让他很满意,现在容我考虑时间,以便能让他听到更满意的答复。

    我脑中飞快地过滤着,有一本书上曾经提到过治水,于是我上述:“陛下,臣以为治水必躬亲,必清廉!”字字重音的声音回响于整个大殿,撞到四面墙再反射回来,听在自己的耳中底气十足。

    皇上在龙椅上动了动,想是这一句比较新颖,从没有官员提过,他准备找个舒服的坐姿听我细讲:“哦?靳忠王,快快跟朕道来!”

    听这口气就知道这个问题困扰他多久了,但是很悲哀的说,即使我擅长记忆却因为不感兴趣就看了这么一句话。

    都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不就是停顿的时间太长了,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延伸呢么?

    总算有思路了,怎么的也能蒙混过去!

    “臣以为各洪水地域地势不同,有高、有低、有深、有浅,水流有慢有快、有直、有弯等等,如果不亲自观察、测量就不了解它的真实情况,拘泥于古籍、典章制度恐怕会有误差。在治水上如果没有准确度,那么势必会造成不可挽回的错误,这是必躬亲的原因。”

    停顿了一下,给皇上理解的时间,也给自己往圆了编的时间:“如果派去治水的官员不清廉,苛扣钱粮,随同官差贪污治水响银钱财。那么,治水修坝会因为钱银不够而偷工减料,‘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是个血淋淋的教训,这样的工程根本维持不了多长时间,所以才有年年修复之说,这是清廉的重要性之一。其二,如果苛扣给灾民补给的钱粮会造成灾民吃不饱饭、穿不暖,上不能供养父母,下不能养育子女,那么必定怨声载道。这些灾民是最容易引起动乱的典型,逼他们造反的不是他们自己,是贪污受贿的官员。以上说明了‘治水必躬亲、必清廉’的重要性,臣禀报完毕。”

    抹了一把汗,还好编出来了!

    大殿的灯火被不慎进入的微风吹得轻轻晃动,跟着皇上的表情看得不是很真切。我知道皇上比我还会延伸,指不定延伸到几千年之前,还是几千年之后了!

    皇上思索好一阵,一个劲的点头感叹:“好,好,寒儿说得有道理,的确如此啊!这洪水泛滥几百年,列祖列宗想尽一切办法治水,却从未成功过,寒儿一句话便道出了关键所在!列位爱卿还有没有其他的看法?”

    百官一起沉默,把头低得根本就看不见脸,皇上刚有了治水苗头怎肯罢休?又变着法地问:“列位爱卿有没有自荐前去治水的?”

    都说到这份上,连贪污受贿都摆出来了,鬼才去呢!

    皇上维持自然面色,保持一贯的镇定,只略见为难。我知道其实他大概已经急得快火烧眉毛了,不是说在这研究解决办法那边就不发水了,人祸可以躲,天灾在这里还无法预测!

    皇上等不急,点了几个大官,却都被他们以各种理由十分车熟路地搪塞过去。在无计可施时,皇上像看见我脑门上贴着问题的答案一样,又把问题抛给了我:“靳忠王以为满朝文武谁最合适去治水?”

    要是知道谁有那金钢钻我就是说破嘴皮子想尽办法也要让他去治水,百姓正处在水深火热中,“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么感天动地的事在这里行不通,有近一半的人根本达不到温饱,富人在这个时候更是藏着掖着的,这边朱门酒肉臭,那边路有冻死骨。这个世界的百姓能指望谁?一个早朝就有着生杀大全,一天没决定下来死的人都不计其数,这一殿的人为官多年却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比谁都能养尊处优。。。。。。慢着!

    我想到了一个人,三步就站到中间:“陛下,臣保举一人,此人必可担负重任!”

    皇上在心乱如麻束手无策中看到一线希望,喜出望外,用一种看“秘法宝典”的眼神看着我:“寒儿快说是哪位爱卿啊?”连他身边的李总管和身后背影里那四位高手都沾了他的喜气,特别地瞧上我一眼。

    着什么急啊?这回不叫“尽忠王”了?

    我微笑着侧眼朝那只狐狸一扫,他笑眯眯的终日养尊处优的玉面终于瞬间变得严肃起来,我头一次这么开心地直视他。看见他用无比惊诧的眼神看着我,我回以微笑:恭喜你猜中了!

    我立即说出答案:“臣以为临亲王最合适!”主要是怕他在我还没说出答案前就出了什么事,国舅刚才面对皇上问话时不就得过“突发性头晕症”晃了几晃都没倒下还让我扶他来着吗?

    答案一出,百官又炸开了锅。看皇上那表情,连他都没想到我会指名狐狸,他现在脑子的转数一定比被我指名过的狐狸更高些,一经琢磨出可行性,立即精神焕发:“寒儿,为什么说临儿最合适?”

    不知道他是真不明白,还是要借我之口说出原因。我稍整理下思路:“据臣阅读历代典范,临亲王于十二岁时便受先皇赏赐良田万倾,以临亲王现今的富有根本不屑动用救灾这点小钱,所以臣以为临亲王是和贪污受贿根本挂不上边的人。再则天下百姓都知道临亲王是陛下的亲侄子,陛下派临亲王前去治水,百姓们都能体会到陛下这次治水的决心。特别是临亲王身居要职,地方官员不敢轻易违抗命令。为防止地方官员不齐心协力治水救灾,临亲王再适合不过了!臣回禀完毕!”

