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章节字数:2344  更新时间:13-05-19 13: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荆轲站在原地,一直紧紧盯着舞阳。舞阳打开布条时突然踉跄了一下,一瞬间眼睛里闪过万千种情绪,表情似惊似痛,大喜大悲。整个人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而得以惊险生还。

    荆轲心里“咯噔”一下,面色不豫地上前一步,想要从舞阳手中抽出那根白布条。极随意地说:

    “给我看看是什么?”

    舞阳却先他一步,手中握紧了布条,匆忙转身,荆轲晚了一步,手指与布条倏地划过,最终无缘相会。

    舞阳慌忙将布条胡乱团成一团,收在袖子里,背对荆轲,嘴里含糊地说道:

    “没什么……有个故人约我见面,我们走吧。”

    说完便径直远去了。

    荆轲僵在原地,手臂还僵硬地保持着稍稍举起的姿势,微微弯曲的手指一根根抽紧,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将手指合拢紧攥成拳,置于腰下。胸口好似被人当胸打了一拳,痛楚沉闷,眼前一阵阵发黑,过了很久,他才听到自己在说:

    “好。”

    明明声音细若蚊讷,却又如碧湖水中的涟漪一般一圈圈扩散,在他的耳边一遍遍回荡,飘忽不可琢磨,长久不散。

    傍晚,两人回到莫家。舞阳径直往自己的屋子去了,荆轲站在莫家的院子里对着一株榆叶梅愣神。

    才是初冬时节,却已是天寒地冻,万物凋零,就连能够经霜历冬的梅树也封闭了枝条,花也不见一朵么?

    “你在看什么。”

    不知何时,莫思邪已站在荆轲身后,一双温润的眼睛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喜悦看向荆轲。

    荆轲微笑,伸出手来指了指面前光秃秃的榆叶梅。

    “不是说松竹梅岁寒三友,经冬不败吗?怎么我看这历来高洁的梅花到了冬天也要寒冷怯退,哪里敢开什么花呢?”

    莫思邪温柔地抚着榆叶梅一支红褐色的枝条,摇头轻笑:

    “你不知道吗?梅花之所以被人奉作傲气高洁的化身,是因为它总是在最严寒难耐的时节开出最美的花来。现在才是初冬时节,连雪都没有降一场,她不屑得开花呢!”

    荆轲听了这话,转头看向一脸温柔的莫思邪,疑惑道:

    “这又是为什么?”

    莫思邪没有看荆轲,只是一顾轻轻摩挲着那根柔软的枝条,轻轻说道:

    “你别看梅花绽放时她的花瓣有多么柔弱,其实她才是生来就是一身傲骨呢!她一定要先亲身经历了最寒冷最艰难的日子,饱受了各种常人无法忍受的磨难,才怀着一腔热血与骄傲,在温暖的春天来临之前,将自己最美最柔弱的一面展示出来,以证明自己是真正的傲气高洁之士罢!”

    荆轲感受着身边莫思邪柔和的语音缓缓流过耳际,默默不语,继而又绽开一个明朗开怀的笑容,问道:“那么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在院子里栽种一株榆叶梅吗?”

    莫思邪被荆轲阳光的笑容所感染,心里欢喜之前难以平复,转身看着荆轲,带着一种久违的顽皮的笑容道:

    “才不是,我本来打算种一棵百年的松树来着,还不是家里的老管家说是想要讨个喜头,说什么榆叶梅的名字吉利。只不过是有个‘余’字罢了,一通念起来还不是‘余也没’,还不如种棵榆树罢了。可惜我犟不过他,硬是在这里栽了一棵榆叶梅。不过如今看来,种下它也不错。”

    说完便眉眼弯弯地看向荆轲,笑意盎然。

    荆轲莞尔,轻轻地笑了,却装作没有看到莫思邪含着雾气的眼眸,抬头看向不算高大的榆叶梅,道:

    “也不知我能否看到它开花的样子了。”

    莫思邪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无限惆怅和伤感之情,只以为荆轲不想在莫家多呆下去,语气低沉地说:

    “在咸阳城,莫家还算是能说上几分话的,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可以与我说,不用客气的。”

    荆轲深深地望了莫思邪一眼,见他眼神中尽是真诚,甚至隐隐带了几分恳求,心里酸涩难忍,只好道:

    “那就多谢了。”

    真的是因为他伤了太多人的心吗?

    两人相对无言,气氛难免有些尴尬,荆轲刚要开口缓解,却见一个仆役急急忙忙跑来,向莫思邪躬身作了一揖:

    “公子,有一个人在府外要见荆轲公子,说是他从燕国赶来。”

    莫思邪看到荆轲的脸色瞬间变了。

    舞阳回到房间后,关紧了房门,从袖口里拿出布条细细摩挲,反复查看。

    是他吗?他终于想起我来啦!他想要见我吗?

    不对,这不是他的字迹……

    一定是有人利用他的名义骗我出去!

    也许是别人代他写的……

    为什么?他被人挟持了吗?

    这个语气,倒是有几分像他……

    时间太晚,地点又这样偏僻,太蹊跷,这是用何意?

    一定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与他之间的关系吧。

    是他让我去的,是吧……

    知道我在找他的人都被我杀了,所以不会是别人利用他的名义将我引出去的!

    一定是他本人想要见我!

    他知道我在哪儿,他一直都在暗地里关注着我!

    他终于想要见我了,他还记得他当年的诺言!

    他要跟我永远在一起,再不分开!

    我要听他的话,我要去找他!

    想到这里,舞阳满心喜悦,将布条细细叠好,小心地收在怀里,噌地站起身来,却在这时,传来一阵敲门声。

    “舞阳,你在吗?”

    是荆轲。

    舞阳收好情绪,上前打开房门。

    荆轲有些疑惑地看着舞阳,这人个性纯粹洒脱,向来没有关门的习惯。

    “什么事?”舞阳面色平静。

    荆轲仔细地看了一眼舞阳,才慢慢说道:

    “刚才太子丹的使者急急赶来,通知我们事出有变,先不要着急,不要轻举妄动,在咸阳城休整几日,等待下一步通知。”

    “我知道了。”舞阳仍然一脸平静。

    “今天下午,那块布条,你……”荆轲犹豫着开口。

    “一点私事,无需荆轲兄挂心。”舞阳快速回道。

    荆轲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怒斥道:

    “舞阳,面临大局,个人私事必须先放在一边。我们即将做的,是扬名天下、福泽后世的大事!不能被一些无干小事乱了心!”

    舞阳目光寒冷锐利,瞬间刺向荆轲。

    荆轲也恍若忽然发现自己失态,勉强平复波澜起伏的心情,匆匆道: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罢。”

    像是忽然间发现了什么,转身慌忙走了,狼狈至极,离开时竟被差点门槛绊住而踉跄了一下。

    舞阳站在原地,一双眼睛似利剑般寒光闪现,直直看着荆轲离开的背影。

    对他来说,赵琴才是最重要的大事,什么扬名天下、福泽后世,那才是无关紧要的小事罢了。

    今夜,他就要去与赵琴会和,从此两人浪迹天涯,再不问世事。至于燕太子丹嘱托他的事情,既然他都已经找到了赵琴,就再不干他事。至于荆轲,若是他敢阻拦自己,或是知道了自己与赵琴的秘密,他就杀了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