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异世大陆,声名显赫  第三十二章 做客猜迷

章节字数:3991  更新时间:13-09-26 14: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来得正好,我正想找他呢!我绕着已近前的狐狸走一圈,冷笑几声:“我说今天怎么这么积极呢,不是怕我连累你吧?你可真够意思!”

    狐狸大大方方地任我打量,而后摆出狐疑加委屈的神情:“我还不够意思吗?我可是帮你推掉两次,你还有点良心没啊?”

    本想苦口婆心地把我背上黑锅的事引出来,没想到狐狸却不打自招。我转身面向尹少傅,让他还我清白:“听到了么?他才是拉你下水的真凶,日后可不要再为难我了?”

    我以狐狸小心眼儿的毛病和我自身有仇必报的心态进行推理,得出尹少傅那一肚子墨水很可怕,所以不想他以后再找我毛病,打算就在今天了结这件事,明确地跟他讲清楚。

    尹少傅一直微低头听着我和狐狸互不尊重,你啊、我呀地对话,他嘴边笑意慢慢扩大,接着便一拱手,依然礼数周全道:“不管怎么说下官愿意与靳忠王共事,那么明日大皇子府上见,下官先告辞了!”

    我看着尹少傅终日以教学为己任,与书为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打算活到老读到老的淡泊名利的背景,再次觉得狐狸太没人情味了,连这么没存在感的人都算计在内!

    即使这样,我还是记得欠他一个人情:“昨天,谢谢你!”

    狐狸从身侧转到我面前,抿唇一笑,又问出选择性的问题:“是谢我什么都没问,还是谢我送你回府?”

    这人还真是历害,恐怕他钻研读心术已经有年头了,我心里想什么他都知道。只是没听到我的回话,他又厚起脸皮提出要求:“既然你想谢我,不如请我去你府里做客?”

    。。。。。。恶心忒么给恶心开门,他终于要恶心到我家来了!

    我还是同意了,连这种小事都拒绝恐怕说不过去,而且我刚才的假意称谢也会暴露,于是我表示欢迎:“我代表昕雪轩所有人欢迎你!”

    明天要去大皇子府,于是就跟狐狸约定,他后天来昕雪轩。

    次日清晨,我早早去了大皇子府,尹少傅比我来得还要早。打过招呼后,我们开始着手拟定大纲,以我朝堂上讲的内容为主,再写得生动一点,以鼓励莘莘学子积极主动参加。考试每个月进行一次,共历时三个月,同时列出考试的规范和奖惩措施。

    现在九月份是报名参加时间,科考从十月一日开始,到元旦后的七天全部结束。拟好大纲后承给皇上批阅、盖印,发了皇榜。

    皇上另给各郡使下了圣旨,凡透露考题的官员即下入狱,各郡考官监督不利,犯严重错误者撤官或降职。总的意思就是不允许纵容作弊,否则考生和监考官,及地方官员都要受罚。同时下达奖励措施,哪个郡城出现前三名,都给记一大功。

    文归尹少傅,武归大皇子,这俩人就足够了,我完全是多余的。

    俩人见我偷闲,就发挥他们一心二用的特长,讨论起我的问题,变向地说我脑子里装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奇思妙想,推陈出新,连献策都是别出心裁,独树一帜。

    在我快飘起来的时候,俩人不知怎么就转换了话题,又扯到我的外貌上,说不能只把我当女人看,女人还没有几个出息成我这样的,更不能把我当成男人看,那只会让他们这些男人无地自容。俩人你一句我一句,没有停止的意思,把我听得眼皮直跳,心有余悸,总怀疑他俩是不是从头到尾都在变着法地讽刺我。

    终于在晚上大功告成时,我内心十分欣喜,不需再忍受这俩人的合力抨击了。以后谁再跟我说这俩人忠厚老实,我绝对不会相信了!

    约定之日,本以为狐狸会在晚上来,却没想到中午就到了!

    我漫步上前去迎接,见他跟回自个儿家一样,轻车熟路地穿过特别设计的曲折路线的花园来到我眼前。他欣赏着一园子的花,抽空道:“以前是夜里来,现在白日一看,竟是风景这边独好!”

