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异世大陆,声名显赫  第四十三章 出使尉迟

章节字数:3129  更新时间:13-10-01 14: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上赏了我一顿饭,却在整个用餐过程中用不停地发问讨回去,他凭什么以为我有所保留?就连商业如何带动其他产业的发展,如何采取经济渗透来掌控他国的经济命脉,使对方不能轻举妄动随便挑起战争等事我都透露出来了!

    想起上次治水前和皇上一起用餐时,狐狸根本没动几筷子,恐怕他早就有这种觉悟了!

    出殿时高义传话,狐狸在酒楼等着我,五位使者也都在。他不是又想赊帐吧!我对高义点点头,真是辛苦你了,摊上这么个王爷。

    我很担心那几个酒鬼把楼里的存货都耗光了,提气飞速疾奔。三人也加快速度,紧随而来。

    和大部分功夫都分门别派一样,大多数卓越的轻功练就的途径也都大不相同,像踩荷叶练水上漂的,趟密草练草上飞的,走沙道练踏雪无痕的等等,共同点就是拼命地练,不要命地练,越是饱受非人的折磨成就就越高,典型的就是我派的轻功,都是在山与山之间飞来飞去中至大乘境界,身法之快让人匪夷所思,能穿山纵云,翩若惊鸿,如鬼如魅,而我在派中无疑是最差的那个。

    我与身后三人飞檐走壁,穿梭于市井之间,到达鸿运楼正门前,我气血不涌,面不改色,而三人都双手扶膝盖喘着气。

    高义指着我的后背上气不接下气地问靳全:“难道你们天天跟在她身后这么个跑法?”哪里还是平时暗卫的气势,声音弱得跟七老八十似的。

    靳全白他一眼,猛吸一口气,简短回答:“这算跑得慢的!”

    高义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然后十分感慨:“幸亏我家王爷不会武!”

    小白瞧见我就过来打招呼,我诚恳地拍拍他的肩,告诉他再坚持一个月,肯定会找人代替他。推开“夏间”的门,几人都同时起身,再没有上次稳坐不动的大牌。

    “我们在这等你一上午了,皇叔跟你谈这么久?”狐狸一看见我进来就埋怨。

    我对小白示意,让他上些酒菜,看这几位的面色和桌上那像征性的两壶普通酒就知道小白介怀他们上次赊帐的事,肯定拿话挤兑过他们了,小白至从打理这鸿运楼开始就特别讨厌两种人,吃霸王餐的人和赊帐的人。

    狐狸还想问我和皇上的谈话内容,谈什么也不能跟你说啊?我简单作答:“陛下只是留我用餐。”

    嫣祺勾唇一笑:“真不愧是重臣!”

    雨淋玲摇头叹息:“我们昨日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好酒量!”

    酒菜上来后,狐狸阴沉的面色稍有缓和,卫宇寰来回瞧着八道菜惊奇:“无寒,我以为你这是酒楼,上次进来后才发现还是个茶楼,这次又发现你这里还是个饭馆!”

    我这可不是饭馆,是怕小白他们辛苦,让老张顿顿都给他们做点营养的。

    还以为腰缠万贯的人吃饭都讲究,就是饿死也要装装样子,谁知这几位把八盘菜一扫而空,真不知道多少顿没吃着饭了!

    狐狸见我咧嘴要笑,忙转移话题,阻拦我要借题发挥的念头,主要是担心我讥讽他没给这些人饭吃,他总不能说好酒好菜在临亲王府招待过了,只是他们到我这还是这种吃法?

    于是他把我是神医的事抖出来。

    几人纷纷让我把脉,我疑惑不已,难道“富贵病”都找上他们了?

    嫣祺争着要先来,我手指搭上,宁神细诊后尽量装出一个神医的样子教训他:“看你长得挺温柔的,脾气还挺暴躁,要心平气和知道吗?”

    嫣祺在几人的偷笑中不好意思点点头。

    雨淋玲看上去有些紧张,我把脉后从怀里掏出一瓶药递给他:“没什么大问题,这个药每天服一颗,一个月后你就会痊愈。”

    他喜出望外,一点都不怀疑我神医的称号是假的。

    卫璞玉把手放在桌子上时有几分犹豫,同为练武之人我很了解,“脉门”怎能随便让人摸?

    我手指探上的那一刻,他的手腕在微微颤抖,这是一个不愿去相信别人的人,也可能是经历过什么事让他不再相信任何人。

    我盯着桌面平静道:“不要过多焦虑,认识自己的另一面,多想想自己的优点和长处。下一个!”

    给卫宇寰把脉时,卫璞玉一直紧盯着我侧脸看,说出他心里所想有这么惊讶吗?恐怕他以后再也不会让人把脉了,他似才知道探脉者会根据脉象探出病人的心思。

    卫宇寰的脉搏跳动过速,我安慰他:“不要紧张,没什么大碍。”

    谁知这一说跳得更快了!

