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第五十三章 适合人选

章节字数:2951  更新时间:13-10-05 09: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能清醒过来多亏了我背后那个官员,我平时不是被国舅吵醒,就是被他震醒。他总是担心一声喊不醒我再来第二声会引起皇上的注意,就像扩音器一样在我灵敏的耳边炸开,保证能叫醒我。

    惊醒后,我跟每个半睡半醒的人一样冒着傻气,转头对着他不客气道:“你干什么,吓死我了!”

    待我觉出不对劲的时候,大殿鸦雀无声,连平时关照我的瑞青岚等人都低头把脸埋起来,怕别人误会我和他们是一伙的。那官员一个劲给我使眼色,让我转回身去,怕受到连累。我顺着他压低头的视线看到皇上极其无耐的表情,百官看我的眼神那叫怜悯!

    我勇敢地走出去,同一个错误我犯了无数次,连我自己都喜欢知错就改的好孩子,何况是皇上呢?

    可能我多次立功,为君分忧,也可能是皇上以后在某些事情上还要有赖于我,这次给足了我面子,明确地知道我开小差还给特别重复一次,这也是开国以来从没有过的事。以前百官见皇上的对我开先例都表示不服,现在恐怕已经见怪不怪成为习惯了。

    “四公主已到出嫁的年龄,现下还没有驸马人选,靳忠王以为如何选驸马才好?”皇上说的四公主也是皇上的孙女,无论如何他要把年轻继续下去。

    皇上对四位公主很宝贝的,特别是选驸马,当成头等大事来办。

    四位公主分别为:印语柔、印忆夏、印凝旋、印慕瑶。其中前三位已婚,而四公主印慕瑶我也曾见过一次,因为离得远,也只是大概印象,据说是个很腼腆的姑娘,而且听闻写得一手好字,应该是喜欢摆弄笔墨的主。

    其实这种事外人不好插手,喜不喜欢她自己说了才算吧!我一向提倡恋爱自由,就连长辈也只能给出一些过来人的经验和意见,尽力而为,不能强制。这话跟皇上没法说,何况这个世界未出阁的姑娘也不好随意见男人,见到年龄相当男人的机会也特别少。男方若是听闻女方很不错,都可以通过媒婆提亲,但是谁敢跟皇上家的姑娘提亲呐?整不好亲没沾上,还把脑袋弄丢了!

    “臣不敢妄言陛下的家务事!”

    皇上冷笑几声,我记得他习惯冷笑两声来着。

    “靳忠王,莫要跟朕打诳语!朕知你心里早有主意,照实说来!”

    我深吸一口气,婚姻大事不能儿戏,于是我摆正态度道:“臣以为,陛下既然心疼四公主,不妨差人问清四公主本人的意思,四公主是喜欢文人还是武人或是文武双全,再决定采用什么方法为好。”

    皇上琢磨几秒,开始进行主观推测:“四公主每天都和文房四士打交道,应该喜欢文人。”

    他说的文房四士就是文房四宝,笔、墨、纸、砚。

    “寒儿认为四公主若是喜欢文人,该用哪种方法选驸马为好?”

    哼!你真敢断定她喜欢文人?这种事儿不是臆测就准的!

    这可是你说的,我没说过:“臣认为如果四公主喜欢文人的话,可是借‘以文会友’的方式来让四公主自己选。”

    哪曾想皇上连想都没想,目光直接对准右侧站位的某个人,开怀一笑:“还选什么,这不是有个文状元吗?”

    我大惊,猛然抬头,脱口两个字:“不可!”

    百官刚从皇上挑中瑞青岚的话里反应过来,就被我的话惊住了,同时我自己也出了一身冷汗。不是因为这句“不可”说得声音太大,也并不是没人敢对皇上说“不可”,而是心惊自己听到皇上有意选瑞青岚为四驸马时那一瞬间的抗拒感。

    官员们都偷瞄着我,不敢相信我平时胆大妄为就算了,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忤逆皇上,换作别人,早当作杀头的大罪处理了。

    无数心跳的频率在瞬间提高,知道靳安和靳全在担心,连皇上身边的李总管都替我捏把汗,何况他们呢!

    一直认为我不喜欢瑞青岚,可现在这种情况怎么解释?为什么怕皇上把他与四公主撮合在一起,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把他推出去,他也不用再天天盯着我吗?难道我在害怕他被抢走吗?

