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雪莲卷  第二十一章 冰云之战

章节字数:3059  更新时间:13-07-04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羽念冰再次从黑暗中挣扎着爬出来的时候,那些不知道是不是真实存在过的人都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个红着眼圈儿的逝光。

    所以他猛地坐起来,一把抓住了逝光的胳膊,问道:“皇上怎么了?”

    逝光惊喜的脸庞被这一问题弄得喜色消失,他目光有些躲闪,顾左右而言他,说道:“少爷你醒了?还难受吗?你才睡了一个时辰,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羽念冰仿佛掉进了惊恐的深渊,他复又想起了昏迷前听到的话,问道:“那姐姐呢?”

    逝光的目光定格了,砸到了地上,说话也带了一丝鼻音:“小姐她……被处死了。”

    晴天霹雳,这个消息对羽念冰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九岁以后,尤丽就是他生活的全部内容,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开心和喜悦。他可以为了她违背自己的原则,可以为了她伤害别人,只是为了她多看他一眼。即使那一天她要杀他,他也不怪她,因为他的生命本来就是靠她维系的。

    可是如今,他的生活支柱崩塌了,为什么,他却没有绝望呢?

    他似乎已经忽略了这个问题,再次追问:“皇上呢?”

    逝光有些恼火的看着他的少爷,怒道:“少爷,就是你心心念念的皇上杀死了小姐,你还这么惦记着她,小姐泉下有知,该多么伤心啊?再说,那个皇帝对你这般,你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让她伤你的心?”他心疼他的少爷啊!

    不必逝光说,羽念冰也感到心中愧疚。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要担心她,他又一次追问:“皇上呢!”他抓着逝光手臂的手越发的用力,逝光痛呼了一声,他却没有松手。

    逝光猛地抽出了自己的手,倔强的不肯说话。

    羽念冰得不到,那种窒息的疼痛感又涌了上来。他也不再寻求答案,只是俯身穿好鞋,披上外衣,向凤鸣殿外走去。

    逝光见羽念冰如此执迷不悟,眼睛中闪过一丝不忍,但他知道,如果让少爷去了,少爷才会更加难过。他连忙上前拉住羽念冰,低声道:“少爷,别去,外面天气冷,对你的身体不好。”

    羽念冰淡漠的甩开了他,执着的向前走。他知道,她在琴吟轩。

    逝光见了,只好转身去抱了狐裘,然后匆匆忙忙追上了他家少爷。他还是告诉少爷吧,要不直接看到皇上,少爷还不得当即晕了过去?

    ~~~~~~~~~~~~~~~~~~~~~~~~~~~~~~~~~~~~~~~~~~~~~~~~~~~~~~~~~~~~~~~~~~~~~~~~~~~~~~~~~~~

    江暮云坐在床边,用沾了水的布巾轻轻擦拭着她干裂的唇。她失血的小脸却是瑰丽的红色,这全都要“归功于”她体内的火毒。

    她怎么可以这么做?她不知道他会有多么心疼吗?她不知道,看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心都碎落了一地吗?她怎么忍心!

    明明就是她受的凌迟之苦,明明她才是那个被害者,她凭什么要为那个女人的错误付上全责?

    都怪他无能,如果一开始就没有拉她进入这个旋涡,她现在也许已经有夫君、有宝宝,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了吧?

    “主子,”元珞小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让他的手下一顿,“书君求见,可否让他进来?”

    那个现在叫羽念冰的人?那个害的她被凌迟处死的人?他无时无刻不恨着那个人,但是他也知道,那个人是没有选择的,那个人是无辜的。更何况,那个人还有着她的宝宝,他以后没办法再拥有的宝宝。

    他按捺住眼底的寒光,说道:“书君身怀六甲,哪里可以在外面受冻?陛下也是他的妻主,他来探望自然是应该的,快请书君进来吧。”

    ~~~~~~~~~~~~~~~~~~~~~~~~~~~~~~~~~~~~~~~~~~~~~~~~~~~~~~~~~~~~~~~~~~~~~~~~~~~~~~

    她趴在床上,上身一丝不挂,被一层一层的绷带包裹住了,只是轻轻的盖了一层白布,白布上还透出几点殷红的血迹。而她身边,坐着那个高傲冰冷的白衣男子,正在细心的帮她擦着脸。

