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第六十四章 东窗事发

章节字数:3011  更新时间:13-10-06 15: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狐狸在怕什么?他有什么不敢面对的?这就奇怪了!

    赫莲芳盯着狐狸的面色,眼神一激动,貌似又得到提示,立即喜出望外,“哈哈”笑两声,指着我嚷嚷:“我想起来了!你那个侍卫长得很丑,丑死了!我看了都恶心得要吐!”

    我猛然一惊,她说什么。。。。。。立即抬头看向上位,用眼神询问皇上。皇上也疑惑地摇摇头,表示不知情。

    不是皇上说出去的,那会是谁?还有谁知道靳安原来的模样?暗卫跟皇后没什么关系,再说就算皇后知道,最多告诉国舅,国舅这个谨慎的人一定不会告诉他这个嘴没把门的孙女!

    到底是谁?我狠狠咬牙,怒气升腾,看着左右的官员,寻找多嘴的人。瞥见靳安在暗处,一直背靠着柱子,用柱子撑着身体才能站稳。

    我感到胸口一阵抽痛!即使离得这么远,我也能清楚地感受到从他那里传来的痛楚。他阻止我拿下面具时胆怯的眼神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手术过程中麻药失效时他一声不哼,更没喊过疼,这些隐忍都来自因面容尽毁而长年积累的自卑感。好不容易恢复容貌建立起自信,这会又被阴影覆盖。

    让我揪出来是谁说的,我决不轻饶!定要把靳安的痛苦加倍奉还!

    我紧紧盯着赫莲芳的动作,她是唯一的线索。

    许久她耐不住我骤然聚集的压迫感,连连退怯,果然在惊惶失措中没了主意,忍不住向右侧瞥一眼。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右侧,几秒的怔楞后,我倒退一步,脑子里全是“嗡嗡”声,那感觉就像被人狠狠抽过几个嘴巴,甚至还伴有逼真的耳鸣声和闪闪金星在眼前晃动。

    怎么可能是他?

    我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太过失态,紧盯着那个闭着眼睛,面色变得苍白而不发一语的人。

    怎么不可能!赫莲芳说过,以前经常去他府里。他是皇上的亲侄子,也有四个暗卫。他在挑选暗卫时有机会看到靳安的容貌。

    刚才他那么紧张就是怕赫莲芳道出这件事!

    以他擅长打交道的脑子不可能不知道赫莲芳是什么性格,明明知道她嘴没把门的,为什么还要说给她听?这样心思缜密,韬光养晦的人,怎会在不经意间说出这么重要的事?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故意而为,想让赫莲芳以后有机会在某个场合说出来。

    呵,这是何等心机!我才到印国多久,他就把我算计在内了,而且考虑得这么长远。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那天在胡同里,是不是脱离了他的计划?

    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我不相信!

    和爱屋及乌相反,讨厌一个人,就会连带和她重要的人也一起讨厌,包括用嘲笑她身边的人来羞辱她,通过她重视的人来打击她。难道他看到靳安的模样也会像赫莲芳一样觉得恶心吗?看到我也会恶心吧?昨晚耳鬓厮磨,缠绵拥吻都是他在做戏?

    我站稳脚跟,努力平复激动的情绪。在这丢人,只能让我更加无地自容!

    如果只为了让我出丑,根本不需要利用靳安!不过,这的确是打击我的最好方法,他好手段!

    收回目光,我再看下去恐怕会泄露自己的情绪,心里把全部事串联起来后,从最初开始见面的所有事都变得假了!

    我总是自以为是,自以为我们这种关系,我就算不是他的知己,也不致于在背后捅我一刀。

    根本就是大错特错!他内心只是把我当成一个背地里拿来取乐的对象,一个嘲笑的对象。所有矛头都指向一个明确的答案:我相信了他,并信错了人。

    皇上保持沉默,不管以前有没有接触,但此刻,他内心还是盼着我和狐狸分道扬镖,不再有任何牵扯,变成死对头最好。

    我深呼吸几次,驱除杂念。不过是少了个床伴,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和他本来就不是一路人,阴差阳错才纠缠在一起。

    但是他羞辱靳安的事我会奉还,我冷笑着看向一脸紧张的赫莲芳,把她吓得直向后仰倒。

    “赫莲姑娘,既然你说看见丑侍卫抱着我上车,那我们就来打个赌,看看你说的丑侍卫在不在我的两个侍卫当中。如果你羸了,我靳无寒任凭你处置,想要我这颗脑袋,我就立即砍下来给你。相反,那就算我赢。”

    皇上大惊,差点从龙椅上跳起来。君无戏言,他从不这么夸口,怕收不回来,此时见我以项上人头定一个必输的赌局,他不能保持刚才的平静:“寒儿,不可胡说!”

