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第五十六章 阴差阳错

章节字数:2890  更新时间:14-05-11 13: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遮得密不透风的马车是瑞青岚不想让别人看到车里的情况,还是有意穿着显眼的官服,让别人看见我进了他的马车却着急看不到里边的情况而胡乱猜测?

    他本就熠熠生辉的眼眸在黑暗中出奇的发亮,让我在狭小黑暗的空间里无处藏匿,只能面对他。

    “多谢王爷!”

    坚难的第一句话还是由他开始的,声音极轻却听得出来混进了既高兴又难过的双重情绪。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至从发现他的心意后,我总能在第一时间听懂他的话,明白他的举动,即使只有四个字,也知道他现在的想法。

    “不用谢我,你该谢的是四公主和俞良晨,要不是他们一见钟情我也没办法。”

    “虽然下官知道王爷不是有心说的,不过还是要谢谢王爷。”

    我不想跟他解释什么,即使解释了,他也会把我在朝上时无法反驳的情形考虑进去,认为我是在辩解,还不如当作不在意他的话。

    沉默的空档,腰身猛然间被抱住,瑞青岚整个人都贴了上来。我没敢动,不是因为在马车里想躲也躲不开,而是我感受到他全身都在颤栗,能想象到我躲开后他会有多受伤。

    长叹一声,感觉自己有七老八十了,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再握一会儿他的手腕,忽感他抱得更紧了。他瘦得几乎用一只手臂就抱拢过来的身躯让人心怜悯,这种状态我最了解,茶不思饭不想,没日没夜地想着一个人,导致日渐削瘦,情绪不稳定。心病还要心药医,他的相思病须得我来治。

    他一直搂着我的腰直到状元府,我下车告辞,他目送我。此时他的心情好些了,我知道这只是表面现象,任何一个吸毒者都会在吸食毒品之后得到缓解,只是下一次会更加痛苦不堪。

    还未走上几步,便听到他叫住我,回身看见他免强牵起嘴角:“王爷要不要进去坐会儿?”

    只是几秒钟他就改变了想法?

    我回以微笑,点头应声。

    他显然没有预料到我真的会答应,怔楞之后却没有预想中的欣喜,眼睛只盯着自己的鞋尖,双手被宽大的衣袖挡去大半,仍然可见紧紧攥拳。

    状元府没有皇宫的气魄,也没有狐狸家富有,更没有昕雪轩的温馨,但是环境优美,诗情画意,完全可以给进来的人提供吟诗作画的心境,而且绝对能作出比别处更上一层的诗画,对于文人来说,周围的环境所带来的意境十分重要。

    皇上对状元府的修建花了心思的,这也说明他有重用瑞青岚。

    瑞青岚带着我在院内转悠,却未对自己府内的美景作介绍,更没有像狐狸那样便向地让我作出点评来增加其自豪感。我欣赏着他家院里的花团锦簇,他盯着我的侧脸,好似在犹豫什么,难以掩饰的痛苦通过他的视线频频传递过来。

    他把我让到客厅,然后亲自端茶。我欣赏着墙上主人的大作,每次看到他的手笔都会赞叹不已,当我的后背快被灼出窟窿时只得转身,拿起他双手托盘上的唯一一个茶杯。

    茶色呈浅绿,香气四溢,温度不是很烫。我停顿的这几秒,就让他差点停止了呼吸,于是我不再犹豫,抬手一口饮尽。

    “不带我到屋里转转?”我想缓和一下这糟糕的气氛和他的心情。

    他点点头,在前面领路,只是路过各个房间门口却不停下,直达一间屋子。

    在这间屋子门口就嗅到一股淡香的墨水味,进入屋内,这香气更浓些。这是间卧室,室内摆设很简单,两侧墙上都是字画,只是这里的意境较之客厅更伤感。一边是八仙桌,靠窗一边是书案,上摆文房四宝和纸张,门的正对面里侧是床。

    背后传来关门声,接着是反锁门的声音。另一个热源贴上了我的后背,两手从背后环抱我的腰。我说让他带我进屋看看,并不是这个意思!