    这次跟刚才的“反应迟钝”大相径庭,皇上回答极快,和抢答相差无几:“好!果然理由充分!”一下子就封死了所有反驳的路子,同时也秒杀了任何人帮“被害者”求情的机会。

    我刚才心里所想皇上装糊涂的事儿跟皇上现在的表情终于合二为一了!

    转眼之间,皇上又走走形式地问狐狸:“临儿可愿前去治水?”

    狐狸并未急着回答皇上的问话,而是用别有深意地的目光注视我许久,在快把我看出心惊胆颤后他十分缓慢地从那把第一次见面时让我怀疑他是瘸子的椅子上站起来,回一礼道:“臣愿前往治水!”

    只是一个肯定的答复却让大殿沸腾了!我实在找不出我和他说的话有什么不一样,怎么效果差这么多?

    “万年雷打不动的临亲王竟然愿意去治水?”

    “耳朵出毛病了?”

    “怎么可能?”

    。。。。。。

    在早朝差一点儿就变成公开讨论会的时候,听得狐狸掷地有声的回音:“不过,臣有个请求!”

    皇上难掩的喜悦,跟着话都走了形:“什么要求?临儿尽管提出来!”

    还真是敢应下,万一他要你的皇位,你给不给?

    狐狸并没有对皇上提出什么不道德或过分的要求,却极具报复性地把我拉下了水:“臣希望靳忠王同臣一起去!”

    百官又是一阵议论纷纷,李总管终于找到再次发挥的机会,高声、高效地制止噪音:“殿内不得喧哗!”

    待大殿静下来,他又不紧不慢地补充一句:“这法子是靳忠王提出来的,臣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和靳忠王一起商量。”

    算你狠!我用诅咒的视线看着他,内心很后悔,我这一行为就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恐怕从此以后,我就跟他结怨了!

    救民如救火!如果百官都不去或是派个贪官过去,那当地的百姓更是受苦!即便我说了狐狸应该去的理由,那也不是真实的想法,我不相信他,也并不相信他是一清二白的!所谓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只是查不查得出来,愿不愿意查的问题。电视里这事演得多了,最有说服力的人就是和珅。

    于是在皇上反复提问却从不解答想鹬蚌相争坐收渔翁之利的习惯中,我遂了他的心愿:“臣愿辅助临亲王前往治水!”

    龙颜大悦,当即拍案敲定:“下旨,朕派临亲王与靳忠王为治水钦差前去治水!”也不知道是担心我反悔,还是担心狐狸反悔,他想立即把我们撵走。

    圣旨大概意思:“。。。。。。以临亲王为主,靳忠王为辅一同前去治水。因水患严重,刻不容缓,拨款二百万两。。。。。。。等为治水与解救灾民共用。各方地方官员一切听命治水钦差,违令者斩立决。令明日起程,不得有误!”

    我属实没想到上朝第一天就给自己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但为了救民也只能走这一趟了。只是跟狐狸一起去,不是我所愿。

    午饭是在宫里吃的,是皇上“请客”,为了消除我和狐狸心中的怨气,好好为他办差,这也是皇上惯用的手段,跟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其实是一样的。我无所顾及地闷头吃饭,皇上装模作样地亲自给我们俩夹了几筷子菜,把李总管和周围侍人看得一楞一楞的,以为这样我会感恩戴德。

    皇上在饭桌上又交代了几句,我就只点头,不吃好怎么干活?难道到灾区和灾民抢饭吃啊?哪像某某人,恨不得一粒一粒的吃,下筷子的次数用一只手就数得过来。

    吃饱后我请示皇上要带一批大夫和大量治疗腹泻和肠胃等草药。皇上直夸我想得周到,派人去调度。知道皇上派去救灾押运银粮的有他一半禁卫军,于是我建议把靳安和靳全暂时调回他身边做护卫,皇上点头同意了。

    饭后我们马上去拨银粮,到那一看才知道,除了药材是后备的,粮食和银钱早准备好了,并且和圣旨上的数量一模一样,可以说分毫不差。我记得皇上是当着我们的面写的圣旨,而且这么些钱粮绝对不是刚才吃饭那一会儿功夫就准备妥当的,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我进了皇上的圈套上了他的当,想不出别的。

    我还是小看了皇上!真难为他了,不但随时随地且随随便便就能起用担当大任的人,连救灾民这么紧急的事他都容我三天上朝准备时间,可见皇上把“磨刀不误砍柴功”这一道理研究得十分透彻了!

    把最后的马匹清点完,我和狐狸约定明早的时间,之后就去尹少傅那说出差的事,想让他帮照看一下皇子们的课程。他从书案中抬起头来,见到我似有些吃惊,听我说过事情后,微笑着让我不必担心,并提醒我一路小心。

    在回家的路上跟靳安和靳全说给他们调动的事,两个人直来直去且毫不客气地质问我不让他们跟去的理由。我照实说,皇上抽出半数的禁卫军押运银粮,自身的安全就少了保障,不能因为我的事让他们不顾皇上安危的重任。

    见他们在原地驻足,我就安慰一阵,并向他们保证,我会毫发无伤地回来。

    雪名帮我打点包袱,睡前给我送到房间,她坚持让我带着她去,帮我照顾饮食起居。我坚决不同意,告诉她这次是吃苦的差事,不能让她跟着我吃苦。

    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此次去不只是吃苦。江郡水灾面积太大,也死了不少人,照这样的情况发展,如果控制不好瘟疫等疾病可能会借此蔓延,那时就连跟皇上要的药材都不一定够用。只希望苍天保佑,不要出现那样的情况。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