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厉兵秣马,战火连天  第一百零五章 八卦消息

章节字数:3823  更新时间:13-10-15 14: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靳安还是不赞同,他认为我在乱来:“不行,只有我一人在这,我没有那么深的内力,我去叫人来。。。。。。”

    我宽慰他几句,一听到七月他就慌张,可见上次我毒发的骇人情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别紧张,我有分寸,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个地方。我深知你的功底,只带你来是因为我有把握会成功。天黑时七月比较老实,我考虑到这个因素。”

    把针盒掏出来,不给他反悔的余地。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再次向我保证,似怕我不信相他。

    “若是担心你说出去,我就不带你来了,你可要盯紧我,我可不想被温泉淹死!”我成功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说完后转身脱了外衣。

    靳安见我脱衣服就要转过身去,我忙调笑阻止:“你这样可不行,如果你不紧盯着我,我出事怎么办?”

    他转身的动作立即僵住了!

    闻着刺鼻的硫磺味,慢慢试探下温泉的温度,水温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高,但泡一会儿也足以引动七月。待深入后感觉正常温泉温度应该更高些才对,应该是混入了河水,即使被硫磺味掩盖,但以我的嗅觉还是能闻到河水的味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引动七月,其它的事待有时间再来查个清楚。

    让身体下沉,没入温泉中。在水里呆了一会儿,七月果真如预想对热度有反应,我忍着疼痛想上岸,在水里却使不上力气。

    过了五分钟,我还未浮出水面,再这样下去恐怕。。。。。。

    正在思考之际,听到扑通一声,温泉里出现黑影,是靳安下来了。我心想,他大概担心我溺死在温泉里吧?

    靳安找到我,要把我拉上去。见我一动不动,他动作好像很急切。把我弄上岸后,见我睁开眼睛才知道没事,他轻了口气。

    我手指指着针盒,让靳安递给我。滞留在体内的七月毒素总量是定量的,只是毒性太强,扩散一点也会疼痛难忍。所以师傅们把七月毒素全部汇集在这五大穴位进行封印,虽然连带着封印我的一部分内力,却对我人身没有伤害,但是穴位已经冲开过一次,很不保险。

    而我研究出的银针封穴法,就是用银针把毒素全部固定在其它五个对内力不甚相关的穴位上,这样挺过两年就该没问题,暂时算是万全之策,而且封印的内力会还原。

    这种方法对我身体有伤害,银针必须一直留在体内,不得拔出,体内存留五根银针也会很痛。而且人体的穴位都与人的活动息息相关,我即使弃卒保车,副作用也会出现,只是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副作用。

    今天的烦躁感就是一个征兆,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虽然只是理论,不过我研究的可行性比较高,可以试一下,总比每天心神不宁,坐以待毙来得好!

    因为只有靳安在此,穴位必须一个一个换,不过加之我上涨的两成内力和被释放的内力相信可以成功。

    靳安见我事在必行就即刻打坐,宁神调息,打算全力相助。

    这是既耗时间又耗内力的事,只能慢慢来。只是第一个穴位就用了很长时间,七月很难控制住,当银针没入时,我疼得大汗淋漓。还好效果跟我预想的一样,说明这个方法可行。再次运功调试,果然恢复不少内力。

    第二个穴位比第一个要快,因为随着内力的释放,我压制七月更容易些,不过我的疼痛加重了!

    “啊。。。。。。”我抑制不住这个疼法,喊出了声。

    靳安听到我的喊声,气息瞬间变乱。我为了稳住他,强忍疼痛,怎么疼也不再出声。

    待第二个穴位封印结束,靳安立即扶住我,他比我还要紧张,连双手都跟抖簺子一样:“寒。。。。。。你怎么样?我们停一停吧!我去求皇上再集齐暗卫。。。。。。”

    我知道眼泪早已润湿了他的眼眶。我无力气说话,轻拍他的手背来安慰他,示意他继续。

    靳安的眼泪滴落下来,但是他一把抹掉,一声不吭地集中精力开始运功。

    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七月不太甘心被定住,在最后一个穴位中胡乱挣扎。我整个身体都在颤抖,靳安一直给我运功护法也相当累。忍着疼痛再次调集全身内力进行压制,不想让靳安太辛苦。

    七月慢慢平静下来,我的疼痛也减轻了,那种麻痹的疼法是银针存留体内的原故。

    我运功再试,感觉没什么问题,内心庆幸理论和实践相符合。不过一放松下来我就慢慢失去意识,靳安用双臂抱住了我斜滑的身体,他的双手都动不了了吧!

    醒来时我在营帐内,没见到靳安。我慢慢起身,全身只一种感觉,真TM疼!

    我免强下地,还没走到帐门口,就见靳安掀开帘子,手中端着端食物进来。他一见我起身,就快走几步过来:“怎么样,还疼不疼?”

    见他紧张感还未退去,我装作无事地安慰:“没事,稍有点疼,过几日就能适应了!”

    他把我扶上榻,又端着碗,拿勺子喂我粥。我一咧嘴,觉得他没必要把我当成残疾人。

    “我的手没事,等我双手都残废了你再喂我吧!”

    他努力端着碗的手开始抖,瓷勺碰着碗边发出清脆的声响,接着他眼里已泛出泪水。我惊得手足无措,立即慌忙道:“好了,好了,你喂我吧!我拿不动碗!”

    他边喂我吃粥边道:“四驸马来过,我说你昨天饮酒过多还在熟睡。四驸马说让你多睡会儿,他会看好斥候队。他让你别担心,好好休息。”

    后面那句是他自己加上去的吧?

