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罂粟卷  第三章 恶俗桥段

章节字数:3115  更新时间:13-07-21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江暮云坐起身来,理理自己的衣服,就好象刚刚那个赖着宛凝雪不起身的人跟他无关一样,一脸的高傲和淡漠,让宛凝雪更加无语——原来她这个抱枕还是有保质期的。

    江暮云听到了宛凝雪之前说的话,自然知道羽念冰何处伤心了,他淡漠的看了宛凝雪一眼,让宛凝雪百思不得其解,她怎么又惹师兄生气了,却听到江暮云冷冰冰地说:“心上人赠予的东西,自然要好好珍藏,这与物品本身的价值又有什么关系?念冰小时候过的苦,自然没有某些人那么广博的见识。”

    这两个到底什么时候连成共同体的?那时候不还互相练眼功呢?难以理解!

    不过她也明白自己错在哪里,而且还错了不止一个地方,她连忙把羽念冰搂进怀里,安慰道:“冰儿别往心里去,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你装着那包吃的会累,更担心你为了节省让自己反胃,才想让你快些吃下去的,没有别的意思。至于男孩的事,我也只是胡说的,没有什么根据。其实我最喜欢男孩子了,若是宝宝能出落得有你一半漂亮,以后我就可以靠聘礼过下半生了!”

    虽然说的话乱七八糟的,但是好在有一份哄他的心意在里面,羽念冰心中一甜,随即面色也由多云转晴,嗔道:“乱说什么!”

    这真是……一言难尽。宛凝雪只知道原来那个世界怀孕的女人脾气都像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没想到这个世界的男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呵呵,她只能干笑了。

    说来也奇怪,她一向喜欢足够强大的男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看起来’很可爱、并且有些柔弱的男子,或者说是男孩,竟然能在她心底占据一席之地,恐怕并不是仅仅因为那腹中的胎儿,更不是她被这个世界同化了。个中缘由,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理清楚的。

    她摇摇脑袋,整理自己的心绪,然后对那两个男人撒娇:“你们枕了我一天,我的身体都麻了,你们不管管?”

    她清楚的用余光看到夜翎夸张的抖了抖,对她比口型:“小心后宫起火!”她呲了呲牙,继续可怜兮兮的看着羽念冰和江暮云。

    江暮云更加淡然的站起身,抚平身上的褶皱,然后撩起车帘走了出去,夜翎笑了笑,跟着江暮云一切消失在宛凝雪的视线里。

    宛凝雪嘟囔了几句,又把笑脸送给了羽念冰:“冰儿?”

    羽念冰有点迟疑,最后还是伸手帮她揉了揉胳膊,揉着揉着,突然又是一阵反胃,他连忙背过身子,取出一颗酸梅扔到嘴里,“管管宛凝雪”这种事只好作罢。

    宛凝雪无语了,叹息,还是自己管好自己吧,倒是忘了那两个身体都不大好了。

    她伸手拍拍羽念冰的后背,拉着他站起来,又把狐裘给他系好,然后帮他整理了一下他的栗子色长发,才拥着他走出了车厢——这个世界的男人还要分裂产道,足足有一个月行动不大方便,真是可怜。

    ~~~~~~~~~~~~~~~~~~~~~~~~~~~~~~~~~~~~~~~~~~~~~~~~~~~~~~~~~~~~~~~~~~~~~~~~~~~~~~~~~~~~~~~

    马车停在了一个像是客栈的地方的后院,江暮云、夜翎、夜翔都站在马车边等着他们,后面的那辆小马车已经空了。

    “红雨呢?”宛凝雪跳下车,顺便把羽念冰抱了下来。

    夜翎如今变成翠绿的眼睛了闪烁着几分笑意,他懒洋洋的解释:“红雨包下了一个小跨院,正在整理。啊,对了,虽然你没问,我还是想告诉你,你的前侍君现义弟已经跟着红雨去院子休息了,人家说饭就在房里吃了,不用你操心。还有,没想到雾郡王还是个大美人啊,‘你’的眼光并不差!”

    宛凝雪有点窘,夜翎不知道什么话该是什么时候说吗?当着江暮云和羽念冰的面,怎么就这么好意思拿别的男人气她?上次那“石女”的账还没算呢!宛凝雪暗自握拳。

    “雪,”见宛凝雪抱着他站在那里发呆,羽念冰有些不满意了,虽然她的怀抱很温暖,但他没有供人观赏的兴趣,“放我下来。”

    “Sorry!”宛凝雪还在思考怎么折腾夜翎,在放下羽念冰的同时,她无意间说了一句这个世界没有的英文。

    “啊?”羽念冰一脸茫然,“骚瑞”是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宛凝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连忙转换话题,“中午都没吃什么,你们不饿吗?咱们去大厅里面吃饭吧?”