    强烈的心跳声从后背某一点传遍我的全身,让我产生一种烦躁感。他保持一个动作很长时间,大概是想稳住自己的情绪,然后才转到我身前。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脖子上,犹豫一阵,伸手就要解我的外衣衣领。

    到底是他误会了我的意思,还是他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

    他强行挣开我阻止他行动的手腕,继续对着我的衣领纠结。反复几次后,我还是拗不过他,因为我担心再争执下去他那极其委屈的表情在下一瞬间便会瓦解。

    没想到他胆子越来越大,解开衣领就吻了上来!贴我脖子上连吻带啃。这大热天的,糊我身上多热啊!

    不见他停止,甚至还有上移的趋势。在他亲上我的唇之前,我稍用些力拉开点距离,谁知他竟没站稳,连连后退几步眼看就要撞到床柱子上。我只得移到他身后,挡住他的身体,两手扶住他。让我佩服的是他缓过神来竟然还想着继续刚才的事,并顺势把我推到了床上。

    刚才还不如不挣扎了,这下可好,直接躺到床上了!

    我仰躺在床上,身体逐渐升温,我知道那杯茶水开始起作用了,要是在端起茶杯的那一刻没有注意到他的双手在轻颤,我就不会喝下去。那时在峰顶我拥抱越师傅的情景再次出现在脑海中,甚至被他拒绝后的伤痛依然清晰,瑞青岚所做的事和我当时的做法无异,也是豁出去的想法。

    我相信他现在心里比我挣扎得还要历害,他在与自己的思想做斗争,看最后黑战胜白,还是白战胜黑。

    上衣都被他扒开,随着那越来越激烈的扯衣服的动作,他身体也抖得越来越难以抑制。这样一个人我怎么推开他?若不是在床上,恐怕他早就站不稳了!

    他发疯般吻着我,让我更加不适应这种热度。五师傅曾经给我试验过,七月排斥其它毒药,但是七月属热性毒,无疑跟这种催情药很合得来,相当于火上浇油,这让我不敢轻易动用内力。

    为了能背起配剑,我的腰带系得很紧,他半天也没能解开,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本想劝他别哭了,可能是太过烦躁的原因,开口就变了冷调:“你还继续吗?不继续我走了!”

    扒开他起身,整理好衣服。他哭着哭着又闭上眼睛仰头笑了起来,悲痛的哭声里夹杂着过分酸涩的笑声,让我心惊胆颤!传闻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我真怕他一时收不住从天才变成疯子。

    这个时候劝他无疑是雪上加霜,绝情就绝到底吧!就是我太心软才没有断得干净!

    拨去门锸,推门走出去,身后那让我难受的哭声渐渐变小。我竟然做出和越师傅一样的事,还曾经不知悔改地责怪越师傅无情。

    在不能施展轻功的条件下,我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只能一步步走回去,慢慢让体内药效散去,不幸的是药效才刚刚开始。

    我躲进一个胡同里,停在那稍作喘息。想着瑞青岚悲痛欲绝的哭声,我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事实上我真的这么做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陡然响起:“哟,靳忠王做什么在这狠劲抽自己嘴巴?”

    那略带玩味和诧异的声音让我内心一颤,我从来不知道他有走胡同的毛病。想是我刚才慢悠悠走在街上被高义和高宇发现的,就状元府的地理位置来说不论是我家还是他家都很顺路,而我收了内力,没有发觉。

    他大步流星地走到我身前,拿出一副上演幸灾乐祸的表情,想来上次我说“不可”时他的气还没消吧!

    “瞧瞧这嘴角都抽出血了,脸上还有手印呢,不愧是使出一剑串心的人,对自己下手就是狠!”他好奇地打量我这副惨样,用那种带有磁铁一样的声音激增我体内的燥热。

    我抬手抹了血迹,想尽量平静地好好说话,以便让他尽早滚远点:“我心情不好,你最好离我远些。”

    嗓子意外地哑,这让他察觉到了什么。他瞬间收拢表情并转变成严肃的面孔,一本正经地仔细盯着我,想发现蛛丝马迹。

    我别开视线,不想让他发现这事,不然他就有得取笑了!

    突然我的衣领再次被人扯开,因为用力太过把本来就有些松散的衣领扯开了一大片,原来被瑞青岚当鸡腿啃过的脖子已全部显露痕迹。

    面前的人从来都不打弯的眉毛刹时横起,狭长的双目大开,额角青筋乍现,一向在人前从不失态的表情看起来过于狰狞。他使劲揪着我的衣领,勃然大怒,声音几近咆哮:“这是谁做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