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异世大陆,声名显赫  第三十章 打击报复

章节字数:4012  更新时间:13-12-22 23: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狐狸看准了一家不错的饭馆,在大门外点评一番,我不信他没来过,却非要当第一次来。

    我们挑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靳安、靳全、高义、高宇在另一桌,我不让他们站着,又担心他们拘束,于是就突发奇想给他们另点一桌。

    从皇上把靳安和靳全赏赐给我的这一过程来推测,狐狸身边那四个和暗卫同类的护卫也是被皇上赏赐的,而且好似有年头了。

    狐狸从来没明示或当面叫过他俩的名字,所以我到现在还弄不清哪个是高义,哪个是高宇,但我知道俩人作为近身护卫的待遇绝对比几百米开外的另外两位放哨的护卫强多了,不用风吹雨打,时不时地被派差,再忽隐忽现,忽远忽近,忽来忽去,有时甚至被所有人同时忽略掉,即使是洞察高手也没有必要去特意观察栖息那么老远,根本分不清该划在谁家的俩浮动人口。

    有一次我极目远远地想看清那俩浮动人口眼里是否藏着孤独,俩人在第一时间捕捉到我的视线并快速地转身看向我,想来像我这样特意把他们当成目标去锁定的人并不多,那种终于被人发现的喜悦不停地通过空气介子向我传递过来。我明白,他们并不怕独处的寂寞,怕就怕身边到处都是人,却视他们为无物。

    边喝酒,边想着酒茶楼的事。狐狸给我斟酒斟上了瘾,不满我酒杯空得太慢,问道:“这次怎么不见你豪饮,不是在为我省酒钱吧?”

    我自个儿琢磨也不是办法,不如听听狐狸的看法,于是跟他道明我想开一家大型酒茶楼的想法。

    狐狸思索片刻后前所未有的大开悬河,不停地夸我的主意好,继而把城内的商业情况给我分析一遍,大到帝都的整体布局,从中心地带向周边扩展,小到店铺做的什么买卖,每年赚了多少钱,有没有增大利润的可能性。最后再纵横交错地汇总概括一下,得出最精华的部分,擅自给我八字还没一撇的酒茶楼定下了时间、地点、面积、雇用人数以及总花销。

    真不愧是帝城的首富!有这样的头脑怎么会不发家呢?被不住他早就富可敌国了,怕人家知道心里惦记,特别怕让皇上惦记才一直藏着掖着,隐瞒了事实真象。

    我给他满上酒,顺便再夸他几句,怎么说他也讲得口干舌燥,确实帮我不少忙,至少得给人家点好处,没有实惠的,来点虚的也行。

    我的确不常恭维他,倒是打压、狠损的话说不少。

    他听到我夸奖好像很开心,眉毛都快飞起来了,说认识我这么长时间终于听到我说了几句实话。眼见靳全不慎被饭粒呛到,我觉得我家人的抗刺激能力有待加强,至少要做到高义和高宇那种听到跟没听到都一样的表情才行。

    他趁机说银子不够可以资助我,我委婉地拒绝了,说银子够用,我还没厚脸皮到让一个免强算得上朋友的人来资助的地步。

    狐狸是一个心思极为缜密的人,说着说着就把他最开始遗漏掉的问题提出来:“为什么突然有了这个想法,难道你的俸禄不够用?”

    他可能想歪了,这类人最了解清官的疾苦,所以才猛劲致富。我摇头否定,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流,玩笑道:“光是‘够’还不行,必须把昕雪轩姑娘的嫁妆准备出来,还有几个娶媳妇的银子赚出来我才放心!”

    百转千回后,狐狸的表情慢慢收扰,变得十分严肃。另一桌背对着我的靳安和靳全瞬间抬起头,身体一僵。

    算是提前给他们打个预防针吧!我不会让他们跟在我身边,早晚都会让他们成双成对。

    转头的一刹那,窗外街上出现了曾经占据我目光的白衣身影,一晃而过!