    羽念冰已经预料到了那个场景,却没有想到,他看到之后,还是心疼的眼前一黑。若不是逝光扶住了他,他肯定跌倒了。

    江暮云也没有想到,以前妖媚的男子竟然是这样的娇小脆弱,惹人怜惜。

    “念冰见过琴君。”羽念冰强忍着冲过去的冲动,站在门口微微行了一礼。

    江暮云不善巧言令色,所以他不喜羽念冰,最多只能做到面无表情,却流露不出丝毫的善意。他也没有看羽念冰一眼,只是冷漠的点了点头,一边继续为宛凝雪擦拭着额头的冷汗。

    “书君身体不便,还是多多休息为妙。”江暮云此话似是关心,实则是在送客。

    “你……”逝光的性格可不比元珞那样柔弱,怎么会允许江暮云欺侮他家少爷,张口便要说话。羽念冰却拦住了他,对他轻轻摇头,逝光无奈,撅着嘴离开了这个房间。

    羽念冰身上咄咄逼人的气息早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只剩下淡淡的忧伤气息,那明净的眼睛像是受伤的幼兽般,让人心疼,让人不忍。低下头不敢再看宛凝雪,他生怕自己真的冲将过去,他轻声道:“念冰只是担心皇上。”

    江暮云抬头看了那个人一眼,越发觉得那人让人不忍心厌恶。但当他看到床上的宛凝雪时,想到了那姐弟二人做的好事,便觉得无比厌恶。再看看羽念冰如今还并不明显的小腹,厌恶更甚,甚至觉得有一点点恼火,有一点点嫉妒。为什么让羽念冰有了宛凝雪的孩子,为什么如今秋儿偏偏是宛凝雪?为什么他偏偏没有了传宗接代的能力?为什么羽念冰眼睛里满载的对宛凝雪的爱慕让他心中如此难受?

    江暮云的眼神,越发的冰冷起来。羽念冰似是感觉到了那眼神,不再躲闪,抬起头来与江暮云勇敢的对视。无论宛凝雪是不是喜欢他,他喜欢宛凝雪总是没有错的,凭什么要心虚?

    床上传来“嘤咛”一声,两个人的眼神拼杀立刻结束。江暮云紧张的看着宛凝雪,羽念冰上前了几步,却又停下,低头站定,不再前进。

    宛凝雪深觉逞能这种高智商高水准的游戏不适合她,她也过分高估了自己的奇葩内力。现在那内力被火毒压制的几乎没了活动能力,她的内腑仿佛一直在燃烧。所以她一直在深度睡眠之中,试图调动奇葩内力来缓解这种灼烧感。

    尝试了无数次未果,宛凝雪都几乎要放弃了。突然体内的奇葩内力受了什么刺激,疯狂的运转起来,压制住了火毒的攻城略地,她细一觉察,发现是奇葩内力弥散到空气中,和其他两大一小三道气息连成了一片,然后就和吃了兴奋剂一样的迅速壮大。可以让奇葩内力有如此反应的,自然是和她气息相融的人,很明显,两大是她家雪莲师兄和小雏菊冰儿,那一小,自然是冰儿未出世的孩子。

    于是,宛凝雪终于悠悠醒来。

    醒来之后,宛凝雪就看到了如此经典的一幕——她家雪莲和雏菊用眼神拼杀激烈,一个冰冷高傲中带着一丝妒火,一个柔弱坚韧中带着一丝焦虑,始终势均力敌。

    虽然宛凝雪不得不承认,看到两个美男为她争风吃醋很养眼,但是家庭内部和谐还是需要的,更何况,她还需要用这两个帅哥疗伤。

    所以她故意弄出些声音,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

    事实证明,那两个人还是以她为重的。她一出声,他们维系了很长时间的对峙结束了。

    江暮云接近她,羽念冰上前两步,这都使这个空气中难以察觉的循环变得紧密了一些,当她很哈皮的感觉到火毒还是一点一点的消失的时候,羽念冰却不动了。

    她咬牙,郁闷,于是可怜巴巴的抬起眼睛,装无辜,装柔弱的说道:“好疼!”

    江暮云炙热的眼神仿佛可以把她融化,说不清楚是心疼还是愤怒。他轻轻捧着她的脸,哄道:“不疼了,很快就会好的。”

    她继续吸鼻子,可怜兮兮的抽噎着,心中暗道,羽念冰你个小笨蛋怎么还不过来?老娘的演技啊,难得这么逼真!

    羽念冰看着那一对璧人,只觉得很碍眼,心痛如绞。他苦笑一声,没错,他们本就应该是一对,他算什么呢?他不过是一个罪臣的弟弟,一个差点害他们分散的人,他又有什么权力奢求她的爱?他是不是应该感谢她,她没有夺去他的宝宝,还给他最后一点可以存在的关系,不用像后宫中其他那些人一样离开?

    他当初害人的时候,不就应该料到这种下场了吗?

    他是多余的,他是不应该存在的。

    只是,胸口好闷啊,闷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他不可以再待在这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