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厉兵秣马,战火连天  第一百零四章 一步距离

章节字数:3667  更新时间:13-10-15 13: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眼见要天黑了,这十来人竟然在这里陪看一整天!不过有些人见我冷笑不止,都不敢吭声,或者有的已经在合计先走一步了。

    集合队伍,我有必要再强调一下,让斥候队真正了解军演的重要性:“半个月后你们这群饭桶要和军队进行演习,为了不让本总指挥太过丢脸要加强对你们的训练。副指挥带队,进行十公里越野长跑,掉队一人全体加罚场内跑十圈!”

    我没提负重就是轻装上阵,这样轻松得多。这十公里跟平时训练的五公里负重其实只轻松一点而已,二百多人都以为我手下留情了,全员都打起精神,面露喜色,好像根本没听到“加罚十圈”的字眼儿,忘了有算数这回事。

    等他们都跑开了,我才再次冷笑出声,已经示意四驸马带队走第二条路线。第一条路线平整,第二条路线坑洼,劳累程度很不一样,我怎么可能手下留情?

    “众位辛苦了,陛下已命人备了晚宴,请各位准备入宴吧?”我总算能甩掉他们了!

    潇洒地走上几步,却没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那一排人都傻眼了,我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能让他们吃惊到这种地步?

    大皇子轻咳一声,在我走之前问最后一个问题:“姑姑,斥候队一日大量的训练后还要跑十公里?”

    我疑惑不已,不禁把训练的内容念道一遍:“早上负重七公里,匍匐。。。。。。晚上十公里有什么不妥吗?照平时他们的速度来算,十公里大概能有三四个掉队的,全体加罚场内跑三四十圈,相当于晚上十六公里,不算多,这点儿距离都撑不下来怎么做斥候?以他们现在的水平深入数十万敌军中想保命逃跑都跑不掉,本指挥平时加强训练也是为了他们的性命着想,本指挥得跟上去,担心他们偷懒,恕本指挥不远送了!”

    用随意的口气说出这些斥候队的任务量,无非是想让他们知道,让你出二万五千士兵,我是认真的!

    最后众人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好似在替这二百四十人感到悲哀,摊上我这么严谨的人。

    其实我不想去晚宴,那些人在斥候队参观了一天,我见到他们就烦!

    我觉得在军营过得更惬意,特别是接下来的野外生存训练,一定会让我乐在其中,而且我又想到了一个不让斥候队好好睡觉的主意,等他们睡熟了,我就敲锣,电视里演的特种兵不都是被这么折腾出来的吗?

    不过事与愿违,李总管又来了!李总管作为皇上的头号爪牙有个很响亮的绰号,人称“请必到”。凡是皇上让他去请的人,没有他请不到的。据说以前有个病得不行了的官员,最后也被他用担架抬去大殿了。

    “王爷,陛下在宫内摆宴,命小人来请王爷、四驸马、四皇子一同赴宴。”

    我合计着还是痛快点吧!在他面前称病不太明智:“多谢李总管通知,不过我要换身衣服。”

    彼此有几把刷子都了如指掌的情况下,再去跟他客气显得生疏。我在他面前经常称“我”,他还得觉得我平易近人。

    李总官堆笑着施一礼:“王爷随意,小人去帐外等候就是。”

    他果然不达目的不罢休!也罢!我取了包袱里的衣服,痛快地换上。前去交代斥候队好好训练,叫上四驸马和小四,要随李总管一同进宫赴宴。小四这个没心没肺的,要穿着那身训练的队服去。

    我恨铁不成钢,咬牙道:“小四,你可长点心吧!去换套干净衣服,怎么说也有外国使者在,那队服都快磨破了!”

    堂堂四皇子别让人看了笑话,虽然使者都知道那衣服是怎么磨破的。相信一提到斥候队,他们的脑子里都有我的影子。

    他挠了下脖子,傻笑地去换了。

    有一个月没见到宴会的场面了,李总管把我引到座位,我再一次见到白天在我身后嘻笑、憋笑的这些人。加两位使者共十人,他们都见过我训练斥候,还让我跟他们坐一起,真是阴魂不散!

    见小四与四驸马等我先坐下,我就坐在三个空座中间的位置,弄不明白这么多人挤一桌不闷得慌吗?

    狐狸正巧在我对面,我一抬头就能看见他,不抬头也能看见他。

    我的心情不是很好,不知道为什么提不起兴致来,还特别心烦。上次七月失控也是这种感觉,不过没有那时强烈。想着宴后实施这些日子我钻研出的“银针封穴法”,不然下一次七月再袭,我恐怕支撑不住。

    虽然内力上涨两成,但我还是不放心,所以才想到银针封穴这个万全之策。

    “靳忠王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

    我抬眼,就看见狐狸琢磨意味的神情和略有担心的神色。

    “没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怎能告诉他心事?

    算算我和狐狸已经有一个多月未单独相处了!一个月并没有让我对他产生疏离感,相反在军营里的夜晚很多次都想把他拥入怀中,闻着那淡淡的檀香味,会让我觉得安心。

    难道我对他怀有眷恋吗?

    梦里没有再出现越师傅惊鸿的身影,这是不是说明我成功地把对他的感情压在心底,或驱逐出境?