    把他请到屋里,狐狸又打开那个破扇子,根本没感觉到这是九月天。他随意轻扇几下道:“你说请我喝好酒,我担心错过饭点,所以提早来了!”

    我咬牙切齿,这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没有最不要脸的,只有更不要脸的!

    今天就作罢了,我有待客之道,冷哼一声:“真巧!正要开饭呢!”

    再次请他移步到餐厅,让雪名去地窑把我存的葡萄酒拿来,通知老张准备开饭,狐狸肯定没吃过我教老张做的这些经典菜系。请他一一尝过,果然他赞不绝口,品尝过山珍海味的味觉也不是白给的,足够他猛掰一通。

    让站着的人都坐下,总共没几个人。老张和大婶几人都在别屋用餐,说来客人就不掺和了,上不了台面,或人多坐不下等等一大篇理由,最后又补充一句,给你们年轻人留点相处的机会。我觉得最后一句才是真心的!

    我这边有雪名、雪彦、靳安、靳全、小白,加上狐狸他们三人,共九个人,而这个大桌子完全可以容下十二个人。

    开了酒坛,葡萄酒的香气四溢,众人同时一吸气并好奇地盯着我倒入杯中的紫红色的酒,谁也没见过,没喝过吧!

    都斟半杯后,几人谁也不举杯,互相看来看去,我能谋害你们是怎地?

    于是我先拿起来干一杯,证明是可以喝的,然后一圈人才急切地品尝。他们浅抿一小口,抿得小心翼翼,接着都面呈现惊喜,夸赞酒香醇,如葡萄一样甘甜。特别是狐狸,说即使是属附国的贡酒,嫣国的名酒也没有我家的葡萄酒味道甜纯,把葡萄酒说成居家旅行待客之必备佳品。

    见一桌人比较拘束,气氛太僵,于是我提议玩个游戏。当然我说怕拘束的人不包括狐狸,他适应能力极强,更擅于把别人家当成自个儿家,在进大门的时候就把“客气”这类词统统忘在了门外,还厚颜无耻地强迫我答应送他些葡萄酒,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游戏规则是由我出迷题或脑筋急转弯,猜对的人可以指名这九人中的一人喝三杯。如果没人猜出来,那就由我指名让九人中一人喝三杯酒。当然猜游戏喝得不能是葡萄酒,以他们现在盯着葡萄酒放亮的眼光来看,他们一定会借机把我那紧有的几坛喝光。

    刚才还对“猜迷”表示无兴趣的狐狸听我解说后,又好奇起来,大概想知道我出的是什么题。其他人也表现出有兴致,都同意参与。我给每个人编了号,从狐狸开始逆时针数,狐狸第一号,高义二号,高宇三号,我已经弄明白他们俩谁是谁了,刚才狐狸让他们坐下时,一语道破!

    高义稍外向一些,而高宇特别严肃,我只能看见眼睛,他们跟靳安和靳全一样捂得严实。靳全、靳安、小白、雪彦、雪名为四到八号,我九号。

    我立即出题:“什么字永远也写不好?猜一个字!”

    停顿片刻,雪彦忙回答:“是‘斜’字”。

    “是永远也写不正,不是写不好!”

    经我提示过靳全有了答案:“是‘坏’字。”

    我称赞靳全答得快,公布答案正确,然后让他指名。靳全想都没想就出口:“九号!”

    紧盯靳全几秒,他眼神里都是理直气壮,更别提闪躲了,这让我特别恨愤:“我平时白对你那么好了,关键时刻你可真偏向我!”

    他嗤笑一声,毫不掩饰讥讽之意:“你那算对我好的话,那老张家的两儿子也算对我不错了!”

    刚才我给狐狸满酒时他就是这个态度,谁让他坐我那么远,狐狸又坐我边上呢,都是我平时给惯出的毛病!顿顿我都给他们满一次酒,今天来客人了没讨好他就不乐意了!