    我想也没想,立即轻身从窗户飞下,追着白衣身影的方向极速奔去。掠过仿若静止的人群,感觉到后面有人在追赶,我无暇顾及,只怕跟丢前方的白影。

    。。。。。。

    半分钟后,我十分沮丧的站在原地,茫然地看着来往的人群,辨别不了那白衣身影消失的方向,我还是跟丢了!

    我绝对不会看错!是他!他应该能感觉到我在身后,为什么要躲开我?真的只是路过吗?

    靳安、靳全、高家兄弟中一人都已近前,扶着膝盖止步休息。靳全喘着大气道:“这些日子的轻功我们算是白练了!”

    我欲哭无泪,满嘴的苦味,只能苦笑:“我们回吧!”

    他们对视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情绪很低落,努力维持面部平静表情却还是被狐狸看出异样。酒是苦的、辣的,灌满了鼻子和眼睛,脑子里的身影却越加清晰。

    很感谢狐狸什么都没问,他最擅长读心术,怕是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当我成功站不稳的时候,没哭、没闹,更没有抓着谁唱歌表演,只是很乖顺地跟着扶着我的人一步三晃地慢走。

    狐狸说我酒品很差,纯属瞎掰!

    因为醉酒,早朝我迟到三分钟,真是辛苦皇上在偏殿等了我那么久。

    不想去早朝,这又不是说请假就请假的地方,而且我要借口头疼请假,皇上被不住会派代夫去昕雪轩给我看病,故意忽略我是个代夫的事实,我可以用名誉担保,这种事儿他准能做得出来。

    本以为面色不好的只有我,谁知道狐狸眼下有谈谈的黑眼圈,像没睡醒的样子。他在我入殿的时候就看见我了,还打起精神朝我点点头,让我回想起昨天他送我回去的那个人情。

    李总管仍旧喊着:“有本上奏!”

    皇上捋着他那不见长的胡子等待折子。

    我治水这两个月朝上并没有多大变化,证明就是百官听见李总管那四个字儿仍然保持沉默。不过皇上不高兴了,照旧重复一次:“众爱卿,可有本奏?”

    皇上的习惯大家都了如指掌,接下来就是点名,百官一定在心里都打着草稿呢。果然,皇上凝目从左列看到右列,再从右列看到左列,扫啊扫,最后定在我身上就不动了。

    我真真切切地听到了百官齐声轻吐一口气,同时也知道我又要遭殃了。皇上准认为我兜里揣着“朝事一百问”呢。

    “靳忠王,可有本奏?”皇上盯着我的眼里带着希望的火苗和期待我“尽忠”的愿望。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

    我知道,成功治水过后我在朝中已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同时我也彻底被皇上盯上了!

    不能说无本,这天下有解决不完的事,我都无法自圆其说,更不能像国舅一样装病。我装不来的,太假了!

    装病的首要条件就是“年迈”,或者“体弱多病”也成,我刚入殿那会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再加上没什么经验,也没有国舅那种即兴发挥出来的绝妙演技,现在说我酒醉头疼,皇上肯定不相信,结果只能是减少一次我取信皇上的机会。

    深吸一口气,回想百官都是怎么面不改色地说谎的:“回禀陛下,臣在灾区配药时不慎误尝了药物,导致最近头脑绪乱,昨晚想好上奏之事,此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请陛下恕罪!”

    都别那么看我!我这不是从你们那五花八门的病症里演化出来的吗?只要说出的谎让人挑不出毛病就行,我从来都是学什么像什么,何况拖一时是一时,耗时间谁都会!

    皇上嘴角微动,表情说不出来的古怪,接着又恢复常态,极有耐性道:“靳忠王莫要着急,慢慢想,朕和爱卿们都等得!”

