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厉兵秣马,战火连天  第一百零七章 三请回朝,如火纯青

章节字数:3861  更新时间:13-10-15 14: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斥候队全体人员求知若渴地提问和我倾囊相授中,我又发现了一颗珍珠。

    此人特别有军师的潜力,所问都是重点,总能揪出问题的关键之处,对策略、战术等很有研究。我把最精华的答案讲给大家,他听得津津有味。他就是斥候队第一天训练时跑最后一名,被大皇子搀扶着回来的那位弱得像书生的士兵。

    训练中我都在默默观察他,每次当我觉得他要不行了考虑着该不该把他送回军队时,他又再一次出人意料地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反反复复不知多少次后,我就知道这人意志力不是一般的坚韧,硬生生把一个书生的身体煅炼成一特种兵的体质。后来骂人的时候我从来没骂过他,不是因为我偏心他,而是我骂别人的时候他就像我在骂他一样,非常自觉地加了把劲儿。

    他叫敛枫桦,现在为第九小队队长。一个月的超强度训练,让他脱去书生的面相,不见了暂白的肌肤,晒得有点黑。不过他自己从没觉得晒黑有什么不好,来野外训练前我让大家在脸上画几道墨彩,这样才能更好地隐藏,没想到他立即去训练的泥坑里抓一把泥就往脸上摸。

    他不说多余的话,总是一脸的认真,但是有问必答,不懂的问题就要弄个明白。

    我有意试探了一下,他在兵法上较出众,来这里大概就是这个书生参军的目的。有才学的人施展抱负不一定都要走相同的途径,他就是一个另类,他选择直接参军,并未参加科考。其实通过参军这种方式来出彩,对他而言很浪费时间,但是他却认为这种方式能从根本上得到锻炼。

    他说英雄有没有用武之地要看能不能在人堆里脱颖而出,人数越多越出众,越能显示出本事,所以他在数十万大军里潜伏了这么长时间。

    他其实已经万里挑一了,但是他认为加入了斥候队遇到我才是真正遇到了伯乐。

    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充当过伯乐,即使我的眼睛雪亮,能发现千里马,但是提拔千里马的都是皇上,和我没半毛钱的关系。

    在这里亲自教他们潜伏、侦察、捕获,把这里的动物当成目标,怎么不让它们发现。动物发现不了,敌军就更难发现了。

    我捕获动物并不像猎人一样搭弓射箭,设陷井,而是手到擒来,天生就靠一双手,除了能劈山碎石,还擅长捕猎。把二百来人看得一楞一楞的,心里直打鼓。

    可惜时间有限不能只做野外训练,即使他们意犹未尽,我也停止野外训练让四驸马带队先回去做基础训练。等他们撤回,我抬手让靳安把配剑递给我。

    靳安每次在我练习剑法时都两眼放光,我笑问他想不想学,他一怔后就腼腆地点点头。

    我教他一套比追风逐月剑法稍易学的剑法,他本就是暗卫中的高手,加上有资质,这套剑法走几趟就像模像样了。

    自个儿没事多练练吧!免得他总是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我身上,可惜了大好时光。

    回去已经天黑了,意料之中看见李总管,他果然不请到我不罢休,什么事竟然让皇上三请我回朝?

    我迎上去,抱拳道:“李总管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差人吱会我一声?”

    他虽然不会武,可是早在火把的微光下看见我走来,就算我走路已经没有声音了。

    “小人刚到,没等太久!”

    我把他迎到帐里,给他倒杯水,不问他来意,也不是我不问他就不说了!

    “小人回禀陛下,陛下命小人转告王爷,如果王爷身体不适,明个差宫里的御医给王爷诊治。这些日子王爷一直在军队训练,陛下一叫到靳忠王就找不到人,不太习惯,所以特命小人请王爷明个早朝。”

    怕是朝上又有什么事了吧!知道他难缠,我叹了口气,跟他耗耐力,纯属傻子行为!

    我痛快地应下了,明天早朝一定会去,让他放心,便向地告诉他别再来了!

    他笑得跟朵菊花似的,得到满意答复才开怀地离去。我本以为可以清静两个月,看来高兴得太早了!

    现在运功调息,疼痛减轻,七月已完全固定住,我学着控制这股全开的内力,比上次那两成还要费心神。

    我这么长时间不来早朝,百官见我都维持亲切的面孔,一一过来和我打招呼,大概内心都在想:她回来干什么?

    眼见狐狸坐在那垂眸不动声色,就像根本没看见我进来一样。我知道李总管说的没错,他边砸花瓶边把我骂个痛快。此时他一脸的平静,要不是玉面衬得黑眼圈清晰,我真以为他过得比我好,看来我和他之间又有了隔阂。

    皇上入殿的同时,我感触到他身后四大暗卫高手的凝气,内力自发地向外扩散,与之抗衡。清楚地知道大殿内所有呈凝气隐藏的暗卫都有不小的波动,周身凝气晃了晃,并加大防御,提高戒备。

    反应最为强烈的就是那四位,瞬间调动可以挡下任何攻击的防御屏障,纯蓝色凝气罩扩张至皇上周身五米范围,成功地挡住了我控制不住快要扩散至满殿的延气。

    凝气除了隐藏身形外,还具有强势的防御作用,何况是四个高手同时张开的屏障,任何人想穿透他们的防御去攻击皇上都不太可能,而且皇上身边这四位无疑是二十来个高手暗卫中武艺最好的。

    我不是有意与他们“互动”的,碰到能与自己内力相抗衡的内力,就不自觉地受了刺激,这证实我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这全开的内力。

    此刻那四个暗卫找到了内力散发的源头,都吃惊的很!无疑他们把我一瞬间自发扩散的延气看成了刺客所为,根本没想过这股强劲内力的主人是我!

