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第七十九章 深入骨髓

章节字数:2950  更新时间:13-10-09 13: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每隔两天,我就要变着法地哄狐狸一次,他这次真的动怒了!

    见他走过来,我与他的脚步保持一致,用一个道歉人该有笑脸说话:“喂!都几天了,你这气也该消了吧?”

    他上了马车,我也紧跟着上去,还好他没有把我撵下去,只是自顾自地喝茶,视若无睹。我就不信了,你真能当我不存在!

    想一想怎么哄好的六皇子,于是我赔上笑脸征求他的同意:“我给你唱个歌好不好?”

    那半闭的双眸一动未动,只是这几天都一直皱着眉,看来我只能使出毕生所学来哄他。

    我抽出笛子,把我所会的曲子都吹了一遍,从《半月琴》吹到《乱红》,从《女儿情》吹到《枉凝眉》,要是四师傅在这定会泪流满面,外感内伤:为师甚感欣慰,你终于从为师这学会一种技能了!

    茶壶里的茶水都被狐狸喝光了,他还是不动声色。我吹得嘴疼,他就是不理不睬,让我彻底泄了气!

    长叹一声,感觉自己有七老八十,盯着他一向穿着讲究,此时却没有掖好的靴边,开始语重心长:“我之前说的都是气话,那孩子确实来的不是时候。以你我在朝中的立场来看,这件事不能让人知道,否则难免会有人猜想孩子是谁的,那个时候大概所有人都会想到赫莲芳说的话,就会把所有矛头都对准你,掩饰得再好,也没有不透风的墙!”

    我停顿下,见他仍没动作,不得不说出心里话:“如果能侥幸成功隐瞒,这孩子出世也一定要藏起来,因为我们没有办法一起扶抚她。不论我们谁抚养,她都少了个爹或娘。我不是担心你养不起她,更不是担心你对她不好,但是你注定要娶妻生子的。虽然是你亲生的,但不是你的妻子和妾室们亲生的,若这些女人争宠起来,恐怕最终受到伤害的只会是孩子。那时这孩子就会伤心绝望,如果她有选择的权利,她不会选择出生到这个世界上来!”

    相信他能理解,我看到他放在茶几上的手微动了一下,眉头皱得更深。

    “还有个不能要这个孩子的理由,我现在不能说!”

    我缓了口气,抑制住鼻尖的酸劲冒出来:“我拿掉孩子的那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小女孩,我上前想抱她的时候她就飘远了。她嘴里说着我听不清的话,我知道她大概和你一样怨恨我吧!”

    他紧紧闭上眼睛,颤抖的双唇,狠狠抿成一条线,强行压抑着什么。

    “你可能觉得这些够不上拿掉孩子的理由,但是对我来说这些理由足够了。之所以由我亲手来做这件事,只因我是个代夫,没有别的原因。”

    解释完我径自跳下马车,因为再说下去,我可能会控制不住情绪。胸口很疼,站定在原地缓解,与一侧飞奔的高宇擦肩而过,他看着我的眼里没有了那天的仇恨,而高义也没有当天装作不熟的模样,把目光定在我身上。

    他们都是从狐狸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能理解我的做法,原谅我气坏了狐狸,但是狐狸却不会这么轻易原谅我。

    异常烦躁感让我哪都不能去,不能用内力连乘鸟都做不到,还好杨语彤来登门造访,说谢谢我送她发簪。我拿出居家必备的葡萄酒招待她,女孩子一般都喜欢这个,她品尝后果然满意:“语彤今个来姐姐这,可是来对了!经常听表哥夸赞靳忠王,那天在宴席上才得知靳忠王就是姐姐,语彤一直敬佩得紧!”

    她要是真听到杨尚书夸我,哪里还能有敬佩而言?我在朝上一向都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恩怨分明。除非她也是同道中人,觉得我比她更胜一筹而敬佩我。

    “语彤以后要常来坐坐,雪名、雪彦、云晴,我的三个妹妹,现在又多了一个妹妹,语彤也不要见外,当自己家一样。”

    她立即乖巧地给我伏一礼:“姐姐们万福!”

    富家千金都是人精啊!

    她含笑瞧了一周,发挥所长:“语彤那天见着几位姐姐才知道什么是美人。”

    杨语彤才十五岁,数她最小,却多才多艺,外带多心眼。这样的女子打着灯笼都不好找,于是我又充当起家长为靳安和靳全物色良人,当下对他俩表示不满:“你俩把面具都摘下来,这大热天的,多热啊!何况语彤都是我们自家妹妹,你们不要显得见外。”

    至从我拿掉孩子后他俩都小心翼翼,生怕我有不顺心,这时都特利索地把面具摘了,也没有回嘴,不过眼神明显在说:她又要抽疯了!

