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章节字数:2718  更新时间:13-04-05 22: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深夜,荆轲从浅眠中惊醒。

    “谁!”

    马车里没有点灯,隐隐的星光透过,他只能看看到一个模糊的黑影映在车帘上,一动不动。想到这次的重任,荆轲不禁心生警惕。

    “舞阳,”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低低传来。“事出有故,未能同行,荆兄莫要怪罪。”

    渐渐适应了黑暗,荆轲皱眉看着不知何时登上马车的秦舞阳,无奈地放下了手中的剑。

    “外面守着的那两个人呢?不会睡着了吧!怎么这么静。”

    “他们白天还要赶车,今晚舞阳守夜便是,荆兄大可安心睡下。”

    “那就有劳秦兄了!明晚荆轲为你守夜。”

    “荆兄客气。”

    荆轲打了个哈欠,眯起眼睛暗暗扫了舞阳一眼,伸着懒腰躺下。

    “那老哥我可要先会周公去了!”

    不一会儿,震耳的鼾声便在这辆狭窄的马车里有规律地响起。

    舞阳靠着车壁,手握长剑,沉默地坐在黑暗之中,昏暗的月光稀稀落落地透过来,隐约看到他的脸上露出复杂隐晦的神情。

    十六年前,他也曾独自醒着面对一室黑暗。那时,他的身边,也这么躺着一个人。那时的他,年少,热情,像一簇急急燃烧着火苗,迫切地散发着自己的光和热。他曾在趴在那人床上,深深凝视他英俊的睡颜,在心底暗暗许下一生一世的诺言与祈祷。他曾天真地认为那人不会离开他,那人离不开他,他们会相互依靠一辈子。

    他的武艺大部分是那人教的,却青出于蓝,他每次赢了那人都打心底里高兴,看,你可以躲在我的身后,我能保护你的!追杀那人的刺客来袭,他将那人护在身后,身受几十处创伤,幸免那人平安无事,全身以退。

    他曾铭记亡父对自己的谆谆教诲,做一个问心无愧、德武双修的人,绝不能欺善怕恶、恃强凌弱!可那人却教他遵从私利、强为至上,为了自保,甚至为了逞一时之快,即使是孤老妇幼,也毫不留情!他知道那人曾受过很多苦,他捡到他时,三天三夜才将他救醒,为了恢复气力,又足足休养了一个月。他身上的伤疤,每一条都伤在不足以致命的地方,却密密麻麻、深深浅浅,那定是很长时间的折磨!他每看一次,都为那人痛不欲生,咬牙切齿,誓要为他报仇。所以,他依了那人,无论要他做什么,他都毫不犹豫地听从,更何况只是为他杀一个人而已!在那人面前,他抛弃了自己的一切,包括亡父对他的期望,只求那人能留在自己身边。可他记得,他无比清晰地记得,那一年零六个月,那人的面容,始终是那样冷峻漠然,连一个笑容都不曾有过!他为此感到深深的不安,他放下尊严央求那人不要离开,永远都不要离开他,那人答应了,他亲耳听到他答应了!那一刻,他欣喜若狂,却在下一秒,就发现那人早已弃他而去,只留下一把普通的长剑。他疯一般的到处找他,却蓦然发现,他竟对那人一无所知,甚至,连他留下的名字都不知是真是假。

    他恨!他恨那人无情无义,不守承诺。他恨!恨自己无知无觉,任由那人轻易离开。他更恨,恨自己忘不了那人,就连前去秦国,也奢望地想着那人也许会突然回来,临发前竟又返回在茅屋里做了标记,殊不知,无情无义,为达成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不正是那人曾教他的吗?自己在那人走前无知无觉,那人走后又终日幻想,又岂不是麻木自己的一种行为!十六年来的委屈怨恨缓缓沉淀,浮上来的只有心脏习惯性的的抽痛。

    赵琴。。。

    舞阳在心底慢慢地、一遍一遍地默念着这个名字,抚着长剑,眼神落寞,枯坐到天明。

    最后的几颗星辰渐渐隐褪在泛白的天边,黯然的弯月强留在天空的一角迟迟不肯离去,悦耳的鸟鸣随着清爽的晨风远远近近传来,初醒的朝阳试探着露出一线光辉。

    天亮了。

    一直熟睡的荆轲似乎被透过马车的阳光刺痛了双眼,他眼皮下的眼珠动了动,继而伸出一只手来,皱着眉头挡住直射在脸上的光线,慢慢睁开双眼,伸着懒腰坐起身来。

    “啊!真是舒服,有舞阳老弟在果然就是不一样!”