    周围一圈暗卫都屏住了呼吸,连皇上身后那四位也都一副“你吹大发了”的表情。他们沉默地看了这么久,终于觉得有点意思了,有几位甚至还变换一下站姿,准备把好戏看到底。

    我漠视其他人,特别无视一人,接着跟一脸迷雾的赫莲芳讲条件:“如果本王赢了,你就必须答应本王一个条件:你去追求临亲王,无论如何也要追到手,当上他的王妃!”

    大殿一阵惊呼声,某人刹那间睁开眼睛,连上翘的眼尾都全部撑开,大睁双目直视我,我知道这样的表情说明他已盛怒!

    这就是我赤裸裸的报复!你踹我一脚,我给你一拳,我们互不相欠,绝对公平!

    赫莲芳终于在最后一个诱人的条件下想通了,还惊喜万分地点头同意打赌。她没有不同意的道理,只赚不亏。

    见她同意,我便叫出两人:“靳安,靳全!”

    两道身影眨眼间就站在正中间,百官再次惊动,后面看不着的都伸个脖子瞧着这传闻中的暗卫。

    果然看见我的家人,我的怒气就消减一半,面向他俩轻声道:“摘下面具,让赫莲姑娘看看你们容貌。”

    靳全依言立即掀掉披风,利索地摘下面具。成功地惹来一片痴呆,这个妖孽不论到哪都够看一阵的!

    靳安没动作,看得出来在抑制某种情绪。在我的注视下,他慢慢掀掉披风帽子,可还是跨不去心里的那道阴影,不敢摘下面具。

    清楚地知道他又回到了受苦的那些年的场景,也知道这里能让他再建立起自信的只有我。我慢慢走到他身前,伸手帮他整理下衣领,赫莲芳说出“丑侍卫”时,他就在柱子后面狠劲抓自己的衣服,皱了一大片,还有泪水打湿的痕迹。我帮他整理完衣服又蹲下,替他拂去靴面上的灰尘。

    这一举动,让痴呆的一群人又继续石化了。

    我起身后轻声安慰:“别怕,你在我心里是最美的!”

    大概这句话给了他很大的鼓励,眼里盛满了泪水。他抖着手,慢慢摘下了面具。泪痕满面,连眼睫毛上都泛着泪光,楚楚动人的模样着实让人心疼。

    刚才石化的人们又被我的杰作成功激活了!最震惊的不是百官,因为他们不知道靳安原来的模样,最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看过靳安面容的暗卫们和皇上。

    帮他擦掉泪水,还借机逗逗他:“男儿有泪不轻弹,不知道的会以为我总欺负你呢!”

    谁知他被我强板过来的毛病又犯了,扑通一声跪地:“主人待我极好,怎会欺负我!”

    这么认真干什么?早跟你说不要这个称呼了!白跟我混那么久,得跟靳全学学,靳全早就会欺负别人了!

    我拿出自认为最美的笑容,向他伸出手,我想让他永远记得,不管别人怎么样,他一直是我重要的人。

    他刚刚抑制住眼泪在看到我这副笑容和手势手后,再一次热泪盈眶,慢慢地把手伸给我。我拉起靳安后,就开始解决赫莲芳的事。

    “赫莲姑娘觉得我的两个侍卫丑吗?”

    她一个劲地摇头,眼睛都不眨的瞧,也没瞧见靳安烦她烦得把脑袋差点扭到身后去。

    “那赫莲姑娘要遵守赌约,本王可是在等着喝你的喜酒!”她那点小心思谁不知道?

    赫莲芳听到“喜酒”立即回神,对我的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朝我拜一拜:“请恕芳儿之前的无礼,芳儿在此给靳忠王陪罪了!”

    百官从多次刺激中清醒过来,还是觉得不过瘾,七嘴八舌一阵。

    “这么刁蛮也被训服了!”

    “连国舅都没办法!”

    。。。。。。

    国舅这个时候适时地不治而愈了,清醒后又冲我施一礼:“请靳忠王原谅芳儿的无礼!”

    果然他必须得做足五番六次才行啊!

    皇上又仔细瞧瞧靳安,一声长叹,十分安慰:“遇到寒儿是你的幸运!”

    我强忍着因动怒而引发的胸口疼痛,向皇上请假:“陛下,臣身体有些不适,请允许臣告假三天。”

    皇上看我满脸是汗,立即给假,并嘱咐我好好休息。

    转身出了殿,并未多看一眼,不去想那双紧闭的眼里有没有嘲笑,只知道放在椅子扶手上的双手一直在轻颤,不知道是不是在为未达到目的而气恼。

    都跟我没关系了,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