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章节字数:2257  更新时间:13-04-22 1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慢慢黑了。清脆的昆虫叫声由试探低弱到放肆高昂,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这个寂静的地方。

    李翼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半跪在从林间。

    那两个人不好对付。他这样想着,定在原地看向已经趴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舞阳荆轲两人,在昏暗中仔细地观察那两人的一切。他们的胸口似乎仍在微微地起伏,看来还没有死透,也有可能在装死,等待他这个暗处的弓箭手露面。

    他可以继续陪他们耗下去,但是晕倒在一旁的赵瑟却不能。他来的时候赵瑟就已经要坚持不下去了,直到羽箭出现,赵瑟才松了口气昏死过去。他的伤口没有止血,失血过多,此刻李翼一眼望过去,看到他的白衣已经变成红色,平时红润的脸色也变得灰白,右臂被齐齐斩断,李翼只觉得心里又疼又恨,看向那两人的目光也变得格外阴冷狠戾。

    如果可以,他会继续将羽箭钉死在那两人身上,可惜来得太匆忙,只带了不曾离身的五支羽箭,而此刻已经将四支箭用在那两人身上。只剩最后一支逃命才可动用的羽箭,而他们是两个人。

    李翼想了想,眼睛紧盯着那两人,右手慢慢绷紧弓弦,猛地放开,只听“唰”地一声震颤耳膜,却没有一支箭射出。很好,没有一丝反应,那两人倒真的是昏死过去了。

    李翼收好弓,直起身来,挥一挥手,怪鸟“嘶哑”一声飞上星空,消失不见。

    星光下可以隐隐看清他的灰色衣衫被荆棘划破,苍白的脸上一道新鲜的血痕慢慢渗着血珠。

    他轻轻走向前,看着趴在地上的舞阳荆轲,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拣起地上一支箭,对准荆轲就要狠狠扎下去。却见荆轲突然睁开眼睛,一直拿在手中的长剑直直刺向面前的李翼!李翼大惊,躲闪不及竟被刺伤左肩。

    趁着李翼躲闪的功夫,荆轲将舞阳向后轻轻一推,借势站了起来,手握长剑就要与李翼决一死战。

    李翼却不想应战,见荆轲“死而复生”,他慌忙转身冲向赵瑟,迅速地抱起赵瑟,飞快地消失在夜幕之中,荆轲欲追,却又是一支羽箭斜斜朝他飞来,闪身躲去,那两人已不见了踪影。

    荆轲只得返身背起真正昏迷过去的舞阳,回忆着来时的路,在夜色中一步步走了回去。

    昏暗的星光下,李翼抱着赵瑟躲在一棵粗壮的大树后,听到大树另一边的荆轲背着舞阳的脚步声渐渐消失不见,才松了一口气,低低喘息起来。

    看着怀中赵瑟灰白发青的脸,李翼皱皱眉,给自己和怀中人简单处理了伤口,提起一口气,轻轻抱起他飞奔而去。

    赵瑟很难受,昏迷中的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折磨了他十五年的梦境。

    十五年前,赵瑟才七岁。那时的赵家,算不上什么名门大户,但在上尧,也曾算是一个盛名一时的大家族,可惜赵氏一族到了他父亲一代,因流传太久,未免有些衰败,但多少也有些家业,至少在赵瑟的童年,他的生活是安逸富贵的。

    赵瑟这一代只有两个男孩,他恰是幺子,从小便备受宠爱。他记得那时的赵家在上尧一带声名显赫,人人称自己为赵小少爷。父亲待自己亦是极好,所求之物,无所不尽。而赵瑟印象最深的,是自己的大哥——赵琴。赵琴生来便是大家公子的典范,面貌俊逸如玉,品行温文尔雅,才情能力更是使同辈只能望其项背。所有人都极其宠爱自己这个骄横顽皮的小公子,只有大哥真正认真教他各种行为处事,那时的他还小,却从不曾对这些枯燥的东西厌烦,而是更加乐于和大哥呆在一起,甚至日日黏着大哥。赵瑟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在大哥的指导下写字的情景,那时他才三岁,小小的他胡乱抓着刻刀在空白的竹简上乱划乱刻,却一不小心伤到手指,吓得自己放声大哭,是大哥耐心安慰自己,引导自己逐渐放下对刻刀产生的恐惧,学会写字。

    往日温馨的场景一幕幕浮现在赵瑟脑海,却一闪而过。很快,熊熊火焰将这些珍宝烧得一干二净。

    赵瑟七岁那年,秦舞阳突然而至,指名要见赵琴,却在见到赵琴时狂性大发,杀死了赵琴,进而杀光了赵家所有的人,而赵瑟因在那天和小伙伴一起去钓鱼忘记了时辰没有回家才躲过一劫。秦舞阳杀光了赵家所有的人还不罢休,竟然一把火将赵家祖宅烧了三天三夜,从此赵氏一族消失在上尧。

    赵瑟在昏迷中感受着那热烈灼人的火焰,烧得他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同一时刻,秦舞阳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他的心脏异于常人,竟长在身体右侧,这个秘密只有赵琴知道,这也曾使他逃过数劫。这一次,亦是如此,更何况那一剑刺得并不深,致使他昏迷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力竭加上失血,对他来说,这算不上什么。不得不说,秦舞阳确实是一个天生的剑客。

    在荆轲费力地背着舞阳回客栈的路上,舞阳就睁开了双眼,他打量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处境,就开始保持沉默,继续闭上双眼,天黑了,睡觉。

    终于,荆轲挣扎着将舞阳扔到床上,准备为他处理伤口。像他们这种人早就习惯了受伤,久病成医,对处理伤口也就熟能生巧了。

    舞阳身上的伤口很多,却没有一处致命,甚至连深过一寸的伤口都没有,包括左胸那一处,所以荆轲自然没有发现舞阳的秘密。当荆轲仔细处理完后,松了口气。却见舞阳竟早就睁着一双眼睛瞧着他,又被惊了一乍。

    “喂,你小子还真是命大,幸好有我荆轲在这儿,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为了处理伤口,荆轲刚才把舞阳全身都摸遍了,所以在舞阳炯炯有神的注视下荆轲有些。。。莫名的不好意思。

    “哦,既然你现在没事了。。。嗯,对了,天晚了,我要回去睡了!”

    看着荆轲开始同手同脚地往外走,舞阳只好开口:

    “你的伤口没事吗?”

    “(⊙o⊙)啊!我的伤口!对,我也要处理伤口!哦,我的伤口。。。”

    荆轲一低头,一支羽箭直直地插在胸口,插在胸口,在胸口,胸口,口。。。

    荆轲???

    舞阳==

    似乎想起了什么,荆轲慢慢从怀里掏出了一对相拥的泥人,上面插着一支锋利的羽箭。。。。。。

    “啊,这个,这个是之前在大街上买的!”

    。。。。。。

    “原来舞阳你笑起来会有酒窝啊!真好看。。。”

    “我不说了就是了,那个,可以把剑收起来了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