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异世大陆,声名显赫  第二十三章 敲山震虎

章节字数:3152  更新时间:13-09-25 10: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刚才那一声惊喊让潜伏中的人心跳有几秒钟的不规律,利于我探查清楚他们的位置。

    我退到路中间,站在车队与山贼同等距离处采取先发制人,用内力传音道:“山野小贼还不快快现身!”

    潜伏的人见已经露馅都以最快的速度点燃了火把,把他们个个映得人模鬼样。其实没那么多人,火把数量除以贰就是正数,因为每人都举着俩火把,意在虚张声势。其中一个类似于贼匪头头形象的人大声喊话:“放下武器,交出全部货物和财物就饶你们不死!”

    我已观察完毕,他们约七八十人左右,大至六十多岁的老人,小至十来岁的小伙,所有人都现身。

    因为发现的早,我们没往前走,所以他们并没有成为预计的包围之势。

    既然出来了就好办,我抽出配剑打算试一试,得到这把宝剑后还没在正式场合用过,不知道自创的招式用这把剑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威力。

    “七月离歌”我自创的大招,第一式敲山震虎,第二式天地初开,第三式斗转星移,第四式横扫千军,第五式残血断魂,第六式天山暮雪。这六式都从师傅们所传授的武艺中演化而来,初形于睡梦中,定形于脑海,重在一击之效果,俗称必杀技。

    等他们差不多全部冲下来且还没到近前时,我对着左边的小山使出大招第一式,敲山震虎!

    真是对不起四师傅,我把剑当棍子使了。凝神屏息,把内力聚于剑上,通过剑输出。一招下去,剑光闪烁,以我为中心百米内亮如白昼,只见剑气如龙,呼啸着直奔小山间。

    一声怪异的闷响后,有五秒的寂静,跟着听见山体开始“隆隆”的轰动,小山上的石头不停地向下滚落,借着刚才被我剑气震呆的山贼手中火把照明可以看到,这座小山硬生生地从中间裂开一条可以通过一人的缝隙。

    这把宝剑助长了我大招的威力,都不用第二招“天地初开”就敲开了。看着小山中间的裂缝我不禁怀疑这座小山本来就有过地震的遭遇,只是裂得不明显,又凑巧被我劈了个正着才裂开。

    不过效果也比我预想的好,不紧山贼们在原地止步不前,就连我们百里挑一的禁卫军们都傻眼了!

    邵祈桦大概是奉皇上之命保护我,他在我出招之前离我最近,看得更最清晰,目瞪口呆的模样如同被施了定身术,表情好一阵都不见松动。

    我趁机拿着鸣声未止的火红长剑指着不小心被我劈开的“一线天”厉声道:“江郡洪水泛滥,我等押送银粮乃救灾急用。谁敢动一粒粮食,一文钱,下场就如此山!”

    救灾的钱粮都敢动,那还了得?碰过就直接枪毙!

    过了缓冲的时间,众人都从惊骇中醒悟过来,那个看似头头的壮年震惊过后最先有动作,眼神似有些吃惊:“官爷您说这是救灾的粮草?”

    我立即回答他:“这样的数量还能有假不成?”

    他听后忙惊慌跪拜:“罪民不知是救灾所用,要是知道决不敢打这个主意,罪民也是南边过来的,想回去看一看家里有没有事。罪民愿意协助大人护送粮草到江郡,还望大人开恩,让罪民减轻罪名。”说完伏地叩首,跟着他身后“哗啦”跪地一片,都在求饶。

    不愧有胆子做山贼,竟能在快速反应过来后说出这一套听着无比诚恳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很有先见之明,从做贼的那天起就在脑中不停地编排这一幕了?

    正研究着这番话是真是假,听见走到我身侧的狐狸轻声道:“不像说谎。”

    我点头,他确实比我会看人。跟他比,我嫩得跟刚出牙的春笋一样。

    如果真的属实,那就是互利的事,不妨让他们开道,加快行进速度,毕竟几十万人的性命更重要,于是我进行利诱:“那好!你们可以跟随,如果中间不出差错,平安到达目的地,我保证这件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相信没人吃饱了撑的去当山贼,只有官逼民反。

    他们千恩万谢,并回山里取了粮食和我们一同上路,在前方打头阵。

    车里狐狸一本正经地盯我看,在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会相面时,他又笑眯眯道:“我还真不知道你有这么好的功夫!”

    多么自大的一个人啊!我稍稍侧头他看,口气不善:“你不知道的事儿多着呢,何止这一件!”

    他微怔,接着无限感慨:“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一开口我就觉得你在讽刺我,而且经常针对我,更不会拿正眼儿瞧我!”

    你直觉正确!我闭着眼睛回答:“那不过是临亲王的错觉!”

