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异世大陆,声名显赫  第二十四章 威逼利诱

章节字数:3977  更新时间:13-09-25 13: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们在第六天早上到达江郡边界,预计明天中午前能赶到郡城。一路上有很多灾民,流离失所,越是向郡城的方向行进越是触目惊心,惨不忍睹。全体押运人员看到此景都自觉加快脚步。比起这些灾民,我们根本算不得苦!

    让那些开路的兄弟一路喊话,通知灾民在郡城门外有粥领,这样既可以打消饿了好几天的灾民两眼放光地冲上来抢粮食的本能想法,又不会耽误抵达郡城的时间。

    终于抵达郡城门外时,场面比想像的还要严峻,主要是怕场面太激烈控制不住,那样会人踩人踩死不少人的!

    看着这些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以万的基数增长聚集在城门外的灾民,我没时间感慨,立即带领禁卫军拿出气势把场面压下来,让他们排成几排,不排队的就最后领粥,而狐狸不停地在那几口大粥锅后面回来巡视,看着破衣罗索的灾民没领到粥前垂涎欲滴和领到粥后狼吐虎咽的样子。

    很明白郡使下令“只许出,不许进”的原因,从发水之日到我们运银粮抵达至少过去半个月的时间,这里面死多少人都不知道,根据以往的经验郡使的想法不言而喻,若是这些灾民带病进城,只会死更多的人。

    我并没要求立即开放城门,让禁卫军首领邵祈桦拿着圣旨去请郡使到城外来见。

    城门内外出出进进的士兵引起了我的注意,每人都肩挑土和石头,好像城内有什么大工程。在洪水泛滥之际,是什么样的工程需要这么多土和石头?

    向不相信郡使有能力治好洪水匆忙从城里挟大包小包跑出来去别郡避难的百姓了解下情况,城内并没有修筑之类的工程。也难怪百姓听我问话后都面色难看,以为我脑子有问题,在这种人心惶惶的时刻连性命能不能保得住还两说,谁还有心思关心士兵挑士和石头干什么用?但是我已知晓,百姓看不到的地方就只有地下了!

    不需半个时辰,江郡郡使吴长青率领本地大小官员急速到达郡城外。我见狐狸火速与大粥锅拉开一定的距离,舒展眉心,作势心不在焉地瞟着在他二十米远处下马,七步外跪拜的吴长青,听着吴长青诚惶诚恐地讲着开场白。

    “下官不知临亲王驾到,请王爷莫要怪罪!”众官员跟着跪下一片,肯定比叩皇上叩得都诚心,想来他们这小庙能来一尊大佛得多么受人敬仰、仰仗啊!

    狐狸拿了拿架势,等众人都跪完了,伏地五秒以上后他假意微笑:“吴郡使言重了!快快请起!”

    他的手连吴郡使的官服一角都没碰着,就那么虚空架势地把对方扶起来,等众官员再次谢千岁恩时,他“刷”地打开扇子,极有王爷派头地扇两下才开始说正事:“皇叔派本王与靳忠王一道前来治水、救灾,还要靠吴郡使顶力相助,本王对治水一窍不通,所以有关治水事宜吴郡使还是与靳忠王商议为好!”

    我就说他心眼儿小得跟绿豆似的,原来他在这等着我呢!

    我可不像他那么拐弯抹角,时间紧迫,没空跟他们划圈圈,立即轻咳一声,引起正满地找着“靳忠王”的所有官员的注意。事实证明,拿着金箍棒的不一定是孙悟空,也有可能是唐僧,而背着剑站在王爷身边的不一定是侍卫,也有可能是另一个王爷。

    看着只是站立与我见礼的吴郡使及官员,我也学着狐狸装模作样地背手走上两步,再转头面向吴长青道:“这次治水比往年任务要艰巨,还望吴郡使及各位官员积极配合!”