    听到靳全又来拆我台,有人喷笑。见雪彦捂着嘴转头向身后,小白立即把她握着手柄的酒杯移到他那边,喷酒这事她确实没少做过。

    连喝三杯后,我往上卷卷袖子,拿出“礼尚往来”的气势:“第二题,准确来说是脑筋急转弯,这个不能用正常思维来思考,要听清重点。请听题:一个不会轻功的人,一脚踩在鸡蛋上,为什么鸡蛋没有破?”

    一桌人都进入思考模式,两分钟过后还没人答对,也没人放弃。见狐狸皱眉苦想,想来不甘心被一个小小的问题难住,也是怕丢了他高人一等的脸面。

    待众人都摇头时,我开开心心地公布答案:“一个不会轻功的人一脚踩在鸡蛋上,为什么鸡蛋没有破?因为他另一只脚站在地上!”

    话音一落,众人恍然大悟,原来答案就在眼前,都表示心服口服。狐狸说这答案很巧妙,就是不说他没猜出来!

    我扬下巴示意靳全喝酒:“怎么样?风水轮流转了吧!”

    他二话不说,立刻自斟自饮地快速喝了三杯。

    狐狸让我快出下一题,说明前两道预热题已经让他斗志昂扬,下面我正试开始甩红布:“一头牛,它向北走十米,又向西走十米,再向南走十米,请问最后牛的尾巴朝哪个方向?”

    高义给出“朝北”的答案,我否定之后狐狸“刷”地合上扇子,弄出比以往还要大的动静以引起别人注意,一点都不顾及他身边人的脆弱心脏,接着他扇子顶端抵在桌子上,无比自信回道:“牛尾朝地!”

    他果然开始适应了脑筋急转弯的思考方式,我公布答案:“牛尾朝地是正确答案!”

    狐狸笑得更得意了,完全不知道这就是一道五岁儿童的智力开发题。

    “不管牛怎么走,它的尾巴都朝地。”

    几人立即吐口气,简单却不容易想到,这也是脑筋急转弯在冥思苦想也猜不到答案的人们心中最为可恨之处。

    狐狸为一个小小的胜利高兴不已,是一种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表情,抬手给我斟三杯酒。我算看出来了,你们都跟我有仇啊!我放下酒杯,合计着要提高点难度,来个八岁的吧!

    “听题!用木棒和锤子打头哪一个比较痛?”

    大概我面色太诡异,几人觉得此题肯定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可还是有人立即就想到了。小白挠挠后脑勺,龇牙咧嘴,貌似想起了让他痛苦的事儿,他用一种确认的口气道:“头更痛!”

    大伙夸小白聪明,本人则摇头,貌似往事不堪回首:“老大拿什么东西敲我头,都是头痛!”

    众人领悟,为什么就他答得那么快!小白左右看看,不知道该指名谁吧?半晌听他指名“六号”。我们几人数了两遍排号,因为第一遍数到小白时,都以为数错了!

    “小白啊,不可以点自己!你不用和他们客气,这个时候就该指名他们三个,靳全胳膊肘往外拐,你可不能学他!”我毫不客气地指出狐狸他们三个才是外人,别怕得罪他们。

    狐狸眯着眼睛,责备我不够公正:“你这就偏心了不是?你既然给我们编了号,就是各顾各的,还要拉帮结伙不成?”

    我没有错过靳安转头递给小白一个眼色,小白立即会意,一扫愁容:“我点五号!”说完很勤快地给靳安斟酒。

    “这有人关照就是不一样啊!”只是,为什么谁也不替我指名狐狸?!

    小白又冲靳安抱了抱拳,表示感谢。一桌人越猜越热闹,谁也没占着谁的便宜,也可以说谁都想着要占别人点便宜。

    昕雪轩有足够的地方种菜,酒足饭饱后,我介绍狐狸到我的菜园瞧瞧,那里除了菜也移植过来好多特别的花,还搭个小葡萄园,看上去很有田园风格。很多人在心情愉快的时候就会忘记某些无足轻重的事,而狐狸却恰恰相反,开心之余也没忘了带走我的葡萄酒,并回礼说,下次请我们去他府做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