    我交代几点,特别是让他注意饮食。他挠挠后脑勺,小鸡啄米一样点头。我整不明白了,这一会儿工夫怎么都变腼腆了呢?

    见狐狸背手站那,谢绝我给他把脉,我没有免强,只是不知道是职业心太强还是疑心太重,为什么我总觉得他有病呢?

    这一次几人终于离开了,我并没有去送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现在六国的局势,以后会很麻烦吧!

    贺寿的事并没有就此过去,皇上欣慰地表扬百官后,又愁眉不展:“朕的生辰,各国都有派使者前来祝贺,唯独附属国尉迟王未派人来,也未有书信说明,各位爱卿认为这是为何啊?”

    尉迟是个小国,地处印国西北部,资源丰富,却没有国战能力,长期依附于印国。附属国的地位跟一个封了土地的王爷差不多,但是有一定的自主权。

    大殿鸦雀无声,任谁都知道,这事儿谁接手谁倒霉!

    皇上点名未果,微微动怒:“各位爱卿可畅所欲言,朕不会降罪!”

    在无计可施之时,皇上一挑眉就看到我这个撒手锏,认为只要把我扔出去,定能克敌制胜:“靳忠王可知为何啊?”

    如果六皇子是粘人的棉花糖,那皇上肯定是粘上就很难洗掉的“502胶”。别人说“不知”都行,我说就不行?

    皇上干笑两声,冷嘲暗讽:“靳忠王怎么可能不知?”

    “臣的确。。。。。。”

    “靳忠王可别跟朕绕弯子,你的事朕也略知一二!”

    软的不行你就来硬的,还威胁我?

    殿内百官都瞥着我和皇上,大概是疑惑我会受皇上威胁吗?

    虽然皇上有点缺德,但他的确威胁到点子上了,我现在的身份可不能暴露:“臣知道为何!”

    无数惊奇声响起,我无视皇上在轻咳打嗓,道明想法:“臣认为尉迟大概不想再附属于我印国,想借此机会试探陛下的反应,以此来决定下一步的措施,也可能是大国煽动尉迟独立,目的是为了引起我朝的混乱,或是直接把尉迟划为己有。”

    皇上沉思良久:“的确如此!”继而接着又问:“那寒儿觉得该如何解决?”

    我吱唔地发着单音:“臣。。。。。。”

    皇上捋起胡子,瞥着正门,随意道:“寒儿啊,你小时候。。。。。。”

    算你能耐!我立即大声阻止皇上出口:“臣已想到良策!”

    皇上感到宽慰,赞扬我如何替君分忧,也不管被震呆的百官是何心情。特别是狐狸,看那表情很想知道我到底有什么把柄落在了皇上手里。

    “臣认为应该派使者前往尉迟进行说服。”

    这一次皇上都省了好几道程序,直接把任务派给我:“此策为寒儿所出,那朕就派寒儿前往了!”

    我很想反驳,却看到皇上用威胁的眼神看着我,只能作罢:“臣,愿前往!但是此等大事,不能只交给臣一人!”

    百官惊恐,“说服”这种事有几个人能成功的?特别在尉迟有胆不来贺寿已表明决裂之心的情况下,就是有三寸不烂之舌也不能力挽狂澜,最主要的是很有可能有去无回。

    硬的不行,我只能来软的了,这是现学现用!

    “臣此次去尉迟,如果尉迟王已归降他国,臣一人又不能说服对方改变决意,为了不让臣通风报信,尉迟王未必会让臣脱身,与尉迟全国为敌,就是有再好的武艺也无用,所以臣希望陛下若找到臣的尸骨就把它带回来,臣不喜客死他乡。”

    用平静的口气说完这些话,殿上更沉静了,连狐狸也皱起了眉头。

    当即有人自告奋勇:“臣愿与靳忠王一同前往!”

    皇上见是瑞青岚,立即面呈惊喜:“文狀元很有胆识,朕准了!”

    接着俞良晨和大皇子也要求也一同前往,皇上当即下了圣旨,又为我们快速准备所需一切物品及护卫,又派狐狸和国舅来送行,足见此事的重要性。

    狐狸一反常态,居然郑重嘱咐:“一路多加小心!”

    我不习惯他这么严肃,见他使了个眼神,高义就转到我身后来,想是不放心让高义跟着我。

    国舅说句送行人该说的话:“相信靳忠王尉迟一行定会大功告成,凯旋归来!”

    我看着狐狸那便秘脸,指出他的态度不正确:“看看国舅多会说话!”

    他恢复平时的表情,微笑着点头称是,大概也不想让一旁笑得高深莫测的国舅看出我俩“交情不浅”。

    队伍已经整装出发,瑞青岚乘马车,士兵都骑马,靳安、靳全、高义也远远地跟着。

    受整个队伍悲壮气氛所感染,我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苍凉,为什么总觉得一去不复返了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