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雏菊卷  第十一章 后宫的事

章节字数:2476  更新时间:13-05-07 0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元珞看着凤榻上昏睡的江暮云,心中感到很是苦闷。

    他的主子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高傲了,太突出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所以也容易受到伤害。偏偏这又是个不会服软的人,自然受的伤也比别人的多。

    要是丞相还在多好啊!要知道,只有丞相一个人,才能让心中苦涩到了极点的主子露出一丝笑意。也只有丞相,才是真心疼爱主子的。

    可是,丞相去了,主子也变成了这个样子——尖尖的下巴,突出的颧骨,深陷的眼窝,没有血色的唇,惨白却散发着高热而变得病态的酡红的脸颊,惨淡的蓝黑色发丝,那淡淡的青色眼袋,也是昏睡了两天后才消下去了大半。主子那瘦弱的身子笼罩在大大的凤被里,好像随时会消失一样。

    主子的脖子上还有伤,据说是他想要自尽的时候自己割的,让他现在不能说话。但是刚刚主子起身喝药的时候看到了他,一向冷冰冰的主子竟然笑了起来,有些忘我的想要开口。若不是元珞及时制止,恐怕主子的嗓子还会反复。

    主子小产了,还受了风寒,伤了元气,如今一天到晚都在昏睡,相比之下,他自己小小的委屈,似乎不算什么。宫里的伺人不图什么,只能盼着一个好主子。他的这个虽然有些冷冷的,但是心里却是暖暖的,如此的主子,去哪里找?

    主子,元珞拜托你,赶快好起来吧!不要再和陛下闹别扭了,丞相已经去了,可你还活着啊!

    “尤贵君到——”

    一声通传打断了元珞的祈祷,他擦了擦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下的眼泪,连忙迎上那个已经闯进来的妖艳男子。虽然他暗地里恨的牙根痒痒,就是这个男人夺了主子的宠爱害了丞相,可他只有忍着,像模像样的问安。

    尤念冰站在床前,看着那个狼狈不堪的男子,心中越发奇怪,为什么这样的姿色还可以让陛下惦念?他到要好好羞辱这个病弱的男子一番,偿还他心中的怨愤和不安!

    对身边的小伺逝光使了一个眼色,他就在床边不远处拾了一张椅子坐下了。

    逝光狗仗人势,飞扬跋扈的嚷嚷:“大胆,贵君来了都不起来行礼,这就是琴君的好礼仪么?”

    江暮云本是布衣一个孤立无援,朝廷上现在又是尤丽独大,这些元珞明白,只得对这个受宠的尤贵君忍气吞声:“启禀贵君,琴君刚刚喝了药睡下,还有些发烧,恐怕无法向贵君行礼。”

    尤念冰冷哼一声,即便是这样,这个男人还要摆架子。以前他还是君的时候,就要看江暮云的脸色,难道现在还要看么?所以他当即发难:

    “呦!琴君真是好大的架子呢!念冰好害怕呐!”

    娇滴滴的声音,让人有些反胃。故作媚态做的过了,就成了恶心。

    逝光自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附和道:“人人都知道现下陛下独宠暮琴君,所以琴君连贵君都不放在眼里,恃宠而骄了么?”

    尤念冰再一次开口,渲染效果:“什么时候本君说话轮到你一个小伺人插嘴了,给本君掌嘴!”

    元珞咬住下唇,没有反抗的任由逝光一巴掌掀翻自己。江暮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如今成了这个样子,他怎么能再给他的主子添麻烦。

    元珞不支声,任凭逝光欺进,只能逆来顺受。

    逝光扬起手,正要整治整治这个往日“目高于顶”让他嫉妒不已的小伺人,手却被人抓住,一块巨大的阴影笼罩了他。

    江暮云目光冰冷的站在元珞身前,看着逝光身后端坐的尤念冰。

    虽然虎落平阳,江暮云也不至于被犬欺辱。

    宛国的女子大都有一米七到一米八,男子却娇弱,一般只有一米六左右,但是江暮云却足有一米七六,比身高一米七四的宛凝雪还高了两厘米——这可能也是蔚澜雪喜欢江暮云的一个原因——符合她的审美观。

    巨大的身高优势让逝光一下子软了下去。

    一旁坐着的尤念冰也被本来昏睡的江暮云此时的突然举动吓得够呛,不禁有些色厉内荏。他连忙高声道:“暮琴君这是做什么?见了本君还不行礼,难道还要用逝光给本君一个下马威吗?”

    江暮云淡淡的看了一眼尤念冰,松开了手中瘫软的小伺人。他转身拉起了元珞,帮他擦了擦嘴边的血迹。江暮云露在衣领之外的脖子还是被一层一层的绷带包裹着的,这叫他如何能说话回应尤念冰?

    元珞站起来,微微喘息了几下,就连忙反手扶住了高烧虚弱的江暮云。真不知道他家主子怎么跑下床来的,明明应该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低头一看,便发现了江暮云踏在毛毯上的赤足,吃了一惊,连道:“主子,您可不能受凉啊!快快回去歇着吧!”说着,便旁若无人的扶着江暮云坐回了床上。

    这是被江暮云吓到的逝光也回过神儿来,他跟着尤念冰以来,一直是趾高气昂,哪受过这种气?难听的声音再一次尖锐的响起:“呦,这不就是琴君么?不是说病的厉害无法起身么?现在看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呢!偏偏却又以养病为由强霸圣恩,竟占了凤鸣殿让陛下去睡书房,真是了得!”

    真是一等一的刻薄讨厌了!

    元珞最是清楚自家主子的身体,现在的状态完全是强撑着一口气,刚要反驳,却被江暮云拦住。江暮云又怎么会在这几个跳梁小丑面前示弱呢?

    元珞只得扶着江暮云躺下,在他额上搭了一块湿毛巾,完全忽略那对主仆,认真的叮嘱道:“主子,您可要注意身体。失去宝宝后这一个月最是危险,不要随随便便下床,会有后遗症的!”

    就这么被忽略了!尤念冰一张妖艳的脸已经扭曲到狰狞,不论什么情况,他在这个男人面前总感觉矮一个头,要不是这样,他怎么会违背良心去帮姐姐对付岳澜秋?都是男儿的嫉妒心在作怪!

    他站起身来,走到江暮云面前,冷笑道:“江暮云,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了?如果不是陛下念着旧情,你还能在这个宫里呆下去?”

    虽然尤念冰极尽讽刺之能事,江暮云依旧是毫无反应。他的心已经跟着那人死了,如果不是元珞有事,他甚至不愿意睁开眼睛看这个可怕的可笑的可悲的世界。

    尤念冰见江暮云如此平淡,越想越气,又想到昨天晚上宛凝雪曾说的“他好歹有过皇家血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睡觉他的肚子不争气!愤恨之中,渐渐的,尤念冰有些口不择言:“你再受宠又能怎么样?皇上还不是相信我?我说你的孩子是岳澜秋的,皇上就会相信。身正不怕影子斜,皇上如此怀疑你,谁知道你平时和丞相怎样私相授受呢!”

    “钪锒——”

    一声金属的脆响,床头挂着的宛凝雪的佩剑已经出现在了江暮云手中,剑尖直指尤念冰喉间。原来如此,原来就是这个人害了他的师妹!

    因为强行提气,江暮云的头晕眩感越来越强了,但是想要手刃此人的想法支配着他的行为,让他吃力的举着剑,而一旁的逝光已经吓呆了,元珞也有些呆滞,他完全不明白江暮云怎么瞬间完成的这一系列的动作。

    没有人注意,暗中一个影子闪过。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