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厉兵秣马,战火连天  第一百零八章 光天化日遭强吻

章节字数:4262  更新时间:13-10-15 15: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准时机,待百官都差不多上奏结束时,我才缓步出列。他们立即拿眼神保证,我一定会说点什么!

    “陛下,臣以为此时不宜谈及立储君之事。”

    皇上并不是舍不得他那个皇位,只是他现在还不能做出决定,几派人会争得你死我活。只有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或者拖到某些大事已铁板钉钉的时候他才能给出个结果。

    “寒儿,快快道明原因!”皇上努力板着脸,为了不让自己笑得太过明显,他知道我不说则已,说就会说到让他满意为止。

    “陛下,现下是非常时期,不宜谈及储君之事,选储君无疑会让北军以为我朝有变动,趁机而入,把原来初定的四月中旬发兵计划提前,我军没有太多时间做各方面准备,会因措手不及而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不但如此,很有可能会动摇军心,军心若动,会带来不可挽回的负面影响,也会让雨、嫣盟军担忧,从这两方面来讲在大战前选储君很不合时宜。另外陛下您身体安康,确实无须过早提及此事,臣回禀完毕。”

    瑞青岚、尹少傅及八位皇子等人表示支持我的说法。皇上长叹一声,好像对于不选储君有多无耐:“寒儿说得有理,几位爱卿也很有远见,那此事就到此为止,暂不议!”

    谁知皇上解决完他的事,就又把话题引到我身上,他面色疑惑且很担忧:“朕听闻寒儿昨日身体欠佳,午时前都未曾出过营帐。寒儿身体不舒服吗?朕这就命御医给寒儿诊治!”

    全殿的人都向我看齐,因为皇上说得太细了,很怕别人不知道他的神通,连我出没出营帐这种事他也要抖一抖,真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狐狸从我入殿后第二次抬眼注视我,带有红血丝的眸子里疑虑重重,而后蹙起眉头,还在打量我的面色,想从中发现什么端倪。

    “臣昨天稍有些疲惫,现在已经全好了,请陛下不必担心!”

    “那就好,如若身体不适或有烦恼的心事可别硬撑着,一定要及时告诉朕。朕即使不能为寒儿解忧,也可以成为听者。”

    “多谢陛下抬爱!”

    散朝后瑞青岚追出来,因为脚步太急促,站定我面前时有些气喘吁吁:“王爷,您的身体。。。。。。”

    记得以前他也曾这么样关心过我,我有一点异样他都能察觉出来。他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不能再让他想起来:“不必担心,只是有些疲惫,现在已经没问题了!”

    在他疑惑的神色中,我大步流星地向宫外走去。没想到定在原地的身形再一次跟了上来,跟我漫无边际地谈论朝事,面上却依然疑惑。

    我知道身后有人跟着呢,只想快些打消瑞青岚非要从我身上找出有什么地方异样的想法。最后我拿出以前那种说笑加打趣的语气跟他谈天,他才腼腆地打消疑虑,见我没什么事就告辞离去。只是尾巴还没甩掉,真有耐性跟这么长时间!

    先让靳安回军营,我慢慢走着,作势欣赏风景。其实这条路在冬天也没什么可供欣赏的景色。感觉到高义跟狐狸说了什么,我不屑去听,不外乎说我内力不同寻常,一下子涨这么多内力令人匪夷所思这类话。

    他终于赶上我慢悠悠的步子,还绕到我身前站定,挡住了我的去路。我停下脚步,直视他,等着他先开口说话。

    对视了好一阵,他闭上近看满是红血丝的双眸,再睁开时已不再紧紧抿着双唇,深吸一口气道:“你昨晚有些反常,是不是。。。。。。”

    不管他想说什么,我都不想听了!

    就连越师傅给我的重伤都已经愈合了,何况他这种小小的伤害?我并不会对他伤到我而耿耿于怀。我忙打断他,轻松道:“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至于你惦记到现在吗?你放心吧!陛下没把这事看得很重。请回吧!我要回军营了!”

    在我与他擦肩而过的一刹那,我被很大的力道拉进了一个宽厚的胸膛里,跟着某人两手臂紧紧地抱住了我,并且狠狠地吻着我的唇。

    说实话我震惊不小,心脏跳得跟擂鼓一样,由此可见我昨晚的轻率举动把他吓得不轻!

