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异世大陆,声名显赫  第四十九章 处境尴尬

章节字数:2995  更新时间:13-10-03 17: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趁我受伤身体虚弱,七月毒已流窜到第三个穴位,蓄势待发,我连说话的工夫都没有。

    忙原地打坐,护住心脉,抑制毒素流窜。靳安、靳全、高义第一时间助我运功,而且靳安和靳全还很聪明地在高义不明下趁机替我封住穴位。

    只要没有毒素的干扰,这种伤我是可以撑住的。知道大家很担心我,特别是瑞青岚,一个时辰前的风采早没影了,恐怕别人看到他哭得死去活来的样子都会误以为我就要与世长辞了!

    我用虚弱的声音安慰:“大家放心,我自己就是代夫,没有伤到要害。”只是血量够多,看起来有点吓人而已。

    被几人搀扶到使馆,我还是不放心,虽然武星晖看起来不像反悔的人,更不像耍心眼的人,那也不能保证他身边的“三寸不烂之舌”不说点什么。如果主帅都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那还要军帅来做什么?哪还会有刘备三顾茅庐?

    立即着三人去查看明月国驻军情况,是否有要走的迹象。三人却不同意离开,理由是我身体还未复原,于是我让靳安留在门外看守,其他俩人才肯离去。

    拒绝代夫给我看病,经过江郡一行后我确认我的医术比一般的代夫都要好,就是后背伤口处理有些费事,可惜这里除了我之外再没有一个女人。

    昨晚入住时来过两个大男孩让我给打发了,尉迟和周涵大概没想起来我是女人的事,或者明知道我是女人还要派两个男的来,真是居心叵测!

    瑞青岚敲门而入,手里端着药盘,抬眼就是一楞,接着脸色微红,因为我在上药,而且他指定是故意的,才敲了一下门,还没等我说“进来”他就已经踏进来并把门带上了。

    我想起昨晚那两个大男孩进来时,瑞青岚、大皇子、俞良晨不知道还在外厅研究什么,他们大概眼睁睁看着那两个漂亮男孩进我屋的,由于我把他们哄出门要费些功夫,而屋外的人早已各自回屋,就是说没看见这俩男孩从我屋里走出去。

    不管跳什么河我都洗不清了!分析瑞青岚进屋时的快速动作,难道我在负伤的情况下还能找谁做点什么不成?

    “青岚帮王爷上药吧?”

    原本要喊靳安帮我下,现在他提出来帮忙就更好了,以靳安的害羞劲儿会比瑞青岚脑袋耷拉得更低。

    他手下动作很轻,只是照这种抹法得抹到哪年哪月?

    “没事,我不怕疼!”意思是让他快点。

    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有些不忍:“王爷够狠心的,到底是怎么把剑刺进自己身体的。”

    我又没刺他身上,他痛苦个什么?

    “明月皇的剑法在我之上,如果不这么做我必输无疑。这次是我一生中决不能输的比武,如果输了我会后悔。何况你们都尽了全力,我也不想对不起你们!”

    背后的人没再开口,好一阵才帮我绑好带扣。突然想起狐狸的嗜好,曾经在我的护腕上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我也想知道这里的男人是不是都有这毛病。谁知我转头就看见了一张番茄脸,忙低头看看是不是自己衣服没裹好。

    好好的,怎么就脸红成这样?快滴血了!

    细想下也算正常,这里没结婚的男人很少看过女人裸露肌肤,更没有什么沙滩浴、泳衣了!不过我这飞机场的身材他也能脸红起来?

    见我要换衣服,他就转过身去。我穿利索后掏出一瓶药递给他:“帮把这瓶药送去明月皇那里,让他早晚各抹一次。”

    他稍有迟疑,还是应声了,当下叮嘱我要好好休息,才退出去。

    “进来吧!”三人在门外听了有一阵,盯梢盯习惯了,从未觉得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对。

    三人貌似很担心我,不过一开口就变了味。靳全在那说风凉话:“原来‘一剑串心’是这么用的!”

    高义也幸灾乐祸:“我家王爷对这件事一定很感兴趣,有的说喽!”

    我白他们一眼,没好气:“你们就不能口下留德?我现在可是病人,靳安就比你们俩强多了!”

    靳全又嗤笑:“做得出来还怕别人说?”

