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第六十九章 拥月起舞

章节字数:2826  更新时间:13-10-07 14: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万金对着四个花瓶唾液横飞,一经被在场顾客鉴定为真品,他更是铆足了劲儿吹嘘。听他讲话,我就觉得前几天我把六人作画水平大肆升华已经不算什么了,我自愧不如!

    他小锤一敲,场内纷纷举牌,这次三楼大多数都在相互商量着以什么价格拍到手,其他人大概还保持观望,看着这几个瓶子就小一号,后面三个才是大的。

    四个花瓶都以五万到六万之间的价格拍卖出去的,第三个是大皇子拍下的,第四个是国舅派来的人拍下的,他们不把银子直接捐给皇上,却在这交给我?其结果都是一样的,都会到皇上手里,其差别就是捐给皇上,皇上也不带承谁人情的,只会记功,大皇子和国舅是差“功”的人吗?而捐给我准比捐给皇上强,就是说有很多人都期待我有所作为。

    我感觉这银子像白来的一样,合计着要不要改行卖古董,这鸿运楼多少天才能赚上一万两?

    节目接着上演,雪名弹得一手好琴。她温柔、大方、美丽,早该到嫁人的年龄了,还在我这守着。瞥见云晴抽空从地下室走出来,站在廊上偷看,她看的是三楼的瑞青岚。

    哎!看来我还是忽略了家里这三个美女,一定要尽快让她们有个好归宿才行!

    除了老张俩儿子大婶在帮着张罗,还有六个人。三男三女,这六人都在十八左右,在这个世界算是大龄青年,再过两年就成为剩男剩女级别的了。以后得让她们多多接触异性,有机会成就大好姻缘。

    慢着,这六人能不能组成三对呢?论外貌和性格谁也不差,可以试试,肥水不留外人田么!

    我走神之际三个大花瓶中的一个已经展示出来,比之前四个也大很多,等起价三万两一出,三楼全场举牌,却没想到有人一招定了胜负,把人家都给吓退了,不敢再跟这个疯子竞价。从三万两直接提价到三十六万,是狐狸拍下的,连只给他举一次牌的老管家都受到全场的瞩目。

    狐狸最精明,其实后面两个价才更高。只是我不认为狐狸是怕我银子凑不够想帮我,不是听说他临亲王府有摔瓶子的声音吗?难道是到这来买瓶子接着砸的?

    都拍到手了,为什么还不高兴?那一脸的乌云都散布多长时间了还没散去!我回瞪他一眼,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不是我让你花银子买的。

    果然下一个比刚才竞争还要激烈,价格在不停地往上飙。随意出去散心都能捡到大把的银子,我这还是手吗?绝对和人品有关!

    东西都是越少越值钱,这个竟然拍到五十四万两千两,是石远墨拍下的,这个人我算是记住了!只当他知道他弟弟在我这里打工,想支援我点火食费。

    还有最后一个瓶子和最后一幅画未拍,石远航就向我汇报拍出去的总值,二百六十万三千七百两。多让人惊喜的数字啊!就是说还差四十万两就凑足三百万,连让皇上发愁的那二百万都搞定了,把最后这两个拍出去就大功告成,主要是不用我花一分钱!

    以前不捐鸿运楼赚的银子是不想白白把辛苦钱送给皇上,现在我找到留下自己所赚银子的理由了,给昕雪轩六人作嫁妆和娶媳妇用。

    全场人都在等最后一场表演和最后两个拍卖品,可等了一会儿台上也没人出场。怎么回事?最后一场应该是云晴的表演。我不太放心,预感可能是出了事。

    见到小白向我摇头,知道真的出问题了。忙去地下室去看看,看到云晴痛苦地坐在椅子上,原来云晴不小心崴了脚。我想到云晴看瑞青岚那神情,就立即明白她是如何受伤的,垂涎美男没看脚下。

    还好不太重,只是红肿了,把伤药拿出来让雪名给她敷上。雪名面色担忧,美目皱起:“云晴这样是不能上台了,不如我去顶一下?”

    节目都是照单准备的,没有时间准备应急的节目,而且三楼的顾客不太好糊弄,不能把没经过排练的节目拿上去,最后一场不能出差错,说什么也要把这四十万两给扒出来!

    我安慰大家:“不必担心,我会想办法!”