    我是不是应该像他昨晚的反应一样把他推开,跳出一米开外,再质问他是不是疯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吻我?

    可事实上我的动作起了主导作用,搂上他的腰以同样的热情回吻他,好了伤疤忘了疼,果然我不长记性!

    即使在情欲节节攀升的情况下,也能清晰地感觉到远处高义和高宇震惊过后又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胡同都敢,野地里有什么不敢的?

    两人闪电般地窜到两头路口,背对着我们把风,好像对这事已经习惯成自然。

    过程中狐狸竟然自个在那享受,等他加大了力度,嘴里出口的话就不一样了。

    “让你还惹我生气。。。。。。你再气我,试试。。。。。。”

    我才明白,原来他是余怒未消在这发泄呢!想是长这么大从来没谁敢给他这种气受,觉得自己很委屈。该生气的人是我吧?我翻身把他扑倒,他连叫声都憋了回去,过后用眼神埋怨我一阵。

    他无力起身的时候,我抱起他要送他回府,不想遭到拒绝:“有他俩送我回去,你不必再跑一趟!”

    “你不是说我跑得快吗?”

    在他楞神之际,我已神速地向临亲王府方向掠去,怎么能把他放在这不管,这大冷天的。与身后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我的内力明显比他们高出许多。

    狐狸见这么快就进了临亲王府,趁机称赞一句:“果然跑得快!”

    我笑问:“用我帮你洗澡吗?”

    他一点也没脸红,“腼腆”这种事跟他挂不上边儿:“刚才那狠人怎么变温柔了?我没事,你回军营吧!”

    见他斜卧在床上摆了个诱人的姿势,不知道是不是想勾引我,我一哆嗦,心想得赶紧出去。

    高义和高宇扶着门框,上气不接下气,像看怪物一样看我时,我心里美啊!

    回去的路上,我看到一个农夫赶着牛车。农夫是没什么问题,可是这车上的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亮晶晶的半透明晶石,很眼熟。

    我突然出现在牛车旁,把赶车的农夫吓一跳,他左右看看大概不知道我从哪里蹦出来的。车扶忘了甩鞭,不过牛车还在缓慢运行,我立即提醒车夫把牛车停下:“这位大哥请留步!”

    经我提示,他赶忙喊了两嗓子把牛停车下,上下打量我一番:“不知这位贵人有何事?”

    “在下看到车上这些石头很漂亮,可否请教一下这是何物?”

    他稍稍放松了警惕,没想到我会对他车上的东西感兴趣:“这个叫水石,因为很透明像水一样澄清,所以叫水石。他和做手饰的美石不一样,这个用途不大,小农也只是拿它给孩子们做玩物。”

    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些东西应该是石英,他说的美石大概是水晶。

    “不知大哥在哪里采得这些水石?”

    他指给我一个方向:“就是那座山附近堆着的。”

    我经常往那飞,怎么就没发现!

    “在下觉得这些石头很漂亮,不知这位大哥能否能卖一些给在下欣赏?”

    他急忙摆手:“您若不嫌弃,小农送给您就是了,反正都是小孩子的玩物。”

    真是实在人!我哪能亏待老实人?

    “不如这样,在下这里有些钱,就当给家里孩子买点吃的吧!”我放到他手里十两金锭。我对实在人一向慷慨,越是想从我这里强取豪夺的,我越是不给!

    他吓住了:“这怎么行。。。。。。您快收回去!”

    他应该拿着,这车上的东西将在接下来的战争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于是我跟他推拒了半天,我想起国舅的礼让,就当作这是让一个人老实人接受事实和惊喜并缓解意外的过程,绝对不能少!

    看到我执意不收回,他就收下。

    “小农见您气质不凡,没想到小农出门就遇着贵人了,请问贵府在哪里,小农把这些石头送到府上?”

    实在人办事就是省心,我正有此意,就指给他看,并说交给谁。他顺着我手指方向就是一楞,然后惊讶道:“那可是军营!小农如何进得去?”