    果然杨语彤瞠目,用手绢挡着半面,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不让人看出她太过吃惊而张着樱桃小口。看过后,她嫣然一笑:“没想到姐姐家里还藏着两位这么出色的男人!”明明眼睛一直瞄着却非要说我家里藏男人,这是想试探一下是否“名花有主”吧?

    靳安跟我学的脸皮厚了些,一点反应也没有,垂眸沉默。靳全神色复杂地瞧了我一眼,他再清楚不过我的目的。

    我朝他挤眉弄眼,告诉他别让我失望。他转动酒杯,代表他有意开口,对于动作语言,我一向翻译得十分准确。

    靳全挑唇一笑,妖气顿生:“语彤这么说还算是给我们面子的,某人称我们为——妖孽。”

    众人难掩笑意,我轻咳一声:“那已经算是给你们面子了好不好?”

    靳全侧眼看着我,而杨语彤一直盯着靳全,眼睛发直。我心道:有戏啊!

    最后杨语彤像是发现了目标,临走时还不忘给我先打预防针:“以后妹妹可是要常来的,姐姐们可不要嫌弃!”

    这年头姑娘自己找婆家的不是没有,她就是先认认门。

    烦躁感已经达到极限,我从未试过和一个人怄气这么长时间。身体还未恢复,习武之人不能动用内力是一件很无力的事。

    狐狸对别人都可以打哈哈,唯独对我阴沉着脸。他倒是有耐力,如果换作是我早就心软了,不可能坚持这么长时间。

    我叹了口气,止不住的心烦意乱。

    礼部事情多且杂,皇上凡是有解决不了的事都往这推,还好有瑞青岚他们在,我还落得个清闲。但是烦躁时连精神都不集中,朝殿上,恍然中听到皇上提到我。

    我站在中间,还没张口就感觉到疼痛突袭,我都没来得及反应两个穴位就被冲开,那十年未发的不论是骨头还是血肉都跟着疼的感觉再次复发,数以万计的疼痛点吞噬着我身体。

    坚持不住,我单膝跪地,手撑地,捂住胸口。耳边惊呼声不断,骚乱四起,皇上的声音在近前:“寒儿,怎么了?”

    我张口的同时吐出一口血,现在管不了其他,当务之急要把七月压下去。

    不理会口中涌出的血液,我原地盘膝打坐,调动全身内力,进行压制。感觉到从身后输送过来的内力,知道靳安和靳全在助我运功。可是血液在狂奔,连周身都是血雾,血腥味浓重,而七月在阻止我汇聚内力。全力抵抗下,也没有足够的内力供我压制毒性。

    三人合力还是不行!没有师傅们的内力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封住。终于支持不住,我连打坐的姿势也维持不了,这种深入骨髓的疼痛让我无法忍受。

    随着我的松懈,五大穴位一起冲破,等不到内力释放我就被七月占据了身体,无法动弹。好疼,真的好疼!已经十年未尝过这种疼法了!大概是七月憋得太久,把我十年没受过的苦一起还给我。

    看着殿顶闪亮的夜明珠,视线慢慢变成黑暗,可是痛觉未减,听到内心自己狂喊的声音,为什么不让我晕过去?死了也好。。。。。。

    脑子里回想起女娃也经历过这种疼痛,她为了减轻痛苦,不停地喊着“叔父”。

    我不知道皇上在哪?眼睛看不见,眼睛没法转动,可以想像到自己瞪大的眼睛血如泉涌的模样有多骇人。

    “叔父。。。。。。寒儿好痛。。。。。。”有谁把我搂在怀里,这个感觉好像梦中的场景。

    现在才知道女娃喊了那么多声,其实并未减轻一点痛苦。

    “叔父,寒儿这次。。。。。。恐怕撑不过去了。”

    “你不要。。。。。。再生气可好?”为什么到这个时候还惦念着他?如果我死了,他会难过吗?

    很想最后再哄哄他,露出个笑脸,大概这时会笑得很难看,那双手臂捆得更紧了。

    脸上被一滴滴滚热的液体浇灌,淡淡的檀香味从鼻尖划过,是除了血腥味以外的味道,曾经我把这种味道搂入怀中,做着不同的美梦。

    无法再思考,这样也好,不用再那么疼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