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第六十三章 不打自招

章节字数:2473  更新时间:13-10-06 15: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上入殿后故作谅讶:“这是怎么回事,芳儿为何在此?”其实他躲在偏殿看戏好长时间了!

    国舅出来打圆场,也是怕他孙女惹事:“是臣的不是,臣立即把她赶出去!”

    国舅虽然想揽下责任,但赫莲芳哪能吃这亏,紧走几步,在中间跪下:“陛下,是她惊了芳儿的马,芳儿才会受重伤,请陛下为芳儿做主!”

    这次她一边拿眼瞄着我,一边向皇上告状,作势抹眼泪。我忽然觉得她这个动作相当眼熟,非常像皇后的举动。不愧是一家人,学得真像!

    皇上捋着胡须道:“寒儿做事一向稳重,怎会如此莽撞?”

    看来皇上也有意为我解决此事,赫莲芳你不要怪我!

    “臣两年前初到印国,看见一位姑娘当街骑马。马的速度太快,眼见要撞上在路中间玩耍的孩童。臣救人心切,没顾得上马上的人。不是想推卸责任才一走了之,臣得知那姑娘是国舅的孙女,觉得应该由国舅亲自说教才是,还论不到臣来插嘴。更何况在那种情况下若是臣上前道歉,只会越来越乱,所以臣直到刚才才道歉!”

    看看赫莲芳的样子就知道,她这样刁蛮的人在气头上时哪会肯罢休?换作是他们,可能比我跑得还快呢!

    皇上重重点头,表示十分认同我的做法:“原来是为了救人才惊了马!既然已道歉,芳儿还有何不满?”

    赫莲芳气得满脸通红,竟开始耍赖:“陛下,芳儿没听到她道歉啊!”

    我赔礼道歉时只有几个官员在场,赫莲芳算准了那几个人冲着国舅的面子都不敢插嘴,想让我再次低头道歉来羞辱我,以解她心头之恨。

    大殿出奇的静,错不在我,道歉的话我只说一次,决无可能说第二次!

    赫莲芳也不会善罢甘休,皇上大概在后悔没晚点入殿,没想过赫莲芳会跟我扛上了。就算他有心帮我,也不能说刚才在门外偷听时听到我道歉了吧?

    狐狸起身,打破沉默:“陛下,臣听到靳忠王道歉了,可以作证!”

    皇上没想到狐狸会为我出头,疑惑地在我俩之间转几圈:“有临亲王作证,芳儿难道还不满意吗?”

    赫莲芳看国舅默不作声,又听到狐狸为我说话,憋得怒火无处发泄。半晌过后,她不知又想到什么,眼珠转了几周,强词夺理:“那不算,临哥哥和她要好,怎不帮她说话?”

    这一句话引起百官议论纷纷,皇上一皱眉,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就像国舅和狐狸不能成为一家人一样,我也不能和狐狸太过亲密。皇上思索后问:“芳儿此话怎讲?”

    赫莲芳诡异一笑,理直气壮地指着我:“芳儿那天看见她从临哥哥的府里出来,他们的表情十分暖昧,都快贴到一起去了!”

    我说她怎么一直在针对我,原来是吃醋了!这么小心地出入还是被人发现,应该是第一次去他府,喝醉的那次。瑞青岚的目光刺在我的后背,我警玲大作!不管怎么样,只能一口咬定,打死也不承认了!

    皇上的想法已得到证实,于是他让我打开天窗说亮话:“靳忠王可有解释?”

    不问狐狸是因为我主动去的临亲王府。这就像采花一样,没听说被采的主动去采花贼他家的,都是采花贼偷偷摸摸进闺房的。

    我还没作答,狐狸面色严肃,再次急于插嘴:“陛下,此事乃是诬陷!”