    荆轲使劲揉着眼睛,拍了拍面颊,看向一旁守了一夜的舞阳。

    “哟!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眼睛里全是血色,累了吧,反正天也亮了,我让他们慢点赶路,你先睡会儿吧。”

    舞阳沉着一张苍白的脸,朝向荆轲点了点头。

    “多谢荆兄。”

    “嗨,你这小子,这么客气干嘛!”

    荆轲豪爽地笑着一把拍向舞阳,却拍了个空,抬眼一瞧,竟见舞阳早就横躺在车里,和衣而眠。

    “这小子,呵呵。”

    压低声音,“喂,你们两个,稳着点赶车,慢慢走,不要急。”

    荆轲嘴里嚼着一根草茎,双手交叉相握枕在后脑勺处,翘着二郎腿,眯着双眼,悠闲地躺在本就不宽敞的马车里。马车有规律地一晃一晃着向前行驶,两侧敞开的车帘亦随之飘飘摇摇,稀稀疏疏的树木野草在车窗里缓缓行过。

    荆轲转头望向挤在一旁熟睡着的舞阳,不禁打了个哈欠。

    你这小子还真是好命,让你睡就你直接躺下了,可怜我荆轲啊,一宿没睡,现在还得在这看你做梦。

    想到昨晚,荆轲不禁再次打了个哈欠。

    作为一个走南闯北、经验丰富的剑客,荆轲见过太多太多。和睦几十年的家人,为了一点可怜的遗产,争得你死我活;相敬如宾的夫妻,只因一件琐事,形同陌路;刚刚歃血为盟的兄弟,一不顺心,下一秒便背弃叛变。这些年里,荆轲活得小心翼翼,也活得谨慎机智,他知道哪个可以作为真正的朋友,哪个只是泛泛之交。他信任该信任的人,也警惕该警惕的人。正因如此,他才能作为一个顽强的剑客,享受这次几乎另天下所有剑客眼红嫉妒的机会。昨晚,他不信任舞阳。对他来说,舞阳只是一个燕太子丹强行安排的副手,他不了解他,他不信任任何他不了解的人。可是今天,他已经开始认识,了解舞阳。

    昨晚,荆轲躺在车上,伪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同时也在暗暗地探察着舞阳的气息。他确信自己的伪装天衣无缝,他曾经用它瞒过了许多人,也靠此活过了许多个危险时刻。他静静地躺在车上,全神贯注地听着舞阳的呼吸声,一刻也没有放松。然而,令他感到失望却轻松的是,舞阳没有害他的心。舞阳的身上没有一丝杀气,整个晚上,他都没有起过邪心。荆轲对此感到不解却长舒了一口气,看来去秦国的路上不会麻烦了。

    然而紧接着,令荆轲更为惊讶且佩服的是,当白日里他随意地提起让舞阳休息时,舞阳竟真的在他面前躺下来睡去了。当然他也有可能同样在装睡,但这种可能明显很小。荆轲听着舞阳均匀的呼吸声,猜测着各种可能,最后却只是轻轻的笑了。

    转身看着舞阳疲倦的睡颜。有事迟了就连夜赶上,因为内疚就主动要求守夜,困了就直接躺下,真是个难得纯粹的人呢!怎么就落得个杀人如麻、冷酷无情的名声呢?

    想着想着,倦意浮上,荆轲闭了闭眼,又强行睁开,狠狠地用手指揉搓着,真是该死的困意!什么时候才到晚上呢?等等,我昨晚好像还允诺了今夜由我来守夜!哦,天哪!

    正苦着脸郁闷着,身边原本熟睡的人突然坐起,剑光闪烁。

    “谁?”

    马车应声停了下来,只听外面一阵喧哗。

    荆轲慢慢转头瞧了脸上还印着睡痕的舞阳一眼,一脸木然地拔出自己的剑。

    我果然是太松懈了太松懈了太松懈了么混蛋!

    小剧场:

    装睡中的荆轲:呼。。。吸。。。呼。。。吸。。。那丫怎么还不睡!!!装什么恪尽职守!!!

    舞阳:我看你丫能装到什么时候

    “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