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厉兵秣马,战火连天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万众瞩目,气压全场

章节字数:4238  更新时间:13-10-15 17: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回到营帐,坐下后气呼呼地饮尽一杯水,然后又摇头轻笑出声,为什么他们有了成绩我会这么高兴?

    “这群混蛋!”我随口笑骂,内心莫名欣喜。

    靳安轻倚在帐柱那,眼里满是和我一样的笑意:“你就承认,你喜欢和他们这群直来直去的傻蛋做朋友也没什么,不会影响你做总指挥的威信,看得出来,他们也很喜欢和你一起训练。”

    “我还真不知道我的性格这么别扭!”

    他眼神闪烁,在我的视线迎上去时又躲开,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喃喃自语:“不别扭,你就是这样不会变,这才是你。”

    “我知道,其实。。。。。。”

    他少有地打断我的话,似知道我要说什么,再一次正视我道:“我是局外人看得清,其实他们很喜欢你骂他们,拿脚踹他们,什么猪啊、猴啊地骂不绝口。你骂得越狠,他们心里越舒坦!”

    我忍不住大笑,并不是怀疑靳安的话,靳安不笨相反很聪明。只是他就这么把事实说出来,跟那个沉默寡言的靳安比感觉相差太多!不过这个更像他,真正的他只是被以前那种强烈的自尊心给掩埋了,现在他已经彻底地走出了暗自束缚自己所画下的牢笼。

    通过靳安的提示,我断定:“原来他们都有受虐倾向!要真是那样,我不是又有乐子了?”

    靳安看我那眼神好像很无语。

    从两军军演过后,大皇子说了句“斥候队年年选拔”,然后如何疯狂训练就成了军队中的热门话题,斥候队及身为总指挥的我更是成为热门中的焦点在军中炸开了锅。

    斥候队并没有因我允许晚起两个时辰就真的晚起,大家还像以前那点起床。我很纳闷,以前恨不得趁我不在时抓紧时间偷懒,现在这么积极太反常了!

    “大家怎么起得这么早?昨个不是还吹呼来的吗?”

    我趁机上前打趣,就是好像没人搭理我,细一看才发现,一个个面颊都红扑扑的,难道没睡好?还是为我批评他们的事不太好意思?

    “嘿,这就怪了!半夜那会儿你们不是挺高兴的吗?难道一场胜利就让你们兴奋过头了?”

    他们很自觉地举起木桩进行负重跑,根本不用四驸马指挥。我也举起木桩跟着小跑,搞不明白这些人怎么比我还会抽疯,一阵一阵的!

    听到敛枫桦小声吐出俩字:“那个。。。。。。”

    “那个什么?”我侧头问他,他连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了?

    “总指挥您不用举木桩,不是有马吗?我们不会偷懒,您还是骑马吧?”

    还没等我问原因,前后的士兵都搭话。

    “是啊!您骑马就成!”等等都是这类话。

    我立即皮笑肉不笑地盯着他们,以前看我骑马他们这些人恨不得把我从马上打下来!所以现在我有点懵,一觉醒来他们都像换了个人似的。我平时那么折磨他们,他们可能会这么好心吗?睡一觉就良心发现,知道我做得一切都是为他们好了?

    我假笑着询问:“不是吧?你们昨天吃错东西啦?怎么会良心发现?还是觉得我平时对你们太刻薄,要出什么坏心眼儿的损招来整我?”

    。。。。。。一阵沉默。

    那个胆大的说话:“总指挥,就是觉着我们一群大老爷们还让您跟着我们一起训练、受累有些过意不去。您骑马就成,我们一定会完成您下达的任务量。您放心,一丁点都不会少!”

    我细看他们的表情,揣摩他们的心理:“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个女人不如你们男人?女人不比男人差!而且我做到的事你们男人也不一定能做得到啊!你们看!”

    我把举着的木桩像扔口袋一样扔来扔去,给他们证明女人也可能比男人强!

    顿时看到他们个个满脸悲壮,头顶一群乌鸦飞过。

    敛枫桦发出感慨:“您就不要再刺激我们了!想拿出点男人的样子来,都被您打压下去了!”