    内力对于武者来说是多么珍贵!凡是内力深厚者都是日积月累,循序渐进而成,所有人都想尽办法让自己的内力更上一层,有的不惜练到走火入魔也要“跳级”,其结果可想而之,必定一失足成千古恨。

    我之前吃过崖底的花果,突涨那两成内力已经让他们够惊讶的了,现在我凭空多出这股内力无疑让他们大吃一惊。其实他们不知道,不是我又涨了内力,而是恢复了内力。

    练功途径相似的人气的颜色就相似,暗卫一般都是蓝色,内力越深厚,颜色越重。这四位就是纯蓝色,而且色泽比较澄清,可知内力已经达到较高的程度。

    我跟他们不同,最开始看见自己周身的颜色时不是很澄清,也不会明显看出是哪种颜色,很混浊。随着内力的增长颜色都在不断变化,连师傅们都觉得奇怪。最后定论,是我体内七月的影响。

    不过这次我成功用银针把七月全部定住,我的本色已显露出来,纯青色,这才是正真的“如火纯青”。

    靳安知道我内力大涨,最先发现我与那四位内力的碰撞,而高家兄弟和其他人最后才发现原因在我身上,凝气也跟着紧了一下。

    我闭眼宁神调息,费了好大的劲才强行收回延气,这种气氛才消失。皇上和百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到超强气流一样的波动,以为龙卷风吹进大殿了呢。不过只是几秒钟而已,过后像没事发生一样。

    皇上在李总管不明所以的猜测下,左右转头向身后看看,表示明白为什么我的视线定在那,而后捋着胡须问话,问我在军营呆得可好。

    我再次定了定神,用坚定的语气道:“如果陛下允许,臣愿意一直呆在军营!”

    皇上忙摆手:“朕可不是这个意思,朕舍不得寒儿劳累!”

    他又问起斥候队训练得如何,好似巴望着他想要听的回答。

    “臣以为二百四十位斥候表现良好,特别是四驸马和四皇子各项训练都超标完成,比其他斥候还要能吃苦!”

    皇上立即眉开眼笑,连近日增多的白发看起来都不那么乍眼了。他说四驸马如何出色,又说是我眼光独特。我理解他为什么把四驸马当成和皇子一样的亲孙子疼,他自认为膝下无子,子嗣凋零,孙子这辈能有出息,他内心很安慰。

    我说过数十次的话不怕再重复几次,只要皇上开心就好。因我又恢复溜须拍马的能力而投过来的轻蔑眼神和狐狸那种我性格一点没变的注目,我一概无视。

    皇上显然很受用:“朕听说斥候队很热闹,莫不是寒儿在军营里找到什么乐子?”

    我已经给他分享过一次了,想到那二十百来人的样子,我忍不住动了下嘴角,果然还是皇上了解我。不过岂可让别人知道?这个时候就应该把好事放在肚子里,自个儿偷着乐:“陛下说笑了,军营一向严肃,哪里会有乐子!”

    “朕可听说寒儿训练斥候很有一套,把斥候队个个治得服服帖帖!”

    我抬眼看皇上,他期待我说些什么,那我就不能让他失望:“那是因为臣对他们说陛下您很看重斥候队,很期待他们拿出好成绩,所以他们才如此努力上进,臣只是用臣的方式去训练,至于成绩还得陛下来检验。臣有个提议,斥候队和军队来一场军演,提升斥候和士兵训练的意志,也可以看清自己的不足之处,请陛下恩准!”

    皇上立即变成笑脸,他一向眼光七路,耳听九方,这才是重点:“朕准了,不过如何比法?”

    “臣这一方斥候队二百四十人,臣不参与。大皇子负责出二万五千士兵,比试方法由大皇子定夺。”

    百官一下就骚动起来,比以前上朝时议论声还要大,总而言之都说我太能吹嘘了!皇上示意李总管静音,而后疑惑道:“寒儿,这二百四十人对二万五千人能有取胜的把握吗?”

    对于斥候队来说,不是以少胜多根本没有比试的意义:“陛下,斥候的任务都是要深入到数十万甚至百万大军中进行的,如果二万五千这么少的人数都不能侦察个全面,那岂不是白吃饭的?臣此次目的并不在于胜与不胜,若是两方都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在战场上不是能起到更重要的作用?所以臣建议来场演习,方法可由大皇子随意出。”

    大皇子立即出列:“臣也想进行这次演习,另外臣这边人多,比试方法还是交给靳忠王的斥候队吧!”

    大概是出于上次出使尉迟回程时我所解释的事,大皇子多了个心眼儿,把比式方法交给我,也是担心我再设什么陷井。果然那一行我自毁形象,变成鬼计多端的小人了!

    皇上也赞同大皇子的说法,定下两军比试,让我来定时间。定了军演的事,皇上就问有没有人上奏,连问好多声,难道有事情想当我的面解决?

    在皇上坚持不懈的问法下,最后出来一位官员:“臣有本奏!”

    皇上立即让他承上,打开只看了一秒钟不到,就把奏折摔在案上。重重地吐了一口气,表示他很生气:“你们还让不让朕活了,每天都来这一出,朕还没死呢,就天天上奏让朕选储君!”

    原来如此,皇上让我回来是因为他不堪其扰。

    朝中官员大多都分门别派,像杨响这样能长久中立的官员实在少之又少,所以我不在朝时,除了礼部外,替皇上真正分忧的官员没几个,有些人都是有心无力,所以百官趁我不在时天天上奏,以致于皇上不惜命李总官三请我回朝,来解决此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