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章节字数:2246  更新时间:13-05-17 23: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舞阳睁开眼睛,他仰躺在席塌上,双臂交叉垫在脑后。

    头顶上的屋梁交错纵横,一片黑色的阴影隐藏在十数根巨大的梁椽之后。一束澄澈的阳光透过窗口斜斜穿进屋子,无数细小到透明的灰尘在金色的光束中飞舞旋转。窗外传来鸟鸣的声音。初冬的午后,因为经历了无数风霜侵蚀,反而更透出一种安谧和谐的美好之感。数日来的艰辛旅程,一旦暂时轻轻放下,此情此景,仿佛存在于时光红尘之外,惹人迷乱,舞阳微醺。

    “舞阳。”荆轲的声音蓦然响起。仿佛穿透了岁月沧桑而来,扰碎一室沉寂安宁。

    “吱呀”一声,荆轲推开精致的雕花木门,抬脚轻轻跨进屋内。

    舞阳躺在榻上,微微转头,将沉静的眼神向来人投去。

    于是呈现在荆轲眼前的就是如此一幅画面:满室温暖寂然,青年以一种极安逸的姿势仰躺在床榻上,双手交叉枕在脑后。似乎刚刚醒来,被巾被踢到床尾,一半落到地上,一半松松挂在床沿,干净的衣服上一道道褶皱显示这人不完美的睡姿。青年乌黑的长发凌乱地散在肩头,一向淡漠甚至冰冷的眼眸此刻却带着湿润的雾气,朦胧的水光在幽深的黑瞳中若隐若现。总是苍白的脸颊此时却带着几分红润,只是唇色极淡,却更为这幅景色平添了几分旖旎之感。

    荆轲愣神,舞阳疑惑的眼神向他望去:

    “怎么了?”

    荆轲这才醒过神来。

    “嗯,你先整理一下,等会儿我们一起出去一趟。”

    摸摸心跳异常的胸口,荆轲有些狼狈地匆匆走了出去。

    咸阳城不愧为当今最大的城市。

    于是此处咸阳城很大很繁华各种正面侧面描写一段……(果然人犯起懒来一点办法都木有,摊手耸肩。)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荆轲侧头看向身边并肩而行的舞阳。

    “你知道我是怎么认识莫思邪的吗?”似乎是想要打破两人之间诡异的安静,荆轲鼓起勇气,首先开口。

    青年一向淡然的眼睛带着些疑惑轻轻投射过来。

    荆轲正过头,不去看身旁人俊逸的面庞。似乎是回想了片刻,才看着前方无尽的街头,缓缓开口道:

    “你曾喜欢过一个人吗?很喜欢那种。”

    舞阳心里“咯噔”一下,却又听到荆轲继续说道:

    “当年曾经有一个人说很喜欢我,我却不懂这种感觉。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各种各样的景物,和各种各样的人。我看见有些人因为这种感情欢喜,有些人因为这种感情悲伤,我不懂,我想理解它,这时有一个人对我说,他喜欢我。”

    荆轲转过头来看向舞阳,他褐色的瞳孔带着未知的迷茫与回忆,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在冬日温柔的阳光下,仿佛直接穿过了舞阳的身体,将他带到无边无垠的远方。

    “你一定认为这个人是莫思邪吧,”荆轲摇头轻笑,“那个人,我之前说过的那个,第一个对我说喜欢这个词的人,倒也是个男子,可惜我不认识他,不知道他住哪儿,不知道他为什么说喜欢我,连他的名字我也不清楚。”

    舞阳边走边默默地听着,听到这儿时,不禁停下脚步,迅速转头看向荆轲。

    荆轲此时却已沉浸在模糊的回忆之中,

    “第一次感受到喜欢这种感觉,心里难免觉得新奇和欢喜,但那时的我却装作一副不屑的样子,其实还是开心的。”

    “可是那个人却又立刻消失了。”

    “有人要杀我,他不会武功,以为我打不过对方,就冲出来傻傻地拦在对方面前,就这么死掉了。”

    “我杀了对方替他报仇,可是他再也活不过来了。他临死前说我曾经救过他,说他这条命本来就是我的,说他一直都喜欢着我。”

    荆轲抬头望向天空中莹莹的太阳,眯起眼睛,一片模模糊糊的彩光在眼前晃来晃去。

    “后来我追查他的来历,查到了咸阳城莫家,结识了他的哥哥——莫家现在的家主莫思邪。”

    “我以为莫思邪会恨我,至少会讨厌我,毕竟是我害死了他的弟弟。可是他没有,甚至连一丝厌恶仇恨之情都没有表现出来。他说弟弟的死不是我的错,说弟弟高兴为我而死。他挽留我在莫家做客,介绍很多秦国贵族给我认识,帮了我很多忙。可是我越来越不敢呆在莫家,因为我渐渐发现,莫思邪看我的眼神,和当初他弟弟看我时一模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离开了,准确地说,是逃了。”

    荆轲苦笑,七年前的迷茫与惊恐,一旦说出,却是那样简单平淡。

    “后来我终于弄懂了喜欢这个词的涵义,才发现,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喜欢过别人。一个人都没有。莫思邪的弟弟是,他自己也是,还有很多人,甚至燕国的高渐离。我早就习惯了在别人喜欢的眼神下逃避,假装没有发现过,连我自己有时都觉得自己是个辜负人心的恶棍。”

    荆轲转头看向一旁一直默默无言的舞阳,沉默片刻,最终微笑,以一种玩笑的口气轻描淡写地说道:

    “你说,像我这样一个无情无义之人,如果有一天,真的真心喜欢上一个人,上天会不会要惩罚我之前的作为,要我喜欢的那个人像我之前一样,一直逃避不肯直接接受我?”

    舞阳愣住,他感受到荆轲灼灼的目光盯住自己,明明是随意的语气,却似乎在执着地等待着自己的回答。

    两人都停下脚步。

    身旁无数路人匆匆行过,荆轲只是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用迷惑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青年,只觉得胸膛里无声无息,一颗心早已停止跳动。

    却在这时,舞阳一把拉住荆轲往旁边一闪,一支挂着白色麻布条的短箭嗖地扎到一旁的木柱子上,竟没入木柱足足有两寸深。

    舞阳上前拔下短箭,撕下布条。只见布条上黑色的斑斑点点,仔细一看,竟是写着:

    “欲知赵琴何在,今夜子时西门外,槐树林。”

    小剧场:

    荆轲:多浪漫的场景!多悲伤的氛围!!多恰到好处的时刻!!!尼玛一支箭就给劳资全部破坏掉了有木有啊魂淡!!!!要不要这么坑爹啊!!!!!

    短箭:真是躺着都中枪……(摊手耸肩)

    莫思邪:忘记说了我的名字是念“莫思爷”哟!意思就是“别想爷”啦!(摊手耸肩)

    赵琴:作者终于要让我这个正牌小攻出来打一场酱油了么!?话说有我这么悲催的小攻么魂淡!至今我连自己长神马样都不知道有木有!

    四喜丸子:欲知后事如何,请让我先想想……(摊手耸肩)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