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第七十一章 消极模式

章节字数:2643  更新时间:13-10-07 16: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瑞青岚见我不再反对作诗,就向大家推荐以酒代点评的玩法。几人比刚才还要积极,也许是瑞青岚把我在尉迟做的事讲得太吸引人。

    杨炎彬忙抓住重点,不给我反悔的机会:“不知以何为题?”

    余致远作势瞄一眼墙上的画:“青岚这梅画得好,不如就以‘梅’为题?”

    真不知道他们是想见识一下,还是想刁难我?他们平时一定没少作过“梅、兰、菊、竹”的诗句,却只出对他们有利的题目,这群坏小子哪像科举考试那会的小胆子,现在都敢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

    五人心里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要亲眼目睹一下我现场作诗。我就遂了你们的心愿,表示赞同。

    蒋文博左右看看,提议道:“不如从我开始,然后是俊驰?”

    看来还是很照顾我的,给我思考的机会,挑了个离我近的开始,这样我就是最后一个。我看着墙上的梅,脑子里出现了两首诗,心想看看他们都做得怎么样,再作决定。顺序是从我右侧的蒋文博开始,然后依次是郑俊驰、杨炎彬、彭弘文、余致远、瑞青岚,最后一个是我。

    蒋文博想好了开始朗读,我听得仔细。知道这个世界没有唐宋八大家这些人物,但也要听听他们作的有什么不同。几人朗朗上口,作诗的速度那叫快,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现场作的。

    这里每个人都是佼佼者,想糊弄他们是不行了!

    众人点评后,瑞青岚作首跟墙上不一样的,显然文状元就是文状元,即使再重新考一次他还会是文状元。

    瑞青岚的诗让众人心服口服,我和其他五人都是三杯。众人又把眼光对着我,这场景我见过,焦点啊!他们作得那么快,无非是想亲眼见见我的真正实力,换句话说,就是瑞青岚讲得天花乱坠他们也不相信,眼见为实。

    看着面前的酒杯,我没有很强的好胜心理,之前在尉迟是关系到归属问题才借了诗。瑞青岚成天把我想得那么好,在他那期待的眼神下,我突然很不忍心毁了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就如他所愿吧!

    前面几人都是直接赞梅,所以我再来个委婉点的。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看着几人惊喜又赞赏的表情,我内心伤感,瑞青岚什么时候才能忘了我呢?

    我不得不再解释一次,瑞青岚双眼闪闪发亮,紧跟着回应:“我们相信不是王爷作的,是王爷‘借’的,这首诗真的借得很好!”

    这是什么话?好就好,不好就是不好,哪有借得好之说?

    看来我是越描越黑,文人通晓古今,谈得也多,一直到晚上的时候他们才散席。见其他五人都跟我告辞,我表示不满:“你们真不够意思!说好不醉不归,谁也没醉就散了!这次饶了你们,下次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众人点头称是,我感叹现如今文人都全面发展了!

    只剩下我和瑞青岚两人,他脸上稍有些红晕,快醉了吧?

    “不知道是陛下摆宴的功劳,还是你们本身就有酒量,我一个都没灌醉就都散了!”

    他红扑扑的面上扯出一抹清澈的笑容:“他们就是担心王爷把他们灌醉才跑的!”

    “你不担心吗?”我侧首盯着他的表情,想看出他是不是想见我才组织这次的谢恩宴。

    “我一直在等王爷把我灌醉。”他低下头回答,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看了他一会儿,我又把目光放在他因有些紧张而抓紧衣服的左手。我放下酒杯,要把他的左手拉过来,他顿时察觉到我的意图,忙把手背过去。

    我只能用旧招:“你不让我看的话,我就大声喊人了!”

    他立即乖乖把左手放在身前不动了。

    把那只手手心朝上放在我腿上,然后从怀中取出药瓶,一边轻抹在他的伤口上,一边道:“以后不要再自己动手做菜了,这双手可是用来握笔的,不是用来拿刀的!”这瓶药可以让伤口愈合速度加快。

    抹完后看着他,他的脸比之前还要红,酒劲才上来吧!

    我起身告辞,瑞青岚忙喊住我:“王爷!”

    转回身看着他,他抬起头却欲言又止,一池清泉颤颤的模样真的让人心生怜悯。我回了回神问:“还有事吗?”

    他终于鼓起勇气:“王爷能陪青岚呆一会儿吗?”

    想起瑞青岚的父母都不在世了,叔叔和婶婶抚养他长大的,他中状元后把皇上赏赐的东西都让人捎给了他叔叔,却一次都没回去过,他在帝都更是无所依靠,想来他那么多年都是独自承受那份寂寞的。

    我心疼这孩子,他还不到二十岁,有了上次催情药的事,恐怕这次他提出这个要求已经鼓足余下所有的勇气。于是我笑着应下,走进他的卧室。他自己先上了床,然后又给我倒出地方,这个场景在狐狸那也曾见过。

    他把头挨在我的脖子很近的地方,不让我看到他的面容,又伸手抱住了我。没一会儿我就听到了心跳声,我的心脏跳得很有规律,没规律的是瑞青岚的心跳声。

    他语气中稍有些委屈:“我已经知道那天你抱着的男人是谁了!这是老天给我的惩罚,是我对你做出不轨行为的惩罚,我很后悔做出这种事来,伤了你,也伤了我自己。赫连芳说出那些话时,我就明白是我一手造成了你和他的那种关系,我亲手强迫自己心爱的人去和别人发生关系。”

    他抑制不住泪水,啜泣了几下,又接着道:“我从直接伤害你又变成了间接伤害你。你明知道那茶水里我下了药还要喝下去,我多希望你能打我、骂我,那样我会好受一点。可是你都没有,还在安慰我‘不是你的错’,我恨透了自己!之前去那种地方只是想借机惩罚自己,若能败坏自己的名声也好。你告假三天,我也想了三天,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你不会属于我,我这种人不配拥有你。。。。。。”

    我不能再让他陷入这种消极模式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配不配的,爱情是要看缘份的。我和你是有缘无份,和配不配没什么关系,如果按照你的说法,也是我配不上你。”

    我尽量说得温柔点儿,他却一个劲地摇头否认,我的衣领快被他的眼泪湿透了,只得抬手试去他的泪水,好长时间才把他哄好。他像小孩子一样睡得很香,在我怀中入睡的,他失眠好长时间了吧?

    回到昕雪轩,门口站着一个人,高义。他来干什么?狐狸那有什么事吗?

    高义看见我过来,急步上前直奔主题:“我家王爷生病了,大概是着了凉,代夫给配得药王爷不喝,病情又加重了,您能不能去看看?”

    从声音可以听出他有多焦急,我问明:“是他让你来的?”

    他摇头,前所未有地解释过多:“不是,我是背着王爷出来的。他只在床上躺着,不喝药,也不说话,大家都很着急。。。。。。”

    高义都急成这样,看来事情很严重,我打断他:“我进去取些药就去看他。”

    见我点头,他貌似松口气。本来以我和狐狸现在的关系,没有前去的道理。

    我没惊动大家,直接取了些常用药就去临亲王府。

    打开房门就是一股浓重的药味,进入后就看到床上躺着的狐狸,管家那老头端着药碗担心地看向床上,高宇也在一侧,地上全是碎碗,一看就是动怒用手摔的,而且不只一二个。两人看见我来,好像脸上都呈现希望,看样子谁都知道我是神医了!

    他们刚要对我说话,我就打个阻止的手势,对着床上面向墙壁侧卧一动不动的人道:“听说你不喝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