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罂粟卷  第七十三章 边城会和

章节字数:3125  更新时间:13-07-31 08: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宛凝雪从车上跳下来,看着四周粗犷的建筑物,有些出神。

    这就是边城了呢,和宛国都城完全不同的建筑风格。这里个体建筑从宛国的细腻、纤巧转向雄壮豪放,色调简洁明快,屋顶舒展平远,门窗朴实无华,给人庄重,大方的印象。斗拱的结构、柱子的形象、梁的加工等都令人感到构件本身受力状态与形象之间内在的联系,达到了力与美的统一。

    果然有种前世少数民族的感觉呢!

    因为在边城住的时间比较长,所以宛凝雪已经提前安排人在边城买下了一座小四合院,一方面是要履行和某人的约定,另一方面就是赶了一个月的路,某个已经有五个月身孕的小家伙的胎气有些不稳,只能先休息一阵再做打算。幸好宛凝雪已经确实得到“女皇身体不适,翔王已返回京都坐镇”的消息,才能放心在边城住一段时间。

    宛凝雪跳下车来,转身便向着后一辆车走去,拉开帘子一看,果然羽念冰正窝在那里睡觉,耀阳和皓月在旁边照顾着。

    自从一个月前那次野餐改善了邬臻衍和宛凝雪的关系之后,邬臻衍渐渐开始主动和羽念冰、江暮云和夜翎说话了,虽然还是不肯和宛凝雪说话,但是也不是故意躲着了。

    正好羽念冰精神不好想要睡觉,他便到后面那辆车上去睡,让邬臻衍到前面这辆车上来,前面的车总是在宛凝雪讲故事、江暮云弹琴的过程中很快过去了,宛凝雪等人虽然挂念羽念冰,但是地方有限,只能这么处理。

    宛凝雪也没有把小家伙从睡梦中叫醒的兴趣,她默默上车把羽念冰抱了下来,可能是因为换了位置睡的有些不舒服,羽念冰打了两个小呼噜,然后又在宛凝雪怀里拱了拱,便又睡沉了。

    宛凝雪失笑,抱着他走到第一辆马车前,众人已经都下来了,夜翎简直是双眼放光的看着四周,一边努力抑制自己的喜悦的心情以图控制音量:“啊,终于到了,快麻烦死了!马车上虽然很舒服,但是还是好憋屈!姐姐,我出去玩了,明天见!”

    夜翎留下这么一句话,身体闪了闪便从小院中窜上了院墙,最后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

    这种事情路上发生了好多次,大家也都淡然了,只有夜翔目光微沉,这个身法对他来说看起来有些熟悉,像是他们夜家祖传的身法,但是又有些不像,夜翔因此产生了一个不好的猜测,如果真是他想的那样,那么注定的命运还是没有逃离。

    “好了,”宛凝雪还是有意放轻了声音,“主房的床最大,我就要了,隔壁靠东那间我也要了,因为冰儿他不能和我们挤着睡了。这里总共有九间卧室,除了主房和旁边的两间,东西还各有三间,你们自己挑吧!”

    说罢,宛凝雪就抱着羽念冰走向主屋,江暮云自然也跟了过去。

    红雨自然是不放心她家主子,当先抢了主房西边的那一间房,邬臻衍喜欢清静,便要了西边最远的那间房,带着两个侍儿过去了。夜翔想了想,选了西边距离主房最近的一间房,这样两边都方便照应一些。以夜翎的性子,自然是会选阳光很好距离侧门很近的东厢了。

    ~~~~~~~~~~~~~~~~~~~~~~~~~~~~~~~~~~~~~~~~~~~~~~~~~~~~~~~~~~~~~~~~~~~~~~~~~~~~~~~~~~~

    如今已经是一月底接近二月了,宛国最重要的节日——辞旧节就是在二月初,象征这一年结束,新的一年开始,春耕也不远了,要开始准备了。

    这个节日倒是和宛凝雪前世的春节很像,所以宛凝雪也能理解现在距离辞旧节还有十多天呢,街上就一片喜气洋洋的,每个人都仿佛碰到好事一样开开心心的。

    看到国泰民安,宛凝雪心中还是有几分欣慰的。

    只是,此时被宛凝雪牵着的某个小家伙实在不给面子,不过走了两步,就开始懒洋洋的打着哈欠,还差点撞到别人身上去。不仅是宛凝雪看着无奈,江暮云也只能苦笑着把羽念冰拉到自己身边来。

    “都睡了一路了,怎么还没睡醒?”

