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章节字数:2008  更新时间:13-04-15 19: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却听那声音突然停滞,又变作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匆匆忙忙地远去了,像是有人突然受了惊而慌张逃跑,而且听那声音,绝不会仅有一人。

    舞阳循着那声音轻轻走到室内一侧,用长剑将散乱的白骨拨开,竟现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来。

    舞阳荆轲对视一眼,握着长剑躬身钻了进去。

    这处通道倒是宽阔了许多,且越是向前越觉身体轻松,四肢皆可随意放开,不再像之前进入的那处,尽管蜷缩着身体也会不时被洞壁刮到。但两人不敢大意,在黑暗中放轻脚步摸索着向尽头小心走去。

    然而,没走多久,前方竟隐隐现出光来,这光芒可不是那阴森冰冷的磷光,竟像是熊熊的火光。随着二人越走越近,那光芒也越来越明显,舞阳荆轲眯起双眼,果然是有一丛篝火燃得正旺,却有两人局促地坐在篝火边上惊讶地看着他们。

    “公子!”那两人匆忙站起来,惊叫出声。

    原来是那两个仆役,舞阳之前吩咐他们去寻找可以避雨的山洞,他们就磕磕绊绊地找到这儿来,安顿好马车,生了篝火,返回寻找舞阳荆轲两人却不得,雨势又渐大,只好先回了这山洞避雨,烤干衣物。至于舞阳荆轲听到的声音,就是这两人因为好奇摸索着想去看看山洞尽头,好不容易走到不能再前进之处,刚想看看有什么稀奇,却又被舞阳荆轲的声音吓退了回来,慌慌张张跑回火堆边,想要坐下压压惊,竟又见久寻不见的两位公子从里面钻出来出现在自己眼前。

    舞阳荆轲向两个仆役身后一看,这里原来是这洞府的另一个入口,只不过宽阔得多罢了。洞内火光温暖昏暗,马车就停在洞口一侧,两匹马站在边上撕扯着从石壁上硬生生长出来的枯黄杂草,洞外雨却是已经停了,唯余山洞上方挂下个稀疏的水珠帘,一滴一滴排尽残留的雨水,倒衬得这寒夜寂寞,月朗风清。

    舞阳荆轲舒了口气,松开握紧长剑的右手,放软身体,在火堆边坐下,耳边火声低沉,水声清脆,眼前火光模糊,黑暗奔涌。向后一仰,靠着洞壁疲倦睡去。

    初晨的阳光刺痛两人紧闭的双目,朦胧中抬手遮挡依然得觉甚是烦躁,只得挣扎着将自己从梦境中扯出来。

    昨夜光线昏暗又精神紧张疲惫,竟没发现两人衣物皆已是破破烂烂,脏污不堪,身上各处也是青青紫紫,好些地方蹭破了皮,污浊的血液混着隔夜泥土将破损的衣料粘在身上,稍一动作就一阵撕裂的疼痛,靠着石壁睡了一夜,头也是抽痛的厉害。长发凌乱,尘土满面,极是狼狈。想来应该是那黑暗狭长的通道所赐予的,活该二人无故扰了那数万将士的英魂。没法,只得先找个水池,梳洗一番。好在昨夜雨水充足,洞口就有一条冰凉的小溪混杂着雨后枯叶残枝潺潺流过。这才惊觉这世界竟是又换了一个面貌。

    一场秋雨,带走的却不仅是万物的繁华。

    时近深秋,按照之前所定计划,断不可再耽搁下去,一行人不分昼夜急速行进。在树林里穿梭了两天,翻过几座丘陵,又渡过一条大河,将其中艰险困顿随路途一起远抛在脑后,只凭着一股冲劲,竟是终于在计划所定日期抵达了秦国。但此刻距离咸阳城,快马加鞭,也非五天行程不能至,而此时的舞阳荆轲一行人,还剩一个重要的包裹,一匹瘦马,以及一个病弱将死的仆役。其余的,便是两人困乏的身体和不变的决心罢了。

    秋风萧瑟。

    已经忘记了是怎样越过的秦国边境,又是怎样抵达了这个城镇,只记得胡乱撞上家客栈,就立即付了钱闯进去,匆匆收拾好重要的东西,草草点了些米粥之类的食物囫囵咽下,吩咐店小二照看下那仅剩的一匹马,三人便把自己扔在床榻上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客栈外行人三三两两走过,似乎已经习惯了不时有外地人前来,没去刻意注意这疲倦而狼狈的三人,只当他们是普通的旅人。却有一道强烈冰冷的目光,突然盯在走进客栈的舞阳身上,未待别人发现,又立刻若无其事地收了回来。

    休息了大半天,总算缓过劲来,对镜理好衣衫发髻,轻轻推开隔壁房门,一眼望去,舞阳果然还在酣睡,荆轲只得独自去了喧闹的大堂。目光在偌大个屋子里随意一扫,找个人多且靠窗的位子坐下,店小二笑容满面地来问,便随意点了几碟小吃,长剑放在桌上,眼睛望向窗外,俨然一副普通剑客的样子,荆轲开始侧耳细听。

    此地名叫上尧,原属赵国领地,只因那长平一战,便从此易主,归作秦国上百郡县之一。地方风气习俗不曾改变,秦王终究是直派了官员来,不管此地往常按何种方法治理,一律以严苛的法家政策治理。百姓初时惶惶如履薄冰,久而久之也便习惯,虽法律严苛了些,但此地向来民风朴素良善,未曾做过什么恶事,又没有议论国家政事的习惯和胆子,况且这些寻常百姓又能知道些什么大事,偶尔听闻些残酷的刑罚也只做笑谈,百姓们依然过着日复一日、安居乐业的日子。究竟是哪个国家的百姓,对他们来说,只要不关乎自身利益,无碍于自家平淡日子,一切都无关紧要。说他们麻木不仁,倒也未尝不可。

    所以荆轲听了许久,也不过听了些家长里短、私人闲谈,没发现些什么有用的事情,倒是对这地方淳朴的风土人情有了些了解。荆轲暗暗黑线,起身向店小二付了几枚当地的钱币,慢慢走回客房,却见舞阳依旧在榻上熟睡,荆轲再次黑线,决定先出去随便转转。

    客房里歪歪斜斜躺着的舞阳翻了个身,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这地方倒是有些熟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