    宛凝雪此话一出口,夜翔已经领命就走,去前面安排雅间了。

    江暮云身上还是有些酸软,想早点回房休息,但是空空的肚子告诉他,他确实应该吃点东西了,所以他点点头。

    一路上夜翎才是最辛苦的那一个,他既没有白天睡觉的习惯,又不能做些什么打扰那两个睡觉的人,此时早已经气闷的很了,他连连摇头,道:“我才不和你们一起吃呢,妇唱夫随的,让我一个人看着。我走了,晚上回来!”

    说完,黑影一闪,身前已经不见了夜翎。宛凝雪摇头叹气,这个孩子!

    “雪,”羽念冰开口,因为夜翎给他做了榜样。他把宛凝雪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我不想吃,我回房睡了好不好?”

    这是闹什么别扭!

    宛凝雪认真的看着羽念冰,答案不言而喻。

    “可是我真的没胃口。”羽念冰低头,有些没底气。

    “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宝宝想想,你这十天瘦了多少?还不好好吃饭,将来哪有力气把他生下来!”宛凝雪语气有些严厉,也不等羽念冰回答,就取出一块纱巾蒙上了他那张漂亮的小脸,扶着他向前厅走去。

    当然,她也没有忘记拉上那个自觉蒙上脸的师兄。只是她在走过暮云的时候,听到了他低声问:“别糊弄我,那个‘骚瑞’到底是什么?”

    宛凝雪登时语塞。她家师兄果然是克她的!

    ~~~~~~~~~~~~~~~~~~~~~~~~~~~~~~~~~~~~~~~~~~~~~~~~~~~~~~~~~~~~~~~~~~~~~~~~~~~~~~~~~~~~~~~~~~~

    当宛凝雪一行三人步入大厅的时候,引起了一片嘘声,觊觎她家宝贝的人会有很多,她完全理解,所以也无所谓,只是径直向夜翔走去。

    话说夜翔什么时候都是一身黑,就连带的斗笠都是黑的,可偏偏他垂至腰际的发丝又是灿烂的金色,隐藏在黑色斗笠中的双眸依然是灿金色的,形成的强烈反差让人为之着迷。

    “小姐,”夜翔的声音还是那么的低沉悦耳,“没有雅间了,属下就选了一个临窗的安静位置,小姐看是否可行?”

    宛凝雪点点头,虽然这个时间没有位置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她不想太张扬。她跟在夜翔身后,走到了一个窗户边的四人座,看样子夜翔本没有给自己留位置的——他不知道夜翎离开。

    窗外是喧嚣的大道,在太阳的光辉下显得有了一丝壮观的味道,虽然不比宛城那般宏伟,但好在是京都附近的大城,规模也不算小,建筑风格还与宛城接近。虽然窗外有几分吵闹,但好在这张桌子附近没有其他桌子,还稍微僻静些。

    宛凝雪对于这个地方还比较满意,就颇有“绅士风度”的拉开椅子请江、羽二人落座,然后‘命令’夜翔也坐下,她自己才坐在了桌边。

    小二姐跑过来,她就随便点了几个清爽的小菜,四碗米饭,然后就等待上菜了。

    羽念冰无奈地摸了摸自己明显有了突起的小腹,然后就有气无力的靠在了椅子上。这里的油烟味儿实在让他反胃不已,恨不得把肚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就连酸梅都不起作用了。偏偏他还必须要吃饭,不能离开,胸口的憋闷感愈发的强烈,他只好微拧着眉、苦着脸,和身体的不适做抗争。他的宝宝真不乖啊,不管在宫里还是出门在外的都要折腾他,害他一直都要喝那苦兮兮的安胎药。

    宛凝雪也看出来羽念冰身体不适,却怎么也不能同意让他不吃饭,正着急的时候,听到江暮云透着几分慵懒的声音:“念冰把面纱摘了,或许情况会好一点。”

    宛凝雪知道别无他法,只好牺牲羽念冰那漂亮的小脸蛋儿让别人瞻仰一会儿了。

    她出门前怎么只给自己易了容,怎么就听了江暮云的话放过了这两个男人,让他们“招蜂引蝶”呢?好在看这里的人不多!宛凝雪勉强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羽念冰把那闷人的面纱摘了下去,觉得呼吸顺畅了几分,那烟味儿没有那么浓了,胸口也舒服了许多,终于放松下来。

    事情似乎解决了,就在此时,宛凝雪却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抬头看向客栈门口,一个衣着华丽的纨绔女子“无意间”看到了羽念冰那倾国倾城的脸,带着几个手下直直走来。

    宛凝雪抚额叹息,最狗血的恶俗桥段要发生在她身上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