    我明了地点头:“我大概了解你们的意思了,不过我是个武人,看见别人训练心里就会痒痒,能不动的时候我还是不动的,毕竟你们都煅炼出来了。再说我也相信你们会对自己负责!”

    敛枫桦没再开口,不过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这些人会变着法地跟我聊天,不像以前一样再躲我远远的,早餐也不怕噎着地在我周围聚堆。训练时挺积极的,不过训练那当还想说闲话的让我给骂了一通,个个笑得傻气,这些人真是犯。。。。。。

    晚上靳安见我坐在那迷惑,就验证:“我说的没错吧?”

    我点头确认:“是变老实了!难道因为我昨晚表扬他们,他们长期受我压迫不太习惯我夸奖,一时之间缓不过来?”

    靳安竟笑出声:“不是!”笑完还作势咳了两下。

    突然间我明白了,这些人大概是把我当成了朋友,通过这次比试他们觉得以前我其实对他们挺好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他们着想,为了他们训练的事花了不少心思,所以现在他们觉得我人其实不错?

    见靳安首肯,我突然觉得男人的心海底针,真是难懂啊!

    不过想做朋友为什么不直说?不会因为我是女人就不好意思吧?我在研究斥候队二百来人心理变化的过程中,迎来了一件大事。

    像附属国众多的雨、嫣两国,一天会有解决不完的事情,而像印国这样只有三个附属国的国家一向相安无事,我这个想法是错误的。继尉迟之后,大战之前,秋里和星晨两个附属国开始不安分。

    以皇上登高望远的本事能难倒他的事恐怕不多,何况朝中还有瑞青岚、魏成茗等新人相辅,可以说非常放心。没想到还会有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比如午时听到靳安通知我李总管又来了!

    说实话李总管的名声真让人胆颤心惊,他来一定有事,而且不是小事。我心内打鼓,嘴巴笑得酸,客套地把他请到帐里。但是李总管跟往日不同,他面色稍有急切:“王爷,因为事出紧急小人就直说了!”

    能把差一点就赶上狐狸那道行的李总管急成这样会是什么大事?千万别是皇上有事!

    他开门见山地开始说事,简单明了,可见时间紧迫:“一个时辰前秋里和星晨两附属国派使臣前来拜见。陛下召集了百官,让他们觐见。”

    秋里、星晨、尉迟是印国的附属国,只有三个还能闹出事来?不过不是皇上的病情问题,其它事对我来说都不是大事。

    李总管见我不但不急,还松了口气,以为自己着急言有失没说到重点,就进一步提及:“谁知他们两国打着拜见的借口,竟当朝刁难陛下,且做为附属国未行跪拜之礼。百官都很气愤,有不少官员站出来指责他们两国胆大妄为有造反之嫌。根据他们两国使臣的说法,小人猜测若是我们不能应对他们的刁难,他们两国由可能会投靠对小国非常支持的雨国或嫣国。。。。。。”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冷哼两声,这俩附属国大王考虑得不够长远,不知道这么做如同螳臂当车,蚍蜉撼树吗?

    “他们出了什么题目进行刁难?”我在考虑是什么样的题目会让瑞青岚等才子和文武百官都束手无策?何况狐狸一向足智多谋,怎会没有发威?

    李总管见我提起兴致,差一点就喜极而泣了,立即回道:“他们先拿出一个正正方方的小盒子,有巴掌那么大,能转动,大概是六面颜色。据两国使臣说,把每个面都对成一个颜色就算成功,小人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物件,从没见过。。。。。。”

    我还没听完就“扑哧”一声笑开了,笑得帐外正用餐的斥候队一阵惊慌,大概以为我旧病复发,又想到什么法子折磨他们才高兴的。

    李总管见我不同寻常的态度就是一怔,接着便面呈惊喜:“莫不是王爷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靳安看样子也很好奇,我止笑,不紧不慢地拿起水杯喝水,心里在想这个世界也像中国古代一样发明了这个东西?难道说每个世界的发展规律都是一样的?这里是平行世界?

    我因为找到了和那个世界同样的东西而欣喜,想着线索就走神了!