    他着急什么?现在最佳状况应该是他继续当哑巴,由我充当“光明磊落”,怎么用刑也不招供才对。

    常年都“自扫门前雪”的狐狸让皇上也深感意外,但是皇上知道狐狸的话说得并不是时候,这只能对我不利,可见皇上还是偏心我的,打算替我压下此事,不想让事情化大,当下口气稍有不满:“朕问的是靳忠王!”

    我斜视狐狸一眼,示意他不要再添乱了!

    思索过后,我解释清楚自己出现在临亲王府的原因:“回禀陛下,临亲王在江郡求灾防洪过程中顶力相助,并暂借臣一定的银两捐赠,给灾民买粮。臣回来后便去临亲王府还银子,到临亲王送臣出府门,至始至终都有三步以上的距离,何来暖昧之说?”

    狐狸捐出两人份的金子,江郡的官员都可以作证,我还没还钱谁知道?

    见皇上认可这个理由,我进一步解释:“更何况,据臣刚才观察,赫莲姑娘对临亲王有爱慕之心,对牵挂临亲王的人来说,那三步之遥也会算作暖昧。”

    皇上面色缓和,再次表示认同:“的确如此!”这样挑明,朝中三大势力想狼狈为奸都难,最高兴的人是他。

    赫莲芳被当众揪出女儿家的心事,当即怒火中烧,不依不饶:“她当时醉得都要人搀扶,我亲眼所见,上车时是一个侍卫抱着她上去的,这种不知脸耻的女人怎么可能有‘三步之遥’的说法?”

    大殿喧哗不止,什么不知脸耻他们就说什么。李总管终于破记录了,嗓子都快喊哑了。哀怨地瞧我一眼,让我尽快解决此事!

    赫莲芳的话不足为惧,完全可以找出漏洞,就是不知道狐狸今个发什么疯,两次三番阻止我和赫莲芳对话,揪出问题越多,他越是急切。

    “赫莲芳,你不要得寸进尺,不要说些无虚有的事!”

    他在急什么?把我的台词都抢走了!

    国舅真拿这个孙女没办法了,他向我施一礼:“芳儿不懂事,还望靳忠王不要怪罪!”

    这是谦让第几回了?离五番六次还远着呢!

    “国舅言重了,请国舅放心,本王不会和小姑娘怄气的!”直接道出结束语,让国舅一连说了我许多好话,又说他孙女许多坏话。

    虽然那天我醉了,但靳安和靳全都很清醒,若是当时临亲王府周围有人潜藏,他们一定会发现,不会做出抱我上马车的举动,所以应该是赫莲芳早就喜欢上狐狸,派不会武的百姓每人在临亲王府门前走一次,不让高宇和高义等人察觉。何况靳安和靳全每天都戴着面具,蒙着帽子把脸捂个严实,这让我断定她只是通过收到的消息进行猜测的,并未真正亲眼目睹。

    于是我抓住了她的语言漏洞进行盘问:“赫莲姑娘确定亲眼所见本王在临亲王府门口和临亲王表情暖昧?也看见了我的侍卫抱我上车,对吗?”

    赫莲芳给予肯定的回答。我又接着问:“赫莲姑娘既然看得这么清楚,我们表情暧昧都看得出来,那以赫莲姑娘的这种眼力一定能看得见我的侍卫长什么样了?”

    她不会傻得道出派人监视临亲王府,而现场监视的人一定看不见靳安和靳全的容貌。

    赫莲芳稍低下头,心虚道:“天太黑,我没看清侍卫长什么模样。”

    这就叫“不打自招”,我表示疑问:“既然天太黑,那赫莲姑娘是如何看见本王和临亲王表情暖昧的?”

    所有人都一副明了的神情,小声认论赫莲芳在扯谎。在我的连问下,赫莲芳一时无言以对,感到手足无措,向国舅求助。

    国舅的“突发性头晕症”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犯了,早晕过去了!

    赫莲芳又向右边求助,狐狸闭上眼睛,把双唇抿成了一条线,那面上不是紧张,也不是着急,好像是。。。。。。不敢面对什么的表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