    三人一听我保证,面色立即稍缓,我的话这么有力度?其实我心里还没主意呢!

    透过窗户看着今晚的月色,月光如洗,静影沉璧,我瞬间想到一个主意。楼内正门上方一楼和二楼之间有个阳台,那本是观赏月景所用,阳台足有十米长度,一楼和二楼最里边坐的人可能要往外边探点身子才能看到全景,最有利的位置就是三楼瑞青岚和狐狸那边。

    在开业前几天人手不够用时,小白见有人吃完了不付钱,悄悄从阳台那偷跑掉,他就把那阳台给堵死了。完全破坏了美感,没了原来的设计,更看不着月景和树影。

    让人把桌椅移开,倒出阳台,视野立却变得开阔。窗户只按了一层沙帘,如果把灯火都熄灭,就可以欣赏到阳台上的夜景。我把云睛的长裙穿上,袖子本就很宽,再束腰,下摆轻松,头发全部垂下,随意挽个发髻披在身后,猜测楼内的人透过阳台的纱帘只能看到身型、发型,看不到具体什么长相。灯火全部熄灭,我站在阳台一侧等着琴音。

    场内突然变黑暗,让众人吃一惊。雪名弹奏的琴声响起,大概是月景怡人,场内不需几秒就安静下来。

    窗外树影俱止,月光披洒在周身,清冷浸入思绪。我跟着音乐缓步而动,甩袖起舞,忧伤的曲调拨动思念的心弦,让苦中作乐所掩埋的哀伤再一次觉醒,叹命运捉弄,品尝心碎。

    万籁俱静的星空下,只影独舞。

    我不擅舞,只是借着腰身弯度能摆出想象中的妖娆多姿。说句诚心的话,全凭感觉走!

    不能表演时间过长,毕竟我想的姿势不多,再舞下去就露馅了!

    做了个收尾动作,雪名很聪明地知道我要结束了,掐准调子结束琴音。我闪下阳台就去地下室,远远地听得身后传来狂热的喝彩和鼓掌声。

    曾经在深更半夜我也听过这种喝彩声。那年还在念书,夜肖吃多了出来溜达,学较位置有点偏,我不敢远走只在校院内转悠,一间教室内突然亮起了灯光,并发起震动耳膜的喝彩声,甚至还有敲桌子的响声。我吓得一哆嗦,一溜烟跑回宿舍,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都没顾得上擦,只因我念得是医校。

    第二天早上才知道那是看足球呢!看球就看球,为什么不开灯啊?还营造气氛,而且细打听才知道那晚看得根本不是我们国家的足球赛,这帮球迷太疯狂了!

    正在扣护腕之际,感觉身后跑来一人,我忙把换下来的衣服藏起来。

    来人是瑞青岚,他一手扶在门框上,一手扶着胸口还在大口喘着气。我在思考怎么和他打招呼,他就一下子抱上来,吐出的热浪气息都喷到我的脖子上。

    本想推开他,但他抱得更紧了,并断断续续又兴奋异常地说话:“是你。。。。。。是你!你别想再骗我,我知道刚才跳舞的人是你!”

    我装作疑惑:“刚才跳舞的是云晴,我一直都在这,你看错了吧?”

    他拼命摇头,紧抓着我后背的衣服,再次咬住不放:“是你,你不要骗我!我知道那么美的身影全天下只有你!即使只看身影我也知道是你,你不可以不承认。。。。。。”

    轻吐一口浊气,我就知道是这样!如果我被害了,找瑞青岚去认领尸体最管用。石远航说他哥化成灰他都认得,果然有些道理的。

    门外脚步声接近,看瑞青岚这样子要是推开他,会越演越烈吧!没关系,反正来的人是他。

    人已站到门口,狐狸并未像瑞青岚一样跑着过来,而是慢慢走到地下室门口。即使他认出了是我,也一样能保持镇定。

    他还未跨进来,止步于门口,看到了我们拥抱的场面。虽然并没有表示震惊,脸色却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看上去像在憋火,面上青一阵,紫一阵地上了色。

    他一定认出背对着他搂着我脖子的这个男人是谁了!虽然我两手臂下垂站那一动未动,什么也没做,这场景还是会让人误会。

    狐狸紧紧抿唇盯了我半晌,未置一语,狠狠地转过身,大步流星地离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