    他不再言语,只是若有所思地坐在那看着我闭目抱剑而卧。这天黑的,连我这近视如狼,远视已超越猫头鹰的眼睛都看不出什么来,他真的能看清吗?虽然没睁开眼睛,但我就是知道他在盯着我,他的视线很毒,不看透不罢休。

    车队走走停停过了四天,有这些原山贼开道确实省事不少,照这个速度算,原本八到十天的路程,我们可以七天到达。狐狸一路上总没话找话跟我说话,想想他这个王爷问句话都得不到回应着实委屈了些,于是一般他问话我还是有问必答的。

    他并不是那种不着边际乱侃一通的人,总会找一些与我相关的话题,和我的来历、私事打着“擦边球”,比如他现在问:“你武艺这么好,想来你的师傅必定已达到顶峰造极的境界!”

    提起师傅们我很自豪,即使知道问话人的目的,我还是禁不住打开了话匣子。

    “大概是吧!我不知道江湖人的武艺有多好,但是我每天见到师傅们给我示范招式就已经很惊叹了,但是我没去过江湖,更不知道师傅们跟江湖人比谁更胜一筹,不过就我看来他们都很历害!”

    他见我说得多,更是问的极积:“你好像不只一位师傅?”

    回忆起六位师傅,思念如涌,真的很想他们!记起习武中的点点滴滴,慢慢的道来:“我有六位师傅,每位师傅都对我很好。每位师傅都有独门绝技,可我没学到多少,只有医术还算是继承了!”

    我停顿下,因为想起了我无论如何也不能青出于篮的剑法:“一位师傅的剑法最为出色,八年的时间我也紧紧继承了他的剑式。”不停地抑制着沉封许久却在此刻想要钻出来晒晒的伤感和悲痛。

    “我并不知道我的武艺达到什么水平,师傅们很少跟我切磋,开始那两年大师傅还跟我比试拳脚,后来也让我自己领悟了。师傅们都有自己的事,我也不便打扰,每天对着山上的树和石头练功。”

    “有一天我正练得起劲,二师傅走过来跟我说‘寒儿啊,你别总是在咋们这座山上练,到周围山上去练练吧!那里的树比这里要茂盛!’五师傅过来跟我解释:‘你二师傅是怕你把山上的树都劈光了,再长出来很难!’二师却纠正五师傅的说法:‘我不是怕她把这座山上的树劈光了,我是怕她再练下去这座山就塌了!”

    狐狸在那毫不客气的放声大笑,车外也有轻笑声,大概都联想到了那座不慎被我劈开的小山。在那之后的第三个夜晚,我总结狐狸的第一个嗜好:愿意盯着别人的睡脸看。

    车队停下来用午饭,我和狐狸也下车吃的。和之前的那帮原山贼兄弟混熟了,我坐下来和他们闲聊:“你们既然是南方人,为什么到这来?”

    那个头头回话:“南方挣不着工钱,我们都上有老下有小的实在没办法生活!”听得出无可奈何的心情。

    “我听说南方人不都做生意吗?”

    其中一个道:“那是家里有底子的,我们这些穷人靠着发工钱,种地养家的哪有本钱做生意?”

    我表示理解地点点头,也是这么回事。

    他又接着道:“再加上南方经常发大水把种的田都冲了,我们生活更加不容易,只有一个人怎么着都成,但有父母、妻子和孩子要养活。我们做山贼也绝对不会伤人性命,养家糊口,又想给孩子积德。”

    “如果南方洪水得到妥善治理,不再发水,你们还会在南方种地吗?”我干脆地问出重点。

    大家直爽地给我肯定的回答,谁都想离家近点,谁也不愿意做山贼,天天过这种刀头舐血的日子,不过还有人不敢相信:“大人,能治好洪水吗?这些年总来官治水,却连堵都堵不住!”

    我给大家一个十分安慰且自信的笑容,指着旁边一言不发,其实是不敢与山贼为伍的狐狸道:“这一次不会了!大家认得这是谁吗?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临亲王,陛下的亲侄子!陛下这次派临亲王前来就是为了治好洪水,永绝后患!临亲王来时就对天起誓,不治好洪水决不回宫!”

    我像一个专门解决民生大事的领导一样,把手一挥,替狐狸下了治水的决心。

    大家高兴的激烈鼓掌,把手拍得那个响,一个劲说皇上是个好皇帝,爱民如子,临亲王真不愧是“孝亲王”,为陛下分忧,为百姓解苦,有几个还在狐狸脚边跪拜,在狐狸虚情假意的搀扶中声泪俱下。

    狐狸抽空透过已眯成缝的眼睛瞟着我,我知道他小心眼,记仇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