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章节字数:2660  更新时间:13-04-05 22: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淡定地看着眼前的“山贼”,荆轲忽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拜托你们有点山贼的职业道德行吗?!这么有老有少、男女混搭的山贼是要闹哪样!至少也要拿把剑或者刀什么的有杀伤力的武器好么?!握着把锄头铁锹镰刀你们就敢打劫是要把我们都当农作物了吗?!最重要的是我们才是被打劫的那个好吧,作为打劫的山贼你们又在那抖个什么劲?!那位喊“打劫”的大爷您能再小声一点么?!做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山贼有那么难吗?!你们这样明摆着是想“打劫”我们的同情心好吗!

    满头黑线地抽了抽嘴角,荆轲再次忍不住转头偷偷看了舞阳一眼。好吧,他不该指望这个“冷酷无情”的剑客舞阳能有什么其他表情的。。。换个表情会死么魂淡!

    舞阳冷漠地看着这群不伦不类的山贼,握紧长剑,慢慢举到胸前,杀气瞬间释放。

    “废话少说,想第一个送死的人,过来!或者,你们可以一起上!”

    “咳咳!”荆轲赶紧咳嗽两声,上前两步拉过舞阳。

    “舞阳老弟啊,别那么认真嘛!你看这群人明显不是什么山贼嘛!”荆轲小心地瞅着舞阳手中那把寒光四射的长剑,忽然觉得自己各种语重心长。

    “他们自己拿自己当山贼,我就只好用对付山贼的办法来对付他们。荆兄又有何意?”

    舞阳同样看着手中长剑,眼角闪过一丝冷酷。

    “我看他们倒像是普通百姓,也许是出于什么难言之隐,迫不得已才来当山贼的。既然是燕国百姓,我们就放他们一马吧!反正他们也伤害不了我们。”

    舞阳冷笑一声,“既然已经做了这拦路打劫的山贼,就再无退路。今日我们傍着自己武艺高强不屑除去他们,明日就会有更多无辜百姓被他们杀害!荆兄,你可会明知他们要害人却要将他们放走?”

    “呃,这。。。”荆轲尴尬地望了那伙“山贼”一眼,没那么严重吧,就凭他们还想害人?连杀只鸡都要费事吧。可舞阳明面上又说得极有道理,这可让他如何反驳是好?

    恰在这时,那伙显然经验不足的“山贼”终于鼓足了勇气,见那拿剑的两人竟不理会他们,径自在一旁争辩着什么,只剩下两个仆役守在马车旁边,想着只要吓跑他们,就会得到大笔的财物,便为自己壮胆,一鼓作气地举着各式“武器”冲了上来。

    “杀呀!”

    荆轲再次黑线,真是一群蠢货,白为你们求情了。迫不得已,只好一边举起剑来松松地抵挡着后退,生怕一不小心便杀死了这些笨“山贼”,又一边大声喊着:“有话好好说,莫再打了!”殊不知这群山贼竟以为他是怕了,更是精神振奋地一轮轮招呼上去,把荆轲弄地好不狼狈。

    再看舞阳却是抱着剑站在一边,冷冷地看着手忙脚乱的荆轲,一丝上前帮忙的意思也没有。

    那山贼一开始畏惧舞阳周身可怕的杀气,轻易不敢上前招惹舞阳,这会儿倒是在荆轲那儿打出了些“自信”,瞧见舞阳在只是一边冷眼旁观,兴致上来,竟有几个大胆些的提着“家伙”直冲舞阳而去。

    舞阳收回目光,冷哼一声,定在原地,等那不自量力的山贼离得近了,长剑一挑,便见一条紧握着铁锹的胳臂落在地上,沾着泥土急速滚了两圈。惨叫声还未来得及响起,剑光一闪,那失去了一条胳臂的少年便大睁着惊恐的双眼,像一颗被拦腰砍断的小树一般跪倒在地上,继而又身子一歪,彻底趴在土里。少年白皙稚嫩的脸皮贴着地面,鲜红清澈的血液从他脖子里的动脉和肩膀的创口处汩汩地流了出来,不一会儿就染红了一大片地面。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被强行静止,所有的人都保持着这一瞬间的动作被定在了原地,可那少年鲜红的血液依然在汩汩地流着,像是要将少年淹没在血泊之中。

    舞阳冷笑着,上一刻刚刚被荆轲定义为“纯粹”的人此刻就像一个嗜血的恶魔,他轻轻迈着步子,眼睛里闪着轻蔑和仇视的光,举起手中还沾着新鲜血渍的长剑,竟是要向另一人刺去!