    听到他们应了声,我知道都没往心里去,要么山高皇帝远他们根本没听说过我,要么根本就没把我的封号放在眼里。狐狸又在那笑眯眯地挑眉,不知道是想示威还是怎地?

    我立即转换语气:“吴郡使,本王劝你们不要心存侥幸为好!”

    吴长青抬头正视我两秒,表示不解:“恕下官愚笨,不明白靳忠王的意思!”

    冷笑一声,走近他身边,盯着他为官多年得以红光满面的面相,以一种事不关已的语气道:“吴郡使现在不明白是件好事,待各位掉头的时候才明白那就没用了吧!”

    所有官员显然并没有因为我说话声音小就装作听不见,立即抬头惊惧地看向我,等着我下面的话。而吴长青先是一惊,又瞬间恢复面色,不愧是老油条,遇事维持镇定是他多年来修练的成果之一。

    我再一次从欣赏着刚刚被下令“不准进,更不准出”的城门转到吴长青的精明相上,开始以他绝对能听懂的方式慢慢挑明真相:“本王在跨入江郡边界时已经看到了洪水过后惨不忍睹的景象。虽说天灾无法避免,但是据本王调查江郡近十年的洪水记录,就是因为治水不当洪水在上一年的基础上每年再以两三个村庄的速度进行覆盖,每年都不止来一波,吴郡使长驻此地一定很清楚吧?”

    吴长青回答:“的确如此!”即使他听得懂也一样保持不动声色,要听听我下面的话。

    我也不着急,有些事一定要让他们整明白了才好:“照这个速度来算,下一波洪水就会到达郡城了吧?”

    这种事他当然早预测过,想是只凭这件事还吓不到他,也无法治他的罪,因为他会给我们看看他并没有闲着,可能已经准备了不少救灾备用的材料。

    “吴郡使认为郡城的城墙修得够高,洪水是上不来的吧?那吴郡使有没有想过,洪水至始至终都是往下流的!”

    “地下”是他们的敏感话题,不管某些官员面色动容,我再接再厉点出:“吴郡使,江郡城地下是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据本王所知,江郡城内地下乃是皇陵。城中有不少地方塌陷,想来有人动了皇陵,你做为本地郡使却看守不利,而且防洪你不去修坝却在填城?来得急吗?本王说你存侥幸心理,是因为你认为洪水下一波可能不会到达郡城,或是认为在下波洪水来之前你能把郡城内地下皇陵修补好?你难道不知道这种侥幸心理会害了全城的百姓吗?”

    这里很久以前曾经是印国的帝都,后来因洪水泛滥迁都北部,跟着年年迁移的是大部分本地的百姓,忍受不了洪水的煎熬搬去别处或死于洪水中,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座地下皇陵逐渐被人遗忘,记得的只有部分皇室成员、历史学者和长久任于本地的官员,以及盗墓者。

    我怀疑本地官员监守自盗!但是,我现在也不能治他们的罪,治水才是关键,别的一概可以缓刑或代罪立功。

    提到地下皇陵时吴长青及后面所有官员都变了脸色,汗都下来了。待我说完后,他们呼啦一下再次跪下。

    吴长青伏首认罪:“靳忠王开恩,下官知罪!”

    后面的官员也跟着认罪,这就是典型的心虚,怕我再接着追究下去,但是我知道他们并不诚心,这是心里有底的表现,估计有人会保住他们的脑袋。

    我冷笑几声,又加了把火:“你们还是没明白,看在你们知错敢认的份上,那本王就再挑明了说吧!你们在江郡上任已有十年了吧?在这十年里,可以说你们无功但也无过,这也是陛下一直让你们在此地镇守的原因。但是据本王所知,陛下已经有意起用新人,而本王就是其中之一。陛下派本王来就是为了考验本王,你觉得在我朝起用大量新人后,你这个虽然无过但也无功的郡使还能驻守这一方吗?不驻守此地也不是问题,问题是陛下若不让你们留在此地会用什么方法,无过错的话那只能找出过错,你们的过错无非两件,一是十年治水不利,二是对地下皇陵看护不利。”