    此话一出,一呼百应,百官都说可以等。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人家皇帝都是没有奏折才好呢,他就不一样,没有奏折也能等出奏折来。我渐渐明白皇上为什么能把这个国家治理好了,这个朝廷连奏折都供不应求了。

    斜眼一看狐狸,他对我轻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很好!既然大家都没本奏,那就休怪我不留情面了!

    我轻扯下衣领,晃晃脖子。八月末了,怎么还这么热呢!在皇上及百官的热切注视下,我加重语气:“臣有本奏!”

    皇上满意地点头:“靳忠王,快快道来!”

    “臣虽入朝较晚,但也略知上奏的折子少本是件好事,说明陛下治国有道,天下太平,但是。。。。。。”

    直接揪出引进人才的问题,这也是为了我自己着想,孤立无援实在是太可怕了!

    皇上忙疑惑地接上:“但是什么?”

    听出皇上急切地想知道下面的内容,我继续挑明:“但是如果长此以往,百官都无本奏,就没有新的策略、新的建议、新的主张。那国家将永远停留在原地不得进步,也只能是‘非常好’这个水平!”

    皇上感叹一声,思考许久。其实这个思考过程完全可以省略掉,他却用无限的时间去装傻充楞,我庆幸刚才没跟他接着耗时间,那绝对是一种自虐行为!

    最后他又一声长叹:“寒儿说得好啊!那依寒儿之见,该如何是好?”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下边要说什么呢?

    我毫不犹豫地道出重点:“臣入朝之前,已有不少官员告老还乡,朝中官员渐少。所以臣建议起用新人,陛下是时候该引进有能力的人入朝为官,填补空缺,为陛下分忧了!”

    建议起用新人是遵循皇上的意思,上次关于“少年”的说法,皇上不是没有思考过。这时听我建议引进人才,皇上放大双睛,光芒无限,这话他期待已久了吧!

    皇上也不是万能的,他自己说出这话不一定管用,办事的是官员。文武百官全部反对时,他的想法也无法得到具体实施。

    在皇上赞成我的说法一个劲地说有道理时,百官反对声四起。

    对于百官来说,起用新人就意味着威胁自己,习惯于满足于现状,安逸于目前的对立形式,对起用新人百般阻挠还来不及,怎么会主动在朝上提起?他们不会做那种自找苦吃的事,所以当我提起此话题时,正中了皇上的心思,却遭到百官的强烈反对。

    皇上在高兴之余,不但不理睬其他人,还不忘引出我后面没说出来的话,又换了一张脸谱,假装为难道:“可是,皇室贵族里还未有适合入朝为官的子弟?”

    他果然看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说明这个问题他钻研很久了!

    我给皇上一个反问句,意在堵住百官之口:“陛下,难道您的子民只有皇室贵族子弟吗?”

    百官惊惧地抬头,怕是此刻傻子都能察觉出我的意思了!

    皇上顿时作恍然大悟状,又半句半句地说话,给人无限的想像空间:“难道寒儿的意思是说。。。。。。”

    我和皇上唱着双簧,一唱一和,一问一答,一白一黑,互相配合,相辅相成,心领神会,唱得天衣无缝,过程中没别人什么事,最后才终于到百官出场的时刻。我铿锵有力地大声回话:“陛下,您选几个人才又有何难?难道还要经过他人同意不成?至古以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皇权至上的世界,有哪块土地、哪个人不归帝王家的呢?

    “好!”皇上猛地一拍桌子,表情激动万分,为壮势气他特意从龙椅上站起来。

    这一次我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心跳保持平稳,倒是皇上身边的李总管吓一跳,因为那只从笔架里飞出来笔正好从他下额滑过。可见皇上每次激动时发出的力道都是一样的,发挥最大能量拍出一只笔,却还不能完全控制飞行方向。

    再有人不明白,那就惘为人臣了!文武百官一同跪地,齐声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听得百官呼得气势雄浑,却心不甘,情不愿,我内心一阵冷笑,别说我瑕疵必报,你们要理解:出来混,迟早还是要还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