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雏菊卷  第五章 朝堂之上

章节字数:2526  更新时间:13-04-28 08: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暮侍人小产后身子太虚,加上长期郁结在心,还有用着封功散这样伤身的药物,身子本来就羸弱,后来在清心殿发病初期又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病情才会如此严重,臣只能先开些散热的药先将伺君的热症压下去,如果近期能够散热,那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只需要好好的调养身体,安心静养,过得半年左右就可以彻底痊愈。”

    宛凝雪任由伺人整理自己金色的朝服和凤冠,看着眼前这个年纪老迈的老太医霍疗。江暮云的病情是实情,也亏的霍疗医术精湛,才能在短短半年内修复江暮云亏损的元气,倒也怨不得谁。

    “嗯,朕知道了,暮云的事情还是劳烦霍太医多费心,若是暮云无事,朕必定重重有赏。”

    霍疗自然是按照老套路跪下谢恩,说什么“这是臣应该做的”、“臣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类的虚话。

    宛凝雪点点头,挥挥手示意活了退下。看看镜中阔别已久的自己的面孔,想到朝堂上的老熟人,有些隐隐的期待。既然暮云那面的事情可以微微放下心来,就可以专心对付一些人了。

    “陛下,”霍疗并未依言退下,反而有些欲言又止的说,“陛下,暮侍人他……”

    听到这种语气,宛凝雪难免又开始担心了。她有些不耐的说:“霍太医,有话请讲。”

    像是看出了宛凝雪的担忧,霍疗也横下一条心来,反正暮侍人的未来不关她的事情,有什么说什么吧!

    “陛下,暮侍人小产时有出血的现象,当时没有及时医治,反而被关到了清心殿那阴冷的地方,臣恐怕已经损了根本,以后无法再为陛下延续皇家血脉了。”

    霍疗说到这里就停下了,小心翼翼的看着脸色平静、明显变得比落水之前可怕了许多的皇帝。

    只见皇帝挥了挥手,淡淡的丢下一句:“那种事情不重要,你先治好他,其他的事情以后再想办法。”说罢,皇帝便肃了脸色,向朝臣议事的议政殿走去。

    霍疗不禁有些担心,暮侍人明显是惹下了皇帝,皇帝还对他那么好,看样是有几分真情在的。只是皇家的人又有几分真情?如果后宫侍君无法孕育皇女,还会有地位吗?而她,会不会被皇帝迁怒呢?

    ~~~~~~~~~~~~~~~~~~~~~~~~~~~~~~~~~~~~~~~~~~~~~~~~~~~~~~~~~~~~~~~~~~~~~~~~~~~~~~~~~~~~~~~~

    “皇上驾到——”

    女官尖锐的嗓音回荡在空旷的大殿里面,玉阶下形形色色的官员们迅速拜倒,高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久前这位一直沉迷于美色的无能帝王突然发难,把丞相一党的许多官员打倒了,虽然大家纷纷猜测宛凝雪是得到了一些人的帮助,却也不敢在女皇三日罢朝后的第一次朝会上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

    宛凝雪登上高高的玉阶,平静的坐在了那张本来她只可以仰望的凤座上,脸上只有说不出的淡漠。

    台下的人一点都不陌生。

    按照左文右武的规矩,左首第一个位置本来是丞相的,右首第一个位置是宛凝雪的姐姐宛凝香翔亲王的,如今这两个位置都空着。丞相死了,翔亲王一如既往的不上朝在家逍遥。

    左面第二个人,是岳澜秋很敬重的老学士苏颖,虽然满脸褶皱、额上布满银丝,却无法让人生出讨厌的情绪,只会让人想到慈祥的老祖母,睿智而温柔。

    随后,便是文官系统的各个要员。在岳澜秋实行新政后,变成了六部正副尚书。这里面有很多人,都是岳澜秋提拔上来的。被“宛凝雪”发现了四个人和岳澜秋关系密切,如今已经被关进了大牢。剩下的几人倒是平静的站在那里,心中想什么倒是不得而知了。

    现在,已经成为了“宛凝雪”,自然就不会允许朝堂四分五裂,这个潜在危机一定要解决。

    右面第二个人,就是尤贵君的姐姐,一向喜欢和岳澜秋作对的尤丽。估计岳澜秋的悲惨下场与这姐弟二人脱不开关系,看到她那得意的笑容,宛凝雪强行压下心头怒火。虽然她至今能感到身上那根本不存在的撕裂的疼痛,但是,宛国还需要这个人,至少暂时需要。岳澜秋的事情无所谓,若是让宛凝雪查出了江暮云此时的情况与这姐弟二人有关的话,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

    江暮云,是她绝对的逆鳞。

    右面的队伍,都是军队中的元帅、大司马、大将军、卫将军、裨将军、中郎将等等。其中有个别几个大司马、大将军和裨将都和岳澜秋私交很好。

    真是可笑,以前的友人,在换了一个身份之后,都成了麻烦。还有,岳澜秋私下组织的杀手组织“红楼”和情报组织“青楼”会是更大的问题!

    宛凝雪有些无奈的想,人太本事也不是什么好事。

    宛凝雪正在审视人的时候,一脸春风得意的尤丽已经跳了出来:“陛下,臣有本启奏。臣查吏部尚书龚庆兰与逆贼岳澜秋私交甚好,望陛下彻查!”

    正想着放过你,你却非要跳出来!宛凝雪扫了尤丽一眼,有如实质的目光让她心中一慌。这还是那个优柔寡断的好色皇帝么?为什么更像那个让她永远担惊受怕的人?那个人已经死了,这个皇帝更是她弟弟的掌中物!

    她没有对尤丽的话发表意见,也阻拦了想要出声辩解的龚庆兰,然后故作高深莫测的扫视着台下的人,不说话。

    “陛下……”这样的宛凝雪让尤丽有些莫名的害怕,正想出言补充几句,却被宛凝雪打断了。

    “尤卿辛苦了。朕知晓你为宛国的未来着想,凌国在北面虎视眈眈,尤卿小心谨慎些也是应该的。”说到这里,懒洋洋的靠在凤座上的宛凝雪轻轻的手指敲打着扶手,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不知苏爱卿有何看法?”

    苏颖柔和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光,平时嫌她碍眼的那个皇帝竟然看到了她,还问她的意见,这可有些稀奇。而且,这个皇帝好像聪明了许多。不过,身前那个空位置是一个很好的警告,她可不是愚忠的人。如果没了性命,什么都没有了。

    “启禀陛下,尤元帅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但老臣担心,若是人人与岳逆私交甚好,恐怕朝廷就无可用之臣了,当然,孰是孰非陛下自有论断。”

    既表明了自己的中立,又警告了尤丽适可而止,不愧是一个老狐狸。

    宛凝雪轻眯凤目,心中不知道转过了多少个念头。最后只是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说道:“既然如此,就请龚卿去天牢小住几日。朕乏了,退朝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几名侍卫带走龚庆兰之时,在山呼万岁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些窃窃私语:

    “又一个,丞相一走,这朝廷是元帅做大了。”

    “噤声,不要再提到那个人了。就算你再抱怨,也不能把那人从坟墓里变出来了,唉!咱们的陛下就是如此。”

    声音很小,即便是武艺高强的尤丽都没有听到,可是凭借那绝强的附着在灵魂之上的“内力”,现在已经可以跻身大陆顶级高手的宛凝雪却轻易的听到了。

    宛凝雪露出了一丝嗤笑:“好戏,才刚刚开场。”

    她没有注意到,老狐狸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