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章节字数:2455  更新时间:13-04-05 22: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漆黑的夜空,只有一轮皎洁的明月稳稳嵌在上面,银色的光辉倾泻而下,将一个小小的茅屋笼罩在孤寂的旷野之中,一束月光透过简陋的木窗小心地侵入这个密地,偷窥屋里的一切。

    茅屋里如同它的表面一样简陋,一张旧床,一张木桌,泥糊的墙上挂着一张长弓,屋子的一角散乱着一些破旧的杂物,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什么了。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坐在墙角,手拿一块布巾,沉默地擦拭一把古旧的长剑。他擦地极为认真仔细,借着月光,长剑的每一个角落缝隙都被擦地干干净净,在银辉下闪着清冷的金属光泽。

    几片云雾慢慢将月亮一点一点遮住,又慢慢移开。清爽的夜风缓缓流过旷野,大片的绿草小心伏低身体。一群萤火虫闪着微弱的光芒轻轻穿梭在稀疏的草丛。隐隐的蛐蛐声蓦然停下,半晌,又有规律地低低响起。

    一片匆忙的脚步声却突然打断了这片静默与孤寂。

    “吱呀”一声,陈旧的木门被重重推开,几个神色慌乱疲惫的人匆匆进入这间陋室,他们大都衣华服、冠美冠,虽因来的匆忙,路途的遥远艰难而使得衣饰有些凌乱,但即便如此,也能看出他们举止优雅、身份高贵,看起来与这环境极不协调。

    墙角认真擦剑的男子却仿佛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闯入,依然沉默地坐在那里,低着头一下一下擦拭着长剑。

    一行人面带尴尬地看着他,似乎不敢惊扰了这易碎的氛围,又似乎在沉吟该如何将他惊醒。

    “秦卿,”为首的男子终于忍不住开口,只见他身材消瘦,面如美玉,身姿优雅高贵,衣饰亦在几人中最为华贵,却依然无法换得沉默男子的一个眼神。

    面色一白,半晌,华服男子抬手做了一揖,正色道:

    “秦卿,兹事甚重,事不成,许以重金;若丹得天助,事幸能成,必以重用。望秦卿助我,燕势乃强!”

    男子依然一下一下认真擦拭着长剑,满室寂然。

    另外几人却不禁气红了双目,抬手便直指前方:

    “舞阳兄,秦开秦将军亦曾为我燕国效命,你难道就想见到我燕国覆亡?”

    “舞阳,太子做的是大事,又对你有知遇之恩,今太子有所求,当报之!”

    “秦舞阳!太子看得起你,亲自来请,你,你不要不知好歹!辜负太子,辜负我大燕!”

    男子依然一下一下地擦拭着手中的长剑,仿佛早已与茅屋融为一体,破旧而沉默。

    一行人双目尽赤,面色各异地看着眼前这人,只觉得他油盐不进,冷热不吃,就如那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分外讨厌,此时却又不得不请求于他,众人不禁心生厌恶,喉咙里像是梗了一根鱼刺,吐不出,咽不下。

    燕太子丹却惨白着一张脸,神情复杂地看着秦舞阳,脑海中匆匆闪过眼前这个人的一切事迹资料。

    这件事实在是太重要了!事关燕国的兴亡,别说差错,一个小小的失误都不能有。虽然田光已经极力向他推荐了剑客荆轲,并已许其重用,但他其实更希望眼前这个人能担下这个重任。他并不是不信任田光,也不是怀疑荆轲的能力,只是他对秦舞阳期待更深。他曾亲眼见过眼前这人,握着手中这把破旧的长剑,连杀几人而沉着坚定,神色更是不曾改变丝毫,这个人,有大智,有大勇,堪重用!可他曾多次派人诚心相请,许以厚金,此人却不曾动容,他只觉此人有骨气,有气魄!为表诚意,他今日更是不畏远途,不惜亲自步行来到这荒郊僻野,可这人竟是连看都不曾看他一眼。他觉得失望,觉得委屈,觉得气愤,这却更坚定了他一定要请到这人的决心。

    燕太子丹紧紧盯着舞阳,盯着他凌乱的长发,盯着他破旧肮脏的衣衫,盯着他因布满薄茧而显得粗糙却修长有力的手指,盯着他手中刺目的长剑,盯着剑上每一个模糊奇特的纹络。

    舞阳低着头,一下一下擦拭着手中长剑,仿佛那就是他所有的一切。凌乱的长发掩盖住了舞阳的脸,掩盖住了他的神情,他的周身却隐隐散发出冰冷刺骨的寒意,将不属于这间茅屋的一切冰封在原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燕太子丹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舞阳,盯着他手中似乎已有了生命的长剑。他必须让眼前这个人,认可自己,加入这件事!而且,事已至此,他绝不能空手而归!只有这一次机会!他必须想办法说服他!怎么办,怎么办!

    燕太子丹身后的众人尴尬无措地站在原地,这紧张诡异的氛围使他们极为不安,但他们不能动,不敢动!对秦舞阳的厌恶更甚,却不得皱眉,甚至连呼吸都控制得极轻,但此时屋子里除了秦舞阳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擦剑声,就只听见他们不时不受控制的呼吸声,连蛐蛐都像是小心地察觉到了此时的异常,悄悄停止了鸣唱。他们只能顿在原地,眼神落在面前燕太子丹长袍上繁复的花纹上,也许是因为站得太久,竟看到那奇异的花纹慢慢旋转起来,使他们觉得眼前一片晕眩。

    燕太子丹却是仍稳稳地站在舞阳面前,低着头盯着舞阳,盯着他手中的长剑。长剑显然已经过多年的使用,即使经过上千次的磨洗擦拭,依然不复往昔的锋利精致,却更突显它独特的威力与气势。眼神落在长剑模糊却奇特的纹络上,他的大脑在飞快地运转。秦舞阳到底在想什么?他到底想要什么?他怕了吗?不!不可能!他是一个剑客,剑客只会为这种能够名扬天下甚至名流千古的机会欣喜若狂。那他又为什么不肯答应?如何,如何使他。。。

    世人皆知秦舞阳勇气过人,杀人如麻,可是,他为什么杀人?再想想,再想想。。。秦舞阳幼年逝父,其母抛下他改嫁他乡,他自生自灭长到28岁,其间仗剑杀人,无人敢惹,他人情淡薄。。。不对,不对,人皆有七情六欲,财富,权利,美女他都不要,也许,也许他会渴望未曾体会过的亲情,也许他会想念幼年时曾疼爱过他的母亲!等等,不能这样直接说出来,他是一个剑客,剑客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弱点!该怎样表达,怎样让他明白又不至于太直接。。。

    心中沉吟片刻,燕太子丹慢慢抬起了头,他的白皙的脸因激动而涨红,再次直视着秦舞阳被长发掩盖的低垂的眼睛,他缓声道:

    “尝闻秦卿心中或有所念之人,事成,愿竭丹力觅之!”

    身后沉默的众人顿时睁大双眼,只见秦舞阳忽然停下了擦剑的动作,慢慢抬起头来,一双锐利的野兽一般的目光直直刺向燕太子丹。

    小剧场:

    燕太子丹:阳阳,求你了,求你啦,求求你嘛!人家什么都从你,什么都依你了~~你就答应人家吧!╭(╯3╰)╮么么!

    舞阳:滚!

    燕太子丹:好啊好啊(*^◎^*)舞阳让人家做什么人家就做什么哟~~人家来、回、滚~~~又滚回来喽~(≧▽≦)/~啦啦啦

    舞阳:==!!

    神秘滴赵琴:让他直线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