    宛凝雪见打算带两个人逛逛街、散散步的打算彻底宣告失败,便找了一个馄饨摊坐下了,随性护卫的夜翔知道宛凝雪的性子,也听话的跟着做坐下来了。

    羽念冰艰难的撑大了眼睛看了宛凝雪一眼,然后又开始半眯着眼睛打瞌睡,一边哼哼道:“不是我贪睡,雪,都是你儿子。”

    自从宛凝雪说不在意孩子的性别并且让羽念冰信服后,羽念冰似乎坚信他肚子里的那块肉是个男孩儿。不过最让宛凝雪不能忍的是,羽念冰说就罢了,还不甘寂寞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宛凝雪嘴角抽搐,喂喂,他当这是什么,手鼓吗?就算不顾及孩子,也要顾及自己吧?

    宛凝雪叹了口气,揉了揉发痛的额头,她艰难的招呼老板娘:“大姐,麻烦要四碗馄饨,其中一碗要辣,三碗不要,还有一碗要少放葱姜蒜!”

    “好嘞,您几位稍等,老头子,四碗馄饨!客官来吃咱这馄饨就对了,皮儿薄馅儿大,好吃得很呢!冬天吃一碗最暖喝了!”

    约么四五十岁的女人几声吆喝,那嗓门是着实响亮,甚至吓醒了一直在打瞌睡的羽念冰,羽念冰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放下心之后似乎又想睡了,不过他抽抽鼻子,闻见一股香味儿,眼睛立刻瞪大了,抓着宛凝雪,眼睛黑亮:“雪,是馄饨!”

    宛凝雪笑着剐了他的鼻子一下,道:“馋猫!”

    羽念冰把头向狐裘里埋了埋,从皮毛中的小鼻子挤出来一声“哼”,瞬间萌翻了宛凝雪,让宛凝雪说不出话来。

    羽念冰见宛凝雪盯着他不说话,好奇的眨着眼。

    一直旁观的江暮云终于忍不住了,面纱下的脸露出一个清淡的笑:“冰儿弟弟,你此时可真像一只小猫咪!”

    羽念冰听了这话,立刻向说话的人怒目而视,等到他反应过来说话的人是谁的时候,他敢怒不敢言的垂下了脑袋,活像斗败的小公鸡,就连夜翔看了这一幕都认不出露出一丝笑意,黑色斗笠下的金发显得愈发的耀眼。

    宛凝雪正要抚掌大笑,老板娘却端了馄饨过来:“客官,您的四碗馄饨,哪位要辣,哪位少要葱姜蒜?一共四十文,得了!”

    好豪爽的地方,给人感觉很舒服呢!

    宛凝雪笑着交了钱,然后就看她家那只养不熟的小猫眼睛一亮,对着馄饨亮了“爪子”。

    几人正说说笑笑的时候,宛凝雪的余光扫过不远处的街角,看到一道紫色的影子闪过,熟悉的感觉瞬间袭击了宛凝雪,宛凝雪突然放下筷子站起来,吓到了其他三个人。

    “秋儿(雪、主子)?”

    宛凝雪匆匆丢下一句:“你们先吃,我看到一个认识人,我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宛凝雪施展轻功离开,就连夜翔都没有跟上去的可能。不过夜翔评估了一下,宛凝雪自保的能力很强,还是保护两位后宫的主子更为主要一些——以前什么除了皇夫和贵君不能享有暗卫保护的规矩在宛凝雪这里显然不能成立。

    而那边宛凝雪心里却是激动不已,那抹熟悉的紫色,多么像她一直在找的一个人——青楼楼主,紫筠。

    ~~~~~~~~~~~~~~~~~~~~~~~~~~~~~~~~~~~~~~~~~~~~~~~~~~~~~~~~~~~~~~~~~~~~~~~~~~

    当当当当,又一个重要人物要出场了,看到“青楼”二字,有没有觉得很高端呢。。想多的亲请去面壁。。。。

    小雨好久没有废话了(宛凝雪:你废话有什么用?快让我抱下一个美男是真的。。。。小雨:女儿你不是一直说喜欢专一么,难道是假的?羽念冰、江暮云:╭(╯^╰)╮宛凝雪:我错了。。。我没说,是她说的)

    额,好吧,废话是有点多了,总之,小雨说废话是为了请假的:月末一般小雨都是要更新的,但是。。。昨天还在火车上,今天要出门去玩,所以。。sorry啦~顶着锅盖逃走。。。。(小雪被揍中,哀嚎:喂,不要挑起事情就走啊。。。)

    下月见~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