    我也没有再做任何前世带有预兆的梦,前世记忆中的人已在时间的流逝中变得模糊不清,即使我努力回想,进行反复记忆,想把一张张面孔储存在大脑里,却一无所获,第二天醒来照样被抹杀掉。

    很想拼凑齐全的今世记忆却莫名其妙地找回来,我竟然想起被坏人别人摔在地上的襁褓中的婴儿可能并没有死,她的哭声还有印象。

    这些统统向我预示着,我即将成为这个世界的一员。

    。。。。。。

    皇上即使找人代酒,也要敬上几杯。

    我免强打起精神,因为大家都变着法地向我敬酒,特别是这两位使者,用醉语夸赞我,萧君佐和嫣熙涵两人怕是都醉了,要不怎么能夸得这么实在,还公然地在皇上面前挖墙角?

    皇上对他们的醉语不当回事,不过说出来的话让我发瘮。那意思他们要能跟我父亲结拜,也能得到重用我的机会。

    瑞青岚找人扶着两人回状元府,他走时平静地跟我告辞,又再次像以前一样叮嘱我几句:“王爷您别喝太多。。。。。。”眼神里还藏着担忧,我知道除了一直注意我的狐狸,他也观察到我心情不好。

    我笑着说不会,让他放心回去,却在无意中碰到魏成茗探究的眼神,我转眼不再继续深入理解。

    现在还能找到以前宴上的感觉,恐怕就是我和狐狸总能撑到最后,或者他有意等我。

    狐狸从对面坐到我身旁,整个大殿就柱子后面有三人,靳安和高家兄弟。

    他一扫愁绪,笑眯眯地问:“你有心事吗?”

    “没事。”

    “你一向爽快,一点都不像你!有事不妨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我想再看看那个世界的亲人,这忙你帮得上吗?

    他抓住我握酒壶的手腕,带着前所未有的诚恳道:“去我府吧?”

    “你不是不知道,我住在军营。”轻轻挣脱开,我知道他不敢在这里做出过分的举动。

    “那有什么关系,你不是跑得很快吗?”他笑意浓浓,似想起了某些开心的事,一双狭长媚眼十分撩人,白暂的玉面因酒气而泛着粉红色,明媚的笑容映得红唇艳艳,那份尝过无数次的柔软叫人难以割舍。

    心中突然燃起了一个念头,再抬眼时,已伸出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上去。

    他全身一僵,瞪大眼睛震惊片刻,以最大的力道起身挣脱,并拉开一步以上的距离。他这么强烈的反应伤到了我的自尊心,想当初我也不希望在大庭广众之下任他接触,不过那时是顾及瑞青岚的情绪。

    原来他并不敢这样做,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与他的关系。殿内虽然只有三位旁观者,不过也难保殿外蹲墙角的不察觉。

    我捂眼轻笑,几秒便收敛笑容,用十分平静的声音道:“吓着你了?”慢慢饮下一杯酒,再轻轻把空杯放下,我内心期待他说点什么,担心发出重音让我错过他的话。

    事实上我多虑了,他狠抿着双唇,还在酝酿着怒火。

    内心自我嘲笑,明明知道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是想试探在他心中的份量,即使我们谁都不敢承认,谁都不承认想念过彼此。

    “你疯了吗?”他的面上已经换过好几种颜色的脸谱,最后停留在愠怒。

    不但是他,那三人也同样震惊,我的举动有点失常加不要脸吧!

    他站那一动未动,紧紧盯着我,愠怒中带着探研,一贯的镇定虽然没能维持住,却让他没有当场跑掉。

    我饮尽最后一杯酒,放下酒杯,默不作声地向外走。原来我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话说我到底要试探什么?

    不想承认他伤到了我,因为没有爱哪来的受伤?我爱的一直是越师傅,是越师傅。。。。。。

    身后的人跟了出来,不过就像以前我跟赫连芳说过的,至始至终都保持了一步以上的距离,害怕我再做出让他猝不及防的疯狂举动。

    “你到底怎么了?”

    我很不想在这个时候跟他说话,但是我有必要为自己挽回一点自尊心:“没事,就是没什么兴致找点乐子而已,没想到逗你玩都能把你吓成这样。”

    该想法子治治这个有“多动症”的七月了,它太不像话,竟然屡次考验我的耐性!

    见狐狸还跟着,我只能出言道歉:“刚才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有那么强烈的反应。”

    我头一次对他道歉,只因为道歉能让我与他之间距离更远。他听后停住脚步,面色铁青,怒气更盛了!

    带着靳安一起去断崖,现在我身边只有靳安一人了,相信他会为我严守秘密。把手指划破挤出一点血,滴在靳安身上。他感到疑惑,不明我这一举动的意义,不过他还是惊奇地四下打量这个断崖底层。

    开始跑下来时,他虽然担心却没有犹豫,紧紧跟着我,可见对我有十分信任。他摘下面具,想看得更清楚些,这里光线较暗。

    我带他转了一圈,当看到白蛇一家时,以靳安的胆色都差点惊掉下巴,连连后退,和我当初的反应一样。听到脚下有什么东西逃窜的“哗啦”声响,靳安才知道我给他滴血的作用,谁都知道天下最毒七月,连食人虫都不例外。

    我们抓紧时间来到温泉,点了个大火堆,我说出来这的目的。

    “我要试下看能不能用银针把我体内封印的内力发挥出来,并且不让七月冲破穴位,一会儿我进温泉里引动七月,我出来时你帮我护法。。。。。。”

    靳安立即面呈惊慌,大概没想到我一直赶时间是想在天黑前干这事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