    “舞阳!”荆轲及时反应过来,大喊着想要制止舞阳,却只来得及看见剑光闪过,鲜血飞溅,又有一个人大睁着双眼栽倒在地上,失去了呼吸。

    “杀了他们!”

    荆轲的喊声没有叫醒肆意杀人的舞阳,却唤醒了惊呆了的山贼。短短几秒钟,亲眼目睹两个同伴瞬间失去生命,是谁都受不了。山贼们又惊又愤,竟顾不得这两人武艺高强,红着眼睛疯一般地拼命拿着手中的东西向两人砸去。他们要报仇,要杀死这两个丧心病狂的杀人恶魔来为自己的亲人报仇!怒极之下,他们忘了只有舞阳一人杀死了自己的同伴,迁怒一旁“软弱”的荆轲,竟连着他也不管不顾地乱砸起来。

    舞阳更加放肆,长剑恣意地在一个又一个笨拙而疯狂的身躯里穿梭,极有规律地释放出一个个灵魂。赵琴,你看到了吗?这就是现在的我,你亲手教出来的我!冷酷无情,杀人如麻!你不就是想要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我早就遵从你的教导,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变成了一个连我自己都不认识的恶魔!你满意了吗?你出来啊!出来啊!

    一边的荆轲早已被疯狂拼命的山贼逼得自顾不暇,恨不得自己也把什么君子之行正道之为抛在一边,先杀几个人来泄泄愤,一时之间竟伤了好几个攻势较强的半大少年,又哪有闲心去管舞阳有没有伤害什么无辜弱小。

    转眼之间,地上已经横七竖八躺了十几个人,其中甚至有头发花白的老妇和尚未长开的稚童。这些坏掉的躯壳皆紧攥着手中的农具,肌肉绷紧,怒睁着双眼,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地上跳起来,继续和舞阳拼命。鲜血从他们各自的躯体急急流淌出来,眨眼间便汇聚在一起,将他们淹没在血泊之中,将一片碧黄的草地染得殷红刺目。

    上午的太阳明晃晃的照在初秋的树林,照在这个人间炼狱,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气,死人的灵魂似乎在上空飘荡哀鸣。荆轲站在散乱的尸体中间,亲眼看着舞阳轻松地甚至带着些微愉悦地收割着这群鲜活无辜的生命,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心中有万根阴冷细针狠扎心脏,又痛又冷,绵延不绝,却偏偏扎的他万般难受而又说不出个中滋味,想要说点什么,一股冷飕飕的风竟顺着微张开的嘴直灌胃腔,飞速地卷着极小的锋刃拼命刺刮全身脏器,几乎让他站不稳脚跟。

    冷酷无情,杀人如麻。荆轲心头不由浮出这几个字。

    荆轲也是一个剑不离身的剑客,这么多年来,他也杀过人。但那不一样,他所杀的,都是奸邪淫恶,贼寇恶霸;所为的,都是替天行道,惩恶扬善;所感的,都是大快人心,豪情万丈。此次应燕太子丹之请刺杀秦王,也是想着造福天下,四海扬名。无一不符正道侠客作为。他一向认为,欺负弱小、杀害妇孺是恶人小人之作为,对此不屑一顾,深恶痛绝。他不是没有听说过舞阳的恶魔之名,可他没有信过。他坚信,凡是剑客,尤其是武艺略高的剑客,都不屑做这种败坏名誉的事情,就像他所结识的所有剑客,或爱权,或慕财,或清心寡欲,或傲气凌人,但无一人会伤害无辜弱小。他惊了,多年的认知被打破,他惊慌失措,无所适从。

    舞阳,那么纯粹的一个人,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小剧场:

    山贼:此路是、是我栽,此、此树是我开!

    荆轲:==!!!

    舞阳:台词说完,你们可以去领盒饭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