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第七十二章 冰释前嫌

章节字数:2766  更新时间:13-10-07 17: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床上的人听到我的声音身体微动,仍然没翻过身来。不知道对着墙壁出神,还是干脆闭上眼睛装睡呢。

    从管家手里接过还有热度的药碗,大概已经热过很多次了,我喝了一小口,闭上眼睛品尝,再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把把脉,然后用对待病人的语气道:“这药配得多好!代夫用心良苦,你不喝能对得起谁?”

    见他还没动作,我上前几步,没有犹豫地直接跨上了床,并跨在狐狸的腰上,左手端着碗,右手扶着他的后背把他扶起来。许是我的举动太过大胆,让他不得不睁开睛看看我在做什么,只是眼神一楞,又接着闭眼装不出气的。

    他猜对了,我要喂他喝药。喝一口含在嘴里,对准他的嘴灌下去,让他稍仰头,直到喝下去为止。平时我是不敢当人面这样做的,但是我对他还余怒未消,纯属借怒壮胆。

    这样反反复复十多次,终于把一碗药喂干净了,我就当再伺候一次瘫痪。

    门口站着的三位早已目瞪口呆!还是老管家最有经验,反应过来马上接过我端着的空碗。

    狐狸紧闭着眼睛,大概药太苦让他皱起了眉头,嘴角那还流下没咽下去的汤药汁,这副模样真的很媚惑,所以在把他放躺回床上前,我不管屋内有没有人就伸出舌头把顺着他嘴角流下来的药汁舔干净,一直到他的嘴角还意犹未尽:“味道不错!”

    眼见围观三人早已惊掉下巴!

    我扶他躺下,从床上下来,掏出带来的药丸给他顺下去,对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的三人嘱咐:“他已经没事了,半夜再给他喝一次刚才那碗药即可。”

    交代后我转身要走,听到床上一声不吭的狐狸猛地咳嗽起来,连身体都咳得一抖一抖的。我顿住脚步,不知道走还是不走。

    这“突发性咳嗽”比国舅那“突发性头晕症”像多了,生病中的人一向有资格耍赖。

    高宇快步拦在我的身前,好像特别焦急:“不如,不如。。。。。。”

    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开口说话,声音略显急切,却吞吞吐吐。我听着都替他着急,屋内的人也只有他以为狐狸是真咳嗽。

    我打算帮他一把,也帮帮死要面子的狐狸,于是我上前一步盯着他问:“不如什么?”

    他耷拉着脑袋,欲言又止:“不如您。。。。。。”

    难道他是个磕巴?怎么就没一句完整的话?

    我玩心大起,恶趣味地贴上去:“留下来干什么?”非要让他这个“说话困难户”说出来不可,他比靳安还要习惯沉默。

    他倒退两步,大概心里早已把我认定为女魔头之流,刚才他看全了我不知羞耻地在他们面前对狐狸做的事,虽然他很想尽一个属下的责任,却无法在我这样的人面前说出口。

    我不依不饶,抓住不放!这时床上的人已停止咳嗽,低声道:“你就不要再戏耍他了,他确实不太喜欢说话。”

    高宇听狐狸这么一说,立即鼓起勇气:“请您留下来守王爷一晚。”

    我见他终于说出口就不再为难他,转身板住脸把刚才高宇的话翻译一下:“他说担心你晚上有事,让我留下来守你一晚,你可愿意?”

    他轻声斥责:“真多嘴。”

    本是句责怪的话,听起来却没有责怪之意,这都是毛病啊!

    高宇立即伏首:“属下知罪!”

    他比我家靳安还老实。狐狸没再说话,不过还是向墙壁点了下头,接着向后轻摆一下手,那三人都出去了。

    我径自上床,把他抱起来轻轻放在里侧,给他盖了被子后躺在外侧。狐狸闭着眼睛对着床顶,一脸不爽地问:“你跟谁喝的酒?”