    我在吴郡使的右侧弯下腰来,对着颤抖着的吴郡使轻声道:“这两个不利,现在并不算什么大事,但是待陛下要换掉你们时就是大事了,那个时候大概会当成杀头的罪吧!”说着就用一只手刀很形象地在他脖子上比划一下。

    吴郡使吓得全身一颤,一脸的冷汗!他瞪大眼睛看着表情严肃不和道想着什么事的狐狸,我当即阻止吴长青心存幻想:“你不用看临亲王,他是陛下的亲侄子。若是治好洪水,临亲王得到的赏赐自然和我们不一样。当然,要是治水不当,我们和临亲王的罪名也不一样!到时临亲王一句监督不利也只能得到小小的惩罚。而本王正在接受陛下的考验,所以你们和本王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荣具荣,一损具损!”

    我起身站回原来的位置,对快要瘫掉的众官员再一次转换语气:“不过,本王和大家现在都有立功的机会!”

    众官员抬头,似从刚才的打击中看到一线希望。

    看到众官员燃起了希望,我接着鼓动:“那就是救灾防洪,治理洪水,不再复发!虽然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但也是一次足够修正自己错误的机会。最主要的是你们立了大功,最坏的结果是将功补过,最好的结果会因治水有方长期驻守江郡。江郡如果不发洪水,那就是一片富饶的土地,要粮有粮、要钱有钱,和全城的百姓一起过上好日子,还可以因治理洪水得当而流芳百世!”

    从众官员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大概是在畅想江郡的未来,特别是吴长青,面色很激动:“下官愿唯靳忠王和临亲王马首是瞻!我等定当全力救灾治水,请尽管吩咐!”其他官员也齐声道:“愿唯靳忠王和临亲王马首是瞻!”

    我总算没白浪费唇舌,他们终于把我的封号放在前头了!

    “大家要是听明白了本王的话就去行动,但是有一点,带来的钱粮本来够用,足以坚持到最后,如果有人苛扣钱粮那就一定不够用了,最后就达不成我们所愿!”

    狐狸不知什么时候合上的扇子,配合地补充,却只吐出两个字:“是啊!”

    吴长青果断地保证:“请两位王爷放心,我等知道保命重要!”

    不错!大家都很明白事理。我稍感安慰,时间刻不容缓,根本不知道下波洪水什么时候袭来。吴长青号召灾民,让他们燃起希望,他站在小土堆上讲得涛涛不绝,眉飞色舞,鼓动完灾民又去城里给百姓讲,差不多只要听到他演讲的就自愿参与防洪。

    我不得不佩服地跟狐狸夸奖起吴青长:“不愧是一方郡守,演说能力极强,在这么坚苦的情况下还能让这么多百姓自愿加入防洪救灾。”

    狐狸听我说后面上稍有诧异,继而十分郑重道:“你比他历害!他号召的是这里的百姓,而你号召的是这里所有的官员!”

    我白他一眼:“你就说我威逼利诱,我也不会往心里去的!”

    他摇头笑笑,好似很无耐,又问道:“你如何知道他们正修补地下皇陵的?”

    我给他解惑:“他们运土和石头的量太大,一般的修建所用只城内的物资就足够了。洪水在即,任谁也不会蠢得把人力、物力、财力用在城里的修建上吧?如果是自私地只想保住郡城的话,那也应该是修城墙吧?所以他一定是把这些东西用在他认为比防洪还要着急的事情上。当地受灾,城里即使乱点也不为过,他却怕陛下派来的钦差。刚才问过从城里出来的百姓,他们说城内有塌陷的地方,我就联想到了!”

    “原来如此!”他点头若有所思状,似乎在想着什么重要的事,是一向做事严谨的人在出现某些意外纰漏时的表情。

    我却闷闷不乐,这人怎么这样?我说了一大箩筐的话,他四个字就给我打发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