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第五十八章 纸醉金迷

章节字数:2757  更新时间:13-10-05 15: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瑞青岚的这种行为可以理解为绝望后的自甘堕落。他放弃了自己,想用放纵甚至是最残酷的方试来毁灭自己,以修复爱情所受的创伤。这是我最担心,也是最不希望发生的事。

    皇上听李总管宣读后就把瑞青岚批评一通,他其实希望瑞青岚反驳他,便于为瑞青岚开脱,不然为什么会说瑞青岚忙于礼部的事已分身不暇,哪来的空闲去青楼?却没想到瑞青岚未有只言片语。

    不申辩,就证明确有此事。于是皇上就把矛头转向我,批评我身为“头头”监督不利,纵容属下犯错误,批评我比批评瑞青岚还要狠,时间还要久,听起来全是我的错,没瑞青岚什么事。但是,最后皇上也没给出具体惩罚措施,说明他这半个时辰内的言词都是说给官员们听的。

    散朝后百官大多都没走,好不容易找到这个八卦礼部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大殿内议论纷纷,其中有两人声音比较大,他们在瑞青岚身边说他的坏话,想法不言而喻。

    我走过去冷笑道:“两位最近看起来很悠闲,是不是想找点差事做?最近郎郡兴商需要人手,不如本王建议陛下让两位前去帮忙,两位觉得如何?”

    那两位官员当即表示恐慌,作势低头认罪:“下官知罪,请靳忠王高抬贵手!”

    想落井下石的人多去了!我用全场都能听到的声音警告:“如果再听到有谁非议朝中官员,休怪本王不客气!”

    两人点头哈腰地退下,其他人也瞄着我的面色悄悄离开。我转身面向瑞青岚,他未低头,只是垂眸盯着自己的鞋尖,面上没有任何表情,真是淡定啊!多么有前途的大好轻年,何必为情烦恼?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这件事并未到此结束,次日上奏的还是一样的内容,为了排除上奏本人的嫌疑,只说在青楼门口看见瑞青岚,俗不知这是“此地无垠”,说明他们没事的时候就在青楼门口逛悠。

    我不得不对此事加以重视,下朝后去了礼部,而且一坐就是一天,只是面前的书未翻过一页。几人都不敢言,一直到“下班”的点,瑞青岚利索地起身道:“下官有事,先行一步。”

    他话音一落,我放下书,喊住他:“你站住!”在这熬了一整天不就是为了等他忙完?

    见他依言驻足,我示意其他五人先离开。谁都知道我要说什么事,连百官近几天都担心被我殃及,躲得远远的。

    我尽量压下火气说话:“你最近很闲吗?”

    瑞青岚面向门口,根本不打算跟我谈话:“下官已做好本职事务。”

    意思是让我别干涉他的私事!就算这事不是我导致的,我也不会看着他堕落而不管不问,何况根本原因在于我。起身的同时,我掀翻了面前的桌子,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我敢说,两世加起来我头一次发脾气。这种感觉很不好,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并且直达头顶,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了!

    “你闲到去逛青楼吗?”

    他连表情都未动一下,可见早已打定了主意。

    我的确不适合情绪激动,忽感上次封住的穴位附近一有瞬间的疼痛。缓和几秒后,疼痛减轻。无暇顾及其它,我尽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来感化他:“陛下亲点你为文状元,你不能丢了陛下的脸面。我是不在乎这些,但是我不能忍受你这样自甘堕落!”

    看来我的话对他无效,他仍是无动于衷:“若是没有别的事,下官就告退了。”他说完就跨出门槛。

    “你。。。。。。”情急之下,刚才的疼痛感再次袭来,我忙点了几个穴位。想起今天是七月份的第一天,可是为什么?十年都未发作过,像这种短暂的疼法更是没有过。难道是上次与武星晖比武时打开穴位的原因?