    李总管先是一喜,接着就开始着急,认为都火烧眉毛了我还在这悠闲地把一杯白开水当成上等好茶来慢慢品尝,他表示发愁:“百官多数都试过了,无人能完成,他们还限制了时辰,每人要在一柱香之内完成,过时不候!”

    我回神道:“原来如此!”初次试的人所用时间较长,熟了后知道原理也就快了,像瑞青岚他们这些聪明人试的时候一定是快找到窍门就到时间了。

    李总管急不可耐地把知道的事抖出来,让我做好心理准备:“还有一张弓,但不是普通的弓,很重,连朝中最有力气的第二科武状元都未拉开。陛下见文武百官都没办法,这才给小人使眼色,小人知道陛下认为王爷见多识广且又天生神力,想是让小人请王爷过去。”

    我点头明了,还是早去早回吧!不然皇上受了委屈又会怪罪到我的头上:“请李总管带路吧!”

    李总管作为“请必到”的开创人,请过无数重臣,也请过我好多次,却从来没有哪次像现在一样高兴,说明“国体”不论在哪个世界都一样重要,说什么泱泱大国也不能让小国给欺负去,好说不好听。

    没到大殿我就远远地听到有人再跟皇上叫板,那口气得意忘形且大言不惭:“难道我们两国归附了这么久的大国,就没有一个官员能解题的吗?”

    不用看我也知道皇上是什么表情,皇上向来以“仁慈”传名,不会因为这种事而动杀机。殿内杀气腾腾多来源于百官,他们气得呼哧呼哧的,有古板点的甚至全身都在发抖。他们可以内斗,斗得你死我活,但是真正到这个时候,就是统一战线也要挽回颜面。

    我稳步走在白玉台阶上,两边威严而立的禁卫军们看见我眼神都很激动,就跟看见“救星”一样。把守殿门的那人直接以立正姿势高声通传,使殿内人都能听清楚。比以往更响亮,传得更悠远,就像我是什么大人物,我平时怎么没见你们对我这么尊重呢?

    一声“靳忠王驾到”让殿内一阵骚动。

    我抬眼看向殿内,正中间红地毯站了八人,四位武将,四位文人,这就是使臣了。他们都同时转身向我看过来,仔细打量皇上搬来的“救兵”,就是得意之色还未来得及掩去。

    万众瞩目中,我闪亮登场,头一次找到了大牌的感觉,立即应景地挺了挺本来就很直的腰板,昂首挺胸,阔步流星地走到大殿门槛处。想一想卫璞玉的嚣张霸气和武星晖满身的煞气,我瞬间张开了延气,纯青火焰猛烈跳动,虎虎生风,澄清至极的颜色让我周身异常明亮,从没有过的强势!

    皇上的四大暗卫好似早有准备,同时张开了保护屏障,全殿的人不自觉地挪动了下脚步。

    我内力释放,周身缠绕青焰,眼神咄咄逼人,看看全殿人的反应就知道我此刻气势有多旺!

    慢慢地从中间上前,原来站中间的八人自动给我让出一条道来,特别是能感受到我气息的四名武将使臣,全身似被施了定身术,惊骇地瞪着我。越是高手,越能懂得我有多可怕!

    我目不斜视地走过去,越过他们走到觐见的位置,一撩衣摆,单膝跪地伏首沉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大殿,荡着无数层回音,百官都特别有眼力见儿地跟着我全部跪下,连坐椅子的狐狸也很给面子,少有地下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拼劲全力的高呼声带着重音和无数叠音,连殿外的禁卫军都被这种气势所感染,齐齐跪地呼喊,一声高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加上皇宫建筑群的扩音效果,听起来声声震天,响彻云宵,比平时不知道高涨了多少倍!

    我用张开的延气迫使使臣中四位武将屈膝跪地,而四个文人则被这种气势所惊吓,双膝一软,跪地伏首。内力全开之际,我感受到百官比平时还要强烈的心跳声“咚咚”地传来。

    我很明白,在这一个时辰里百官和禁卫军都被气得不轻,而我经常在背后被他们指指点点的长项“睚眦必报”,已经成为他们心目中即将一雪前耻的唯一希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