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五十八章

章节字数:1873  更新时间:15-01-15 19: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到九歌的脸色跟染料似的变来变去的,樊洁觉得好笑,不过,她似乎有什么事情来着,便正了正色,道,“我叫樊洁,你不是说是托人来送信的吗,是谁啊?什么信?”

    “啊?哦~”九歌也不再不好意思了,连忙跟她说,“是银茜托……”结果九歌还没说完,还在一旁趴着一副死人态的樊杰成一下子蹿了起来,一把抓着九歌的两边肩膀,拼命的摇,一边摇还一边满嘴酒气的喊,“茜儿……茜儿……茜儿怎么了……”

    难闻的酒味冲得九歌直反胃,可是偏偏那樊杰成力气还不小,怎么也挣脱不开。站在远处观望的子君,看到亭子里的一幕,吓了一跳,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亭子里,一挥手将樊杰成扫落在了石桌上,发出“砰”的响声。

    樊杰成站不稳,沿着石桌倒到了地上,樊洁还没反应到突然出现的子君,看到自己的哥哥已经倒在了地上,连忙跑去扶起他。

    “你有没有怎么样?”子君可不关心地上的人怎么样,他只关心九歌……

    摇了摇头,九歌抱臂安抚了一下两边的肩膀,“没事……”就是被酒味熏得不行,子君要是再不来,只怕她真的要吐了!

    艰难的扶起樊杰成坐到了石櫈上,嘴里还在念着“茜儿茜儿”的,看那样子,九歌也不再怀疑那男子的身份了。

    “喂!干什么是那么大劲啊!”樊洁看着莫名其妙出现的子君,有些不满的兴师问罪起来。

    谁知道,子君理都不理她,只是关心着九歌的肩膀是不是被抓疼了。樊洁见他不理睬,眼见着子君对九歌的关心,想到了自己的哥哥,便没再说什么。

    “不好意思,是我们粗鲁了~”九歌连忙上去打圆场,“你不要介意~”

    “算了,也是他不对在先~”

    这个话题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九歌赶忙拿出东西交给樊洁,“我看他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了,我们还要赶回去,不能多待。这是银茜让我转交的,等他清醒了一点后再给他吧~我们过几天会再来~你顺便问问她,是不是对银茜的心意还是没变,如果没变那就等我们的消息~若是变了……”九歌顿了顿,“就当我们今天没来过!就这样!”说完,九歌就拉着子君走了。

    看着九歌离开,樊洁手里拿着一个发簪和一封信,她认得这个发簪,当时哥哥要送银茜礼物的时候,就是她挑的这个……没想到,事情还能有这样的转变!

    “喂!你到底是谁?”

    听到背后樊洁的问题,九歌站住脚,却没有回头,“一个……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人……”然后,便大步的走开了~

    眼看着九歌几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转角,樊洁这才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又看了看趴在石桌上的樊杰成,她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一把拉起樊杰成就把他丢进了亭子外的池塘里!

    这样的天气已经很冷了,樊杰成在冷水里一个激灵,脑袋也不糊涂了,在水里开始扑腾了起来,由于酒喝多了还没有恢复肢体行动,他只能在水里直扑腾。

    看着自己的哥哥在水里瞎折腾,樊洁也不管,对着池塘里的哥哥大声喊道,“哥,你可是会游泳的,自己游上来吧!赶紧回家看银茜嫂子给你的信!”然后高兴的拿着东西回家了!回家烧姜汤去!要熬一锅浓浓的姜汤!

    他会不会寻死啊?

    不会!

    这么肯定?

    樊洁肯定!因为,如果没有后一句,也许他会~但是有了后一句,他哥死了也能活过来!

    于是,在河水里扑腾了半天,樊杰成拼着最后一点对银茜的挂念上了岸,缩着身子颤颤巍巍的往家走,索性他们家离得不远,但是十一月的寒风还是会让人抖三抖的!

    回到家,就见樊洁坐在桌前盯着门口,面前是一大碗冒着热气的姜汤,“这么慢,姜汤都要冷了~”

    “信呢?”

    “喝完了姜汤,洗过了澡,自然会给你!”

    “先给我看!”

    “你确定你要用湿哒哒的手去看嫂子好不容易传来的信!”

    “我……”樊杰成低头一看,不只是手,浑身都是湿哒哒的!于是在樊洁的“威逼利诱”下,樊杰成乖乖的喝了姜汤,进了房间去洗澡。樊洁打了水进去,放好了衣服,嘱咐他好好的洗,不能糊弄她之后,才出了他的房间。

    哎呀!总算是把这个大酒鬼给搞定了!天天伺候他都要了老命了!可是樊洁虽然是这么想的,可是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也没有嫌弃过~她知道他的哥哥比她更苦,所以只能买醉来麻痹自己的心……

    不一会儿,樊杰成出来了,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酒鬼样,而是一个看上去稍稍俊秀的人,虽然说话的时候嘴里还有一些酒味,又被樊洁看着灌了一大碗姜汤,所以现在他的嘴里都是姜味~

    “现在可以给我了吧~”

    “不着急~”樊洁去厨房端出了两菜一汤放在樊杰成的面前,又盛了一大碗的米饭,“吃完了就给你~最后一次!”

    樊杰成无奈,只好照做。在她的监视下,樊杰成快速的吃完了饭菜,嘴里还没嚼完就急着要信,樊洁也不忍为难他了,去房间里拿了发簪和信交给了樊杰成。

    一看到发簪,樊杰成顿时有些哽咽。这是他向茜儿求婚的信物,是樊洁帮他选的。这个只是一般的货色,他买不起好的,可是茜儿不介意,当做宝贝似的天天戴在发间!他真的没想到他们还能有再见面的可能!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