    皇上疑问一声,然后看看瑞青岚,又看了看我,捋着胡须快速思索着,没一会像终于想通了一样,两颧骨处微微一动,拉扯得嘴角向两边翘:“寒儿此话怎讲?”

    除了我自己最强烈的心跳外,还有一个人的心跳也过速,不用回头看也知道瑞青岚已羞红了脸。右侧狐狸虽然心跳没那么剧烈,却变了脸色,蹙眉盯着我,一脸的严肃与探究,还有氤氲的不容忽略的怒气。我阻止皇上想拉拢巩固势力的做法不是更称他的心意?他有什么理由生气?最高兴的人应该是他!

    我沉默不语,因为我无法自圆其说,说不上来为什么“不可”。

    皇上大笑两声,打算追根究底:“如果是寒儿跟朕抢驸马,那朕就放手了。不过若说出别的理由,朕可是不会让步的!”

    这句话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如果你作为听风国公主身份跟我抢驸马,那我就顺水推舟,成人之美,不过你得定下心来助我一臂之力。如果你以靳忠王的身份跟我争的话,那我不会跟你客气!

    在场的官员并不知道他言外之意,也不一定知道皇上想要瑞青岚做驸马的目的,早已议论纷纷。什么“不愧是宠臣、重臣”等词顿时灌进了我的一只耳朵,就是无法像平时一样从另一只耳朵冒出去。

    我两手攥拳,攥得骨节作响,李总管有眼力地来一嗓子:“朝上不得喧哗!”才平息噪音。

    抬眼看向上座,皇上正笑得别有深意,盯着我表情变化,等待着我作答,他第一次看到我有吃瘪的时候,抓紧时间保存在记忆里,以便随时拿出来找个心理安慰什么的。而一贯笑眯眯的那个人却把双唇抿成了一条线,有些泛白,见我回答不上来为什么“不可”,他的面色彻底变黑了!

    我冷静下来后就已想到主意:“臣说‘不可’皆因臣不敢断定四公主只喜欢文人,臣更不敢拿四公主一辈子的幸福开玩笑,陛下不如给四公主更多的选择,举办‘以文会友’的同时再另外举办比武会、品茶会、珍品会、研商会等,一方面可以让四公主放松心情,另一方面让四公主有更多选择,看得更全面。臣相信有缘即相遇,有份才相知,如果有缘四公主就能遇到,但遇到后是否要相识、相知、相爱,最好看四公主自己的意思,臣回禀完毕。”

    皇上意味深长地审势我,像是在衡量什么,然后开口:“寒儿这主意不错,朕差人问问四公主的意思。”

    他命李总管去问了,而我们一殿的人都陷入了沉思,就在那等着李总管回来。我在沉静中又开始心烦乱意,只因为还是想不通到底为什么说“不可”。

    李总管速去速回,没用太长时间,可见他经常跑腿跑出经验了,对皇宫内一草一木都了如指掌,总会走出最佳路线,不会绕远路耽误时间。

    “四公主回话,靳忠王主意甚好,十分合四公主的心意。不过四公主请求,如果举办之日能有靳忠王陪在四公主身边就更好了!”

    不愧是皇上的孙女,遗传真的是很神奇!说出来的话整体思路都是一样的,最后都会找到我。

    皇上自是高兴,他孙女多孝顺,不用沟通说出的话就能和他心里所想达成一致:“靳忠王,就如四公主所说,待举办之日你可愿陪在四公主身边?”

    见我应下,他又特别提出:“不过文状元及朝中未婚的官员都要参加。”

    散朝后我快速走出殿,来到练功的地方,发泄心浮气躁。因为心情不好,下手很重,在靳安和靳全复杂的目光下,我把周围一带的树都砍断了才罢手。

    我站定原地,把烦乱的思绪理一理。

    朝上我说“不可”时是存了私心的,这种私心是从何而来?是怕瑞青岚以死相胁,还是说有心疼和欣赏的成分在里面,担心他不幸福,明知道他对我的心意,就不能把他推给四公主。若是瑞青岚遵皇命娶了四公主,并且在以后的生活中不能喜欢上四公主,那我无疑是同时断送了两个人的幸福。

    并不是我在殿上所想,对瑞青岚有那种占有欲,我只是不想瑞青岚受到伤害而已。

    想通了心情立即变好,下定决心不能让把瑞青岚免强推给四公主,一定要让四公主自己选出心仪的驸马。

    狐狸最后一眼怒视我的样子还在脑海中翻腾。我袒护瑞青岚也不是第一次了,有违他的想法,破坏他的计划更是无数次了,他何必生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