    “你的手怎么样?昨天晚上一直给运功是不是都抬不起来了?”

    他见我笑问,眼神闪躲:“我没事,就是看见你晕过去我。。。。。。”

    跟个大姑娘似的,真腼腆!他见我晕过去,害怕了!

    我下地走走,伸伸胳膊,伸伸腿儿,适应一下大增的内力。连靳安看见我周身缠绕的气息都惊得说不出话来,恐怕他头一次见过谁有这么强的内力吧?这一刻,我的内力完全盖过暗卫,成为这皇宫中的第一高手!

    不过那是他没见过师傅们,我内力全开能赶上他们中内力最低的五师傅就不错了!

    靳安再次向我汇报早上发生的事,说李总管来过。两位使者已商量好军事,早上起程的,又说李总管代表皇上请我去早朝,他没让李总管进帐,只说我身体不太舒服,还在熟睡,李总管说一会儿再来打扰。

    运功调息一个时辰,除了银针的疼痛外,没有任何异样。我奇怪得很,难道这五个穴位真的没副作用?

    到中午用餐时我发现了银针封穴的第一个副作用。因为早上的粥我以为靳安什么都不加,味道比较清淡没尝出来。午餐的饭菜丰盛让我察觉,我的味觉失灵了!

    吃第一口时,就觉得没味,我就问靳安从哪拿的饭菜,厨师是不是换了?今天做得菜没什么味道。

    靳安疑惑道:“不会,我觉得味道很正!”

    听他这么一说后,我才想起,味正和没味是两个概念,即使做得不好吃,也应该有不好吃的味道。

    于是我又试了下他的饭菜,也同样没味道,接着又不死心地喝了口茶。都试过之后我终于判定:嗅觉没失灵,只是味觉失灵了,其它感官都好好的。

    做什么事不得付出代价?出现副作用也是正常。暂时不想告诉靳安,免得他担心,什么时候发觉什么时候再说吧!

    果然李总管不负“请必到”的称号,再次光临:“王爷,陛下命小人代问王爷的身体如何了?若是没有大碍,就请王爷去早朝。”

    这就怪了,能有什么大事一定要我去?使者不是都走了吗?

    “李总管可知朝上有何事?”

    李总管看了看左右,其实就我和靳安在,加他才三个人,有必要神神秘秘的么?

    他伏耳秘语,却岔开了话题:“请恕小人多嘴,昨晚临亲王府又有摔瓶子的声音,不过这次比上一次弄出的动静还要响!在临亲王府大门外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说的声音小,却一副很想“八卦”的表情。

    我楞了一下,狐狸?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吗?狐狸砸的不是在鸿运楼以六十三万两白银拍卖到手的花瓶吧?

    他又接着神秘道:“王爷可知临亲王府里除了摔瓶子,还能听到骂人的话?”

    我一顿,放下茶杯,正视他问:“骂谁?”

    不会是我吧?

    见我总算提起了兴致,李总管再次抬出很事儿的本事,先提醒一下:“说了您可别生气?”

    冲他这一句,那骂得肯定是我了!我微点头:“没事,李总管尽管说,我不会生气。”

    “临亲王府内边摔瓶子边骂。。。。。。他骂的是‘靳无寒,你是个混蛋!’”李总管吞吞吐吐地把话说完,却在最后一句上咬着重音。

    我盯着李总管好一阵儿,想知道他是不是想趁机骂我!

    这人越来越会拿我开涮了,宫里的生活实在太无趣,太紧张了,他想找机会适当放松一下也有可能。担心我误会,认为是子虚乌有的事,他立即赔笑道:“王爷,这可不是小人骂的,这是临亲王府里的话,小人觉得王爷您为人坦荡,所以有人要说您坏话,小人得告诉您一声不是?”

    狐狸骂我是很有可能的,因为我也想骂他来着。

    不过李总管说这话估计是皇上受意的,想是昨天我在宴席后亲狐狸那一幕被他蹲墙角的人发觉了。皇上命李总管前来试探我的反应,也不能说皇上不信任我,只能说我昨天的做法太过激了,皇上怎能不疑虑?

    我轻笑一声,继续抿口茶道:“我与临亲王同朝为官,谈得来的事少,谈不来的事多,他在背后骂我也属正常现象,就是我第一天来军营士兵都说我给陛下出馊主意呢!像临亲王做足表面功夫,只要背后骂我,已经算是给我面子了!百官背后骂我的人不在少数,我不像国舅和还有其他官员从不得罪人。”

    李总管一副悉心听教的模样,不插嘴,等待我把话说完。说这些都是为告诉他,我早已成为众矢之的。

    “如果有一天陛下不管我了,那我在朝中根本无法立足,只有卷铺盖回山里了!所以不管别人在背后如何骂我,我都不会生气,对我来讲即使背上骂名,做了我愿意做的事,回报了陛下对我的恩情,我也值得了!”相信他回去会说给皇上听的。

    李总管立即挑起大拇指称赞:“王爷真乃心胸宽阔,重情重义之人!”

    虽然他八面玲珑,但是宫里给皇上跑腿儿的就他跟我走得近些,而且他对皇上算忠心,我少不了回夸他几句,最后请他转达给皇上,我这两天身体不适,稍见好转就立即去上朝。

    他打量我的面色,估计已看出我说的身体不适是实话,而且早上他来过了,那时我还处于昏迷状态,但凡我醒着,都不会不计后果地把他这个人物拒之门外。

    李总管堆笑着向我告辞,好似得到了满意的答复,要尽快回去复命:“那小人就暂时先回去禀告陛下,王爷请加多休息,小人先告退了!”

    “先回去”,就是说他还会再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