    大概我身上的酒味太大,他发烧失灵的鼻子都能闻得出来。

    我据实回答:“礼部六人说要谢谢我,请我喝酒。”

    可能生病中的人受不了酒味,我想一想还是洗洗的好,于是又起身下床,听得狐狸小声开口叫了老管家给我准备洗漱用品。这人心思太缜密,我动一动他就知道我要干什么。

    再次躺在他身侧时,我才没话找话:“你生病了为什么不叫人去通知我?我以为你只想休息下才告假的。”其实我从高义那听到他生病的消息时火气就消了大半。

    “通知你,你会理我吗?你不是还在为那件事生我的气!”

    他的话里稍带些怨气和倔强的委屈,死鸭子嘴硬啊!

    “我后来清静下来想一想,你说那话大概是在我中了催情药之前的事,之后出口的可能性。。。。。。”

    我没多少底气,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耳边传来一声低语:“是在我们酒楼相遇之前。”

    那个时候是第二次见面,就是说他在大殿上第一次见到我时从皇上的态度中找到不利于自己的因素,于是就先摆了一道。那时我也在防备他,还觉得他很危险,可想而知,他一定也觉得我是个危险人物,会威胁到他的利益,那样做也不为过。

    心喜之下,见他还闭着眼,我就吻了上去,有这一句话我都释怀了。

    他在我吻到双唇的那一刻睁开了眼,眼里都是红血丝,他不是为这件事才没睡好吧?

    我把情欲强行压下去,他在生病,体力肯定跟不上,只能找话题来转移注意力:“陛下已凑足五百万两银子。”

    他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你乘鸟飞去时,我已经相信无论什么事都难不倒你。”

    他盯了我一会儿,然后把头转向一边,并伸手把自己衣领的纽扣解开两个,我刚压下去的情欲在他这个动作下全部疯涌上来,他这是在干什么?

    我想再次压下这股火,可是他一句“我挺得住!”就让我失控。上前抱紧他,又堵住他的嘴,狠狠地啃吻,顺着他解开的衣领扯开了他的衣服。

    从他的双唇吻到下巴,从下巴吻到脖子,再吻遍全身。虽然我想尽量轻点,不想虐待病人,但一开始就没法停住。不得不承认,我喜欢狐狸叫床的声音,他每次都叫得我热血沸腾!

    他大概知道的,我对他的叫声很有感觉。这个人一定没有对谁做过让步,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和人冰释前嫌,这是他想“合好”的行动证明,显然他把我当成了垂涎他身体的那种女人。

    窗户那有人敲了三下,知道那是高义在提醒我节制,他们的王爷还在生病。

    狐狸很难再撑住,我给他盖上被子又摸了摸他的热度,服下药丸,抱着他入睡了。看着他熟睡的面容,我知道他这段时间不好受,有些后悔这么折磨他。先不管我和他是什么关系,身边多出一个能抱着入睡的人,也不见得是坏事。

    第二天醒来,见狐狸侧着身子用手支撑着脑袋看着我媚笑。

    我缓了一阵,才想起这是在临亲王府。要起床去早朝,却被狐狸拦住:“你不用起来,我已经让人给我们告假了。靳安和靳全来找过你,我让他们回去了。”

    呵!他动作倒是快。

    他又低下头,装作不经意道:“我给靳安道歉了!”

    我一怔,立即目瞪口呆,以为自己幻听了!

    见他轻笑,我知道是真的:“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听说!临亲王也有道歉的时候?你怎么不让我在场啊?”

    他只是抿唇,这次没有回嘴。我内心欢喜,冲着他傻笑一阵,然后往脸上抹黑药粉。

    他看惯了我的做法,还是好奇:“你为什么每天都要往黑了抹,白一点不好么?”

    我瞬间就找到一个理由:“我怕别人喜欢上我啊!你别看我性格扭曲成这样,还是有人喜欢的!”

    他一脸正色,接着试探着问:“有人喜欢你不好吗?”

    我倒是忘了,他不好糊弄,即使他昨晚还发过烧。于是我停下手中动作,郑重回答:“我今生今世也不会结婚,为什么还要让人喜欢上我?”

    他怔楞片刻,好像很惊讶。缓过神来,又装作不在意地轻笑:“你不是说真的吧?”

    我站起身,面向他正经回答:“绝无虚言,否则五雷轰顶,死无葬身之地,我可是发过毒誓的!”

    看到狐狸的笑容慢慢转变,严峻而震惊,我知道这个世界的人相信毒誓,他也一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