    瑞青岚已走出十来米远,听见我欲言又止,没了声音,他大概知道我没有理由浪费一天时间后就这么放了他,于是他稍侧头向后看了一眼。

    我一手扶在门框上,另一只手扶在胸口缓解。

    “王爷!王爷!您怎么了。。。。。。”

    瑞青岚急忙返回,紧张地把我扶起来。刚才那一脸淡漠全部换成了担心和焦急。

    抹掉脸上的汗,我深吸一口气,站直身子装作轻松:“没事,逗你呢!以后不要再去那种地方可好?”

    他没有点头,更没有摇头,观察我半晌,见我没事就再次告辞离开。

    穴位未有任何被冲破的迹象,我记得那种深入骨髓的疼法,比这短暂的疼痛还要历害十倍。既然不是七月发作,就可以先放一放,现在最主要的是瑞青岚,我不能让他载在这上!

    我并未再去劝他,而是换了一种方法,来到朝上官员议论的地点,满月楼。

    满月楼是一家有名的青楼,是真正的妓院,并不像凝香居可以卖艺不卖身,它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地方。

    站定在满月楼的门口,我抬头看着招牌,差点被楼上姑娘扔下的漫天丝巾砸到,这种欢迎仪式只有男人才受得了。身后传来小白不规律的心跳声,大概是震惊我会到这种地方来,不过靳安和靳全的抗刺激能力已经更上一层楼,丝毫没有波动。

    眼见一个小童来迎接,我以为这个地方的老鸨肯定在忙着招待达官贵人,进去后才知道我想错了。原来今晚这里有节目,那个老鸨正在做主持。

    楼内更是热火朝天,不是花枝招展的姑娘,就是来这风花雪月之地玩乐的男人。并且我还看到几个面熟的人,只是他们热衷于台上,并未看见我。

    台上老鸨身边的那姑娘太抢眼,引起全场人的观注。我在门口站定几秒,大范围扫几眼,很容易就看到我要找的人,然后在隔他两个桌子的空位坐下。

    瑞青岚看着台上,未瞧过我一眼,好像台上的节目真的很吸引他。

    他来这并不是为了让我难堪,因为凭他的智商想要让我难堪估计至少会想到十多种比这更好的方法。但是,来这里确实是他作践自己最好的方法。

    这个以前每天都把视线定在我身上,观察我走了几次后门的人一定知道我来了,我相信即使我把人皮面具揭下来,他也能从陌生的面孔上认出是我。

    台上在拍卖姑娘的初夜,这种事在这里几乎天天都有,因为老鸨说得很熟练。这位姑娘的面纱已揭开,只是几分姿色都被一脸的泪水给弄花了。

    老鸨怕她影响了收入,想让她摆出笑脸:“唉哟,你可别哭了!要是有哪位爷能出高价买你初夜,你弟弟治病的钱就有了!”

    拍卖开始后,众人开始叫价,意料之中瑞青岚也喊了价,我未任何动作。

    听着竞价激烈,老鸨乐得合不扰嘴:“各位爷还没有更高的价,八百两一次。。。。。。”

    给小白使了个眼色,小白满脸的疑惑却极聪明地喊出“连人一起买一千两”的价位。不愧是做过酒楼掌柜的人,就是会算。他知道我买下云晴的事,一定是想歪了,以为我有从这种地方买姑娘的嗜好。

    这时全场的人都向我这边看过来,因为我这边是第一次叫价。老鸨对于有几分姿色但还不是特别出众的姑娘还是愿意连人一起卖的,怕初夜后没人点,白白供了米粮,卖上这价钱她很可能会偷着乐。

    即使我承受来自全场的目光,可还是有一个人继续无视我。那几个我面熟的人倒是认出我来了,没想到我胆敢出现在这种地方,他们都像被踩着了尾巴一样惊在当场。

    老鸨咧着嘴,再次拖延竞价时间,以便获得意外收入:“这位爷叫价一千两连人一起买,各位爷还有没有出高价的?”

    老鸨和卖菜大婶的叫卖声不同的地方在于前者把良心也一起卖掉了,所以听着相当刺耳,最后敲定时为两千两。我瞥见那几位官员反应过来,互相使眼色,打算趁我不注意溜之大吉。

    就是知道你们在这我才来的,怎么可能便宜了你们?我手里扒着瓜子,出声阻止他们离开:“几位同仁,这是要去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