    “这位大哥,您对任何一个穿着怪异军服的士兵说这是你们总指挥要送来的,谁敢拦着,任务量加罚十倍,在下保您过得去!”

    他有点儿懵,但还是惊疑不定地问了一句:“总指挥是多大的官儿?”

    大概他没见过口气这么嚣张的,连军队的人都不放在眼里。

    “您去了就知道。”

    “小农这就给您送去!”

    我拿了一块石英往城内去,到了城内找到一家手艺店铺,见到掌柜就直接问:“这里可以打磨吗?”

    他还在打量我,大概在衡量我兜里有多少银子:“不知客官您要打磨何物?”

    他左看看、右翻翻我递过去的石英道:“客官的这块石头叫作水石,不知道客官要打磨成种形状?”说后又把我从上到下打量,大概是我的衣着与这便宜的石头不符。

    我告诉他形状、大小、厚度,不要损坏并且保持这种透明度,问他能否做到。他又研究了一番,想是从来没有人这么要求过:“倒是能做到,只是不知道客官您打磨成这种形状做何用?”

    见他疑惑的表情,我摇头说了两个字儿:“秘密!”

    他一楞,瞪大眼睛看我,然后就一副了然的模样,也不知道他到底想成什么样的秘密了?

    我先给了定金,他高兴地应下,让我放心保证做到。

    接着我又去一家手工店,详细地告诉掌柜怎么做套筒。之所以要分两家,就是不想让他们知道我要做得是什么。这些东西还不能大量生产,虽然我的所作所为没有改变历史可言,但是我也不能不遵循朝代的发展规律制造出火药之类的东西,这种小玩意还是可以的。

    定下了交货时间,在回军营的路上正巧碰到回程的那个农夫。我停下向他打招呼:“这位大哥,刚才有劳了!”

    他听到声音先是一惊,侧头看见是我,立即下车点头哈腰:“原来是贵人,小农竟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总指挥竟然是这么大的官儿!”

    。。。。。。

    他兴奋地讲着经过:“小农到了军营门口,那守门的士兵凶神恶煞,小农腿儿都直打颤!小农闭着眼睛把贵人您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小农说完后睁开眼却见这些人都变得很害怕,竟然把小人请进里边,帮小人赶牛车,还向小农打听在哪碰到您的。。。。。。”

    这个农夫满脸敬意地把经过说了一遍,不过我已经知道那些饭桶见我不在又放松了心情偷懒。我说了声告辞的话,就急于回军营,农夫见我一眨眼就跑出那么远,他扑通一声跪地磕头。敢情他不是把我当成妖怪,就是当成了神仙。

    回到军营,靳安在帐外阴影里静静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没发现我来到附近,他越来越会藏心思了!

    我转到他身后,在他猝不及防要转身用短兵器向我刺过来之前,我一手握住他持刃的手腕,另一手蒙住了他的眼睛,贴近他的耳朵,细声细语道:“猜猜我是谁?”

    在我蒙住他眼睛的时候他身体有一瞬间的震动,我是不是吓着他了?

    他心跳很快平稳下来,并极力掩饰惊慌失措:“你回来了!”声音略微走音,或者说他还未来得及掩饰。

    我松开手转到他面前,戏谑笑道:“我刚才还在想,你要是说出别的女人的名字我可怎么办,是不是要守寡了?”歪着头作羞赧状,紧紧盯着他眼里的变化。

    他长长的眼睫毛轻轻扇动两下,不躲不闪:“你这样试探我也没用,我不会让你抓到把我从你身边赶走的借口,你不用白费心思了!”

    记得初见他时,我费了好大心思才让他开口,现在竟然如此深思熟虑,他果然成熟不少,更会揣摩我的心思。

    他见我楞神,又说出一句欠打的话:“我这叫跟什么人学什么样!”

    “切,真没意思!”

    你过关了,可以让你再呆两年,到那时你不想走也得走!

    从四驸马见到我回来时紧绷的神情,就可以推断出斥候队全体队员的表情。见四驸马小跑过来,我就问他有没有什么问题,他坚定地摇头:“一切训练都照常进行,没有任何问题!”

    我表示不满:“只是‘照常’恐怕不行!”

    他听后面上开始皮笑肉不笑地扭曲,大概心里在合计我这次要加多少训练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