    好不容易把他们三个打发走,尉迟和周涵又来了。我这就像是一病房,他们是分批来探病的。

    俩人进屋就要行大礼,我被人跪多了,早习惯了。忙在他们膝盖没触地前假意受宠若惊地把他们扶起来:“两位不必客气,正如左大臣所说,本王也是为了陛下着想。”

    他们千恩万谢才离开,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我这个病号才有时间休息,打算小憩一会儿。因为有伤,睡得不太踏实,在没进入熟睡状态时有人轻轻推门而入,听是瑞青岚的脚步声。

    他轻手轻脚地来到我的床前,给我掖掖被角。我本想起身告诉他我没睡着,见他这么小翼翼又怕突然睁眼吓着他,于是就作罢。感觉他轻轻在我床边坐下来,只是之后就不再有动作,也没有声音。

    我有点纳闷,不是睡着了吧?刚想睁开眼睛瞧瞧,就感觉一股热气扑到我的脸上,接着我的唇被什么软软的东西覆上。

    很热,也可能是我失血过多,唇比较冷。尽管我知道那是什么,心里还是惊魂未定!

    一动都不敢动,还好我装睡的本事一流。

    那个很热的唇贴了一会儿才离开,接着又听到他万般无耐的叹气声,我甚至可以想像到他一筹莫展地注视我的样子。

    许久他才离开这屋子,并再次轻轻带上了门。作为文人,他并不知道凝气究竟有什么作用,更不知道除了我,还有三双眼睛目睹了他这一所作所为。三人心跳猛烈,不是长年偷窥早就习以为常了吗?为什么还震惊?

    用手碰触一下唇,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有那种清晰的触感,和越师傅那次拥吻很不同,没有那种触电的感觉,不过软软的。

    我很快又进入了浅眠,再次醒来时还是被瑞青岚叫醒的,提醒我到晚宴了,我说过晚宴要去参加。

    他给我端来了洗脸水,洗脸的时候我又想起午后他做的那件事,低头接过他递来的毛巾,不敢与他对视,因为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很自然地面对他。

    那双手在我接过手巾时就顿住几秒,我的余光中他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似在紧盯着我的侧脸观察。

    晚宴路上,我和瑞青岚都保持沉默,三人也沉默地跟在身后,气氛很尴尬。

    席上众人见到我出现都很吃惊,认为我这个身负重伤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大皇上让我放心,说他一定会陪好。

    我哪能放心?最后一晚我得看紧了才好,因为我清楚很多败仗都是在最后一刻吃的。

    举杯之际,瑞青岚把我拦住了,说我伤还没好,不能喝酒。

    其他人也瞧见这边的情况,一致认为我现在必须和酒绝缘。我放下酒杯,有哀怨却不敢看瑞青岚,怕他再做出多余的举动,只能别人喝着我看着。

    当看见另一个人也提着茶壶时,我一扫郁闷,受限制的可不是我一人。起身过去打个招呼,武星晖拿茶水来招待我。

    “在下以茶代酒敬明月皇一杯。”

    共饮后,他却在我要回座位时口气生熟地叫住我:“靳忠王,不如坐会儿。”

    他头一次加上了称号,还特意给我让开座位。

    在我坐下后,他既像密语又像怕被人听见有损他的形象似的小声问:“你的伤可还好?”

    “没什么大碍,你呢?”既然他这么称呼我,我也不必再三个字出口。

    “没事,你的药很管用,不过没变得和你一样白。”

    我为了显示出失血过多的苍白面色,特意没有涂黑,这就是我来晚宴的目的,当然面色的确很差。对武星晖来讲,我的这张毫无血色白纸一样的面色起到一个提示作用,他别想反悔!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边竟略有笑意,虽然瞬间便收拢回去,却让他原来无意散发出来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减轻不少。

    我趁机建议:“你还是笑一笑的好,别总是板着脸。”

    他面色一怔,疑问:“我有板着脸吗?”

    我点头称是,直接把想法说出来:“中午见面时,你都不拿正眼看人的!”故意带些埋怨的口气,让他愧疚。

    果然他面上有不适,略显不好意思,继而微笑地说出让我很想抽人的话,“第一眼见你,我以为你是男人。”

    被茶水呛到,我气结,他是继靳全之后第二个敢当着我的面揭我短的人。

    “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别说这么直接?”

    “不过看起来很英俊。”像是怕我不高兴,他又补充一句。

    “这还差不多!那你又是怎么认出来的?”被他这样的人认成男人,还能再把我想像成女人吗?

    “你们的大皇子叫你姑姑。”

    我汗颜,不知道这个天然呆到底是怎么做皇帝且坐稳那么多年头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